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是多感伤》

第10章 诗织被跟踪

作者:赤川次郎

那个启子竟然是暴力集团老大的女儿!

真是令人不敢相信呀!即使诗织十分相信这世上有巧合的事,但是:“十七岁,名叫启子……”

而且,那个花八木刑警又说:“那个启子小姐是一个人离家出走的吗?”

──不,这是诗织问的,花八木刑警听她这么一问,显得有些不高兴地说:“不,那个启子一直有保镖跟着。”

添子听花八木刑警这么一说,很嫉妒地大叫,“真伟大!怎么都没有人跟着我!”

“呆子,怎么这么说,那可一点都不好玩呢!”诗织不耐烦地说,“如果有保镖跟着,那时候被攻击了,也不知道啊!”

“可是那种感觉很好呀!只要一次就好,真希望有人跟踪我!”

“添子呀!这──”

正当诗织要反驳添子的话时,花八木刑警哼了一声:“你们到底要不要听我说?要不要?”

“我们一直在听呀!”诗织赶紧面向花八木,说道:“就像这样!”

“我也是。”添子很认真地说。

“那个──那个──保镖呀!”

花八木刑警气喘吁吁地说,似乎很疲累的样子。隆志同情起花八木来了。

“那个保镖很同情启子这女孩,于是,他们就一起逃跑了!懂吗?”

“冷静!否则血压会上升哦!”

诗织以冷冷的口气说,“那个保镖叫什么名字?”

“叫樱木!”

“原来如此,大约四十岁左右吧!”

“是的,你知道他?”

“不。”

诗织很平静地说,“我既没见过这个人,也没有听说过他。是不是?隆志!”

“啊──嗯──但是──”

“添子也不知道吧!”

“咦?但是──”

“你看,刑警先生,我们都不清楚那个人的事啊!”

诗织变得有些神志不清了,“连启子的事也不知道呀!”

“那么,种田那个人为什么来这里呢?”

“他来借厕所。”

“──怎么会呢?”

“他的车子经过这里时,他突然想上厕所,一看到这里有户人家,所以就赶快进来借厕所。”

“看到这房子……?”

“是的,房子正可以反映出住的人的性格呀!他一看到这房子这么优雅,所以,想必住的人也一定很善良。”

“是吗?──原来如此。”

花八木猛点头,“我完全懂你的话。”

“是呀!我都说得很清楚了,我的话很好懂的。”

“那么,我似乎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了。”说着,花八木站了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成屋诗织。”

“诗织。──听起来很像──”

“像什么?气象报告吗?”

“的确是。”花八木呵呵地笑着,“如果你还是这种态度,不出两、三天,那个种田就会把你当小钢珠般地在手掌心中玩弄。但是,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只要你不把警察当傻瓜──懂吗?”

最后这段话真如打雷般地语出惊人。花八木不慌不忙地走了出去。──却又走了回来,大叫:“玄关在那边?”

“我明天还有考试……”

隆志喃喃自语着。

不,早已经天亮,已经是“明天”了。

隆志已在成屋家里过了一夜了。别误会,他和诗织之间什么事都没发生。

他在沙发上小睡一会儿。不久:“咕,咕咕”

就听见这永不落伍的闹钟声,隆志张开眼睛爬了起来,还睡眼惺忪地嘟囔着:“我明天要考试……”

──吃早餐时,只有诗织,还有在这里过夜的添子,以及成屋智子还算精神抖擞。

总之,只有女生精神抖擞,而隆志和成屋一郎这两个男人一副疲惫不堪,半睡半跃地吃着早餐。

“──要早些出门。先回家一趟。”添子说,“总不能这样去学校呀!”

“我也是。”隆志一面大口喝着咖啡一面说,“而且我今天还有考试呢!”

“但是,我昨晚已作好决定了。”诗织说,“启子的遭遇实在令人同情,我很了解她的心情,她父亲是黑社会头子,她背负着这命运的压力,死里逃生,带着幼小的孩子,逃避这残忍的现实世界!我一定要保护启子!”

“说得简单呀!──”添子不安地说,“这工作不是很危险吗?”

“不惜牺牲生命,决心守护启子!”诗织很肯定地说。

“但是,诗织呀!你需要对那个女孩那么讲义气吗?如果赔上了自己的性命,那怎么办?”

听隆志这么说,诗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喂,为什么会赔上性命呢?”

“咦,你刚才不是说“不惜牺牲生命”吗?”

“我说的不是我的性命,而是隆志你的性命呀!”

隆志一听,吓得连同椅子翻倒了过去。

由于发生这个事件,诗织比往常早出门到学校去,当然隆志和添子也一起走。

“走了哦!”

诗织正打算开门,“──咦?打不开?”

“是不是钥匙还锁着?”

“打开了呀!这门──外面是开着的呀,奇怪了。”

“我来推推看。”

隆志用力地两手推着门。

“哇!”

外面传来声音,门也打了开来。

“──啊!”

诗织瞪大了眼睛。

跌倒在玄关上的──不,他好不容易爬了起来,──正是花八木刑警呀!

“你在干什么?”

“监视呀!”

花八木站了起来,伸伸懒腰,说:“你不对警察说实话,所以,你是个可疑的人物,因此,我不能对你掉以轻心呀!”

“我可疑?”

“是呀!从现在起,我要一直监视你。虽然你一定会生气,但是,还是希望你说出实情。”

诗织发火了。──诗织是个很情绪化的人,她可以马上泪眼汪汪,当然也能立刻发怒。

“那么,就随便你了!”

诗织丢下这句话,快速地走了出去。

“喂,诗织──”

隆志和添子慌忙地追了过去。

“──诗织!你说那话,没有关系吗?”

“放心啦!我完全不在乎!”诗织生气地说。

“但是,他可是刑警呢!”

“那有什么?你害怕刑警就能吃到香肠吗?”

“咦?刑警和香肠有什么关系吗?”

──他们三人快速地往学校走去。

花八木正在他们身后数公尺远的地方。而且,在更远,大约是十几公尺远的地方,还有一个人尾随而来。

不,应该说是一只。

那就是昨晚到成屋家去的种田的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天还是多感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