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明星杀人事件》

第04章 偶像

作者:赤川次郎

“啊,我姊姊来了。”

永谷惠一看着窗外说。

“哦?那,司机先生,把车开到那边。”水滨启子对司机说道。

因为这部车子是小型巴士改造的,所以还是引人注目。不太好把车开得离学校太近。

车子开近校门时,永谷聪子正对一起出门的同学挥挥手,往车子的方向跑来。

“……对不起!”

聪子喘着气坐进车里,“因为参加社团活动才稿到这么晚。”

“没关系,还来得及。”启子点头道,“那我们快赶到tks摄影棚。”

车子噗地一声加速冲了出去。

聪子把头伸出车窗外,对着同学挥手。

“……想跟她们一起回去?”启子说道。

“嗯。……可是……”聪子坐在椅子上,“这是工作啊!不过,每个人对我都很好。”

“你说的是学校吧!”

“当然。”聪子笑道,“……惠一,功课做完了没?”

“现在正在做。没问题啦!我有个随身的好家教。”

“咦?是谁?”

“……我啦!”

咻地有颗头从里头伸了出来,是剑崎隼人。

“干什么!吓我一跳!”

“反正,我们都是一起的嘛!”剑崎看着聪子:“哇!真不错!”

说着,叹了口气。

“什么?”

“你的水兵服。哇!真真不错!”

“还是没什么变嘛!”聪子笑道。

“好了,别缠着人家了。”启子回头说道,“聪子,去换衣服吧!”

“好。”

聪子说着打开书包,从里头拿了些写了什么的纸出来:“启子,这件事得拜托你。”

说着,把纸递了过来。

“这是什么?”

“家庭状况调查表。要填家人姓名、住址还有学校到家里的路线图。”

“哦,我知道了。我会给你填好,包在我身上了。”启子说道。

“你的功课呢?”

“等我换好衣服就写功课,只要半个钟头就够了。”

“不要让剑崎愈帮愈忙,我看他帮忙做的八成都不对。”

“真过分哪!”

剑崎苦笑着说道,倒没有生气的表情,反而是一副快乐的样子。”

“好,我去换衣服了。”

聪子说着站起身来。

“要我帮忙吗?”

“你如果不怕被挂在墙上的话,请便。”聪子回道。

……这部车子是为了聪子特别改造的。这部车子是普通的迷你巴士,加上其它的设备,有可供做功课、念书的书桌、床铺,还有卫浴设备也包括在内。

这么一部车正象征着属于一位平日工作计划排得满满的日本偶像所用的。

这部车可以在电视台、摄影棚、外景地随意移动,还可以在里面一边打个盹或者吃个饭什么的。……聪子对这种生活,似乎是习惯了。

车的后半部是一间完整的房间。聪子一进去关上了门,启子便拿起车内电话和tks电视台联络。“……我们现在正往电视台的路上。……嗯,大概要四十分钟左右,现在路上有点塞车。……好了,谢谢!”

剑崎走到启子身旁坐了下来。

“那个孩子,十分用功呢!”

“是啊!看看她的时间排得这么满,老板也真是的。”

启子说着,看着划得满满的时间表。

“没法子啦!好久没让他遇上这么赚钱的新人了。”

“可是,那个孩子并不是为了钱才当明星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

“……我担心……”启子说道。

“担心什么?”

“我和她的约定啊!”

启子为了不让惠一听到,压低声音说道。

“哦,那个罪魁祸首啊!……不过,她倒是什么都没提。”

“我知道,她时时都在想这件事。只是最近太忙了……”

“书倒是还念得下,真有她的。”

“是啊,换了某人,就全不是这个样了。”

剑崎咳了咳不说话,看着外面:“怎么愈来愈热了呢……”

“不要扯远话题。”启子笑道,“而且啊,聪子好象很仔细地在写些什么东西哦!”

“写东西?写什么东西?”

“不像是日记……。我也不太清楚。”启子偏着头说道。

“这,有你不知道的事,那可奇了!”剑崎反chún相讥道。

“我只要一走过去,她啪地一声就阖起来。……说不定是写我和你的坏话。”

“胡说,我可没做什么唷!”

“对她,是没做什么啦,不过对其他的女孩,可就多多少少做了些什么吧!”

