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是多感伤》

第14章 惨遭破坏的早晨

作者:赤川次郎

“噢!”穿白色西装的那个男人听了诗织的话,似乎感到有些意外,“你知道我的事?”

这让隆志也吓了一跳。

“你真的是家具商吗?”

所谓的家具商一般指的是卖家具、制造家具的人,像他这样毁坏家具的家具商,倒是从来没看听过。

或者,是那种把旧的毁坏,再强行推销新家具的“硬性推销”家具商吧!不管是那一种,真的是从来未曾听说过呢!

“我叫和也。姓三船,名和也。”

和也和家具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为什么你要把桌子弄坏?”诗织大胆地质问他。

“喂……”

隆志向她眨眨眼,暗示她不要说了。

“干什么!隆志,在这个时候你还向我送秋波,要示爱也要考虑时间和场所呀!”

到底是谁在这个时候提出爱的告白的?

“──听说种田那家伙曾经来过你这里。”那个穿白西装的男人说。

“是你的朋友吗?”

“以前来往过。”

“原来如此。”诗织的母亲智子点点头,“不论怎样的人,都会有自己的朋友的。”

“说对了。我和种田是那种彼此要杀害对方的朋友呢!”

三船阴阴地笑了起来,“听说你解决了种田那个家伙,我特地来道谢的。”

“不是我呀!”诗织说。

“有一件事,你听好,只要你据实回答,这个家就会平安无事。”

“是不是要贴个护身符?”

“启子在那里?”

又来了!诗织叹了一口气说:“我不知道啦!她虽然来过一次,可是又走了,从此就──”

“是吗?不想说,是吧?”

“我不知道啦……”

三船杨起手上的斧头,这次是劈在一只沙发上面。锵!沙发又变成两半,还好上面没有坐人。

“我再问一次,启子呢?”

“不知道!”

站在穿白西装后面的那三个穿黑西装的男人当中,最高大的那个人走近挂放在内客厅墙上的餐具架。

“啊──”

他大叫一声,双手捧起重重的餐具架。

当然,放在里头的东西都掉落地上,散了满地,连餐具架都被他“嘿!”的大叫一声,丢了下来。

装在里面的泥娃娃、贵重的陶器,都碎了满地。

“这次再不说的话……”三船说,“这个家就会被毁之殆尽!”

诗织叹了口气。

“──知道了。”

“噢,快说!”

“我告诉你启子住的地方。”

隆志吓了一大跳。

“诗织,你──”

“在我学校的后面,有宿舍。”

“就在那儿吗?”

“是的。住在二○四室。”

“太好了。──如果你说谎,我就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三船催促那三个小喽啰,“我们走了!打扰了!请休息吧!”

三船说完就走了出去。

车子的声音一走远,隆志提心吊胆地走到玄关。

玄关的门被打破,一副惨不忍睹的模样。

“──可恶的家伙!”

诗织也来了,愤怒地着。

“你既然知道启子住的地方,为什么一直默不作声?”

“说了又有什么用?”诗织耸耸肩。“我告诉他的是我们家政课老师的房子啊!”

“家政课老师?”

“是加藤启子。快六十岁的老婆婆了!”

隆志脸上一阵铁青。

“你……。他们如果知道了,你知道他们会怎么样吗?”

“可是,如果我不说,他们就会把这个家毁坏的。”

“说了,可能还会更严重呢!”

“我知道啦!”

“那、那怎么办?”

“趁他们再来之前逃跑啊!”

说着,诗织赶紧跑回内客厅去……。

“──在这个紧要关头,你居然一点都派不上用场!”

一听诗织责备他,花八木马上辩解说:“我也是人啊!人也是需要睡眠的!”

“唤,是吗?我不知道呀!”诗织顶嘴说,“不管怎样,我家好可怜,快被毁坏了……”

天亮了。

诗织她一家人都躲到隆志家过夜。天亮了之后,花八木刑警到隆志家来找诗织。

“──有没有投保?”花八木说。

“汪!”

那只种田的狗又叫了。

诗织和隆志、花八木还有那双狗一共四人──不,是三个人和一只狗,正要回到诗织的家一看究竟。

“那个家伙是和种田相对抗的一派中的干部。”

花八木听完了有关三船的事情之后说。

“他本来是个樵夫吗?为什么拿着斧头乱砍──”

“不是啦,那是他模仿以前的电视节目。以前有个节目叫“贱民”,当fbi攻打这群匪帮的聚集所时,匪徒就是拿斧头抵抗的。”

“这些人怎么这么无聊!”诗织说。“那下次是不是要在家里放置火箭筒呢?”

“喂,诗织。”隆志说。

渐渐看见诗织的家了。并不像他们所想的已被毁坏,已成一些破骨残骸,家还是完好如初……。

“心情大概已经变好了!”

诗织一面急着往学校走,一面对着添子说。

“真危险啊!昨晚不在,真是太好了!”

添子喘了一口气,“可是啊!启子那个人也真是会惹麻烦!”

“如果说,杀种田的是她……。当然啦!那家伙自己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那、那个叔叔呢?”

“叔叔?”

“就是那个把你当作人质的那个樱木呀!”

“哦……是他啊!”

诗织飞跳着进入校门。“那个人,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如果已经被保释了的话,那么,杀害种田的就可能是他呀!”

“嗯,有可能。”

“有可能!”

在她们两人后面传来声音。

当然是花八木啦!

“嗯,刑警,那个人现在怎么了?你知不知道?”诗织转向刑警说。

“已经保释出狱了,现在还在加紧调查中。”

“告诉我嘛!”

“这是职业上的秘密呀!”花八木装模作样地说,“总之,现在的行踪……”

“好多人聚在那里呢!”添子说。“发生什么事?”

“去看看!”

诗织的好奇心是出了名的。但是,这件事却……。

走近一看,不禁哑口无言。

校园里尽是些古老的家具,还有棉被,堆积如山。诗织问了站在一旁的小孩:“怎么了?”

“昨晚不知怎么搞的,学校宿舍遭人破坏,大家都死命地逃了出来,事情就是这样。”

这么说──是三船他们对“宿舍”采取报复行动的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天还是多感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