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是多感伤》

第24章 送葬行列

作者:赤川次郎

“到底……到底是谁杀的?”

“不知道……呀!”

“我……”

“在那紧要关头,你跑那里去了!”

“我……我去厕所!”

──这是诗织和花八木刑警的对话。

为什么胡乱地加进这么多“……”呢?因为在三船被杀害的现场四周,挤满了看热闹的人潮,无法安静地说话。因此,诗织和花八木的谈话就好象穿越了人潮,越过茫茫无际的人海般。

在那地方说话,话题不断地被打断。

“──出来了!”

好不容易穿过人墙,诗织呼呼地喘着气。

可是,连三船都被杀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当然,诗帜都是托他的福才捡回这条小命的。如果三船的部下不跑来大叫“老大被杀了!”那么,现在的诗织就不可能平安无事。

一想到这里,不禁令人捏了把冷汗,但是,诗织似乎是那种不在乎过去的人。

“喂!”

走来的是隆志。

“喂,你刚刚在干什么?”

隆志刚才被三船的手下揍了一拳,在“鬼屋”休息室的床上休息了一下。而诗织似乎全然忘了这件事。

“什么都没做。”

隆志一面摸摸被打而多了一块乌云的下巴,一面说:“我为了保护你,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可是──”

“有吗?你不是一直很悠哉吗?”

看似温柔体贴的女朋友诗织,竟然说出这种话,隆志听得目瞪口呆。

“算了,不管他了,没事就好。”

“三船被杀了。”

“嗯,我听了也吓了一跳,到底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诗织耸耸肩,“总之,事情好象景这样子的,他的部下全来追拿我们,而只有一个,就是被隆志打的那个家伙还悠哉地躺在那里,等到他清醒,站了起来,才看到老大坐在长凳子上,好象在打瞌睡。那个手下想替他按摩肩膀,所以就绕到后面去,一看才知道三船的背后插着一把刀。”

“在他睡觉的时候按摩肩膀?这样他不是就醒了吗?”

“这个就不管了!──好吗?对了,那个人不见踪影了呀!”

“那个人?”

“就是启子呀!”

“啊,是她,你不是说在“鬼屋”和她见面了吗?”

“嘘!”

诗织急忙回头。她以为花八木已经走过来了。

但是──花八木似乎尚未从人群里突围出来呢!

“奇怪了。──莫非在途中被打败了?”

“那有那么简单就被打败!”

他们二人这么一说,花八木就拨开人群,探出头来。红着脸,气喘吁吁地说:“怎么了?你是不是中途跑到酒吧去了?”

诗织以为这是很好的笑话。

“我的脚被别人踩了,”花八木愤愤不平地说。“我被踩了,难道你们不相信?如果连这么纯洁无邪的人都不相信,那么──”

“要我们相信谁?”

“我被别人踩得好痛呀!”

诗织强忍着不敢喷笑出来。

──这个时候,好不容易警笛来到附近。警官拚命地忙着维持秩序,要人们不要靠近尸体。

不晓得是警官的疏忽,还是受不了人群的压挤力,人潮愈来愈朝内侧前进……。

“喂!”

隆志捅了一下诗织。

“干什么?”

“知道吗?不可以说哦!”

“什么事?”

“当然是那个人的事啰!”

这还用隆志说嘛!诗织当然知道。

“但是……现在还能说吗?”

“嗯。──如果她一开始就告诉我们,那多好呀!”

“现在已经太晚了。”诗织说。

的确是太晚了。虽然还不到半夜,但是,这个游乐园已经关门近两个小时了。

游客终于愈来愈少(这是当然的),警察也才能安静地检查现场。

“──搞什么!”

花八木板着一张脸来。(他一直都是这样子的。)

“你生气什么?”

“笨蛋!这里的警察都在做什么?为什么看着嫌犯回去而不阻止?”

“嫌犯?”

“来这儿的人全是嫌犯。当然都应该阻止他们,一个一个的调查呀!”

真乱来!──知不知道有几万个人呀!

但是──老实说,连诗织都觉得心情很沉重。

因为杀害三船的似乎是启子。

不,并没有证据证明人是启子杀的,但是,如果一个和三船没有关系的人,应该不会“特地来,杀了一个人之后就回去吧!”也不会是弄错了,一不小心才把手上的刀子刺在三船背上,然后说“啊,不行。对不起啰!”

这也是不可能的。

这么说,凶手是启子的可能性也就变高了。

而且,启子又不知何时从“鬼屋”消失了踪影的……。

“大概知道谁是凶手了吗?”诗织对花八木说。

“当然了!你当我这个资深刑警是什么!”

“那么,知道是谁了?”

“当然。”花八木很肯定的说,“是绿小路。”

这使诗织非常震惊。

“那个,金太郎先生?”

“是的。三船曾对绿小路开枪示意,所以绿小路当然也会回报他的。”

原来如此。──连诗织都不得不承认花八木的说法有些道理。这个人也有聪明的时候呢!

“但是──”花八木陷入沉思中,“他为什么使用刀子呢?金太郎应该是用斧头呀!”

还真不能夸奖他!

“把尸体运出来!”

负责的人把三船的尸体用担架担着,上面盖着白布,运了出来。

三船的部下都排成一列,目送他而去。,当中也有人噙着泪水……。

对于三船的死,诗织一点都不觉得悲伤,但是,看到那种场面,忍不住又泪眼汪汪了起来。

“──好呀!”

有一个手下怒吼着,“这笔帐一定要报!报仇去!”

“哦!”

他们齐声喊,握紧拳头,一个按一个的走去。

这好象劳工组织团体的抗议队伍。

“真伟大!”花八木说。

“怎么说?”

“老大被杀了,为了讨回面子,或许会全面卷入战争呢!”

诗织倒是没有想那么多。

──我家已平安无事了吧!

还会被人翻过来吗?诗织一心一意只关心这件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天还是多感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