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是多感伤》

第22章 咖啡浴诗织

作者:赤川次郎

好不容易才把花八木刑警从启子扮女吸血鬼的鬼屋拉出来。

“啊!真恐怖!是不是呀,刑警先生。”

实在是有点夸张,花八木觉得有点消化不良,“绝不再来第二次!”

“奇怪了,刚才你不是说很喜欢吗?”

“有吗?”

“好奇怪哦!我总觉得你是故意把我引开的。”

听了花八木的话,诗织觉得忐忑不安。

“那有这种事,你太敏感了。”

“愈回想刚才慌张的情景,就愈觉得奇怪。──哦!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花八木故作镇定地说,“那个有问题的女孩大概是在鬼屋里工读的吧!大概是扮恶魔、或者是女吸血鬼吧!”

诗织心里好焦急。以前从来不觉得花八木的感觉有这么敏锐。

怎么办?是要把花八木打倒,让他气绝变成鱿鱼干吗?──不,他又不是鱿鱼。一定要想办法把花八木引开,直到启子逃跑为止。

或要找个地方,把他杀了──诗织一直想着那些会令人感到惊天动地的事,而花八木竟哈哈地笑了起来:“不会有这种事的啦!就好象小说的情节一样。喂,找个东西吃吧!肚子饿了。”

诗织终于放心了,可是却也觉得相当疲累。总归一句话,对于花八木的认识是不需要改变的。

虽然诗织心想,不是刚刚才吃过吗?可是,她还是很爽快地说:“是呀,我也这么觉得。”

诗织他们就往卖热狗和咖啡的柜台走去。

“这次我付钱。”

花八木说出这么稀奇的话。

“但是──”

“别担心!”花八木得意洋洋地说,“吃吧!尽量吃!”

什么叫尽量吃……热狗和汉堡最多也只能吃二、三个。

“我只要饮料。”诗织说,“不管如何,先排队吧!”

“嗯,那么,我去买两支热狗和可乐来。”

什么!不论如何总是要排队购买的──只买一杯饮料实在是划不来。

诗织一面发牢騒,一面跟在队伍的后面。汹涌的人群,啊,柜台前面大排长龙,或许有点夸张,但是也等了十、十五分钟呢!

“嗯……要点什么好呢?”

难得花八木请客,还是点贵的吧!

可是──他只拿出千圆钞票一张,扣掉花八木的热狗和可乐,最后算一算,诗织也只能叫可乐、或者是冰淇淋了。

啊,算了!

重要的是──一定得和花八木一起离开这里,那么,这里关门后,如何再和启子说话呢?

启子到底要杀谁呢?诗织心中十分不安。

对呀,并不能悠哉地在这里排队!但是,既然已经排了……大概还有三个人就轮到了。

“喂,冰咖啡七杯!”

突然有个男人插队进来。

“等一下,请你排队!”

有个学生般模样的男孩子抱怨着说。

“少噜苏!”

穿白色西装的那个插队的男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威胁他说。

“你有怨言吗?”

“不,没有──请!”

那个男孩后退了两三步。

这实在是逼不得已,因为那个人看起来就像个暴力份子,但是……好象在那里看过他,诗织觉得很疑惑。

“快点!我们老大等着呢!”

被他这么一催促,柜台里那个工读的女孩变得十分焦急。

诗织环亲了四周。──有股刺眼的光芒反射过来……。

“啊!”

反射的正是那个穿白色西装的胖男人。

是三船!正是上次到诗织家里毁坏家具,要把整个房子翻覆过来的流氓。

那个时候,手下才三个人,而现在却有五个人。不,再加上买冰咖啡的这个,一共是六个人。

“喂,装在盒子里。”

当然七杯不能全拿在手上。

“嗯,没有盒子呀!”工读的女孩说。

“那么,你帮忙拿过来吧!”

“好,好的。”

真可怜!──诗织看着那个发抖的女孩,对她寄予同情。

先寄予同情,再不假思索的付出行动,这是诗织惯有的怪癖。

“我来帮忙。”诗织主动地说。

“哦!真令人感动!”那个男子说,“好吧!我拿两杯,你拿五杯。”

真是不公平!──固执的诗织小心翼翼地用双手夹捧着五杯冰咖啡,慢慢地跟在那个男人后面。

三船坐在木头制的长凳子上。

“──老大,冰咖啡。”

“怎么这么慢,快拿过来!”

“是的。”

诗织正想拿出一杯给三船时……。要想从夹棒的五杯中拿出一杯,那真是不容易。

咚……。

双手一滑,就在剎那间,冰咖啡杯接序地一杯一杯地从诗织手中飞出去──刚好全都淋在三船的头上。

──完了,诗织脸色发白。

三船那光秃的头上闪闪发光,他静静地坐着不动。

“──啊,那个小家伙!”

有一个手下认出诗织来。“就是那一家的女儿!”

“原来……”三船气愤得握紧拳头。“──真有胆量啊!”

“啊,对、对不起!”

对诗织而言,不管对方是谁,把咖啡从别人头上淋下来,这都是需要反省的事。

“你故意的是不是?”

他们认出诗织后,三船的那些手下就把诗织团团围住了。这下子连诗织也焦急万分。

花八木呢?不是在旁边吗?

“你们敢对我怎么样,刑警就在附近哦!”诗织说。

“是吗?好呀,你叫啊!”

“刑警先生!花八木先生!”诗织大叫着。

过了一会儿,花八木还是──没来。

为什么丝毫没有反应呢?

“看吧!他一定听到风声,逃跑了!”有一个手下说。

可恶!他总是往紧要时刻才看不见人影!

“你看,我这西装该怎么处理?”三船说。

白色西装染上咖啡色,就宛如一只小花狗般的。

“送到洗衣店就可以洗干净了。”诗织说。

“真有趣,那么,把你也一起放到洗衣机里去,好不好?喂,把这小家伙给抓起来!”

那有那么简单就让他们给抓起来!

诗织果敢地朝着三船正面撞过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天还是多感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