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是多感伤》

第12章 烦恼加深

作者:赤川次郎

我到底在做什么呢?

诗织自己问自己。──我应该没做错。

是的。藏匿启子,视破种田的企图,带着启子逃离种田的追踪,这都是正确的。

可是──虽然如此,心中这份空空的感觉又是从何而起的呢?

这份空空的感觉就是……。

“啊,想起来了,便当还没吃呢!”

诗织终于找出“答案了”。

“──可是啊,诗织,”添子一面和诗织吃着便当一面说。“那个启子说“还有二、三个人要杀”,到底是怎么回事?”

“嘘!”

诗织很敏锐地往后面扫视了一下。

教室里好象笼罩着异样的气息。──不,虽说异样,但是这种气息大家都已熟悉了。

花八木刑警还在教室的最后面严阵以待,他现在正认真地吃着面前的面。

“那个刑警也真认真啊!”

添子强忍住笑,“甚至头上都已肿了个大包了……”

花八木从楼上掉下来撞到了种田的车顶,头上肿了个难看的大包。隔天,他头上绑着一层又一层的绷带,又出现在教室里。

“车子有没有怎么样?”添子说,“车顶有没有凹了个大洞?”

“车子大概也绑上绷带了吧!”诗织说。

“可是,启子到底要杀谁?”

“我没有问她!”

“真搞不懂,她才从这群坏人手中逃出来,为什么又要杀人……”

“我怎么知道!”

诗织显得有些不高兴。“或许她是我们看不见的杀人鬼哦!”

“杀人鬼?”

“一到月圆的晚上,就会变成狼,专门袭击美女──不,美男子。”

“胡说!”

“总之,我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其实诗织也觉得不安。

搏命守护的这个人是杀人狂,这话听起来实在让人感到有些虚脱。

“──好吃好吃。”

吃完了面的花八木站了起来,把保力龙碗拿出教室去。

“总觉得他、他的背影好孤单哦!”添子意喻深切地说,“那个人,以前一定不是这个样子的!”

“大概吧!”

这么小年纪的中学生就这么世故,实在令人觉得有些恐怖。

“人啊!真是累啊!一到那样的年纪……”

添子陷入深深的思考中。

诗织吃完了便当,站了起来。

──花八木大概在外面抽着烟吧!

上午上课时,他突然点起烟,大叫:“没有烟灰缸吗?”

在教室里引起一阵大騒动。

最后,老师告诉他,如果要抽烟请到走廊去,真是狼狈。

诗织走到校园里,伸伸懒腰。

在校园里看不到玩耍的同学。

大概是校园小得只能散散步吧!诗织也就悠哉地散起步来。

“汪!”

“搞什么!添子。”

说着,诗织回头一看──没有添子的踪影。

再想想看,为什么添子会发出“汪!”的叫声呢?

“汪!”

低下头看看脚边,正有一只狗朝诗织望着。

“啊,你──”

诗织瞪大了眼睛。“你不是种田的狗吗?是不是来当间谍的?是不是?快招供!”

再怎么吼也没用。小狗又“汪,汪!”地叫着。

“好象偶尔还发出“吱”,或者“嘶”的声音呢!”

小狗慢慢踱走了,还微微地回了头,──好象说:“我还会再回来的。”

“找我有事吗?──奇怪了。”

“汪!”

“难道你不是种田的狗吗?”

但是,小狗一副不理会诗织的疑问的样子,又悠哉地踱着步。

“我知道了。”诗织耸耸肩,“跟过去不就知道了吗?”

小狗从学校的后门走了出去。

“休息时间是不能任意往外跑的呀!”

诗织虽然这么说,但还是跟了过去。

“──要去那里呀?”

小狗在诗织不认识的路上徘徊不停。

──心中愈来愈觉得不安。

虽然天真地想着自己并不是一个人来,但是还是非常害怕。可是,都来到这里了,实在没有折回去的理由。

“汪!”

小狗停下脚步,急急地叫着。

“怎么了?”

──这里相当静寂,虽不是人烟稀少的森林,却是堆满钢铁的地方──是正在建大楼的工程现场。

大概是工程中断了吧!没有看到工作的人。

为什么叫我到这种地方来呢?诗织很用心地走着。

小狗往工程现场的里面走去。

“等一下,喂,要去那里呀?”

没办法,脚下危机重重。乱丢的铁材、折断了的树枝丢了满地都是,好象不低着头走路就会被绊倒。

“喂,小狗!”

它大概有名字吧!小狗已经不见踪影了。

“在那里呀!快叫一声“汪!”吧!”

诗织停下脚步。

那个声音是……是什么?

吱吱吱吱……。什么呀!好象是特大牙齿磨咬的声音,正从头上方传来。

这间房子骨架已建到三楼高,从那上头好象有什么东西掉下来。

慢慢地、慢慢地……。那是个人呀!

他之所以没有掉下来,是因为撞到东西,卡住了。就像个大链子般。

诗织往后退了几步。

那……那是……会不会是……。

咚,大锁链往上一摆动。

“──是种田!”

诗织喃喃自语着。

是种田,不会错的。

锁链层层绑里着身体,倒着往下吊。──种田死了。

还以为他是穿着红色的衬衫呢!其实不是,那是血染红的。

他被杀了!

诗织被这突然的事吓得全身不停地颤抖。

种田怎么会?被谁杀了的呢?

诗织看着倒挂在三公尺高的地方,摇摇摆摆的种田的尸体,吓得全身不能动弹。

“──干什么?”

突然冒出这声音来。

“啊,啊!有鬼呀!”

诗织跳了起来。

“为什么我是鬼呢?”

是花八木。“我一直跟踪你来。你以为能逃离我的视线吗?”

“啊,那──”

“什么?想乘机逃离?那是不可能的呀!”

“你自己看啦!”

“什么?”

花八木朝诗织所指的方向看去。

“是谁在那里玩呀?想开别人的玩笑也要有分寸……”

“是尸体啊!真的!”

诗织大叫着,“快打一一○。”

但长,花八木早已吓得当场跌坐下去,一副没有知觉的模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天还是多感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