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是多感伤》

第19章 伟大的主人

作者:赤川次郎

“在大厦的最顶楼呀……”

隆志歪斜着头说。“如果在这大楼的地下室睡觉,也不会有人不知道吧!”

“这么一来,不就成了流浪汉了吗?”

诗织说。“不管了,反正柜台这么说。”

花八木对着柜台小姐点点头,说:“知道了。”又问:“最顶楼就是最上面一层楼吧?”

怎度问这种笨问题,柜台小姐一定是强忍住笑的。

“是的。”

“是吗?”

花八木装模作样地走向电梯。

“喂,先生!”

柜台小姐叫住他。“那边那个电梯不能到最顶楼。”

“为什么?”花八木脸色大变。“莫非你叫我爬楼梯上楼?即使我看起来是那么健壮,你也不要乱开我玩笑,否则我就逮捕你哦!”

受够了!──诗织实在是按捺不住了,推了花八木一下,自己问柜台小姐:“嗯,那个──龙崎幸子是个怎么样的人?”

“是这个大厦的主人。”

“我们知道她是女的。”

隆志一说,诗织就踩了他一脚。

“痛痛……”

“主人就是拥有者吧!”

“是的,另外,她还有二十多栋呢!”

“二十多!”

“在这顶楼是她的住宅兼办公室。”

“哦!”

“那个直达的电梯可以直接到她家门内,下了电梯,就可以看到柜台。”

“知道了,谢谢你。”

诗织道谢地点点头,“那么,我们走吧!──咦?那个刑警呢?”

花八木刚刚被诗织这么一推,踉跄了一下,双脚一滑,就跌了下去,现在正要爬起来。诗织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快速地走去。

“──真气派!”

在客厅等候的这三个人看了这客厅里的摆饰及日常用品,不约而同地赞叹。

不稍等待,就有人奉上咖啡。──用的是高级的咖啡杯。

“看!是英国威机巫德的呀!”

诗织拿起盘子不停地反复看。

“哼!和我住处的杯子很相像嘛!”花八木说,“装上咖啡之后,也不会漏。”

“当然呀!”

──正在品尝香醇的咖啡时,门打开了。

“久等了,真对不起!”

一个体型相当庞大(这大概是客气的说法吧!)欧巴桑模样的中年女性咚地一股劲儿坐在沙发上。

她身上穿的套装的确是高级料子。而且,尺寸一定是特大的。用了相当多的布料吧!诗织心里暗想着。

“你是──“龙”吗?”

花八木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叫我龙,那真量相当令我怀念呀!”

说着,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或许是她体格太大,客厅里的空气似乎也充满震动的回声呢!

“是的。以前大家都叫我“龙”,那已是十五年前的事了。那你叫“鼻纸”吗?”

“不,是花八木。”他红着脸说。

“是刑警吗?有什么事吗?这十多年我可从来没有做遇什么坏事哦!”

“啊!不是的。”诗织说,“你知道樱木先生吗?”

“樱木?──当然。”

龙崎幸子脸上突然闪起一阵光辉。虽然有点压迫感,但是,看了她的笑容,诗织不知不觉地也兴奋起来。

“樱木先生是我的恩人哦!如果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

“樱木没有来这里吗?”

花八木一说完,龙崎幸子就瞪了他一眼。

“如果你叫他樱木,那我就什么也不告诉你。”

花八木被责骂之后,立刻问诗织说:“樱木先生为什么来这里呢?”

“事情是这样的──”

诗织把事情的经过做了简短的说明。

(事情本来就很复杂,即使再简短,也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原来如此。”

龙崎幸子认真地点点头,“他在东京……。现在已被保释?”

“是的。”花八木点点头。

“我又没有问你!──诗织是吗?”

“是的。”

“樱木先生,他除非已没有其它的去处,否则他不会到我这里来的。”

“为什么呢?”

“他最痛恨再把已洗手不干的人卷进是非里头。啊!但是,如果他真的已无处可去,或许会来这里吧!”

“如果来了……怎么办?”

龙崎幸子听了嗤笑了起来,说道:“果真如此,那我即使放弃所有的财产,也一定要帮助他!”

诗织听了相当高兴。

“我也觉得那个叔叔是好人。我只和他相处了一下下,就知道了。”

“真的!你和我很有话说呢!如何?到我家来找个好工作,嗯?”

“好高兴哦!”

诗织一副很兴奋的样子,隆志看了很慌张,赶紧说:“你还是个高中生呀!”

“那么,如果樱木先生和你联络了,请你告诉我。”

诗织把电话号码写下来交给她。

“我知道。我一定联络你。”

“拜托你了!”

“和我一起吃顿便饭吧!那边那个男朋友也一起!”

男朋友,当然是指隆志。

诗织和隆志来到电梯前。

“──好高雅的人哦!知道人生的甘苦,尝尽人生的酸甜苦辣呢!”

“嗯,那个阿姨真的不错!”

“哎呀。──刑警呢?”

“在这里。”

花八木别扭地站在他们二人后面,──被他们漠视,心里不太高兴似的。

诗织一回到家。

“呀!欢迎回来呀!”母亲智子站在厨房里说,“喂,诗织!”

“什么?”

“有你的电话哦!嗯──就是那个金太郎──”

智子突然唱起歌来,诗织焦急地说:“妈妈!振作哟!我还是学生,不能照顾你的!”

“吵什么呀!就是那个绿小路金太郎打电话给你啦!”

一听,诗织才放心。

“可是,那你为什么唱歌呢!”

“我为了不忘记,从刚刚就一直唱了。”

电话铃响了。

“──喂,成屋。”诗织跑去接。

“啊!我是绿小路。”

那沙哑的声音传来,“有没有和启子联络?”

“有,但是……”

“我有重要事要转告她,很紧急的事,关系到人的性命──”

“人命?”诗织反问。

就在那当儿,砰砰砰……短而急促的声音从电话的那端传来。是枪声?诗织紧握着听筒。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天还是多感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