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明星杀人事件》

第10章 危险坡道

作者:赤川次郎

“卡!”

峰川的声音响起。……才一下子。

峰川看了看音效的那一方,然后点头道:“ok!”

每个人都松了口气。

“辛苦了。”

每个人也彼此相互地慰问着。

这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其它的棚里,已经没有人声了。

“呼……”

松原擦了擦汗,“真是辛苦的工作。”

“对不起!”

聪子走了过来道歉。

“不,不是你的错。我的台词老是用自己的话说。”

松原说道。

“可是……”

聪子不解的。

这个背景搭的是松原所扮演的企业家的房子里的客厅。……还没进行到和大头目对决的那一段。这里只是前半部剧情中gāo cháo之一。

峰川把一场戏,一气呵成地拍完。中途没有休息,把摄影机拎着走,从头拍到尾。

因为对白很长,只要中间有一句对白吃螺丝,就得全部重来。

不管是演员,或者是工作人员都神经紧绷。

光是这场戏,就从昨天开始,整整拍了两天。峰川老是在聪子的台词里东要求西要求的。

“不,那是因为……”松原说道,“导演不好对我说什么,所以老对着你说。其实他是在提示我要我注意。”

“可是……”

“这是真话。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一定会对你大吼的。”

松原说着,对着聪子的后面:“哦,你来啦!”

聪子回头一看,原来是今天不用上戏的君永始。

“我看过您刚才的戏。”

“如何?如果不多注意些,恐怕戏就被她给抢光了哦!”

“我知道。”君永始不好意思地说道。

“好了,那么,明天见!”

松原拍了拍聪子的肩膀走了。

“辛苦您了。”

场里的人都对松原说道。

“……真的吗?他刚才说的话?”

聪子看着启子问道。

“我也这么觉得。不过,松原本人对你说这些话,我也吓了一跳。”

“因为他是大牌?”

“不,是因为你。我一直担心你会不会想得太多,结果戏演得不自然。”

“哦……。我觉得演得很充实。”

聪子满头的汗,但一张脸显得神清气爽。

“回去吧!”启子说道。

“你先回去吧!”聪子答道。

“怎么了?……哦,我知道了。”

启子总算知道君永始特地来片场的原因了。

“我会把她好好地送回住的地方。”君永说道。

“已经很晚了,再晚也只有一个钟头,一个钟头后送她回去。”

“好。”

君永拉起聪子的手。

“你别担心。……你先回去吧。”

聪子举起手向启子挥了挥。

“……早点回来哦!”

启子又说了一次。

摄影棚里的灯一盏一盏地关掉了。

棚里一暗就看不清路,启子快步地离开摄影棚。

夜里的摄影棚,看来多多少少有点寂寥的感觉。……看起来似乎无法想象到与熠熠明星,或银幕上的梦幻有什么关联,倒像是杀风景的工厂和栉比鳞次的街道。

“阿启。”

有个人走来,原来是峰川。

“哦,导演!”

“对聪子实在很不好意思。”

“没关系,她知道您的用意。”

“哦?真是个伶俐的孩子。”

峰川点头道:“她真是天生吃演员饭的。真是不可多得,打一下马上有反应。”

“……直接回去吗?”

启子和峰川一起走了出来。

“嗯,我打算回去了。……聪子呢?”

“和临时护花使者一起。”

“君永?”

峰川有些不快,“为什么让她和那种人在一起?”

“没关系的,聪子精得很。”

“下回我就整整她。”

“导演!”启子笑道,“要不要找个地方喝一杯……”

“好啊!不过,是喝乌龙茶。”

启子大感意外。

“经您一说,最近很少看到你醉了的样子。”

“拍片以来,我可是滴酒不沾的。”

“咦!”

“怎么?不信?”

“我只是吓了一跳,真的。”

“我总觉得好象好几十年身体没这么好过,说不定连你我都抱得起来。”

“就算是戒了酒,腰还是有可能闪到哦!”

启子调侃峰川道。“那,好不容易戒的酒,咱个还是去喝茶吧!”

“哦,我喝热牛奶。”

“是不是要下雪了?”