“你说,做了些什么?”

剑崎话声未止,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声音,赶紧回头看了看。

“惠一!不可以偷听别人说话!”

“早听到了,在这么小的车子里。我功课做完了。”

“那,去预习你的功课。”

“你到底对谁动手动脚过?”

剑崎被惠一一问,楞了一下:“才没这回事。这年头,就有那种专说别人闲话一点也不负责任的家伙。”剑崎正色道。

车子被堵在路上……。

似乎就快到七月了。

离永谷聪子在故乡湖边第一次面对镜头的日子,已经过了三个月了。

对聪子而言,这三个月有她前所未有的经历,对启子而言也一样。

剑崎专属的公司称不上是大公司。剑崎算得上旗下最大牌的,其它的几个顶多演演配角而已。

老板个人的喜好多多少少也有关系,他不会花大把钞票去为一个新人大肆宣传,捧她成为红星。

如果没有启子千祈万求,说不定他根本不会管聪子的事。

但是,剑崎和启子一起拍胸脯说:“她一定会大红特红的!”

老板只好一脸不情愿地答应了。

山内(老板的姓)只交代启子,尽可能找一间便宜的公寓。

不过,聪子代绿茜演出,第一回演戏就有纯熟的演技、清纯的感觉,给了别人很强烈的印象。结果片约如雪片飞来,老板山内也大感惊讶。

先是上广告版面,再来是拍一家太饮料厂的广告片。结果一流传开来,永谷聪子大受欢迎,竟成了气候。

启子和聪子每天半信半疑地想,一天真的有二十四小时吗?真有二十四小时的话,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过完了呢?但是说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的话,又怎么可能做这么多事呢?……这是两个人真正的感受。

聪子和惠一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就从毫不起眼的水泥公寓“升格”到六本木的华厦。启子也和他们住在一起。

因为没有其它人手,启子必须又要照顾聪子、又要照顾剑崎隼人,结果很必然的,对剑崎就比较疏忽了。

……老板山内咬紧牙根,尽可能作出让剑崎和聪子同台演出的企划。

所以,启子对老板提出要求,总算把公司刚买的迷你巴士,给聪子和剑崎一起使用。

……启子想想,这世界真是不可思议。

天气渐渐热了。夏天一到,学校就要“放暑假”。

对一般学生而言,有四十多天的“假”期,但对聪子来讲,可比平时要忙上好几百倍。

现在还在就读都内高中的聪子,平日只能在放学时工作。熬夜、睡眠不足已是家常便饭。但是聪子没有任何怨言地只是认真工作。

到了暑假,就能全天候工作,山内老板早就准备好等待这良机的到来。

启子和老板大吵了一顿,结果差点打了起来,想想对方是山内老板,总算为聪子争取到三天假期,其它的日子,工作进度、计划都排得满满的。

加上唱片的第一波攻势也在暑假之前,可以预见会大大流行,说不定还要上电视打歌呢!

可是聪子在这个时候说,自己只是个演员,除了灌唱片之外,提不起兴致唱歌。这种借口到底能压住山内多久还值得怀疑……。

不过,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成为一颗熠熠的巨星,就启子所知,从来没有过。

峰川以一个导演的眼光发掘出她的明星素质,如今比当初预想的还要多上几倍,大大地开花……。

“……好象会迟到喔?”启子对司机说道。

“我想再一会儿,我们就可以走出去了。”

“喔。……聪子,准备好了吗?”

启子起身走向细长的门边,敲了敲门说道。

“聪子。……怎么了?……我可以进来吗?”

没有同答。启子轻轻地开了门。

“哎呀……”

小床上,聪子正躺着睡着了。水兵服脱了下来挂在衣架上,身上只穿着内衣。大概本来只想躺一下,结果却睡着了。

也难为她了。昨晚大概只睡了两个钟头。

“……怎么了?”

剑崎忽地探过头来。

“不准看!”

启子猛地撞了一下,剑崎着着实实地趺了一跤。

启子走了出来关上门:“慢慢来没关系。”

对司机说道……。

“喂,阿启!”

剑崎说道,“不管怎么说,她这样太过分了。”

“是啦!可是,我们也没办法啊。又不是我在演。”

……摄影棚里飘着一股疲累的气氛。

时针指到了十的地方。当然是晚上十点钟。

“我真想碰地一声揍扁她!”

