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窦初开》

序 曲

作者:赤川次郎

那个年青的公司职员名叫田中。

这个名字很平凡,但这不能怪他。他姓田中,名叫一郎,也许是他的父母简单地认为这只不过是第一个孩子,但这也不能说是坏事。

不过虽然是个年青的职员,但进入公司已经半年了,却事无大小都要请示上级或前辈,而自己则毫无主见,这可就是本人的责任了。

当然这也和父母的教育有关,不过既然他已经进入社会,那就无可辩解了。

因此那天晚上的事件,如果不是由于他的优柔寡断,也许就不会发生的。像他这样的人,往往事后总是自我去慰说;“下次我一定会干得更好的,不过……”可是一个人总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碰到重大事件的。

那天晚上——虽说是晚上,但并非半夜三更或者十时以后——时间刚好六时半,外面正是暮色苍茫,田中一郎肃立在某大厦的楼下门口大厅里。大厅很宽敞,正面是锃亮的玻璃大门。

他神情拘紧,胸脯挺得老高。不知底细的人还会以为他是个便衣警察哩。

他并非在这里工作执勤。他的工作单位是在另外一幢五层的旧楼房。连电梯也经常出故障。

他一直向往大企业,但最后却进了一家系列集团中的小公司。因此今天晚上来到这座大厦门口搞接待工作,他真感到心情紧张。

大厅的地面是洁白光滑的大理石,一不小心就会滑倒,他好容易才站稳脚跟,不敢移动一步。

一辆豪华型的长车身进口轿车来到大厦门口停下,戴着白手套的司机急忙下车,打开了轿车后门。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大模大样地从汽车里下来,抬眼望一下门口的三级台阶,一副懒得再走上去的神色。

对于一向气喘吁吁地爬惯了楼梯的田中来说,这个大老板模样的人真叫他羡慕得目瞪口呆了……呀,对了,这个来客是谁呢?他慌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贵宾名单,上面印有重要来客的照片。他来回浏览了两次也找不到,真该死!镇静,现在需要镇静!

啊,有了,原来这是董事长啊!今天晚上,就在这座大厦里,要召开田中那家小公司的母公司的董事会议,田中就是被派来大门口担任接待工作的。

自动玻璃门无声地向左右分开。董事长在两个秘书的前呼后拥下走进来了。田中作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口中念念有词:

“您辛苦了!”

“哼。”

董事长似答非答地发出了一声鼻音。

田中快步走在前面,直趋电梯门口,伸手按下了上升的键钮。接着他用手压住打开了的电梯门,侍立一旁请重事长上电梯。董事长不慌不忙地踱进去,当然秘书们也进去了,并且按下楼层号码的键钮。于是田中把压住电梯门的手缩回,又一次深深地鞠躬。等到他抬起头来,电梯闸门早已关闭,电梯也已经上升两三层了。这对他才松一口气,急急忙忙走回大门口的岗位去,身上已经汗流浃背了。今天晚上他将要这样在大门口和电梯之间穿梭而行,把贵宾送到楼上,等到会议结束,又要把他们一个个送出大门去。

他定下神来朝外面一望,不禁又紧张起来。原来一辆汽车已在门口停下。可是容一青,进来的却是一个身穿藏青色连衣裙的年轻姑娘,她挺多也就是十六七岁左右,身材娇小玲珑,不过因为腰板挺直,所以显得老成一些。她有一种引人注目的派头,连专心工作的田中也被她吸引住了。

田中不知所措了。今天晚上这座大厦只有一个董事会会议。难道她也是董事吗?不对。那个少女完全不理睬田中,径直往里走,到了大厅尽头那一片稍为低下去的小客厅式的地方,独自坐在豪华的沙发上。

田中想:怎么办呢?也许她是哪一位董事的小姐,在这里等着见面吧?他决定先不理地,等董事们全部到齐以后,如果她仍然不走,再去问她不迟。不过他总是放心不下,不时地用眼睛瞟她。只见她端坐不动、面向门口,神情严肃,给人以神秘莫测之感。

一辆出租汽车来了。下车进来的是田中自己那家小公司的经理。

“你在这里接待啊?”

“是的。”

“要注意不要失礼!”