启子很夸张地说道,看了看夜里的天空。

白天的闷热好象从柏油路上蒸发掉了,夜的空气里还感到一阵凉意。……这种夏天的闷热已经持续了一个礼拜了。

片子已经开拍了十天了。

平常拍片都是先拍外景,然后才棚内作业。这回顺着峰川的希望“尽可能按剧本上来”,变通的拍。

不过,下礼拜起就要出外景了。这么一来就得天天赶拍,心理也得随时要有工作加重的觉悟才行。

“……我希望在出外景前,能让聪子习惯这种作业。”

峰川真的叫了热牛奶,边喝边说道。

“聪子她都能习惯。”

启子叫的是咖啡。

“我知道。我说的不是她,是我自己。”

“您?”

“这么久没这么做了。拍惯了两小时的单元剧,好象不太确定合不合适拍这个。”

峰川很老实的说道。启子听了笑了起来。

“嗯,真的……。我运气真好。”

峰川点头道。

“您是不是喝牛奶喝醉了?”

“不要开我玩笑啦!……这是说真的。我一直觉得自己已经没机会再拍电影了。”

这时,有个人站在启子身旁。

“对不起!”

启子抬头一看,一脸的讶异:“咦?”

接着说道,“是你啊,警察先生。你叫……田中,对吧?”

“这种小事,你都记得,真谢谢你!”

这个大块头警察倒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

“请坐嘛!”

启子把田中介绍给峰川。

“警察先生?……阿启,你倒是三教九流的朋友都有哪!”

“才不是您想的呢!不过话说回来……田中先生,你倒是对这里很清楚哩!”

“没,偶尔来一下而已。……哦,给我咖啡。虽然对胃不好,可是不清醒一下不行。……说到那里了?”

“你常来这家店……”

“哦,是啊。也不是,我正要去摄影棚,路过这里的。然后看到你在这里……”

“我倒很有荣幸让你记得我。”

“警察也得靠这种本领吃饭。”

“不过,你这时候来干嘛?”

“我一直以为录像都会录到大半夜。不是吗?”

“那可不行,身体会吃不消的。……你还在烦那个案子吗?”

“是啊!”田中叹了口气,“一点线索都没有,真头痛。”

“你们在说什么?”峰川问道。

“就是那时候发掘到聪子的事嘛,不是有个人跟踪剑崎到饭店的……”

“哦,就是被你撂倒的那个摄影记者啊。我听说他被杀了。是说那回事吗?”

“不要用‘撂倒’那种字眼,好吗?”启子苦笑道。“好象我真的那么强似的。”

“不过,这次这个案子,我也问过几个从事同样工作的摄影记者,有几个人提到你的大名。”

“怎么会呢?真的吗?”

“嗯。每个提到你的人都说‘搞不好是她勒死他的。’”

启子胀红了一张脸说:“是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我把他揍扁,扔个老远!”

说罢,马上又:“唔,也不是啦。我会注意一下,动作温柔一点。”

她连忙更正道。

“不过,真的是很头大。好象没有丝亳的线索可循。……最近有没有听说那一对情侣发生什么事?”

“没有。其实最近老忙着聪子拍电影的事……”

“哦,是啊!”

田中忽然一脸兴奋的神色,“那部‘杀意的三棱镜’是吧?太好了,我要看它个五遍。”

峰川一副惊讶的表情,直盯着这个情绪快速变化的刑警。

就如田中所说的,正要去摄影棚时,发现了启子。因为这家店就在摄影棚的正对面。

启子挑了个正对门口的位子坐着,她想如果聪子出来的话,她就可以看到。

“聪子小姐回去了吗?”

田中问道。

“现在正在约会。”

“约、约会?”

田中一副不肯相信的样子,“和谁啊?”

“就是一起演出的君永始。说是说约会,其实你别担心,这只是排练而已。”

“排练?”

“君永啊,演戏是不怎么成的。”

“那种没天份的人,不能成材的。”

峰川无奈地耸了耸肩。

“每回在上戏的前一天,跑到摄影棚和聪子排戏。因为他上的戏几乎每一场都和聪子一起。”

“可是……就两个人吗?”

田中似乎真的很担心,“太危险了,这么做太危险了!”

“没关系啦!他不会做什么蠢事的啦!”

“不,谁知道会不会?再怎么说,男人就是男人。”

“瞧!”

峰川又火上加油,“我说嘛,怎么放他们两个人单独在一起?”

