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啊,救命喔》

第五章

作者:赤川次郎

“预备开始!”真弓大喊。哇像闪电般冲出的,是道田刑警。“快跑!加油!”真弓挥舞着手。道田才跑到长廊的一半,脚下好像踢到了什么,噗通地滑了一下“哇呀!”的一声,漂亮地摔了一跤。“你怎么搞的!这样怎么做实验嘛!”

“对,对不起……我,实在是不行了。”道田气喘吁吁。“振作点儿!你这样也配当搜查一课的刑警吗?”

“呼……”道田汗流浃背。

原来是为了实验枪击贵子的凶手,能在几秒内跑回屋里,而已经让道田在同一地方跑了三十趟了。虽然说不上什么大不了的距离,但如此折腾,道田刑警会不支倒地也是无可厚非的吧。

“请歇一会儿吧!”有人说话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佐久间敏子就站在那里。

“在客厅已经准备好饮料了。”

“啊,真不好意恩。我也正想要喝点什么。道田,跑了这么久,口渴了吧!”

“是……是啊……”

真弓只是站在旁边量时间,一点儿也没跑。

但是,实际上在客厅津津有味地品尝着红茶的也只有真弓而已,而道田的袜子早已见底,哈哈呼呼地在旁直喘着气哩。

“您是佐久问小姐吧?”真弓话才出口,这位四十多岁,态度持重,在这个家帮佣的女人马上接腔说:

“请叫我敏子就好了,大家都这么叫的。”

“喔。在这个家,已经待很久了吧?”

“是啊!很久了。”

“您认为如何?在事情发生的这段日子里,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事?”

“唔……我只是个下人……”

“这可是个杀人未遂的事件哪!”

“做为一个下人,不管这个家中发生了什么事,我也只有视而不见的份。”

“呃……您有没有看到什么?”

“也没有。”佐久问敏子真教人难以捉摸。“那么,对于究竟是谁想杀贵子,您有什么看法?”

“唔……”

“放心!谈话只限于此绝对不对外透露!”

“唔……”敏子仍然只是温和地微笑着,重复着“我只是个下人,不便……”之类的话。

真弓也败给她了。“真是拿你没辙呀!”敏子一离开,真弓就直摇头。道田,你觉得呢?这样下去,变得谁也没有暗杀贵子的嫌疑了。”

“是啊。对了,要不要再跑看看?”道田好像回复了气力。真弓摇摇手,说:“不用了啦。反正至少知道这样是不可能的。”

“是……是吗?”道田看来又要倒下去了。

“我就是看那勇一不顺眼。可是,也不能因为看他不顺眼就一口咬定他是凶手啊!”真弓很难得能如此保持头脑冷静分析事情。

“反正哪,不快点解决的话,那大拱门一直放在我们家那边可受不了喔!”

“说不定会变成观光胜地喔!”

“是啊,会叫做“小偷与刑警夫妇之屋”什么的。”

“唉!”

“算了,没什么好查的走,该回去了!”真弓伸伸懒腰。

“阿!……”

才走出玄关,真弓愕然地停下脚步。原来她面前站着佐人问敏子。

“有您的电话,请跟我来。”敏子说。

“谢谢真不好意思。”真弓低头哈腰地道谢。

被带到电话旁,拿起电话时,真弓再一次九十度鞠躬道谢:

“真是谢谢了!”好像不这么郑重就对不起人家似的。

“喂,我是今野真弓,老公啊!什么?”

突然语气温柔了起来。“你在哪里?呃?……”又突然瞪大了眼,两眼角往上一吊。“我马上到!在那里等着啊!”真弓彷佛怒吼般地狂叫……

十几分钟以前,淳一和深井惠美二人正津津有味地谈着。

如果叫真弓瞧见了,恐怕会啪地马上掏出手枪吧!其实也不是两个人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只是深井惠美本身看起来样子就怪怪的。二人是在电视台内的咖啡厅一个没什么大不了的地方谈话。

“真的啦!你们呀,都误会我了!”惠美叹了口气继缤说:

“你们都以为我就喜欢那些脑袋空空的男人喔?我自己脑筋是也不怎么样,又真的很喜欢男人……好像真的和人家不太一样喔?”

惠美纳闷地歪着头又问:“是不是真的和人家不一样呀!”

淳一点了点头,说:“我想是吧。你对每一次的恋爱都是真心的喽,是吧?”

“没错!就是那样,你太了解我了!我要再喝一杯。”

“喝这么多,没问系吗?”淳一担心地问。

“安啦安啦。三碗红豆汤算什么!”

淳一光是听这么一说,胃就一阵不舒服,赶忙喝了一口水。

“是啦。我这个人哪对爱情一向都很忠实的。在旁人的眼里看来很随便吗?”

