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啊,救命喔》

第二章

作者:赤川次郎

“你觉得如何?是她干的吗?”真弓问。

“这个嘛……”淳一耸了耸肩,“反正哪,先到现场看看再说吧!”

道田刑警开着车,鸣着警笛在深夜的路上急驶着。旁边坐着淳一,后面坐着真弓和宫岛礼子。礼子在出发不久后便沈沈地睡着了。“真是一张纯真无邪的脸啊!”真弓像是很欣赏地说着。“是啊。不过这整个事件看来并不单纯。”

“对啊。到底是谁告诉她发生了这件事例?如果不是她干的话。”

“不就是她刚刚说的那个“靖夫”吗?”

“你信她那套?”

“怎么说呢?至少这孩子像是的的确确相信这回事的。”

淳一回头看了熟睡中的礼子一眼,说:“我们现在说的每一句话,说不定她正在听呢!”

“偷听可是很不礼貌喔!”

“就算听了不高兴,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吧!”淳一笑着说,“不如等一下问看看她吧!”

“顺便问看看他有没有买珍珠项链给她吧。”

“喂”

“开玩笑的嘛!”

真弓看来倒不像是开玩笑。她翻开记事本一看,说:“啊,这是去年的事嘛!”按着又在手提包里翻搅了一阵,说:“有了,有了!努力总算有了报偿!”

淳一不发一语,倒是道田开口了:“您说的没错。”

“这个宗教,是由叫宫岛初子的女士一手创立的,就是礼子的母亲。”

“她就是教租啊!”

“嗯。本来只是个家庭主妇,听说是某日突然有了感应,然后开始让别人亲眼目睹神迹而声名大噪的。”

“像是把汤匙弄弯之类的吗?”

“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好像是能够替人治病,替人预测未来。”

“她也会说彩券的明牌吗?”

“我怎么知道?”真弓皱了一下眉头,“如果光是替人算那种东西,会遭天谴吧!初子有四个孩子,最大的是个儿子叫勇一,已经年过三十,无间定职业。此外有三个女儿。长女就是今晚出事的,叫贵子,二十八岁。次女道子二十一岁,最小的就是这个礼子,十八岁。”

“嗯那么,接班人会出问题,就是因为母亲死后没有指定谁来继任教祖喽?”

“没错。那时大家也都认为母亲不过五十岁,来日方长。”

淳一点点头,说:“说穿了,她也无法预测自己的未来呀!可是,不是有个长子吗?让他来接班不就得了?”

“恐怕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听说那母亲生前常常说:教租一定得由女人来当不可。”

“原来如此。”

“照那样就该由长女贵子来接喽!怎么辽……”

“我看一定是为了钱吧!只要有钱赚,就会起冲突。”

“我看也是。搞不好拥护长女的一派和支持次女的一派起了冲突。”

“那礼子呢?”真弓看了一下仍熟睡着的礼子,说:“这孩子还小,当教祖的事不会和她扯上关系吧!”

“可是她刚才不是才说什么要把总寺院迁到我们家来的吗?”

“对喔……。还有什么死掉的爱人的灵魂什么的。其中一定大有文章!”

“虽不中,亦不远矣。”淳一说。此时睡着的礼子突然急促地喘气,头猛烈地摇晃,一脸非常痛苦的样子。“怎么?是不是吃太饱肚子不舒服?”

“我肴是在做恶梦吧!”淳一说。礼子嘴巴微张,声音微弱地喊:“哥哥……不要……别这样!……哥……。”真弓摇了摇她,只见礼子更激烈地摇着头大叫:“不要!不要!”突然叭地睁开了双眼。那瞪得圆圆的眼睛彷佛看到了那个“恶梦”又重新上演。

“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推开了门,礼子高声呼叫着。这个仓库平常是没人用的,只要一推开门,就会有浓浓的灰尘味扑鼻而来。

今天不仅如此,迎面而来的是一阵连礼子也不曾问过的味道。

“哥哥!”

从走廊照射进仓库内的灯光中,可以看见一缕如香般的青白色烟,枭枭地回旋上升着。

“把门关上!”有说话的声音了。

好像是在角落,那不曾使用的衣柜阴影处传来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呀,哥?!”

礼子好像不喜欢自己被关起来的样子,也没把门关上,信步地走了过去。

“哥……”

礼子停下脚步来,只见勇一盘腿在地上打坐,手指夹着状似香烟的东西。那冒土来的烟薰得礼子紧皱着眉头,问道:

“那是什么呀?好臭呀!”

勇一笑道:“你不知道这是什么?这玩意儿就是大麻,总该听过吧!”

