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是多感伤》

第02章 敞开的门

作者:赤川次郎

虽然如此──本间隆志突然想起一件事。

他突然想起初次和成屋诗织约会的事,那大概是这一生中永远无法忘怀的事。

即使已经忘记在这之前和诗织交往的情形,却无法忘记第一次约会的情景。

诗织和隆志之交往,可以说是“最完美”的组合,给人的第一个感觉便是“两个小娃儿谈恋爱”!

“那时候,真是凄惨啊!”

他们俩刚从电影院出来,一面悠哉地散步,隆志一面说。

“什么事凄惨?”诗织问他。

“就是第一次去看电影,我们初次约会的事呀!”

“哦──”

“是呀!──奇怪,到底为什么你会这么多愁善感呢?是我太冷酷吗?”

“知道就好!”

──那时候看的电影正是一部爱情大悲剧。

虽然现在已经不常看这种电影了,但是,由于那是第一次约会,所以才毫不犹豫地带女朋友去看。

那真是个大错误!

那时,她一面看电影,一面大声哇哇地哭。还不是安静地噙着泪水呢!哭声之大,真是令人不敢顿教。

她虽然曾控制自己,抑住声量,可是,还是常常忍不住“哇!”地大声哭了出来,有时还会加上“可恶!”等的台词呢!

四周的人都以奇异的眼光看他们,女孩子们更是窃窃偷笑着。当中还有人说:“她哭,一定不是因为电影!”说着,还狠狠地瞪了隆志一眼……。

隆志根本无心看电影,他一直捏着把冷汗,咦着气暗暗祈祷:“快点结束吧!”

──从此以后,隆志就不敢再带诗织去看电影了。

即使去看,也一定看像今天一样的喜剧片、或者动作片。

可是,今天看的是喜剧片,她竟然也哭了三次,真是服了她了!

“今天的电影真是有趣呀!”

“真的吗?”

“嗯,如果能让我再多哭一些,会更好!”

“你好,可是我却难受呀!”

“这也不是坏事呀!我只是感情稍微丰富而已!”

“太过丰富了!”隆志说,“喂,再来呢?怎么办?”

“要去一个地方。”

“嘿!真是稀奇呀!”

大体而言,约会的时候,通常诗织都听任隆志安排。

“要和我一起去吗?”

“好的,没关系……要去那里呢?”

“这个嘛──”

诗织从背包里取出字条来,将它摊开。

“怎么看不懂。──啊!原来是反了。这样才对!”

“你啊……”

“你带我去这里。”

她把字条塞给隆志。

光凭着住址,就想在东京都内找到那个地方,那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没有办法,只好先到书店去翻一下地图,再找最近的车站。

在电车里,隆志问:“到逼地方,有什么事吗?”

“访问。”

“我知道,但是──”

“我和人约好了呀!”

诗织抓着电车的手拉环,浏览着外面的风景。──实在可爱呀!真像一幅画。

“约好了?”

“和那位叔叔约好了。”

“那一位呀?”

过了一会儿,隆志才想起。“──喂,难道是前一阵子拿武士刀挟持你的那个──”

“就是那位叔叔。”

“你和那家伙约好什么?”

“嗯……”

诗织岔开话题。“啊,就是有些事。”

“说啦!难不成是他的家人──”

“他叫我去看他的家人,再把情况告诉他。”

“喂!”

隆志瞪大了眼睛,“虽然要做好人,可是也要有个限度啊!”

“可是,他说他有个年轻的太太,而小孩还很小。那不是很可怜吗?”

“但是,看了之后又能怎么样呢?”

“这……”

“你心地太善良了。但是,就你和我二人,根本没有什么办法的啦!”

“可是──”

“没有用的,还是回去吧!”隆志说。

于是──诗织动也不动地瞪着隆志,心想:这家伙真可恶!一会儿,如珠般大的泪水便溢满诗织的眼眶……。

“我知道了,好了。我和你一起去!──拜托你,别哭了!”

连隆志都想哭了。

“是这间吗?”

隆志擦擦额头的汗珠。

毫无目标地找了好久,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了。

令人不解的是,这里明明是一栋公寓,为什么字条上面没有记载公寓名呢?

哎啊!这真是栋够古老的公寓,它还能直直地耸立着,真是令人佩服啊!

“有人住吗?”隆志说。

“你看,有人晒衣服啊!”

“哦……叫什么名字呢?”

“我看看。──樱木。他太太的名字我忘记了。”

“樱木。”

虽然还附带一封信来,可是上面没有写名字。

“没有办法,只好一间间地找。”

还好没有多少户。他们两人在一楼(一共也才两层楼)的房间前绕了一圈。

“大概是二楼吧!”

“楼梯没有坏吧?”

两人戒慎恐惧地爬上吱吱叫的楼梯。

“──不是这里。──是那间吧?”

“嗯,可是,门牌看不清楚啊!”

那大概也称不上门牌吧!

那只不过是一张写了名字的纸,黏在上头而已。

“──怎么办?”

隆志说。“好象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樱”这个字呢!”

“太好了!”

才不好呢!隆志心中暗暗抱怨着。

这么看来,居住在这种公寓里的人一定生活很困苦吧!而且,她先生又引起那么大的騒动而被逮捕!

“应该帮她点忙。”诗织心想着。

咚咚咚,诗织敲敲门。

“你好。──太太。──樱木太太。我不是硬要来推销东西的。”

隆志在一旁听着,忍不住笑了出来。

“大概没有人在,”隆志说。

于是他走到面向走廊,看似厨房的窗子前面──。

咦?是什么味道?

“喂!是瓦斯!”隆志大叫。

“咦?”

“有瓦斯味道。──你闻!”

“嗯,真的啊!”

“说不定里面──。喂,快逃啊!”

“可是──”

“我来打破窗子,再爬进去!”

正当隆志要行动时,诗织握着门的手把,试着打开它。

“门是开的啊!”

吱地门打开了。隆志很反常地跌了一跤。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天还是多感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