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是多感伤》

第18章 住在大厦里的人

作者:赤川次郎

“启子……你好吗?”诗织说。

虽然还有许多想说的话,但是,电话来得太突然,毫无心理准备,只能挤出一些最平常的话来。

“是的,我很好。都是我,才绐你添了那么多麻烦,真是对不起。”

“不,没有,真的没有什么。”

因为诗织不是最严重的“受害者”,没有尝到不幸,所以她才会觉得没有什么,要是那些被迫从学校逃出来的人听了这话,不气死才怪!

“但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呢?”

诗织觉得很不可思议。

“噢,我先打电话到你家,你妈妈说你出去了,所以我想你大概在这里……”

“嘿!竟然对我了如指掌,连这家店都知道!”

诗织说着说着,才突然警觉,花八木也在这家店里面呢!

偷偷地瞧了他一眼,花八木正认真地吃着年糕红豆汤,似乎还没有察觉。

“启子啊,你现在在那里?”诗织放低声音说。

“不能说呀!对不起。”启子很抱歉地说。

“哦……。但是,很多人都来拜访你呢!”

到底是不是能谈得上“拜访”,这还是疑问……。

“你认识绿小路那个人吗?”

“是金太郎吗?他来过吗?”启子似乎很惊讶。

“是的。他说是你以前的情人……。真的吗?”

“那的确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是,那时候都还小,不能说是情人呀!”

哦!诗帜觉得有些失望。

“对了,种田被人杀了,弄得天翻地覆的。──喂,可不可以见你一面?这里有刑警,说话不太方便。”

“哦……。如果是你一个人来就可以。”

“当然啊!”

“啊,隆志也来好了。”

“隆志?”诗织有点发火,“你对隆志有意思是不是?”

现在并不是说这话的时候!

“喂……”

糟了!花八木朝电话这里走来了。

“好,好的,我们两个一起去。”

诗织急忙说。

“拜托了。那么,就下星期天,在╳╳游乐园。”

“╳╳游乐园”是一个有名的游乐园。

“星期天,好的,我知道,那么,保重哦!”

花八木眼看着就要来到身边,诗织赶紧挂断电话。

“你和谁讲电话?”花八木说。

“和谁都好。是我的朋友!”

“朋友?”

“难道我不能和朋友讲电话?”

诗织相当生气。

诗织回到座位,花八木也跟来了,一起坐下。

“有何贵干?”

“你不想听樱木的事吗?”花八木说,“如果觉得我碍眼,那我就到别处去──”

“嗯,别生气!”诗织紧张地说,“喂,叔叔怎样了?”

“已经保释了,正在找寻他的行踪。”

“那我早已知道了,找到了吗?”

“还没有。”

诗织叹了口气。

“到别处去!”

“我现在要去找他,要不要跟?”

诗织和隆志对看了一眼。诗织很想知道那个樱木现在怎么了,但是,要“跟”花八木去,那实在会令人生气。

可是,还是好奇心战胜了!

于是,花八木、诗织和隆志三人一起到城里去了,真是奇妙的组合呀!

“可是──”隆志在电车上说,“为什么你想带我们一起去呢?”

诗织想搭出租车,可是花八水坚持搭电车,他说若不搭电车,就对不起那些纳税的国民。

“那很简单!”花八木点点头,“我想找樱木,同时呢,父亲看住这个女孩。实在是别无他法了,只好把你们都带来!”

诗织哼了哼。一般而言,只要和花八木在一起,诗织的心情总是很不好。可是,现在只能强忍住了。

“要去那儿找呢?”诗织问。

“到派出所去拿搜索票。”花八木说完后,吃吃地笑了起来:“安心啦!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啦!”

如果说的是真的,那么大概现在就会被丢出车窗外去吧!

“我知道在东京有一个受樱木照顾的女孩,他只能去那里了。”

“如果不在呢?”

“那就表示他还有另外的藏身之处。”

怎么有这么马虎的刑警!

──接连换搭电车、公车,大约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诗织以为是那间破旧的老公寓,事实却不然……。

“这里吗?”

诗织哑口无言地抬头看,这是一座二十几层楼的大厦,光鲜亮丽,闪闪发光。

“住址是这里没错……”

花八木显得有些不安。

“但是,这里是公司呀!”隆志看见挂在大厦入口处的招牌说:“不会有人住吧!”

“不管如何,事情总是要尝试的。”

一走进大厦宽广的大厅地板,花八木就翻起亮光光地板上漂亮的不锈钢。

“──被人看见的话,就糟了!”

诗织叹了口气。“离他远一点!如果别人知道我们是和他一道来的,可就很丢脸了!”

“刚才的电话是?”隆志问。

“是启子。”诗织低声说。

“果然不出所料。”隆志点点头,“说了什么?”

“下星期天见面。”诗织说。“在“╳╳游乐园”见面。你也一起去。”

“好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星期天几点?”

“时间?──没有说好呀!反正找个适当时间去就行了!”

“咦?那么,在“╳╳游乐园”的那里见?”

“也没说。”

隆志想象着自己在“╳╳游乐园”广大的草地上一整天来回不停地打转的狼狈样……。

──花八木终于站了起来,笑盈盈地往柜台小姐那儿走去。

“我是──”他拿警察证件给她瞧瞧,“这里有没有叫“龙”的女人住在这里?”

“什么?”

柜台小姐瞪大了眼睛,这是理所当然的反应吧!

“她的本名叫龙崎幸子。”

如果事先这么说,不就结了吗?

“啊啊,是龙崎小姐呀!有的,住在最顶楼。”

诗织大吃一惊,这种办公大楼里竟然也住了人。

“是不是也兼这里的管理员?”

诗织嘟囔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天还是多感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