“那种东西”礼子看到哥哥两眼惺松,好像半睡眠状态地精神恍恍惚惚,一时说不出话来。“怎样,来一点吧,包你爽的喔!”勇一将那东西递向礼子。礼子不由得倒退一步。“我才不要!被妈看到,你就惨了!”

“干嘛!都十五岁了还一天到晚向妈妈告状啊?”

“我才不呢!”礼子表情僵硬,“可是你已经二十八了呢,还在做这种事?”

“老子是大人了耶!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勇一顶了回去。“礼子,反正你过来一下啦!这小仓库就像个小天堂,比起妈一夭到晚念经要强多了。”

“有种去跟妈讲。”

“你别那么没趣嘛。来,坐下来。”

“不要!”

勇一伸手去垃礼子,礼子硬是直挺挺地站立,甩开了勇一,接着就想往门外跑。只是礼子做梦也没想到,吸了大嘛,精神恍憾的勇一竟然从后面袭击过来,礼子还没回过神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就被压倒在地上。

“哥”

勇一将礼子按倒,就把她的毛衣往上掀。当礼子意识到自己的亲哥哥将要对她做什么的时候,浑身不寒而栗。

“住手!你在干什么?”

“你啊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懂吧!”

“对妹妹你要对自己的妹妹干什么?!”

“那又怎样?我让你不吸大麻也照样能爽一下!”

哥哥用大腿将礼子的双腿隔开,用力地隔开礼子几乎不敢相信,只是拚命地反抗。

“哥住手。求求你,别这样!”每次想把他推开,却又被勇一紧紧地压着,几乎快喘不过气来。“哎呀!别挣扎了,这可是很新鲜喔!”

“这种事也……我们是兄妹呀!”

“没关系啦!你安静点儿,我可不想把你弄痛了……。”

“哥……”恐怖加上震惊,礼子只想紧缩着身体……。何勇一压着……。“真是可怕啊!三年前吗?”淳一问道。礼子不发一语地点点头。听到礼子沈痛的陈述,连真弓和道田也说不出话来了。“可是……”一会儿,礼子又开口了。“就在紧要关头,我得救了,不知什么时候,敏子进来了……”

“敏子?”

“她是家里的女佣,我出生那时候来的,在我们家已做了将近十八年了。”

“要不要我去请您母亲过来?”敏子站在那里,静静地说。“那么,没发生事情喽!真是不幸中的大幸!”真弓像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似地,大喘了一口气。“真是个可恶的家伙,应该一枪把他给毙了!”照例,真弓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以后没有再发生什么吧?”淳一问。“嗯。从此和他形同陌路,我都把房间锁得紧紧的。”

“有没有再发生其他危险的事?”

“没有了。那时我一直在想哥哥到底是怎么了,大概是因为吸大麻的关系吧!”

“那才更不可原谅啊!”真弓语气坚决地接着说,“让我来跟他决斗,一定把他扁成人乾!”礼子笑了一下。虽然笑得有点僵,不过看来心情好多了。“你们真是好人。靖夫说得一点也没错!”真弓乾咳了一下,问道:“唔……他现在也在吗?那个叫靖夫的?”

“没有,不知到哪里去了,现在不在。”

“喔……”真弓松了一口气。“对了,开始是谁先遭到暗算的?”淳一问。

“真弓姐,再五分钟就到了。”握着驾驶盘的道田说。

“知道了。最先是二女儿道子。有一次从大学下课回家的途中,差点儿被车撞死,虽然很暗看不清楚是什么车子,但肯定是有人存心暗算而撞过来的。”

“嗯,这么说大女儿、二女儿都被人暗算过罗!不过都失败了,不是吗?”

“还好如此,只是贵子受了重伤。”

“真是太恶劣了!”道田接腔了,“咱们来把坏人毙了吧!”

糟糕!道田好像被真弓传染了。

“礼子。你说,靖夫熊和你交谈!”淳一回头问道。

“是的。”

“那他知不知道是谁要害你姊姊?”

礼子摇了摇头,说:

“就算是灵魂,也没办法一下子到处跑来跑去。靖夫一直守在我身边,所以也没离开太远。”

礼子看到淳一一点也没有以为自己脑袋有问题的样子,就放心多了。

“而且,杀手用的是手枪,一定会留下什么线索的。”真弓说。

“怎么办呢?”淳一思索着,“我看麻烦的就在这里。”

“老公”

“我也这么觉得。”礼子低声喃喃自语。“如果有人因此死了……或许是别人,或许是我……”

车子的速度渐渐地慢了下来,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紧张感也慢慢散去了。

“就这里了,”道田说,“我们到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啊,救命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