剑崎很难得生起气来。

剑崎平日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很少真的动火生气。

“我也是啊!”

启子也真的是累了。

体力还撑得下去,只是精神上……。

今天应该要提早收工的。没什么太困难的情节,也没什么要花时间准备的戏。

原本想今天早早收工,好让聪子休息。不过看样子……。

“我不是说过这个不适合我的吗?要我说几遍才懂呢!”

摄影棚里响起高八度的嗓门。“找点其它的来啊!我讨厌垫肩的衣服!”

闹别扭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女演员。……因为是个漂亮的女演员,在几年前每年都有两、三部片子好拍。

“聪子!”

启子招了招手。

穿着运动外套的聪子从布景走了出来,走向启子。“……我看一下子也没法子开始,找个地方休息吧!”

“是啊!”剑崎点头,“快开始时再叫你吧。”

“可是……”

聪子迟疑了一下,但被启子赶着,走出摄影棚到休息室。

美其名为休息室,其实只不过是椅子、桌子,还有自动贩卖机摆着而已。

“要不要喝点什么?”

“不了,我还在出汗。”聪子摇头,“我不懂,为什么那个人一直闹脾气?而且没人讲话。”

“是啊……真麻烦。那个女的,大家都知道她是某一位大牌的情妇。”

“哦?”

“所以才那么霸道。大家也知道她的事,才不敢说什么。”

“有这种事啊!……我以为那只有演戏的剧情才有。”

“我们常常以为不可能的事,在日常生活中常有哦!”

“是啊!”聪子垂下眼帘说,“像留美子的事……”

“我也是一直在想这件事。只是老板人正乐着呢!”

启子叹了口气。

“我知道。我也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聪子忽地住了口。

有个人站在休息室入口,远远地盯着聪子看。

看来至少有五十岁,体格很结实的男人,戴着副太阳眼镜。

“啊,您好……”

启子站起身来点了点头,“我是永谷聪子的……”

“嗯。我知道你唷!”

那个人说着走进休息室。

他摘下了眼镜,聪子也张大眼睛:“您是松原市朗先生吧!”

说着,站起身来。

“是的。哦,没关系,你坐!”

这位堪称为日本代表的电影明星,身高竟不是很高。

“您总还是那么年轻。”启子道。

“没的事,头上的毛可是愈来愈稀了。”

松原市朗笑道。

聪子微笑道:“大概每次都是看您演古装戏,现在看您有点不太适应。”

“这一阵子,古装戏没法子做啰!”松原耸耸肩,“你的条件真是不错,真的。──真弓总说风采全被抢了,一脸不高兴哩!”

真弓就是刚才在摄影棚里闹别扭的女演员。……她的所谓的大明星情夫,难道就是这个松原?

聪子和启子对看了一下。

“你台词说得很清晰,声音又是腹部发声,年轻一辈的倒是少见。”

“我参加过合唱团,在故乡念书的时候。”聪子道。

“你故乡在那儿?”

“……c市。”

“那儿呀!”松原看了看启子:“去年,你不也去了吗?和剑崎一起。”

“嗯……,那这么说来,您也在嘛!”启子答道。

聪子重新看过松原市朗这个人。,那么,这个人去年也住在那家饭店!

“剑崎最近不也老演些通俗剧吗?真是糟蹋了!”

“我也这么觉得。他自己也常念着该偶尔演演古装戏呢!”

“对吧!……剑崎演起武士还真有个样子。虽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这是现在年轻人的通病。”

“如果有好工作,还请您……”

“嗯。我现在正在筹划一部。工作人员也得快快找齐,能演古装戏的人已经愈来愈少了……喂!怎么啦?”

这时候,休息室前,真弓……井关真弓正臭着一张脸走过。

“呀!你来了?真好!”

井关真弓说着跑向松原,抱紧他的头。

“喂,快放手。……我想你大概拍完了,所以就过来看看。”松原苦笑道。

“喏……你看!他们要我穿这件衣服。”

“不喜欢吗?”

“根本和我不搭配嘛!这种黄色。我要他们再找找其它的。”

“可是……”聪子开口道:“这件衣服和布景最搭配呀!”

