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世幽灵》

08 灵界

作者:赤川次郎

走出外向时,已夜幕低垂。四周一片漆黑田川不禁一愕。

追季节是年中最日妞夜长的。疤时间天黑一点也不出奇.田川叹了口气,往楼梯走去。

水原惠子较田川迟出来,也跟着田川落楼。她这一天几乎没和别人说过-句话。

“叫部的士吧。”田川站在路旁说道。

“我想走路。”水原惠子迷迷悯悯地道。

“好吧,步行到地铁车站去吧。”

田川很了解惠子这时的心境,因为自己也是这样的心境总之是想劳动自己的身体,让身体尽量去活动。

两人并肩地步行,-句话也没说,互相尽量避开对方的眼光。

沉默持续了很久。田川停下了步。水原惠子望着田川。

“这不是开玩笑,是真的。”田川道。“谁也不会相信吧,可却是真的。”

惠子阖上了眼睛,过了一会才再抬起头来,看着田川。

“我相信你。田川先生是不会说谎的。”

“谢谢……”田川道。

然而,惠子相信田川又如何,什么用处也没有,一切也不能因此而改变。----警力肯定今野是在星期六的下午遇事,到深夜时分已证实死亡。

田川没有告诉警力在事故的翌日见过今野。

警方对田川坚持要认感到很奇怪,因为他只不过是今野在公司的上司而已。

田川和惠子都看过装在胶袋里的今野的尸体。意外没有伤及今野的面部,躺在胶袋里的确实是今野。惠子看了一次又一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再走了几步,田川继续说,“是我自己本身有问题吗?”

“不会的.田川先生,世界上本来就有许多事情是无法解释的。”

田川自从看了今野的尸体后,精神大受打击,相反,惠子却已平伏下来。

女性是坚强的。田川不禁内心一阵佩服。

“昨天,我在百货公司遇到的。确实是今野,要是只看见地的话,那是有可能人有相似,认错了,然而,我和他交谈过呀!…….而且”田川再想了一会继续道:

“对了,当时,他还跑过来,叫了我一声“组长!”的。那怎会错得了,怎会认错人呢?”

惠子默默地听着。田川继续说:

“你认为怎样?今野有变生兄弟吗?我倒没听过。现在什么也成为事实了,因为汽车是他的汽车,车牌也是属于他的,但是……”“其实。我也有想过,照田川先生这样说,今野先生可能还活着,但……那尸体又怎样解释呢?那尸体的确是他呀。”

“你敢肯定?”

“是的。今野在学生时代很好运动,腰部也因此受过伤,留下了伤疤。我在看体时确认过了,的确有一道伤疤。即使是变生兄弟,也没可能有着同一处的伤疤吧。”

“啊!…….原来如此。”

听了惠子这番话,田川心里一阵佩服。在爱人的死尸面前,竟然还可以这么冷静。眼前的惠子和平常的她,真的判若两人。不仅这样她竟然知道今野腰部有伤疤!看来,她和今野的关系已不比寻常。然而,他俩这密切关系,田川一直没察觉出来。

“照你的意见,这件事该怎样解释了?”田川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我认为,田川先生所见的,是今野的亡灵……”田川整个人也怔住了,像被冰结了似的。当天气在那镜中一闪掠过的老人,难当时,那厕所的确是空无一人的。但田川并没有太在意,到出了厕所之后,却又不见了那老人的踪影……

“田川先生,你没事吧,面色好难看……对不起我不应该说这些话的……:”“不,不关你的事。你……也难过吧但是振作呀。我今天已参加了一次丧礼,所、心情较沉重而已。”

“啊!……”田川的安慰,令强忍着痛伤的惠子,大安感动,下子,将头倒到田川的胸口上哭了起来。

这条路上,行人可不少,田川被惠子抱着痛哭,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呆呆地站在路的中央……

“又参加丧礼?”

布江停下了筷子。

“嗯……是交通意外死的,没法子。”田川淡淡地道。当然,他并没有告诉妻子昨天遇见的人,原来在前天已死了。

“什么时候?”

“现在还没有确定日期……大概在明天或后天吧!要等他的双亲到东京来。”

“哎,今天,我在电车上碰到了楼下的星野先生,他挺好人哩。”田川转了话题。

“他太太也很好人呀。”

“他说女儿今年十四岁,裕果认识她吗?”

