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是多感伤》

第16章 大战乱

作者:赤川次郎

诗织算是这个故事中的女英杰(虽然也有人说她像英雄),十分勇敢,不会因为芝麻小事就吓得脸色发白。但是,再怎么说,她也只是那么年轻幼小的十七岁少女。

咦?是女孩子吗?──如果有读者这么问,那可真是被诗织蒙骗了。

诗帜也有她害怕的东西。例如,数字。特别是微积分、物理规则、引擎、红萝卜、打雷,还有──地震。

这屋子突然喀嗒喀嗒地摇晃起来,诗织吓得脸上一阵青白。

“地震!快躲起来!快到外面去呀!如果躲在屋子里,会被压死的!”

“那么,该怎么办呢?”

母亲倒显得沉稳。

“但是,这样──”

话都还没说完,地震就停了。

诗织大大地喘了一口气。

“真是的,在地震之前应该先打个招呼通知一下的呀!”

竟然说出这么没有道理的话。

“──哎呀!”母亲智子说,“那个刑警?”

花八木怎么不见了?

“怎么了?”

诗织环顾了四周,“会不会因为地震而掉落到地底下去了?”

“可是地板并没有破裂啊?”

话才说完──饭桌不知怎么搞的,竟然开始摇晃了起来。

“啊!”

诗织飞跳了起来,“妈妈!桌子底下有蟑螂。”

“有这么大的蟑螂吗?”

那只“蟑螂”大叫着。

那当然是花八木。

“搞什么!这么没有规矩!”

诗织不反省自己,却责备他。

“为什么躲到下面去?”

“我不是躲。──是寻找逃跑的道路。”

花八木站了起来。

诗织又正要开口时──“──喂,出来!”

从玄关那儿传来巨大的声响。

“那个声音──是三船。”诗织说。

“真有趣了,这次他会把整个屋子翻了过来的。”

诗织和母亲对看了一眼,──父亲呢?

当然是和她们在一起的。可是,这个诗人一旦在构思新诗时,即使发生什么天大的事,他都不管。

“这么说,刚才的地震?”诗织慌张地飞跑到窗边。

“──妈妈,快看!”

有一辆巨大的起重机正要驶进家门前那条狭窄的小巷子。

三船突然从窗前探出头来,诗织慌张地往后退。

“──好啊,竟然敢骗我?”

“啊,那是──”

“上次,我是让那些住在古老宿舍里的人逃出来之后,才把房子毁坏的。但是,这次,你们可不一样。”

“这么说,是不是我们不逃,你们就不毁坏房子?这样的话,我们就得救了。”

“只说对一半。你们还没逃出去一步时,就被我杀害了。”

“啊,是吗?”

“不管你们是不是里好棉被,现在,我的手下已经在这个房子四周架上钢缆了。”

“我个还不想搬家啊!”

“什么!才不是要搬到旁边,我是要把它整个翻过来呢!”

三船嗤笑着,“即使坐云霄飞车也尝不到这种滋味,好好享受吧!”

连诗织都焦急万分了。如果房子被整个翻过来,那么就不能上二楼去了。

“等一下!”

诗织赶紧跑进饭厅,“刑警先生!喂,你在干什么?你是这里的守护神呢!”

“我知道。”

花八木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快打一一○。”

说着,立刻跑到电话旁。

“可别再窝囊了!”诗织唠叨地说。

“不,勇敢和鲁莽不一样。──喂喂。──喂、喂!”

花八木皱着眉头,“奇怪了,这个电话怎么了?是不是没有缴电话费?”

“别开玩笑!”

诗织拿过听筒,重新拨一次……。“不行呀!完全没有声音。──一定是电话线被切断了。”

“这样的话,就没有办法了。”

花八木勉勉强强地作了决定,朝玄关走去。

“──真伤脑筋!”

连一向沉稳乐天的智子也不安起来了。“我知道了,他们不是要来大扫除的。”

父亲一直紧闭着眼睛,好象睡着了的样子,其实不然,他大概是想出了好的诗句吧!

“你们!束手就擒吧!”

从玄关传来花八木的声音。“这是警察证件,你们看看!”

──嘿,好象真的干了!诗织心想。

对方似乎也安静了。幸亏是有刑警在,今天大概不会被翻覆了吧!真不愧是刑警,对方似乎要撤退了。

砰、砰,枪声连续响了五、六声,花八木踉跄而来。

“我被打中了。喂,快帮一下忙!”

“咦?那里?”

“那里?那不是──”

花八木站了起来,“嗯,似乎没有打中,幸好!”

说着,喘了一大口气。

“搞什么!真没用!你没有带手枪吗?”

“有啦!不过这要在要紧的时候才可以使用。”

“那么,怎么办?”

“嗯……。连警察证件都掉下来了,──没有法子可想了。”

“现在可不是说风凉话的时候呀!”

“──喂!准备好了吗?”三船大叫,“连那个没有用的刑警也一起埋了吧!”

“快逃啊!”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妈妈!爸爸!另外还有──喂,狗!”

“汪!”

“快从后门逃出去!”诗织大叫。

就在那当儿……嗒嗒嗒……短促响亮的枪声从前面响了起来。

“是机关枪?”智子说。

“只用起重机恐怕不够吧?”

真是奇妙。

“哎呀!”

“快逃!”

这个叫声好象是三船的。

逃?──为什么三船要逃呢?

但是,不论如何,这股騒动也持续了二、三分钟,之后才突然安静了下来。

“怎么回事?”

诗织看了母亲一眼。

“我怎么知道!你去看看!”

这母亲真冷漠。

但是,诗织没有勇气走去看看。

好象有人进屋里来了。然后,在诗织睁开眼睛之前出现在她眼前──。

“没事了吧?”

穿着雪白三件式西装的修长青年单手拿着机关枪,出现在他们面前。一说完这句话,就拔掉了太阳眼镜。

“啊?……”

诗织发呆地望着那个青年。

──相貌堂堂的美男子。

头发梳得光鲜亮丽,就好象以前抢匪电影中那个潜逃出来的青年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天还是多感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