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是多感伤》

第15章 守护神

作者:赤川次郎

“真是的……”

那个女人泪眼汪汪地说。“我到底做了什么?”

“你的心情我很了解。”花八木刑警安慰她,“人生嘛!总会碰到很多事情,这也是种很好的经验!”

如果这是说给二十岁女孩听的,或许还好。

但是,这个人是加藤启子。──虽然同样都叫“启子”,但是和从诗织家消失了踪影的启子年龄差了一大截。这个启子已经快六十岁了,是家政课的老师。

总之,花八木安慰的这个比他自己年纪要大。不论是谁,如果被比自己年纪小的人安慰说,“这也是种很好的经验”时,大概都不会有好心情吧!

这个加藤老师毕竟也是人类,也有很强的自尊心。

“谢谢你的大恩大德!”

说着,正颜厉色地瞪了花八木一眼,严加指摘:“我也是有充份“好的经验”的人!”

她以倨傲的口气说完之后,不屑地走了。留下花八木咦着气喃喃地说:“真奇怪,为什么人类不能厚道些?”

哈哈哈……。笑声从花八木背后传来。花八木一回头,只见诗织迅速地闭上嘴,别过头去。

“不要笑!”花八木瞪了诗织一眼。

“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听见。”

“算了……,如果三船知道你说的都是胡言乱语,看你怎么办,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花八木一面吹着口哨,一面走向校园。

“──这两个人都不像大人。”

站在一旁的添子觉得有些愕然。

学校今天一整天都停课。

宿舍被破坏得乱糟糟的,引起了很大的騒动。

宿舍里住的是很早以前就在学校教书的老师、职员、工友,还有些远道而来的学生。

“大家一定都饱受惊吓了。”添子说。

“嗯!”诗织点点头。

二人走出校园,在学校后门处徘徊走着。

──在那里,宿舍只变成成山成堆的碎木片。

过了不久,推土机和卡车终于来了,开始动手整理环境。

综合几个证人的说词,好象是有几个男人用斧头打破加藤启子房间的门,强行进入房中,一看见启子,就知道认错人了(只要用一个眼睛看就知道错了),面红耳赤地飞奔出去,接着,就一间接一间寝室地敲,大家都大吃一惊,跑了出来。听说那几个男人还命令大家:“十分钟以内离开这里!”

想要打一一○报警时,才知道电话线都已经被切断了,实在是苦无对策,只好拿着贵重东西逃了出来。当中好象还有人突然有神奇的力气,把家具都搬出来了。

大概过了十分钟后,就听见卡嗒卡嗒的声响,一会儿就出现了大的起重机,用它巨大的臂膀,开始不留情地毁坏宿舍。──这本来就是很老朽、腐化的木造建筑物,不堪一击地崩坏了……。

“诗织……”添子把手搭在诗织肩上。“振作呀!”

“嗯……。但是,总是──”

“我知道你肚子饿了!”

诗织瞪了添子一眼。

“谁说肚子饿了?我呀!正在烦恼呢!都是因为我,才害得宿舍被毁坏。”

“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坏了也不能恢复原状,况且!也已经到了该重新改建的时期了。”

“说的也是。”诗织一下子变得开朗起来了,“这么说,我好象做了一件好事呢!是不是要颁发张感谢状?”

“怎么会……”

连添子都无法立刻接受诗织这种瞬间的改变。

“──问题是三船那家伙到底是怎么来的?”

诗织一面走回校园、一面说。

“我家也很危险呀!连宿舍都被他破坏成这样,那我家就更不用说了!”

“一眨眼的工夫就全消失了。”

“这种不好的事不要乱说呀!”

诗织紧皱着眉头。

还好,那天从学校回来之后,诗织的家还完好如初。

是不是他改变心意了?或者是,他才正要来呢?

“──我回来了。”

一踏进家门,诗织显得十分高兴。

一方面是家里并未被破坏,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今天打从中午起就不见花八木的踪影了。

“欢迎你回来。”母亲智子站在厨房里说。

“今天没有看见那个残废的刑警,心情真好。”诗织说。

“真的?”

“看他的手、他的脸,那大概只有在动物园里才找得到,我不觉得他是个人。”

“是吗?”

“可是,或许猩猩、黑猩猩也不愿意认同他吧!我们才不和那样的家伙在一起呢!”

说完,诗织哈哈地笑了起来。

“是吗?”

“是的。”

好奇怪的声音。不像母亲的声音,听起来倒像男生的声音,嗯,很像那个“奇怪刑警”的声音呢……。

“哎呀!”诗织猛一看,才发觉眼前正站着那个“奇怪的刑警”。“你干什么,为什么站在这里?”

“我是为调查而来,你母亲强留我下来吃晚餐,我想,如果拒绝她的美意,那就太失体了。”花八木嗤笑着说,“或许你不觉得我像人,但是,我还是和人吃同样的食物呢!”

“是吗?……。太好了!”

花八木一回到内客厅,诗织就怒发冲冠地说:“妈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他在呢?”

“因为你尽顾着自己一个人拚命地说……。这不是也很好吗?人类最可贵的是要率直呀!”

这么乐天的母亲!

──晚餐桌上有成屋一家三口,还有那只狗,以及花八木一共五人。

“这只狗需要个名字吧!”诗织说。“喂,你怎么叫?”

“汪。”

“哦,汪呀!但是,如果叫你“汪”的话,别人一定会觉得奇怪呢!”

“那么,叫它“狗”吧!”母亲说。

“如果不能叫“汪”,那么“咚”或者“锵”,如何呢?”父亲说。

““花”如何呢?”花八木也跟着凑热闹。

“你倒真热心!”诗织火大地说。“你是个公务员吧!是刑警呀!──那怎么能随便在别人家吃饭!”

“不是我随便,我可是这个家的守护神呢!”

那有这么污浊的守护神!

“怎么说?”

“总之,只要我在,三船就不敢下手,我要是不在,这个家或许早就已经化成灰烬了也说不定!”

“你才是垃圾呢!”

诗织喃喃自语着,“──喂,对了,那个樱木叔叔,怎么了?”

“现在正在调查中。”

花八木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如果我在这里,报告就──”

房子突然摇晃了起来。

“地震啊!”诗织大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天还是多感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