“也不会啦!了解的人还是会了解的。”

“是吗?……大概吧。我对忠夫、一郎、晴男、靖夫……都……对他们都是很忠实的耶!”惠美似乎一度陷入了长考,仍然还有些人的名字记不起来的样子。

“你,刚刚提到靖夫?”

“对啊。”

“姓呢?”

“性?男的呀!”

“不是啦!我是说他姓什么?”

“喔……唉叫什么来着?好像是是叫什么久保的吧!应该没错了。”

“那男的现在呢?”

“发生意外,死了。”惠美叹了一口气,说:

“我所爱的男人一个个死去我呀,是不是一个会克夫的女人呢?”

“你说意外,什么样的意外?”

“我想是车祸吧。好像是在靠山崖的路上,驾驶盘打滑了。他平常开车都很小心的啊,可能是被下了咒吧,一定是的!”

久保靖夫……?靖夫?发生意外?

是巧合吗?或是……?莫非和礼子说的那个“灵魂”靖夫是同一人……?

如果是同一人的话,事情就变得愈来愈不单纯了。

“喂!其实你也很不错的哟。”

突然被她这么一说,淳一一时不知所措。

“谢谢夸奖。”

“今晚,就陪我吧?”

“呃……我很忙,晚上很忙。”淳一赶忙正经地说。

“喔那,白天呢?”深井惠美靠了过来。

这时,女服务生过来了,说:“呃,深井小姐,您的电话。”

“喂,谢谢,是谁呢?”

“是个男的,叫……”

“我马上来!”惠美站起来,朝柜台快步走去。淳一松了一口气。拿起那杯实在不怎么样的咖啡喝了一口,突然“呃……”有怪声音传来。原来是惠美回来了。怎么那么快呢,淳一心中想着。“是打错了吗?”

“哎哟……”惠美摇摇晃晃地站不太稳“我……怎么……”

淳一的脸色刹那问变得雪白!惠美右手按着腹部,从指缝问竟有红红的血喷了出来。“振作点!”淳一扶着惠美。“我……好像破人捅了一刀……”惠美不支跪倒在地上,口中喃喃有词。“啊,怎么会?我一直都……很认真……”话没说完,惠美噗通趴倒在地上。

淳一向呆立在一旁的女服务生大叫:“快去叫救护车来!”

然后一手将桌上的东西拨落,抽起白色的桌巾捣着倒下去的深井惠美的伤口。

光天化日之下,畜生!真是胆大包天!把人呼叫到柜台去接电话,然后从大门进来到柜台之间不过才一公尺左右的地方,行进中靠了上去冷不防地捅了一刀之后,再从容离去。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吧!可是这简直是冲着淳一来的凶手可非等闲之辈呀!

“凶案发生时,有不在场证明的只有住院的贵子一人。”真弓翻开记事本边看边说。

“宫岛景夫去赏花,道子上课去了……即使如此,也可以偷偷溜到别的地方去呀!至于礼子嘛,听说在为信徒们吟诗呢!”

“唉!不管怎么说,我真是太大意了!”淳一摇摇头。

“别因此灰心呀!”

夜深了,淳一与真弓相偕回到了家中。

“这样一来不是又多了一条线索吗?”

“嗯……问题是我并没有看到凶手啊。歹徒相当高明的角度下手的!”

“干嘛挑上深井惠美呢?对于这整个事件她应该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啊,对吧!”真弓伸展开双手双脚,瘫坐在沙发上。

“这下可好了,本来想再向她多打听打听的。”

“你在说什么啊?”

淳一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

“喂!去帮我查一查,礼子说的那个叫靖夫的是什么来历,好吗?”

“好哇……有什么关联吗?”

“搞不好被我猜对了。”淳一点了点头。

“好!马上叫道田去办!”真弓将手伸向电话机。

“喂,道田不是早就回家了?”

“干刑警应该得不眠不休的除了我以外!”

淳一苦笑。只要有真弓在,根本连灰心的时间也没有。

接着,真弓连哄带骗地又让道田乖乖地为工作卖命去了。“其实也只不过说了一句“明天中午我请客”而已。”

“啊好累呀,该睡觉了吧。”

“对呀,一疲倦,什么点子也想不出来了。”

“可是啊,有时候累过了头反而也睡不着喔!”真弓说着说着,身体就往淳一靠了过去。

“喔……好像满有道理喔!”

“这时候呀,最好先打起精神来,等一下会睡得更好喔!”

“打起精神?”

“对啊!”

“不用打起精神也睡不了的!”

淳一紧紧地抱着真弓稍稍陷落的感觉,或者说已融入真弓的“温柔”里的感觉吧……

“喂,老公!”

“唔?”

“好像有人耶。”

“是啊。”

两人悄悄地抬起头,一看哇!面向院子的窗帘并没拉上,大拱门下面站着一群从来没见过的男男女女,全都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淳一夫妇二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啊,救命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