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啊,救命喔》

第八章

作者:赤川次郎

一阵脚步声传来“谁?”站在讲道坛上的勇一问道,在偌大空荡的空间里传来了回声。“是我……”

“是礼子啊。”身着白色洋装的礼子缓缓地往讲道坛的方向走过来。“哥哥,你不会不高兴吗?”

“为什么?”

“因为……大姊那时……”

“喔,老子才不在乎咧!现在呀,有谁敢惹我,定叫他后悔莫及!”勇一笑着说。

夜已经深了。

可是,应该没人睡得着吧!这真的是个意外连连的一天啊!

礼子一直坐在讲道坛前的椅子上。

“你不去看看爸爸吗?是不是因为他不是你的亲生父亲你就……”

“喂,喂!”勇一也在讲道坛上坐了下来,说:

“我看来可不像个冷血动物吧!我和医院连络过了,他们说现在并不严重,最要紧的是让他静养,所以我才没去。如果又一大堆记者跟着我,不是反而去吵他吗?”

“原来如此。”礼子点了点头。“其实除了这件事……礼子!”勇一的声音转趋低沉,从讲道坛上走了下来,坐在礼子旁边。“什么?”

“你……为什么对我……”

“有所转变,是吗?”礼子微微一笑,继续说:“其实我本来就不想当教祖,更何况当上后还有那一堆噜哩噜苏的事……”

“但是你为什么会如此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呢?真是不可思议。”勇一耸了耸肩。

“我没变啊!我本来就没意思当教祖啊!”

勇一仍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不敢正眼看礼子两手紧紧握着,脚踢着地板。

“礼子还生我的气吗?那件事……”

礼子此时脸上有点儿紧绷,说:“的确让人很不舒服呀!”

“是啊,可是……因为我喜欢你嘛!”勇一看着礼子。

“哥哥!”

“我和你又没有血缘关系!”勇一此话一出,礼子迷惑了起来。

“是吗?爸爸是不一样,可是”

“妈妈也不一样啊!”

“你说什么?”

“你的妈妈是别人。”

“你乱讲!”

“是真的!你是爸爸和别的女人生的,妈妈把你带大的。”

“骗人啦!”

“所以啊,我和你的爸爸妈妈都不是同一人,明白吗?”

“你说谎!”礼子铁青着脸站了起来。

“别急嘛,礼子,我……”

“我不会原谅你的!竟然连这种乱七八槽的话也说得出口!”

“是真的啦!不然你想想看,当贵子要让你当教祖的时候,道子干嘛那么生气?因为她也知道你不是妈妈的孩子呀!”

“哥……”

“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勇一握着礼子的手,但被礼子激动地甩开。

“不要!不要!”礼子像失魂落魄似地,蹒蹒跚跚别地走出讲道场。

勇一没有追上去,他大喘了一口气!突然“这个白痴!还想再说什么!”有个声音喃喃自语着。啪地一声,冷风灌了进来。勇一抬头一看,一脸愕然,正想站起来时大声的枪声,响彻整个讲道场,勇一按着胸口倒了下去。硝烟慢慢地在空中盘旋而上。

从二楼的窗子,有个黑影一溜烟地清了进去。几乎同时,一条绳索马上被拉起,窗子也关上了。

“别急着走呀!”淳一说完,也将灯一开。霎时停下脚步的,是佐久间敏子!

“你?……”

“我早就料到了。贵子遇刺时,大家都是从一楼的房间内冲到长廊来,只有你是从二楼跑下来的。没有人会想到居然都是你干的好事。当然罗!也没人会想到你居然会耍吊着一根绳子就能在讲道场的窗户间上上下下的特技!”

敏子两手紧抓着绳子。

真弓也赶到二楼来了。

“老公!”

“勇一呢?”

“没事,防弹背心还页管用。”

敏子虽铁青着一张脸,神色却仍很镇定。

“看来我是栽在你们设下的圈套了!”

“真对不起呀!”淳一说:

“对你来说,从外面把下面的窗户打开是要容易多了。而且,枪杀贵子的时候,凶手又为什么要特意挑那段时间下手呢……特意在礼子不在家的时候,而且让她不会被人怀疑呀!可真今人玩味呀!”

“而且还是惊险的特技耶!下手后,赶快从下面的窗户爬到上面的窗户,然后再赶忙地冲到楼下吧!”真弓膛目结舌地说。

“看到你一个人扛着宫岛景夫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原来你和外表大不相同,其实体能可是训练有素的啊!”

敏子重重地跌坐在榻榻米上,叹道:

“算我输了。”她看着淳一和真问:

“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想我们已经知道了。礼子是你的孩子吧!”真弓说。

敏子低着头,说:

“没错宫岛先生和我的。”

“然后再由初子夫人将礼子一手带大。在你来此工作时,初子夫人知道这件事吗?”

“不知道。她收养礼子时还没见过我她人真是太好了,一直对礼子视如己出疼爱有加。敏子说。

“可是,你却开始动起让礼子来继承教祖的位子的脑筋,初子大人一去世,如你所料姊弟们开始阋墙,你就觉得有机可乘了!”

