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世幽灵》

09 死亡的呼唤

作者:赤川次郎

“啊,原来你在这里。”仓田说着,走进了女儿的房间。

“有什么不对了?”

莉嘉倒卧住榻榻米上面,阖着眼睛,但却没有睡着。

“我没说不对呀。”仓田耸了耸肩道。“吃过东西了吗?”

“爸爸你呢?”

“在车站前的饭档吃了。我还要出去。”

“还要出外?”莉嘉看了看钟道:“已经十时了。”

“工作嘛,有什么办法。”

仓田走进厨房,大口大口地喝起水来。

“你喝醉了。和谁一起喝酒?”莉嘉轻着脚走进厨房。

“不认识的。”仓田说道。“哇”的一声吐了一大堆出来。“很臭吧。”

“臭?我患了大伤风,闻不到。”莉嘉继续追问道:“去见谁?”

“和你没关系。快吃饭去吧。”

“我不想吃!”

莉嘉索性柠转椅子,胸口压着椅背坐了下来。

“是找洪中去吧?”

“称呼人家做洪中先生好吗?他常关照我们的。”仓田说着,往屋里走去。

“哼!他的关照?领教过了。”

莉嘉说话的声音很小,好像没有传到父亲的耳朵里。

莉嘉偷看了在房内的仓田,见他正从抽屉拔出一条领吠来。

“哪一条是新的?”

“全部都是旧的。只有黑领吠才是新的。”莉嘉讽刺道。

“又不是去参加丧礼,戴什么黑领吠了!”仓田苦笑道。

“就结这条去吧!……二莉嘉看看父亲一个动地在选择领吠,问道:“又商量敲诈的事?”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好吗?不是敲诈,我们是收取调停费而已,没有敲诈任何人。”

仓田好不容易才结好领吠。

“为什么这样问?”

“你们干什么,我是知道的。”莉嘉抱着胳膊道。

“知道?…….知道什么?”

“今天的丧礼上,你对孩子的爸爸说了些什么?”

“呀!…….给他忠告呀。”

“您患他控告医院,然后由你们勒索医院吧!是吗?爸,这勾当不可以做啊!”

仓田转过头,望着莉嘉,“不可以做?”

“利用死人去赚钱,是最不道德的。”莉嘉淡淡地说。

“为什么突然讨厌起我的工作来了?”

“我并不是说勒索不好。因为被勒索方面也会有不是之处。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利用小孩子,我觉得很厌恶。”

“人死了便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听不到,是吧!有什么关系?”

“不要说下去了!”莉嘉紧紧地盯着父亲道:“我们也要尊重死了的人的。”

“喂!你这话是认真的?”仓田有点意外。“你神经错乱了么?”

莉嘉紧皱着眉头道:“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真的。我预感到有不好的事会发生。”

“预感?你不如去做天文台,做天气预报吧。”仓田轻视地笑了一声.“夜了,自己睡去吧。”说完,便迳往人门走上。

莉嘉留心地听着父亲的脚步声,由大门开始一直远去为止……

父亲是不会听自己的劝告的。莉嘉明知是白费chún舌。然而,她的心里却好像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只是惶惑和不安。莉嘉甚至有点害怕起来,一股莫名的恐惧感龚心而来。

莉嘉也曾见过那小女孩。小孩和家人-道时,是不会理会莉嘉的,但在没有家人陪同的时候。对莉嘉却显得颇为亲热,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孩子。

可是,小孩突然死了。在完全没有先兆的情况下……

莉嘉很想阻止父亲利用小孩子的死去敛财,然而,父亲从来就不曾认真地转她说话.这,怎么办好?

莉嘉很了解平素表现得和蔼可亲的父亲,一旦发起怒来,是不可收拾的。以前。

她也曾有过被爸爸打得两颊红踵,上不了学的纪录,自从那一次开始,她再也不敢惹怒爸爸,改用冷漠的态度对待自己的父亲。

但是这一次、这一次无论如何……

莉嘉紧咬着嘴里在沉思。想得几乎连呼吸也忘掉了。

裕果在等。

睡魔并没有袭来。两眼瞪得大大的。

时间已超越了深夜的时分。

今晚不来了吧?愈想它,它就愈是不来?

还是……裕果正等待着那扇白色的门再度敞开。

时针指着一时。裕果下了床.但就在这时,衣柜的白色柜门发出丁碇微的声音。

开了。

“呀……那是我从洗衣刚拿来的。”

少女听见裕果这样说,满面歉意地看了看自己身穿的那套属于裕果的套装。

“算了吧,算了吧,不打紧的。”裕果连忙道。“哎,你出来吧。”

少女战战兢兢地出现在裕果跟前,然后一飘-飘地在屋内横过。

“好合衬妮!”裕果道。

“是吗?我……我妈喜欢朴实的,所以一向以来没有让我穿过这么可爱的衣”少女羞怯地说道。

“你喜欢的话,哪一件部随便穿好了。”

太奇妙了,我竟然和幽灵谈起话来。

“又有人死了。这次是我爸的部下。只是偶然吗?”裕果问道。

少女歪了歪脑袋道:“我不知道。但是,你家的人都在呼唤着死神的降临。”

“呼唤着死神的降临?这是什么意思了?我会死吗?”