井关真弓狠狠地瞪了聪子一眼:“你知道个什么!”

“脾气别那么爆嘛!”松原说道。

“主角可不是布景,是我!”

“真弓小姐,对不起。”

剧务来叫道,“导演要您去一下……”

“干嘛?我绝不会这样子演下去的!”

因为松原在场,她变得愈来愈霸道。

“无论如何,请您……”

“知道啦!”

井关真弓靠了靠松原,撤着娇说道:“等我一下哦!”然后回到摄影棚。

“……真拿她没办法。”

松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去补个妆。”

聪子说着起身走出休息室。

松原紧紧地盯着聪子的背影。

“您觉得如何呢?”启子说道。

“唔?什么?”

“那个女孩。……我觉得她有成为大明星的特质。”

“嗯,很不错。”松原点头道,“站的姿势,走路的样子、说话时眼睛直视对方……。以前的大明星都是这个样子的。”

松原的语气,透着一丝丝的寂寞。

启子多多少少也了解松原的心情。……曾经是代表日本大明星的松原,也因为电影界的不景气,加上都以年轻演员为中心,他就渐渐少了演出的机会。

对视在的十多岁的青少年来说,松原市朗只不过是在电视长片出现的一个名字罢了。

加上他的演出费很高,也没法子让他演个小角色。

结果这一、两年来,松原也没演出什么足以引人注目的戏。

和松原一道演电影的女演员也和松原一样。很难得在电视或电影上看到,只是偶尔在舞台上演出。

想到以往,也难怪松原会有一丝落寞的感觉了。

“……阿启!”松原道。

“什么事?”

“那个女孩子,是谁发掘的?”

“峰川先生。”

“峰川大吾吗?好怀念的名字。……他好吗?那位老兄。”

“还好。他常拍两小时长的剧集。”

“哦……还有工作可做,真好!就算是做了会有很多抱怨的工作,也总比没事可做来得好。”

松原想了想,“……峰川大吾?还不错的一个导演。还没和他合作过。”

“他是个很有活力的人。常常念着要拍本编。”

“本编”就是指电影院上演的片子。

从事电影工作的人总觉得电视工作不过是“仿冒品”罢了。

“……让我想想。”松原说道,“峰川大吾、松原市朗、井关真弓。……还加上,永谷聪子。”

“好象很有意思哦!”启子面带笑容说道。

启子当然知道,每个人有每个人专属的公司以及计划,真要来个合作企划,百分之九十九是没法子达成的。不过,如果真的实现了的话……。

“……那个孩子,也累坏了吧?”松原说道。

“聪子吗?是啊,几乎都彻夜不眠地拼呢!”

“哦?……我去摄影棚看看。”

松原说箸站起身来。

启子催着回到休息室的聪子到棚里,自己过了一会儿也来到摄影棚。

井关真弓还是老样子,在布景里头抱着胳膊站着。

“你打算拗到什么时候?”

松原一走了出来,工作人员面面相觑。

“什么嘛?他们根本不听我的。”

说着,真弓指了指导演。“你说说他嘛!一个新进导演而已,说话口气大得很哩──”

年轻的导演一副无法可施的表情。

松原走入布景里,看了看房子。

“……就像她说的,”松原说道,“这件衣服才能搭配这个布景,你就穿这件演吧。”

在场的每个人都大吃一惊。……不过,最吃惊的该是井关真弓了。

“什么嘛!……我讨厌这个颜色!”

说着,嘟起嘴来。

“戏不是为你一个人拍的。你一个人牢騒满腹。看看别人,别人都累坏了。这样子没法子拍出象样的东西。你自己的名声也会受到影响。演员就是为了演出好戏。就这么演吧!别再闹了。”

真弓铁青着脸。……下巴抖着,一副要爆发的样子,但还是忍了下来。

“好了,开始吧!”

松原对导演说道,“我多嘴说了些话,抱歉!”

松原走下布景,离开摄影棚。

……一时之间,没有人动。

“快开始吧!已经不早了!”

拍拍手这么一声大哄的人是启子。

然后大家一齐开始工作。忽然之间摄影棚也活络了起来,井关真弓不高兴的情绪也被淹没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偶像明星杀人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