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是多感伤》

第17章 红车子

作者:赤川次郎

“你们这群邋遢鬼!”

那个穿着三件式雪白西装的青年笑着说。

诗织倒抽了一口气。──感冒了。不,不是的!而是被那个青年的笑容深深打动心坎。

“只要把它向空中发射,坏人马上就会逃得无影无踪。”

他一面说,一面甩弄机关枪,就好象乐队指挥挥动指挥棒那样。

“谢谢!”诗织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嗯──我,是成屋智子。咦?不,那是我妈妈。我是爸爸不,我是爸爸和妈妈生的诗织,是他们的女儿。”

情况相当混乱。

“喂,不要动!”

花八木那嘶哑的声音突然响起。

诗织回头一看,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花八木双手握紧手枪,枪口正对着穿白色西装的青年。

“等一下!你要干什么?”诗织对着花八木怒吼,“这个人才刚刚救了这个家呢!”

“那是另外一回事,不相干。”花八木回答,“他非法持有枪械。”

“如果没有这个人相助,你现在早已被活埋在房子下了。现在你竟然──,你是不是嫉妒他?”

“那是另一回事──”

“你这个笨刑警!无能!无用!”

听了诗织的恶言恶语,花八木脸上一片泛红,只是一直强忍着。

“那都是不相干的!”

“诗织,怎么这样说呢?”

母亲──智子似乎忍不住了。

“但是,他至少是个笨蛋,或者呆子!”

“不,所谓刑警,就是需要这样的傻劲呀!”

穿白色套装的青年十分沉稳。

“那么,我们就比划看看吧!”

那人说着,把机关枪口向着花八木。

“会不会抵抗!”

“如果会呢?又如何?”

“就投降。”

花八木丢下手枪,双手学起。

“那么,你就乖乖地躲在角落吧!──小姐!”

“嗯?”

还没有人叫诗织“小姐”呢!诗织不好意思地探出身来,伸出手,拍了拍屁股──那不是狗的动作吗?

“听说启子小姐来过这里?”那个青年说。

“嗯……你知道启子?”

“我和她十分相爱。”

“相爱──?”

“对不起。我在九州还小有名气,我叫绿小路金太郎。”

“绿小路──金太郎?”

姓和名字这么不谐调的,倒是很罕见。

“启子的父亲和我父亲一直就是水火不容的敌人。换句话说,我和启子的感情是不被允许的,但是,别人愈禁止,我们的感情就愈炽热,发誓要永远守在一起。之后过了十年……”

“喂──对不起。”

诗织说,“这是十年前的事吗?你们二人不是都还很年轻吗?”

“我那时是小学五年级,启子大概是念幼儿园的年纪吧!”

“原来……”

这也是段古老的恋情了。

“──我就是来找寻启子的,可是,听说三船和种田也都跟来了,启子还是躲起来比较好!”

“我不知道她在那里。”

“我相信你。”

绿小路点点头。

诗织总算安心了。──一般而言,大家都不相信诗织的话,都对她施加暴力呢!

“如果有启子的消息,请你告诉她我来过了。”

“是的。”

“另外,还请你转达一句话──我爱她。”话一说完,绿小路就点点头,说:“那么,我走了。”

迅速地消失了踪影。

“等一下!”

诗织急忙地追出玄关去。

绿小路一跳上车,就只听见引擎声大作,飞奔而去。──原来如此!否则就来不及了!

鲜红的跑车,真是适合那个美少年,诗织心里想。

正如诗织心里所想般,车子是鲜红色的,但是,并不是跑车,而是消防车。

“──什么怎么了?”隆志说。

“你知道吗?”诗织耸耸肩。“我呀!忙得很,正在吃年糕红豆汤呢!”

“那我点什么好?”

在满是女孩子的甜点店里,隆志翻着菜单,不知如何是好地叹了口气。

“有咖啡吧?!”诗织说。

“嗯……。没法子呀!喂,等一下,再来一碗年糕红豆汤。”

“搞什么,早知如此,一开始就点这个不就好了!”

“喂,对了,到底怎么了?那个被杀了的种田,及那个爱毁坏房子的男人──三船,还有那个高傲顽固的家伙,他们怎么了?”

“他可是有名字的,他叫绿小路。”

“绿小路也好,狐狸菜刀也好,他是不是也是暴力份子?”

“根据那个花八木刑警不太可靠的说明,他们的父亲本来是很好的朋友,后来因为二人互争地盘,才闹得不愉快。”

“他们决斗吗?”

“不,没有,用猜拳的。”

隆志差点岔了气。

“怎么用这么无聊的方式!”

“那个绿小路的父亲失意而死,现在他的儿子继承他的衣钵,愈来愈有发展。”

“嘿!──他真的是启子的情人吗?”

“是呀!他是这么说的。”

“但量,他可能说谎呀!那种暴力份子所说的话都不可信……。喂,怎么了?”

隆志看见诗织的眼中噙着泪,着急地问。

“那个人不会说谎的。”

“为什么?”

“他的眼睛很光亮,而且,他长得很帅,脚又长……”

“倒和我很像嘛!”隆志点点头,“这么说,他一定不会说谎的。”

什么跟什么嘛!

“──但是,花八木那个笨刑警并不这么认为,他还嘲笑我呢!”

“咦?”

“他说,如果他现在找到启子,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这么一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坐拥最大的黑道组织上道就是那个家伙的目的。──心里丑恶的人,他的看法也就不正确,真讨厌!”

但是,或许隆志同意花八木的看法吧!

“──请慢用。”

年糕红豆汤送来了。服务生放下帐单后,就走了。

隆志不经意地看了帐单一眼,突然瞪大眼睛,大叫:“等一下!我没有点五碗年糕红豆汤呀!”

“那边那位先生点了三碗。”

朝着服务生所指的方向看去……。

花八木坐在角落边的位子上,正在喝第三碗的年糕红豆汤。

“──惨了!”

隆志抱怨不已。

“成屋是那一位?”

店里的女服务生走来问道。

“是我!”诗织抬起头。

“您的电话!”

“谁打来的?──对不起。”

诗织站了起来,走去拿起听筒。

“我是启子。”

这么一听,诗织大吃一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天还是多感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