“我不知道未来的事,但它却明显地出现了。我以前也是这样的。”少女道。

“出现了?…….什么出现了?”

“什么人会病死,什么人还精神抖擞的,但死亡已在眼前等的事情……我邵可以看到。”少女道。

裕果紧握着拳头,手心在不知不觉中已沾满了汗水。

“你会没事的。”少女道,“但是,要小心,尽早离开这里吧。”

“是这间屋有问题,还是”“这……我无法告诉你。”少女伤感地摇了摇头道。“我要走了,再见。谢谢你经常让我穿你的衣服。”

少女说完便消失了,白色的衣柜门重新关上。

裕果呼了一口气。心脏“坪坪”地跳得响亮。

并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太兴奋之故。

我们在呼唤着死神的降临,那么,下一个要死的人会是谁?会是在我身边的人嘛?

裕果把灯熄了,再躺回床上,然而却无法再入睡。

下一个会是谁?

田川带着沉重的心情上了香之后,走出外面。

也有好几位公司的同事出席了丧礼,然而,田川的身分不同他是死者的直属上司。

“喂。”

拍了田川的肩膊一下的是山口。他是和田川同一年进入公司的。

“什么事?”田川道。

对方本来是田川不屑一显的人。

山口和田川一样。曾经一度是营业工程师田川的信念是以专业的知识工作,但山口却不然,他纯粹以交际手腕去拢络客人。

起初山口的成绩很好,很突出。然而夜夜笙歌和每周假日的哥尔夫球应酬,令他不但没有时间休息,甚至连汲取技术上的新知识的时间也没有。渐渐。他的工作表现愈来愈差劲,在客人上中失去了信用,大宗的生意被被别的公叫抢去了。

山口与田川,就像水和油一样,无法合拍得来。

“太可惜了,今野还这么年青便死了。”山口道。

“唉,是呀。”田川点“黜颐道。

“好难得的一个人才。工作都可以独当一面,怎知道他……”山口苦笑着,继续道:

“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了?”田川愕然迫。

“水原惠子呀,和今野有了关系。”

周围还有很多公司的职员,但山口并没有压低嗓子说话,山川不禁大吃一惊。

“我也听说过。别这么大声说嘛!”

“大家都知道了。你看她,“哇”、“哇”她哭个不停,任谁看了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有哈关系?伤心便哭,有什么奇怪。”田川道。

“啊。是吗?由她哭算了。喂,田川。”

“什么了?”

山口突然态度一转,背着面轻挑地对田川说:“人家正在悲伤失意的时候呀,去安慰安慰她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说几句好话,她一定会跟你到酒店去。”

本来应该很愤怒的田川,一下子呆住了。这种人实在太过分了!在别人的丧礼上竟然说出这些话来。

“你别胡说八道!”

“胡说?嘿,说真的,我也很喜欢她。”山口阴险地笑道:“还回味着和她那一宵的风流妮。”

“什么?”

“是忘年会那一晚,她醉了,我送她回家,顺水推舟的……她一点也没有表现得不愿意啊。”

水原惠子从灵堂出来了。面上已不见泪痕。

田川愤然离开山口的身边,往水原惠子走去。他太气愤了,气得几乎要动手打那山口一顿。

“田川先生……要你担心,对不起……”水原惠子站在田川跟前说。

“不,没有的事…………可以支持得住吧?”

“可以。”

“和他的父母说了吗?……”“不,反正这件事已结束了。”

“是吗?明天休息一日吧,公司方面没有问题的。”

惠子听了田川这话,稍为踌躇了一会,但接着说:“是吗?那么我就休息一天吧。”

“嗯。不知说什么安慰你,总之别灰心,要振作啊!”

在这种场合,只能够说出这几句话来安慰她,田川心里一阵无奈。

这一天天气很好,丧礼照原来的安排顺利结束,惠子没有跟往火葬场,只双手合什,目送汽车离去。

“回家去?我送你吧。”

田川不想和公司其他同事一道,遂趋前对惠子说。

“不……我想一个人回去。”

“是吗?那么,再见吧!……:”惠子加快了脚步,独自离去。

田川目送着惠子的背影,正想迈开脚步……

但,突然,田川的心里好像被猛撞了一记似的,再往惠子望过去,心里暗骇道惠子!不要死啊!

田川知道水原惠子在想什么,她想死!

不要死!不要死!

田川跟着惠子后面,慌忙追了上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隔世幽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