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是多感伤》

第31章 诗织归岛

作者:赤川次郎

这一次,花八木一点儿也不迷糊,直往能直通龙崎幸子办公室的电梯走。

“喂──”柜台小姐叫住他,“找那一位呢?”

“这位。”

花八木拿出警察证件给她瞧瞧。

“我替你传达……”

“不需要。”

电梯门开了,花八木和隆志快速地进去,“喂!”

柜台小姐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电梯门已关上,迅速地往上升。

“真伤脑筋……”

柜台小姐正在唠唠叨叨的时候,有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走了过来。

“喂,是谁呀!为什么开动电梯?”

“停后不久,他们就上来了。”柜台小姐辩解地说。

“真糟糕。他们是不是没看到“故障”的牌子?”

隆!传来一巨大声响,电梯停了,电源的红色灯也消失了。

“你看!中途停了。”

“怎么办?”

“没有办法了。有几个人搭?”

“二人。”

“二人。──没有关系啦!不会那么快死的啦!”

那个男人悠哉地说,“这样也好,让他们紧张一下,捏把冷汗,这样以后他们要搭电梯之前就会小心一些。”

“可是──”

“我去吃个饭。等我回来后再修理。”

穿工作服的男人很快地走了。

“可是……没有关系吗?”

柜台小姐很困惑地说。

“怎么了?”

走过来的,正是“龙小姐”。“为什么柜台是空的?”

“啊,对不起。”

“如果客人看到了,不太好,快点回去!”

“是的。”

“哎呀,故障了吗?”

“龙小姐”──龙崎幸子看了电梯一眼。

“就搭对面的电梯了。”

“嗯,是这样子的──”

柜台小姐对“龙小姐”说。可是“龙小姐”一副根本没听见的模样,匆忙地往对面的电梯走去,柜台小姐看了看故障而中途停了的电梯,莫可奈何地说:“我也修不好它啊!”

耸耸肩,往柜台走去。

刚好幸子分公司的社长来──“啊,欢迎光临。”

柜台小姐快步走去。

电梯里那两个人的事,在她脑里忘得干干净净……。

这可说是一趟难得的航行。

诗织一面听着小艇规律又悦耳的引擎声,一面随着波浪的起伏,高兴地摇摆着。享受那份独得的快乐。

潮风轻柔地抚着脸庞,阳光也不那么耀眼。

诗织幻想着自己现在正搭乘伊丽莎白皇后号油轮愉快地在海上航行。

可是──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虽然现在这么悠哉游哉,可是一想起来,就觉得全身起鸡皮疙瘩。

先是种田、三船和也,再来是绿小路金太郎……。他们都先后被杀了。

到底是谁干的呢?

而绿小路在这岛上被杀,可见得犯人一定就在岛上。当然诗织那时也在岛上,即使是那么迷糊的诗织,她也一直无法忘记人被杀时那可怕的一幕。

因为犯人在岛上,所以诗帜才搭这小船航行的……等一下。──诗织突然想起一件事。

她只有在考试的时候才会这么认真地想。

如果犯人是搭这艘小船来的,那么,那个金太郎是怎么到岛上去的呢?

难道是骑熊吗?只有花八木才会答出这么愚蠢的答案!

“一定是的。是绿小路搭船去的。”

那凶手呢?

诗织睡醒时,曾经寻找了整个别墅,好象没有半个人在嘛……。

如果他是搭直升机来的,那也会发出相当大的声音的。即使是再笨的人,也应该可以分辨出来。

难道说……。或许是那间别墅里有个隐秘的地方。

隐秘的地方?──躲藏。是启子吗?

如果这推测正确,启子一定就躲在那里。

“我一定要在警察抓到她之前先见到她,问明事情的真相!”

抱持公平精神的诗织心想。

不得已的时候,用这艘小船带着启子逃到美国去(!)然后诗织再接受警方的制裁。──就好象电视节目中常看到的情节那样。

诗织想象着自已被警察围捕,被机关枪打中,最后可怜地死去,想着想着,胸口一阵巨痛,泪水不停地滚了下来。

“如果我死了,可以让大家都幸福,启子、花子、樱木先生、还有隆志……。为什么隆志可以幸福呢!别开玩笑!隆志可以幸福,那我又为什么非死不可呢?真没道理啊!”

诗织自顾自生着气,“对呀!让隆志替我去死,让他穿我的衣服,改装。”

真是乱来!

诗织下定决心。──回小岛去!

诗织的决定常常都是很唐突的。

改变了小船的方向,诗织要回小岛去……。

“哎呀!”

──小岛不见了!“逃到那儿去了呀!真狡猾!不要那么卑鄙无耻嘛!”

诗织根本分不清方向,乱跑一通,当然找不到小岛啰!小岛就在她的左边呀!

可是,诗织好象是个相当幸运的人,她随意地往右、往左,竟然看到了岛屿。

“太好了!”

诗织雀跃地感谢上天。

小船愈来愈靠近小岛……“要怎样才能使船停止呢?”

诗织嘟囔着,眼看着小岛就在眼前。

这样下去一定会撞上去的。岩石就矗立在前面呀!

“啊啊!到那儿去!”

诗织紧抱着头。

这真是不恰当的反应──。

咚!小船果真撞上岩石了。诗织一咕噜地掉到汪洋大海中。故事如果这样就结束,那作者实在是太过意不去了。

小船一撞上岩石后,诗织就弹了出去,掉到海里,只露出个头来。

──挣扎地爬了起来,诗织一面恨隆志不来营救(大概隆志都搞不清怎么回事吧!),一面蹒跚地往别墅走去。

“──有人在吗?”诗织走了进去,大喘着气说。“先去换衣服!”

说着,爬上了楼梯。

“哇!”

好大的声音。

“咦?”

刚刚那个是……是婴儿的哭声!

诗织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厨房走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天还是多感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