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是多感伤》

第20章 黑暗中的微声

作者:赤川次郎

星期天,风和日丽的好天气。

有了这么良好的条件,游乐园如果没有人潮汹涌,那一定当场破产!

星期天,“╳╳游乐园”里挤满人潮,似乎是今年最热闹的一天。

“真胡闹!”隆志说。

“那么,还有其它的方法吗?”诗织反问。

类似这样的对话,从早上九点开园以来,到现在已经重复三十多次了。现在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了。

游乐园入口前杂货店里的阿姨一定觉得很纳闷。早上一开园就进来的客人却不抢着跑去玩那种最受欢迎的云霄飞车(可连续三次回转),只是两个情侣肩并肩悠哉地散步。

而且,他们一入园,就立刻到店里来点“鸡蛋牛奶冰”,这也实在很罕见。

况且,他们二人就一直坐在店门前的长板凳上,甚至到中午了,还一动也不动,这更是稀奇……。

难怪隆志觉得厌烦,连诗织也觉得不胜其烦。但是,虽然和启子约好见面,却没有约好时间、地点,只好这样一整天都在入口处等候直到闭园了。就理论上来讲,这样是一定能碰得到面的,因此,才不得不继续坐在那里苦等。

“我肚子饿了。”隆志说。

“不是都没有运动吗?怎么饿了?”

“早上没吃呀。──吃个东西吧!”

“爆米花如何?”

“吃那种东西,太浪费了!”

隆志的声音显得很悲痛。

“再等一会儿吧!或许我们一走开,启子就来了呢!”

“已经等了三小时了呀!”

“所以呀,再──”诗织没说完,就站了起来。“好吧!我们去吃饭吧!”

“咦?”

隆志不太敢相信。

“怎么了?你不是饿了?”

“嗯,嗯,但是──没关系吗?我看,我们交替轮流去吃吧!”

“好啊!快去!”诗织催促着他说。

“哎呀!你们在啊!”

这声音真令人怀念,花八木刑警慢吞吞地朝他们二人走来。

“所以我叫你快走嘛!你看!”

“那你直说不就结了?”

他们两人争执不休。

“真好!一进入口就看见你们,运气实在是太好了!”花八木插嘴说。

“你到底有什么事?”诗织板起面孔说,“难道我不能到游乐园来吗?”

“我没有这样说哦!”花八木笑盈盈地说,“你们和谁约好见面的啊?”

“嘿,谁啊?”

“例如说啊。──玛莉莲梦露呀!”

谁能看得见她啊!诗织十分发火。

不管如何,连同花八木在内,他们三人就一同走向餐厅吃中饭去了。

“绿小路先生没事吧?”诗织一面吃着不甚好吃的咖哩饭一面说。

“嗯!”

花八木似乎满不在乎,快速地把咖哩饭一扫而空。

隆志叫了咖哩饭、还有意大利面,另外又再点了汤面。

“没有事。”

花八木点点头。

“太好了,在电话里听到好象机关枪的声音,害我大吃一惊呢!”

“那是三船怨恨他,趁他不注意时袭击他的。”

“真卑鄙!”诗织很愤慨的说。

“还好只是吓吓他而已,如果真的杀了他,可会引起相当大的抗争的。”

“总之,只要绿小路先生没事就好。──但是,花八木先生你打算如何呢?”

“什么?”

“打算和我们在一起吗?我们现在可要去玩云霄飞车了哦!”

“噢,有趣!”花八木似乎很感兴趣,“真想去玩玩那种玩意儿呢!”

“啊,真的?”

诗织向隆志眨眨眼。“我们两人很喜欢那种浮游的感觉,这次打算买月票呢!”

“月票?”

“或许可以飞到学校去呢!”

云霄飞车当然不能飞到学校去!

当然啦!因为诗织想摆脱花八木,才故意这样说的。诗织对于那种充满速度感的工具并不是很喜欢。

但是,这次似乎不得不强迫自己上去玩一次!

“走吧!”

说完立刻就站了起来,他们三人带着出征的心情,紧紧跟在别人队伍的后面。

大约等了二十分钟。──这已经算很快的了。刚好是吃中饭的时间,人潮才少一点。

“来,慢慢地上去。”

男服务员汗流浃背地工作着。

由于顺序的编排,诗织和花八木二人正好编排坐在一起。

“──好象很有趣。”花八木不紧握棒子,反而双手紧抱在胸前,“嗯,大概可以睡个午觉吧!”

“我也高兴地好想唱歌哦!”

隆,隆隆……。

车慢慢地开动了。

“──贫血?”

游乐园医护室里的医生似乎一点也不讶异。

“是的。──他从车上下来后,就昏倒了。”

“这事常发生呀!”

跌躺在硬床板上的是隆志……。

“以为他年轻就可以乱来!”花八水冷冷地说。

“让他睡一会儿就好了。”医生耸耸肩说。

“那么,我们等一下再来接他,拜托你们了。”

诗织说完就跑出医护室。

真是没用!死隆志!

“接下来要去那里呢?”花八木笑盈盈地说。

“想想看吧!”诗织想了一下,“好吧,我好喜欢“鬼屋”呢!”

“好呀!以前我也是鬼屋迷哦!”

“真的?”

““入江子”的鬼猫也很恐怖哦!”

和你的脸比起来,如何?诗织实在很想这么问。

“──是那个吧!”

那已是旧式的“鬼屋”了。

“太棒了,进去吧!”

花八木似乎真的很高兴。

真像个小孩!诗织很想大笑一番。

啊,有很多鬼屋,只是很暗,很麻烦,却一点儿也不恐怖。这里也不例外,都是老套。

岩洞,一个眼睛的和尚,拿彩色伞的鬼……。难道没有稍微新的鬼吗?

诗织想着想着,一面伸手在暗处摸索,一面小心翼翼地走着。突然啪地,手被抓住了。

死花八木!想摸黑吃我豆腐吗?

诗织气得一回头。

“到这边来,在这里。”

黑暗中只听见低低的微声。

原来是启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天还是多感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