《隔世幽灵》

05 救护车

作者:赤川次郎

“我在外面等着吧。看你俩。还一点疲态也没有,真奇怪。”田川道。

“你不知道吗?购物是女人的最佳营养剂嘛裕果,你说是吗?”布江对女儿“是呀!是呀!爸爸你就休息一下吧,不要跟来了。”

“但是你们的东西很多啊。”

“不碍事,拿得起的。”裕果道。

“喂,我打算买马铃薯,很重的……”布江提醒女儿。

“拿得起!没问题。”裕果爽快地说。

“真的?”

“嗯!回家后可能会累得拿不起笔做家课……但不碍事的!”

田川叹了一口气道:“算了吧,我也一起去好了。”

一家三日现在要去的是大厦附近的超级市场,坐车几分钟使到。

今晚,一家人将会在外边吃饭去,但是为了裕果明天的饭盒,另外还要添置点调味料,于是往这超级市场买东西。

这超级市场是四层的,其中一层专卖杂货,正因这样,看来这一趟要买的东西也不少。田川担心的是车尾厢可能会装不下全部东西。

最令田川佩服的是自己的妻子和女儿,由朝早开始已在那百货公司逛了,中午吃饭也在那里,返家途中还要到这超级市场买东西,这样走了一整天,两人竟然一点疲态也没有。

已经是黄昏五时。道路有点挤塞。对田川来说,这一天是“收获颐多”的一“只是田川先生吗?”被这突然一叫,三人同时转过头来。

“呀……你是我们大厦的……”布江首先发觉对方是邻居。

“是的,我住在七楼,叫仓田。”

田川总觉得这仓田笑得很“商业化”。

“我丈夫叫田川,这位是我丈夫,她是我的女儿裕果。”

“幸会。幸会。”

仓田打扮随便,颇像休假日的白领阶级.大约四十多岁吧,头发却已很稀疏。

“我们搬来之后,本应往邻居处拜访拜访的。”

“客气!客气!”

都是一些没有意思的客套说话。

“令千金今年多大了?”仓田问道。

“十六岁。”

“是高中生了吧?和我家的女儿一样。”

“啊,是吗?”

“她回来了!莉嘉,是新搬来十二楼的田川先生一家人呀。”

那叫莉嘉的女孩子。性格看来很阴沉。可能是见了生面人害羞吧,老是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回去吧!爸爸!”莉嘉叫道。

“好吧。对不起,失陪了!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尽管叫我。”

“谢谢你。”布江鞠了个躬道。

那个叫莉嘉的女儿,好像强扯着父亲离去似的。

“这个人挺和善的。”布江道。

“是吗?我倒不大喜欢这类人。阿谏奉承的家伙。”

“烯!别这样说吧,给邻居听见便不好了。”布江紧张道。“往买东西去吧:”“嗯……”裕果呆呆地站在那里。

“裕果!怎么了?”

“呀!对了!就是她!”裕果猛地点了点头。

“什么?”

“那个叫莉嘉的女孩子,我在火车站附近见过她。”

“是吗?但是”“这个人不简单,还是小心一点为上啊。”裕果道。

“为什么?”

“她是个女流氓,还是头领哩!”

“那女孩子?”布江双眼瞪得圆圆的:“看她挺乖呀。”

裕果摇了摇头,道:“还是尽少和他们接近为佳……”“我也有同感。”田川点了点头道:“这种人是最靠不住的。”

布江看着父女俩你一言我一句的,但仍然满不信服。

“别说了,别说了,买东西去吧。”催着父母俩“行动”。

仓田?田川不知怎的,总觉得好像还会和这家伙碰头似的。

“你认识他的太太吗?”田川在超级市场边走边问道。

“嘎?谁的太太?”布江一头雾水。

“刚才那个仓田的太太。”

“你说他?不,不认识。”

“她应该是没有母亲的。”裕果道。

“是吗?”