“嗄?”裕果迟疑了-会道:“呀,见过……但是不认识。”

“是吗?她才十四岁,是中学生,和你也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吧。”

田川打算迟些告诉布江有关星野的忠告,叫她尽量不要和那仓田交往。

无论住在哪里也好,区内-定有两三个坏蛋的,避免与这些人交往,也是最普通不过的事情吧。

“裕果眼定口呆的,你没事吧?”

布江这一说。田川才注意到裕果呆呆地坐着,一直没有出过声。

“没有呀,没什么事,吃饱了。”裕果道。

“不吃了吗?”田川问道。

“不想多吃长胖嘛。我回房去。”裕果应道。

“发生什么事了?”

田川待裕果返回自己的房间后问布江。

“我也不知道。今天放学回来,膝盖擦伤了,说是自己跌伤的。

疑。但她却好像什么也不想说的样子。”

“是吗?唔,这年纪,管也管不了。”田川道。

“没事的,刚才还和朋友讲了很久电话。”

田川将茶倒进剩下的饭里。“在电车上,星野先生告诉我”田川把仓田对死了小孩的父亲说的话告诉了布江。

“啊,这种人真讨厌。”

“我也是这样想,看来。仓田这家伙是不怀好意的。”田川摇了摇头,继续说“尽量不要和这家人来往就是了。”

“唔。对。”布江也赞同道。

“星野先生原来是在电视台工作的,每天早上过了十时才上班,真的人令人羡慕了。”

这一晚。田川比平常说话多了,看来并不单单是因为碰到了星野先生,而是不想再触及心底里的事,所以想到什么便说什么,不去细想,也不去思考。

然而,事情往往是会弄巧反拙的。

我真的见到今野吗?还是,只是幻觉而已。白天的事老是萦绕在田川的脑那镜中的老人,还有,回家途中,在车前闪过的老人……:那也是幻觉吗?

田川很困惑,甚至有点害怕起来,因为他清楚并非经常造白日梦的人。

这一次因为今野的死,令田川接触到超越了自己知识范围的事情,一直以来,他知道自己是从未接触过这些事情的。

但是……真的没接过吗?

尝到现在为止,有一件事,是田川没法理解的……:就是十七年前,他和布江往度蜜月时,遇到的那一件事。

那七个老人一瞬间消失了。

镜中的老人、横过车前的老人……都是偶然的吗?

“喂!”

只是布江的声音,把田川从沉思中唤醒过来了。

“嗯。什么?”

“干吗呆呆地坐着了?两父女都一模一样。”布江怪责道。

“呀,对不起,不知怎的,又想起今野的事来了。他原来和我的助手水原正在谈恋爱呢。我一点也没有察觉出来。”田川又再滔滔不休地说起话来……

死,这回事,并不曾在自己身边发生。裕果一直都是这样想。只要父母不是因为急病身亡,大概每一个十六岁的少女都会这样想吧。

然而世界突然改变了,本来充满阳光的和暖日子,一下子变得令人感到寒气阵阵。

四楼的小孩子死了,按着父亲的部下也死了。

当父亲说到有部下死亡的时候,裕果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当然,父亲并没有察觉然而……那人并不是住在这里,况且那只不过是意外而已。这是偶然的巧合吧。

一定是,别再想了。裕果倒在床上,本来望着天花板的视线,不其然地转到那白色的衣柜门上去。

裕果下了床,走向那大柜,“啪”地一下子把衣柜门开了。

衣柜里,理所当然地只挂满了裕果的衣服……

裕果有点失望,而同时为自己的失望而暗吃一惊。

为什么会因为见不到那少女而失望了?这不是反常了吗?

可能这也和习以为常有关吧,见得多便惯了。况且,那少女也没有加害裕果之意,久而久之,裕果亦不感到怎样的害怕了吧。

裕果自从和仓田莉嘉交上了朋友之后,思想好像成热了很多。

尝到了晚上,那少女一定会出现吧。裕果发觉自己竟在等待着她的出现,不禁也笑了。

要是父母知道了这件事的话,不被吓得软倒在地上才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隔世幽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