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是多感伤》

第05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作者:赤川次郎

“真好,今天是星期六。但是──”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诗织说。

“真的?”隆志半信半疑的问。

“我知道你一定想骂我笨,骂我愚蠢吧!我是一个无可救葯的好管闲事者,是不是?反正事实是如此。──你不要这么责骂我可不可以?”

诗织伤心地泪流满面。

“你既然这么独断地说,那么就不能随意哭泣!”隆志叹了口气,“拿去,擤擤鼻子!”

一定要随身携带卫生纸,这是和诗织交往的第一原则。

现在,他们正从诗织家附近的公园回来。夕阳慢慢西下,暮空一片秋的气息。

他们二人──不,正确说应该是三人。

他们和花子──樱木启子所遗弃的婴儿一起。

当然,这婴儿并不是手插在口袋里,和诗织他们并排走着,而是抱在诗织臂弯里的。

“你是说擤鼻涕……”

诗织抬起头望望高个子的隆志。

“是的,鼻涕都快流下来了,还不知道!”

隆志战战兢兢地从诗织手中接过花子。

婴儿对于提心吊胆、抱不惯孩子的手势最为敏感。

“哇!哇!──他在动啊!”

“当然啊!再抱紧一些。连婴儿都觉得很恐怖呢!”

“怎么这么说,我只是抱不惯罢了!”

重新换了好几次手势,花子总算安静了下来。

诗织擤擤鼻子,然后再拿出手帕擦擦眼泪。

猛一拾头,只见一位似曾相识的女人站在那里。看起来已年近五十岁,戴着眼镜,身材苗条,穿着朴素的套装,朝这边走来。

“您好!”

到底是谁?诗织一面想,一面和她打招呼。

大概是附近那一家的伯母吧!

“──她是谁?”等她稍微走远,隆志马上问。

“好象在那里见过……”

“奇怪,她怎么用那种怪异的神情看我们!”

“她也真没礼貌,我们都已和她打招呼了,她怎么一点都没反应。”诗织生气地说。

“算了,别管她了。从明天起,我们该怎么办呢?学校还要上课呢!”

诗织和隆志都还要上学。诗织念高二,隆志念高三,但是,隆志念的是都立学校,诗织念的是私立女子学校。

或许您会认为隆志丝毫没有准备升学考试的认真模样,还一副悠哉游哉的神情,但是,据作者推想──他在不出现于小说的情节中时,一定非常用功地念书吧!

“我也知道啊!但是,我们也不能丢下这小孩不管吧!”

“我又没说丢下他。但是,再怎么说,他总是有母亲的啊!我们应该赶紧找到她,把孩子交还给她。”

“怎么找啊?”

“怎么找呢?……”

说着说着,隆志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但是──我们又不知道那个启子什么时候会回来,在她回来之前,都是你要照顾这小孩吗?”

“我妈妈大概会帮忙吧!”

诗织总是这么马马虎虎,毫无责任感。

“你母亲也太残忍了吧!”

隆志对着臂弯里的婴儿说,“丢下你不管,到她自己想去的地方去,等她回来了,你再哭个惊天动地,让她去伤脑筋!”

隆志突然发现诗织不知何时没有跟在旁边。赶紧停下脚步。在身后二、三公尺处,诗织呆呆地站在那里。

“喂,──干什么呀?”隆志叫她。

“我想起来了。”诗织说。

“想起了什么?”

“就是刚刚走过去的那位伯母……”

“她是谁?”

“是我学校的生活指导老师。”诗织嘟囔着。

“那个伯母一定完全误会了。”隆志坐在成屋家起居室的沙发上说。

“我抱小孩,而你在一旁啜泣着……”

“这怎么可能!我那有时间生小孩?我一直都没旷课啊!”

“暑假生的啊!”

“你这么幸灾乐祸啊!”诗织瞪了隆志一眼,“──明天到学校去,一定会被传讯的。”

“或许已经客满了呢!”隆志逗趣地说。

电话铃响了。诗织匆匆忙忙地跑去接,好不容易才把花子哄睡了的。

“喂,──啊,什么?妈妈?──嗯,现在正在睡呢!”

“那么,就买一些纸尿布之类的好了。”

电话那边的智子似乎非常兴奋。

“今天可真早啊!”

诗织所说的,当然是她母亲──智子一年当中难得这么早回来一事。

“因为我想早些回去看看婴儿啊!”

“不看女儿吗?”

“已经看腻了啊!”

智子很平静地说,“那么,在我回去之前,可别让她再哭哦!”

说完立刻挂断电话。

“真现实!”

诗织蹶着嘴走了回来。一会儿,电话又响了。

“──喂──咦?”

“我是启子。”

“哎呀,你在那里?”

“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她用压低的声音轻轻地说。

“怎么了?”

“花子好吗?”

“是花的,现在正在睡呢!”

“真对不起,请你们再照顾她一些时日,拜托了!”

的确是启子的声音,但是,声音很不自然,好象有什么难以启口的事。

“怎么了?”

“有一件事,想请你帮我。”

“什么事?”

“那个孩子绝对不能交给其它人。”

“怎么了?”诗织毫不思索地问。

“即使有人去抱她,也绝对不能交给他。我一定会回去的──拜托你!”

“但是──喂喂……”

电话已经挂断了。

一回到起居室,只见隆志大打着哈欠。

“婴儿睡得很熟,一直看着她,连自己都想睡了呢!──怎么回事?”

“嗯……”

诗织一说完刚刚启子所说的话,隆志就歪斜着头说:“到底谁会来抱这个小孩呢?”

“我也不知道。但是──她说得很认真,所以,那一定是真的。”

“噢──。这么说,那大概会发生什么事吧!”

“是呀!你怎么这么笨!”

“我什么时候──”

“真可怜。她一定是有什么没有办法解决的事,才会丢下孙子离去。”

诗织早已泪流满面了,“──我,我一定会拚死保护这孩子的。”

“你太夸张了吧!”隆志苦笑着说。

玄关的铃突然响起。

“有人来了。”

诗织立即提高警觉。

“喂。我是面店来的,我来收碗盘。”那人说。

的确,他一定是要来抱婴儿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天还是多感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