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是多感伤》

第08章 “暴徒”的话

作者:赤川次郎

听到启子不在,她父亲会那么惊讶,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只是在这种场合,种田的这种惊讶方式似乎有点不太自然,令诗织觉得非常奇怪。到底那里奇怪呢?如果叫诗织以二百个字来回答,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呢!总之,诗织很直觉地认为那个人的惊讶方式很奇怪。

“不在……”种田喃喃自语着,“什么时候不在的?另外,小孩呢?是不是也一起带走了?”

诗织觉得这与刑警的讯问无二样。而种田说话的口气,让人觉得他对于来找寻女儿的辛劳,及即将见面的期待,一下子变成白费、落空并不觉得沮丧,甚至令人觉得他并不关心女儿,而只是在做某一件工作而已。

“虽然她们二人都不在了,但是,是在不同时间不见的。”母亲智子说。

“可以告诉我详情吗?”种田说。

“事情是这样的──”

智子正要开口时,“妈妈!”诗织打断她的话。

“甚、什么事,这么大声,你要吓死人呀!”

“不可以说的。”

“为什么?我只是告诉她父亲──”

“这个人不是她真正的父亲呀!”

好大胆的话呀!

诗织本来并不想这么说,但是,迫于当时的情势,不得已才……。

听了诗织所说的话,智子、隆志、甚至连添子都吓了一跳。但是──那个“父亲”──种田的反应的确比众人更强烈。

“哦!”种田突然变了另一个人般,以冷冷的表情说:“我不是真正的父亲?”

然后,种田微翘着嘴角,笑了笑。──不知什么时候,种田手上突然握着大炮──不,是手枪。

“是你们逼我这么做的!”种田摇摇头,“你们把那两个人卖给其它家伙多少钱?”

即使诗织是小说里的主角,突然有人拿着枪对着她,她当然无法立即回答对方的问题。这是需要心理准备的。

关于这一点,种田实在称不上是个体贴的男人。

“你不回答吗?──你认为它是玩具枪吗?”

砰!突然有一声震破耳膜的巨大声音响起。餐具架上的花瓶破成碎片,散了满地。──手枪上的枪口冒着薄薄的白烟。

“你的头要不要也像花瓶那样破得粉碎呀?如何?”

“不可以打花!”

诗织有个怪癖,在不适当的场合总会说一些多余的话。

“是吗?──如果你是抱持这种态度,那么,我就叫司机来,让他就在这里爱抚爱抚你!”

诗织大概终于觉得恐怖了,脸色一阵青,颤抖个不停。

“等一下!”隆志大叫着,“你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家伙?而卖多少钱,这又是怎么回事?”

“问题一定要一个一个问呀!”

智子规戒隆志……。

“原来如此。”

种田把手枪立了起来,“你好象还不太清楚的样子,人呀!只有死了之后才会明白一切。──好吧!那我就先来收拾一个人吧!谁先来呢?”

“喂!”

诗织终于开口了。“我说真的,启子小姐她真的很任性地就离开了这里,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呀!”

“哦!那么,小孩也是很任性地离开这里了?”

“这……。我们都没看到,这就不知道了。”

“你这呆子!”种田苦笑着说,“好吧!虽然你年纪轻轻,有点可惜,我还是先把你的头取下来吧!”

诗织心想:没有了头,那可就麻烦了!既不能去美容院,也不能戴耳环,更无法吃饭了……。

“妈妈!”

诗织赶紧躲到妈妈怀里。

智子抱着必死的决心,紧紧抱着诗织。

“我替女儿死!”

大概本来是打算这么说的,却不自觉地说成:“诗织,你有什么遗言?”

诗织瞪大了眼睛。一会儿传来“啊!终于完成了!”的声音。

正是成屋先生信步走进起居室来。

每个人,当然也包括种田都吓呆了,惊讶地看着成屋先生。

“真棒!我完成了一件杰作。我诗人的名声大概就会永垂青史吧!”

成屋仰望着天空(当然,这里指的是天花板),用力地握着拳头,伸了出来。

“咦?花瓶破掉了!”

隆志好不容易才清醒了过来。

趁着种田目瞪口呆地望着成屋先生的时候,隆志“噗”地飞奔过去,抓住种田的手。

虽然动作有些像女孩子,不甚雅观,这里,我们暂且不追究。

“呜!”

种田意外地受了一击,手枪掉了下来。就在那瞬间,添子马上伸长了脚,把它踢得远远的。

“畜生!”

种田以令人意想不到的大力气把隆志举起,然后摔了下来。正好摔在智子的膝尽上。

“啊!”智子呻吟着。

“我还会再来的!”

种田丢下最后这句话,快步地走了出去。玄关那边立即响起小狗汪汪的叫声,一会儿,车子的声音就愈来愈远了。

当然,隆志一定猛然地追那辆车──错了,没有,不管怎么说,生命总是最宝贵的。

“啊……”

有人舒松了心情放肆地叫了出来。大家都坐在原地,动也不动。

“──怎么了?”

只有一人,只有成屋先生还嗒然若失地站在那里……。

然后──等到大家都回过神来,大概也已过了三十分钟了。

“──那个男人到底要干什么?”添子说。

“他甚至带了手枪,一定不是个正经的人!”

隆志眺目地看着掉落在地上的黑铁块。

“我差点被杀了!”

诗织至今似乎还余悸犹存呢!

“都是因为把那样的女孩和婴儿带到家里来……”

“都是我不好,──是呀,都是由我引起的……”

诗织又抽抽洛洛地哭了起来,隆志慌张地说:“取消!你做得非常正确!绝对正确!”

“真的?”

“啊!你如同耶稣再世,是很正确的!”

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好笑的话,可是──。

诗织哼地发火了:“耶稣是男的,而我是女的呀!”

“啊!不要谈这么严肃的问题嘛!”

“可是──”添子说,“那个婴儿和她的母亲为什么会被他们这么无情的追杀呢?”

“我怎么知道!”

“但是,那个人说“其它家伙”,是不是还有其它人呢?”诗织说。

“或许吧!──总之,一定要把这家伙送交给警察。光是我们这几个是打不嬴他们的。”

隆志说着,正要走近电话筒时,玄关的铃声突然响起。

大家互望了一眼。

“──是不是那些“其它的家伙”?”

诗织说出这不乐观的预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天还是多感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