“不会的啦!他是松原先生旗下的演员。”

“那,下回我来和他排演!”

“和导演演爱情戏?”

启子忍俊不住,“嗯,很有味道哦!”

“排演爱情戏,看样子不成,不成!”

田中一口气把咖啡喝干。

“峰川先生……我没记错吧?我们要不要去确定一下聪子是不是平安无事?”

“走啊,走啊!这样才真是人民的保姆!”

“我们的口号是不管巨细,服务到底。”

这两个人好象说相声似的,把呆住的启子丢下,两个人一起走出饮食店。

“没听说过喝咖啡或喝热牛奶会醉的。”

启子摇头道。没办法只好跟着去。

启子付了帐走出店门,很快地追上进了摄影棚大门的峰川和田中。

“……晚上的摄影棚,感觉好凄凉哦!”

田中说道。

“这三更半夜,到那里不都一样的凄凉?”

“嗯,是可以这么说啦!”

“又没半个人影,这里又这么乱,……到了,这里一定是第三棚。”

“下一个啦!”

“唔?对啦,灯还亮着……”

就在三个人正要走进第三棚时。

棚里咚……地响起一声巨响。三个人马上停下脚步面面相觑。

“那个声音……”

“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启子正要冲进去时,摄影棚的门关了,君永始冲了出来。

“君永!”

“啊!阿启!里面……她……”

“怎么了?”

“背景……掉下来了,她,被压在下面。”

“什么?”

启子很快地冲了进去。

还有几盏灯亮着,摄影棚里并不暗。白白的灰尘飞得到处都是,什么都看不到。

启子一边咳着,一边大哄:“聪子!……聪子!”

“……就……就在屋顶下。”

君永指道。

这个背景是个楼中楼,还加了个铺了瓦片的屋顶。结果这个屋顶像是被巨人泰山压顶似的,垮了个稀巴烂。

“过来帮忙!”启子大叫。

“我来……”

田中很快地跑了过来。

“从那边转过来!……导演!快打一一○!”

“好,好!”

峰川很快地跑了出去。

……启子一张脸真的都绿了。

被压在这下面,绝不可能只是轻伤,再幸运也可能要重伤……。更糟的话,性命可能不保了。

“能不能抬抬看?”启子问道。

“试试看。……喂,你啊!”

田中叫住君永,“把这个梁抬起来!”

“好,可是,很重啊!”

“三个人一起搬,也许可以抬起来。……你也来!”

“那还用说!”

启子挽起衣袖。

三个人把倒了的梁柱扛在肩上,使尽吃奶之力一个劲儿地往上抬。

可是,实在太重了。总算抬高了二、三十公分。

“再来……不成了!”

田中一副支撑不住地说道。

“撑一下!”

底下有个声音传来。

“聪子!”

“……我这就出来,撑一下!”

“好!出得来吗?”

“可以,我试试……”

“好,加油!”

田中胀红了脸,又加把劲,把梁柱又抬高了十公分。

然后,聪子很快地爬了出来。

梁柱又匡地一声落了地。

……聪子站起身来,喘着气。

“还好吗?”

启子很快地跑过来。

“嗯……。真是奇迹!底下正好有个三角形的缝儿。我好象没受什么伤。”

“好险!”

启子也和她一起坐了下来。

“太好了!”

君永也软趴趴地坐了下来。

“太好了!”

田中按着肩膀,点头道。

“结果,救护车白跑了一趟,只好赔罪了事。”启子说道:“……怎么样了?疼不疼?”

“嗯,还好。”

虽然说没事,多少有点擦破皮……不过,只受了这点小伤,真可说是奇迹了。

“所以,我不是说过别跟他排演吗?”

剑崎也很难得的生气了。“和那个君永始在一起根本就是不对!”

“也不是他的错啊!”

启子道:“……好了,算了。”

启子把消毒液收好,回到客厅。

这里是启子和聪子姊弟住的公寓。

“我的伤,明不明显?”聪子问道。

“没什么,看不出来的。”

“那就好!拍戏的进度可是急得很。”聪子放心道,“惠一在睡觉吗?”

“要不要我去看看?”

“谢谢!”

启子一走,剑崎马上靠过来,问道:“那个叫君永的家伙,有没有对你动手动脚?”

“嗯,怎么说呢?”聪子笑道:“你不是说过,谈恋爱的人演戏才会成功的吗?”