“唔!据我所知,她只和爸爸一起生活。”

“原来这样,难怪学得这么坏。”布江对这话题已没甚兴趣,指着货架说:“裕果,拿几条小黄瓜过来吧。”

“呀!好辛苦啊!”裕果坐在车上喘了一口气道。

“谁叫你吃那么多。”布江没好气地说。

“肚子饿嘛,有什么办法。”

今晚,三人上高级馆子了。

这附近的餐厅,都是连锁店,味道千篇一律,没甚突出,一家三日,今晚送往一间较高级的意大利菜馆去。

“一个人跑回去吧,如何?”田川边驾车边道。

“妈妈,请你下车先跑。”

“我又不像你吃得那么凶,为什么要跑呢?”

“减肥嘛!”

“哼!狗口里长不出象牙。我还未胖到这地步。”布江狠狠地瞪了裕果一眼。

嘎!汽车突然紧急停了下来。突然煞车,令放在裕果膝上的东西几乎都翻倒。

“你干什么了!”布江叫道。

“对不起,我好像看见有人在前面横过马路。”

“刚才?”

“是呀,一闪而过……”“我可没见到任何东西,是错觉吧。”裕果道。

“唔……可能是吧。”

田川再度令汽车起动,慢慢行进。

刚才,是谁?

只是一个老人,已经非常大年纪的了……

然而,竟然是古稀老人,又怎有可能一闪而过呢?

真的是错觉吧。然而,田川却坚信自己是亲眼看到那老人的。

对了!汽车的灯还照见他那雪般白的头发……

雪白的头发。对了,就好像当时的其中一名老人一样。

田川真的感觉到刚才闪过的老人,就是那一个最后跳崖的老人。当然,不可能是他,但却相似得很。

“姨?”裕果奇怪地叫了起来。

“什么东西打烂了?”

“不是打烂了东西……”裕果从纸袋里取出一样东西来。

“这不是丧礼用的香典么?”布江叫了出来。

“是呀。妈?”

“这不是我的!我又没参加丧礼,哪来这东西了。”布江辩说道。

“太不可思议了……其他的东西都好端端的,看来并没有拿错别人的东西。”裕果用手在袋里边搜边道。

“那么,一定是收银机的那人的。唉,真麻烦,怎么办好了?”布江愁容满面,“这些东西,会带来不幸的。”

“但是也没办法呀,丢了算吧。”

“这可不行。”布江将那东西放进自己的装里。

“你打算怎样做?”

“还给那人。”

“退货?”

“是呀!那是对方的错嘛。自然要还他。”布江说得斩钉截铁,裕果也不再异议。

“很快便到家了,今天的旅程可真不短。”田川道。

“对你来说是长了一点吧,辛苦你了。”布江笑着道。

“唉,明天又要上班了。”

“唉!明天又要上学去了。”裕果也学着父亲的口吻说。

“唔?发生什么事了?”

汽车驶到大厦前面时,发觉有一盏红灯正在闪亮着。

“是救护车。”田川道。

进入停车场后,三人分持着东西。往家里那幢大厦走去。

“在我们那幢大厦啊!”裕果道。

“是呀……发生什么事了?”布江忧心地说。

救护车停了下来。

附近各大厦的人都下来了,远远地眺望着。

“尝到底发生什么事?”布江找到一位相识的主妇问道。

“呀,田川太太。是你们大厦四楼的人家出事了。好像……有人死了。”主妇压低嗓子道。

“死了?”

“是呀只是个小孩。”

“啊……”布江吃了一惊。

“突然死去的吗?”

“这我也不太清楚,听说,小孩子发了几天烧,一直没有退。”

“有到医院去吗?”

“去是去了吧。但听说并不是什么高烧,只是持续的微热而已。父母也并不在意,发觉样子有异时,才急召枚护车来的,但却已去了。”

“征热……”“是呀,微热反而可怕,听说一直不知道发热的原因。”

“啊……但是,一定身体有不妥的吧。”

“是吧。微烧也不可以轻视呀。”布江点了点头。

而这时,裕果终于想起那香典袋是什么时候被放进口袋里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隔世幽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