(阋:读‘细’,争吵;阋墙:引申为内部不和。——华生工作室注)

“你说对了。”

“你狙击贵子,虽没将她杀死,却也让她们彼此互相猜忌如果道子接任教祖,你一样会干掉她?”

“没错,大概吧……”不待她说完,淳一插嘴:

“为什么道子后来又不接教祖了呢?我想,八成是你威胁道子“敢接的话就干掉厚川”吧!”

“你又说对了。就因为道子迷恋着厚川,所以才放弃当教祖,眼看一切顺顺利利,礼子就要登上宝座了,为什么?!又让给了勇一那家伙!”敏子沮丧地摇着头。

“那全是我一手安排的,是我拜托礼子这么做的。”淳一说。

“啊,这么说,是为了要把我引出来喽!”敏子瞪大了眼。

“没错。你可别怪罪礼子。那个孩子并不希望你再陷下去了,懂吗?”

敏子低头不语。

“妈妈!”礼子也上二楼来了。

“礼子小姐!”

“这样叫好奇怪喔!母女之间……就直接叫我礼子嘛!”

“礼子……”

这时淳一催促着真弓。

“走吧……到楼下去等吧。”二人下了楼,看到勇一站在那里。

“一切都还好吧!”

“怎么说呢?现在礼子正和生母相认哩。”

“是吗……想不到敏子太太还真是那家伙的娘哩!”勇一边说边摇头。

真弓拉着淳一进入了客厅,说:“喂,你不觉得事有蹊跷吗?”

“此话怎么讲?”

“佐久间敏子在深井惠美被杀时,人和我在一起耶!”

“我又没说深井惠美是她杀的!”

“那,是谁?”

“别急嘛,凶手跑不掉的。”淳一拍拍真弓的肩膀。不一会儿敏子和礼子紧紧地搂在一起,从楼上下来。勇一仍站在那里,敏子低着头,说:“真是太对不起你了!”

“算了,别提了。”今人意外的,勇一一脸轻松爽朗的表情。“我刚才还以为我死走了咧!礼子。”

“哥哥。都是我不好我还是只想把你当作哥哥。”

“我知道了。但是,礼子,我要你来当教祖。”

“咦?”

“说实在的,我根本不是那块料!”勇一笑着说。“怎么样呀,我又把教祖的位子还给你了!”

“这样好吗……我是她的女儿。”

“这有什么关系!对外界的人来说,这并不重要!”

“可是,还有贵子姊和道子姊在啊!”

“现在老子是教祖,老子叫你当你就当吧!”

“那样太乱来了!”

“哪里乱来了?”

“反正不好就是了!”

“小顽固!由不得你……”

看着勇一和礼子如此一来一往,真弓和淳一都看傻了。

“喂,这里就交给道田,我们走吧!”

“有道理!”二人相觑,互相点了点头……“是哪一位呀!”在病床上,宫岛景夫缓缓地抬起头来。

“您有没有好一点啊!”真弓问道。

“喔,是你呀。让你瞧见我这副德行,真是不好意思。”景夫无力地笑着。

“有件事我也不晓得该不该在这时候提?”

“什么事呀?”

此刻夜阑人静,医院中一片沈寂。

“敏子小姐被逮捕了。”

对于真弓的话,景夫许久没有任何反应。

“是吗?”

总算开口了。

真弓接着说:

“宫岛先生,刺杀深井惠美的,是您吧。”

景夫一直盯着天花板,说:

“我想你们也该知道了吧?”

“您和以前礼子小姐的情人久保靖夫的死,也有关系吧!”

“事到如今,纸也包不住火了你说的没错。”

“在车子上动了手脚?”

“呃……本来只打算让他受点伤的,没想到却害死了他。其实也只是想给他一点警告罢了。”

“也是您安排,让深井惠美去勾引久保靖夫的吧!”

“呃……”枕头上景夫的头缓缓地晃动了一下,说:

“惠美很好利用。对任何男人都来者不拒,非常容易动摇。虽然太过肤浅,也算是个好孩子……”

“你利用她来离间礼子和她的情人?”

“没错。虽然还没决定由谁来继承,可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巴着她的话,前途就先蒙上一层阴影了。”

“那么,厚川先生和惠美也有一腿吧!”

“嗯。那家伙和道子来往时,我叫惠美引诱厚川上床,如果道子真的认真起来的话,就把厚川这档事儿给抖出来,那他们之间就完了。”

“可是结果适得其反。”

“没想到啊,为了那老家伙而爱得这样疯狂……”

“那么惠美为什么自甘过着换男人像在换衣服的生活呢?”

“嫉妒二字啦!说来也可悲啊。我也不想再利用她了!”宫岛景夫苦笑着,问道:“要逮捕我吗?”

“您还住院中呀!”

“是吗?……我有一种感觉,大概再也无法回到那个家了……”说完,景夫静静地闭上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啊,救命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