“是啊……可是你例外。”

“什么……”

聪子死命地忍住声音大笑。

“没事啦,他睡着了。”启子走了出来,“你也快睡吧!还有,剑崎,快点回去吧!”

“好啦!明天……不,是今天,我也有戏啊!”

已经半夜两点了。

“我觉得,阿启,”聪子道:“是不是有人要杀我?”

就算是启子和剑崎安心地想睡一会,听到这句话,睡意也全跑了。

“你是说‘谋杀’?”

“那是什么意思?”

“我想,一定有人把那个背景弄坏。”

聪子一副事不关己似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

“那有砸得那么漂亮的?而且,在这之前我总觉得听到什么声音。”

“声音?”

“好象那里的螺丝被卸掉了,还是什么声音。……我和君永对词时,一直听到吱──吱音。”

“你是说有人故意的?”

“嗯。……有没有看到谁跑出去?”

“怎么可能?……光是忙着救你,那有时间去看。”

是啊!况且一屋子的灰尘,什么都看不到。

的确,就算有人真的趁君永、田中、启子在救聪子时离开摄影棚的话,也无法察觉。

“可是……会有人想杀你吗?”

“如果他知道我正在找凶手的话。”

“你是说,就是你正在找的那个人?”

“是啊,说不定他也打算把我杀了。”

聪子继续说道:“不过也有可能是别人。像是井关小姐啦……”

“井关真弓?难道真的是?”剑崎说道:“嗯……她倒是真的恨透你,不过有恨到杀人的地步吗?”

“那可不知道了,女人的嫉忌心是很恐怖的。”

“我有同感。”聪子说道:“而且平常就算不上戏,她也会赖在松原身边,可是,今天她就没来。”

是啊。……启子吓了一跳。

聪子一边专心演戏,居然还注意到这些事。

“道么一说,可得多加小心才行。”

“嗯,不过,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聪子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

启子倒真是吃了一惊……。

摄影棚事件,又被媒体大肆地报导一番。

影剧新闻的记者也赶了来,电视台的人也来拍那个塌下来的屋顶,各自大大地发挥了想象力。

因为电视台要拍,结果坏了的布景没法拆除清理,摄影棚的人员是大感困扰。

当然也没有任何一个报导说这是人为的因素……。

“……看哪,这里!”

启子说着,把周刊递了过来。

聪子很快地看了那则报导,笑道:“天啊,真过分!”

那则报导写说,聪子会不会是想来一段“罗密欧与茱丽叶”才爬上了屋顶。可是,茱丽叶站的地方是在阳台,可不是屋顶!

……一行人在活动拖车里吃中饭。

“功课呢?”

聪子问惠一道。

“我正在写呢,姊,你呢?”

“我找时间。……我拍外景时,惠一怎么办呢?”

“带着他应该没问题吧?”

启子也不甚清楚。

“想法子啊,不能放着他一个人不管哪!”

“时间要好好把握!”

聪子教训起弟弟来了。

启子看了看今天晚上预定要做的事。

停止摄影……也就是今天不用拍片。这么一来,聪子更忙了。要上电视,拍广告片,一堆像山高的工作接踵而至。

“唱片又是最畅销的了,如果片子也卖得这样好,那就太好了!”

惠一一副老气横秋地说道。

“你啊,这种事不用你操心啦!”

聪子敲了敲弟弟的头。

惠一进了里头的房间,启子道:“聪子,你不是在记什么笔记吗?最近不写了?”

“已经没必要了。”

“为什么?”

“那已经成了这部片子中的故事了。”

启子讶异地道:“你是说……今川小姐的剧本?”

“整个骨架是我想的,细节稍有变动而已。”

“我没想到!”

“怎么会?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对方怎么会知道?”

“对方?”

“就是杀了留美子的那个人。”

“那,你是故意引他出来,特地写了这个故事?”

“是啊!”

聪子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如果只靠我们找,没有时间,也不知道怎么着手才好。所以我才想了这一招……。厉害吧?”

“说不定真的是有人要对你下手,居然还……”

“可是,这么一来,目的就达到了啊!”

……这个女孩子,到底在想什么呢?

启子渐渐搞不清楚了。

出外景时,是不是真能平安无事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偶像明星杀人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