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是多感伤》

第09章 冒失鬼

作者:赤川次郎

铃声不断地响着。

“一定要有人去看看呀!”

添子说的非常有道理。

“既然你这么说,那么你就去吧!”隆志说。

刚刚才受到手枪的惊吓,大家都认为或许又是他们的同类来了呢!所以大家都没有勇气去开门。

“说什么!你是男生呢!”

添子踢了隆志一脚。

“好痛!虽然我是男生,可是我也不想死呀!”

“安静!”

诗织大声的怒吼着。“快安静,或许他会认为我们没有人在呢!”

那声音之大,当然连在玄关那边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当大家都屏气凝神、安安静静的时候,铃声又纠缠不清似地响起。过了一会儿,又沉寂了,──于是……“对不起!”成屋先生很顾忌地说。

“什么啦!爸爸!安静啦!”

“嗯,但是……。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原来如此。成屋先生想了又想,还是搞不懂事情的经过及来龙去脉。成屋先生作完诗后,神清气爽地走进起居室。而此时,内乱已经开开始,只见有一个男人飞奔出去,而留下一支手枪。

当然,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要叫他理解事情的经纬,那实在是有些勉强。

“现在没有时间说明啦!总而言之,你老老实实地、乖乖地在角落等着吧!等一下我再给你粮食。”

好象在喂狗一般。

“但是──”

“安静!”

成屋先生无奈地耸耸肩,然后呼、呼地说:“我本来打算告诉你们,庭院里好象有人……。”

“他们大概已经死心了吧!”隆志低声地说。

“是吗?还是小心一点儿好呀!”

诗织说完,慢慢地站了起来,把起居室的门打开一小缝,偷窥玄关的动静。

就在那时──咚!突然响起很大的声音。

从庭院里传来,“哇,哇!”的叫声。

大家都吓得跳了起来。

“有人呀!”

“所以,我说──”

成屋先生乘机辩解。

“安静!隆志,打开窗帘!添子,打开门!妈妈,把菜刀拿来!”

“你要干什么?”

隆志一面说,一面勉勉强强地拉开窗帘。

“──谁在庭院睡觉!”

“睡觉?”

“嗯?”

等门一迅速地打开,大家便一致地往庭院看。──的确,这人和刚才那个种田不一样,这位肥胖、圆滚滚的中年男子成大字形地趴在地上。

“他死了吗?”

添子才这么一说,他就好象回答她似地──“呜──”

呻吟了起来。那个男人站了起来,哆哆嗦嗦地晃了晃头。

他瞪大了眼睛,眼睛突突地,就像要跳出来般地看着诗织他们。

“喂,我还活着吗?”

“这应该是我们的台词才对。”诗织反驳他。“你是谁?为什么随便进入别人的庭院里──”

“我不是随便──”那个男人摸摸肩膀,站了起来,“真痛……。我是这里的人。”

说着,从口袋中拿出职业明星的电话号码卡绐他们大家看。

“你是ntt的人?”

“不,不是这张。”

说着,慌张地把卡片收好。接着──“请看看这个。”

这次,一面说着“水户黄门”电视剧里的台词,一面拿出警察手册给他们看。

“这么说,你是跟踪那个种田而来的啰?”隆志问。

“是的,我在外面巡视时,听到这里有枪声响起,一会儿,种田就跑出来了,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人被杀了,所以才来按门铃。可是,一直没有人来开门!”

“这么说……”诗织噘着嘴巴说,“真恐怖呀!”

“还是先确定对方是谁之后,再告诉他“没有人在”比较好呀!”

这个刑警──名叫花八木。

应该和日本的舞蹈“花柳”没有任何关系才对。

“这太笨了吧!”隆志不高兴地噘起嘴,“我们都快吓死了!”

“可是,也就因为这样,我的肩膀才会痛呀!”

因为花八木刑警认为这里头一定有人死了,正想打破面对庭院的那块玻璃破窗而入时,不料撞到身体,很惨地叉弹了回去。所以,才发出咚──地声音。

“才没有这么简单就撞坏的呢!”隆志苦笑着说。

“但是,电影里常常有这种情节呀!”

他真是位马马虎虎的刑警。

“但是,刑警先生!”诗织说。“为什么你要跟踪那个种田呢?”

“问得好!”花八木刑警点点头,“但是,这是我工作上的秘密!”

“可恶!是我们遭他杀害的啊!告诉我们,好不好?是不是你不相信我?或者,你以为我在说谎?你好残忍哦!”

不一会儿工夫,诗织就哇地哭了起来,花八木刑警惊慌得不知所措。

“喂,别哭,你是乖孩子──我拿糖给你吃──”

隆志不加理睬,转向一旁,斜着眼睛,看着花八木刑警哄诗织。

“好啦,我说,我说!请你别哭了!”

花八木刑警拿着手帕擦擦稍微──不,几乎全秃了的额头上的汗。

“那个种田是九州地方一个大暴力组织的干部。”

“嗯,我就这么觉得。”母亲智子说。“他的眉毛很浓!”

“妈妈,您不要这么奇怪地附和嘛!对了,那他为什么到东京来?”

“现在,那个组织正在挑选后继人。他们的大头目去年正月在宴会席上突然死了──”

“是被下毒的吧?”

“不,是吃麻薯哽死的。”

“啊……。真遗憾。”

“因为目前还没有决定后继人,为了争取那个宝座,那个组织已经分裂成二了。”

“我懂了。”添子点点头,“在我们班上,要选班长时,也会发生这种情况。”

“别说那些无关紧要的话!”

诗织戳了一下添子。

“不论那一派,如果要登上大头目的宝座,那一定要有正当的名份,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呀!”

“那又有什么关系吗?”

“死去的大头目有一个女儿。”花八木刑警说,“他晚年才生这个小孩,所以,非常疼爱这小孩,可是那小孩却痛恨父亲的职业,离家出走了。”

“啊!”

“所以那两派的人就急着找寻那女孩,才能自许为后继者。而种田会上东京来,大概他已得到那女孩在东京的消息吧……”

诗织和隆志相对看了一下。

“啊──”诗织吞吞吐吐地说。“那个女孩,今年大约几岁了?”

“今年,应该十七岁了。”

“十七……。那她叫什么名字?……”

“叫启子。”

诗织和隆志又再次相望。──他们二人的脸色大概都比刚才更苍白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天还是多感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