“是的。”

经理还是老一套地板着脸孔,弓着腰急急忙忙地走向电梯,那派头和刚才董事长实在相差太远了。

田中看了一下手表,开会的时间到了。这时他的顶头上司科长从电梯那边走过来。科长是在比他高一个台阶的地方负责接待的。

“喂。田中,还差一位梶川先生没有来哩。刚刚打了电话去问,说是已经出门了,大概路上交通堵塞吧。”

“恐怕是这样。”

“不管怎样,如果来了就立即领他上去。梶川先生可是个大人物哩,你千万不要怠慢啊。”

“是的,我明白啦。”

又等了好一会儿。田中探头向门外张望,仍然不见踪影。他从口袋里掏出贵宾名单,再一次辨识梶川的照片,然后走回大厅去。

门外传来了汽车停下的声音。由中望过去,只见一辆深蓝色的大型豪华轿车来到了,梶川自己打开车门,跳下车来,又敏捷地跳上三级台阶。田中急忙趋前迎接。梶川身材高大,胸脯宽厚,双脚颀长,有点欧洲人的派头。”

“您辛苦了。”

“呵。我来晚了。我是梶川。”

“上级指示我立即领您上去。”

“好!”梶川一面迈步一面说道,“我大概是最后一个了吧?”

田中急步侧身前行,走到电梯闸门前面按下键钮,电梯门无声地迅速打开了。

“您请进……”

田中一面说一面回过头来,这时他才发现梶川并没有跟着上来,而是在半路停下,望着小会客厅那个少女走上前来。那个少女在梶川面前停下,低声地说些什么。梶川也低声地回答,但田中听不见他们说什么。接着梶川点点头,然后对田中说:

“对不起,你等一下!”

“好的。”

田中的手一放松,电梯门便迅速关上了。他目送梶川和那个少女走向小客厅的沙发。但因为他站在电梯之前,所以看不见拐进了一角的沙发。他一面看看手表,一面焦急地等待,但是又不敢去催促梶川。这个大人物可是惹不起啊。

“你别骗我!……”

突然小客厅里传来那少女高声叫嚷的声音,这声音响遍了大厅,使得田中吓了一跳。在空无一人的大厅里。这声音显得格外响亮。

接着两人的谈话声又低沉下去了,看来他们的谈话并不友好融洽。田中好奇地迈出一步,窥视沙发的方向。但这两人背朝田中而坐,他看不出什么名堂。田中无可奈何地耸耸肩膀。他虽然感到好奇,但还是少管闲事为妙,这对他这个位卑职微的小人物是明智之举。

他无聊地胡思乱想,在上面会议室里沏茶招待的那个年轻女职员长相满漂亮的,她和田中同一公司。也是被派来搞接待的。不过,她会看得起田中这个穷光蛋吗?看人家梶川先生多么神气,不用去找就有姑娘兜上门来。而且是那样一个娇嫩可爱的女学生呢!

“对不起……”

他背后的娇声细语把他吓了一跳,从意马心猿中惊醒过来。他回头一看,那个多女正站在他的跟前。她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板起脸孔。而是有点畏畏缩缩,但又微露笑靥,眼光柔情脉脉。

“对不起……”

“怎么啦?”

“您可以帮我叫警察来吗?”

田中莫名其妙地说:

“什么警察?”

“是的,您可以帮我拨110号电话吗?”

看来她算的是要叫警察了,田中刚才并没有听错。

“拨110号电话……你要干什么?”

“请你叫警察来。”

那个少女毫不含糊地说道:

“虽然我也可以自己打电话。不过……我用刀子捅了那个人,我的手很脏哩。”

什么?用刀子捅了那个人?……

田中的眼睛往下看。那个少女向他伸出了双手……

那是一双沾满了粘糊糊的鲜血的手!

“那个人是……”

“是的,就是梶川先生。”那个少女点头答道“啊,对了,您也许最好也叫一辆急救车来。”

田中好容易才完全醒悟过来,认识到眼前事态的严重性。他突然吓得面无人色,头晕目眩,一头倒在电梯闸门的闭合处。刚好这时电梯门打开了。于是他踉跄倒下在电梯里。

“你干什么呀?!”

坐电梯下来的是科长。他问道:

“梶川先生还没有来吗?……喂,你干什么呀?”

那个少女看见田中晕倒在地,不禁目瞪口呆。接着她便哈哈大笑起来,那银铃般的清脆笑声响彻大厅。

田中脸色苍白,挣扎着要爬起来,口中结结巴巴地说不成活。科长在一旁莫名其妙地干瞪眼。

那个少女的笑声还在大厅里回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窦初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