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榜上无名》

第01节

作者:赤川次郎

偶然,是件有趣的事。

温水小百合知道之后,心情轻松了不少。

光是这个,看官大概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吧。若要理解小百合的感受,就必须由火车缓缓开动,从车窗看不见在月台挥手的母亲时,小百合陷入何等胆怯的心境那一刻开始说起。

实际说来难为情。当火车加快速度,想到再也不可能回去家里时,小百合甚至泪水盈眶。当然,她马上责备自己,都十八岁了,这样子多难看呀,于是立刻把眼泪吞回去。

小百合一直盯着窗外的景物:自己的家乡渐渐远去,最终被陌生风景取代。

十八岁的温水小百合,是高三学生。

为了参加大学考试,她在开年过后没多久的这一天,离开自己的家前往东京。

长到这么大了,小百合从没有尝试一个人旅行。即使和母亲在一起,也未曾尝试离开这个士生土长的小市镇两天以上。

这回居然一个人去东京……

当着母亲面前,她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大胆提出,“我想参加东京的大学试!”

而当现在一个人搭火车时,她已不禁懊悔,想着假如不上什么大学,留在镇里找份差事多好。

但——现在已经不能取消了。不光是母亲,连当地的高中老师和朋友都鼓励她。

“小百合,加油哦。”

的确,温水小百合是那间高校的“女秀才”。老师说:

“你也许可以进东京的k大的。”

于是小百合萌生考k大的意慾……

可是现在小百合完全丧失自信。出东京、上补习班(尽管只有一个月左右)、考试——她担心在考试之前能不能忍受一个人的生活。

母亲的老朋友的儿子会把小百合安置在他的公寓里,他多半也会到东京车站接她。

可是,小百合从未见过这个人。他是怎样的人?会不会给他添麻烦?像我这种土包子,会不会受人嘲笑?

一旦陷入不安,便开始无穷的担心。万一这人忘记来接小百合怎办?

那时小百合会在月台上束手无策。对,连母亲都没见过他本人。

尽管是从前认识的朋友——是朋友的儿子。老实说,小百合因母亲硬把自己塞给别人的做法而觉得为难,对方大概也觉为难吧。

如果住不下去,即使想离开,在东京人地生疏,也没有其它去处啊。

“我太意气用事了……”小百合不由独自喃语时,有声音说:

“对不起,这里有人坐吗?”

“嘎?”正在发呆的小百合,作出稍微迟钝的反应,“啊,没人坐。”

老实说,她一直没察觉旁边是空位子。

“好极啦。”那女孩把手提袋放到网架上,再问小百合,“——你的行李不摆上去?”

小百合的旅行袋摆在脚畔,脚不能伸展,的确对她造成困扰,可是她不放心,她怕摆到网架上后,万一被人拿走了……

“我不用。”小百合说。

“是吗?”那女孩也不怎么介意,在小百合旁边的位子坐下,“有位坐真好,不然站到东京就惨了。”

那女孩看起来年纪和小百合差不多。但她予人开朗高贵的感觉,十分有朝气。

而且,她有一张白皙可爱的脸孔、修长的双腿——一切都和小百合成反比。

“去东京?”那女孩问。

“嗯。”

“我也是。”她微笑的脸好象在发亮。

但是,由于小百合的性格使然,她不会轻松地和陌生女子交谈。

那女孩见小百合不开口,便把坐椅的靠背倒下去,伸懒腰。

她穿的衣着也很时髦,令人想起枯叶的暖色夹克、灰长裤。小百合穿的是宽大的毛衣,而短褛则脱下来挂着。

这女孩一定去过东京无数次了,小百合想。

无论如同,火车以固定的速度继续飞驰,逐渐缩短到东京的距离。小百合的心情稍微平静些,她也稍微把椅背倒下去。

还有好几小时才到。昨晚太兴奋了,几乎一夜没睡。可是小百合的神经太紧张,她无法这样子在独自乘搭的火车上入睡。

“振作些!”小百合这样说给自己听。

准备考大学的人,在抵达东京以前就患神经衰弱的话,像什么话。

小百合打开手袋,拿出一个灰色大信封。这是k大学的考试要项。她已读过好几遍,十分明白了,现在再看一遍,是为收紧心情。

旁边也传来同样窸窸睟睟的声音,小百合不经意地向邻座的女孩瞄了一眼。她的膝头上有个同样的灰色信封。

不可能,怎会这么巧——

对方也看看小百合,望望她的信封。

二人面面相觑——

“说不定——”那女孩说:“k大?”

“对。你也是?”

“k大——咦,好象假的!”

二人一同笑起来。

年轻女生一同扬起笑声时,声量相当惊人。周围的搭客都吓了一跳。

“我叫水田智子。”那女孩说。

“温水小百合。”

“温水?好少有的姓。”

“常有人叫我“温暖的热水”的。”小百合笑说:“水田——你常去东京?”

“怎会常去?”水田智子摇头,“这是第二回。上次——已经十年前啦。”

“真的?因你穿得好时髦,我以为你常到那里去。”

“从杂志中研究出来的。温水——我可以叫你小百合么?你叫我智子就行了。”

“当然。”

“小百合,你第一次去东京?”

“是的。好担心。”

“有谁来接你?”

“家母的老朋友的儿子——你呢?”

“已经十年没见的远亲。上次见他时还是大学生,现在三十岁了,是有妻室的班族上。”

“在他那里受照应?”

“对——哎,我们两人都能考上k大就好了。”

“真的。”

小百合和几分钟前完全不同,变得判若二人似的,觉得好快乐。

和水田智子谈谈这个说说那个的,感觉上仿佛是很久以前就相识的朋友似的。

“啊,卖便当的来了——买来吃吧。”智子说:“小百合,你要不要?”

“好。”

肚子突然饿了。其实母亲做的饭盒在她的手袋里,但现在她想陪智子一起吃。

对不起哦,母亲。

“哎,小百合。”智子说。

“嗯?”

“旅行袋摆到上面的网架去吧。很阻碍吧。”

“也好。”

小百合把脚畔的旅行袋放到网架上去了,仿佛连不安和担忧也一并放了上去似的……

“——马上就是终点站东京。请各位乘客不要遗下东西,开始准备——马上就到终点站东京……”

小百合醒过来。

东京?没可能的。并没坐太久的车呀。

这么一想,终于察觉自己在不知不觉间睡熟了。

“糟糕!竟然睡着了——”

小百合甩甩头,看看隔邻的位子。不见水田智子。

是不是上了洗手间?

火车开始放慢速度。由于终点站的关系,用不着慌张,总之先把行李从网架拿下来再说……

小百合发现智子的旅行袋不见了。是智子自己拿下来,她已去了出口处,还是走开了?小百合毫无头绪。

她去了什么地方?

刚才谈得那么融洽,要下车时,智子怎会这样默不作声地消失呢?

小百合有点失望。难得她们在旅途上变得那么熟络了。

对。她本来想问水田智子受照应的家的电话号码之类的,但智子抢先提出了。

“你到哪个家受照应?”

“他叫片山先生。听说兄妹两人生活在一起。后来不曾见过面。是家母厚着脸皮一再要求他们照顾我的。希望不给人家添麻烦就好了。”

“暂时罢了,不是吗?不需要摆在心上。说起来,我还不是一样给人家添麻烦?到新婚燕尔的夫妇家当食客,在意的应该是我才对——哎,待会把电话号码告诉我。有空时找个地方再见吧。”

“嗯。”

由于记事簿放在旅行袋里的关系,“待会吧。”小百合这样说……

谈到那么融洽的地步了,为何水田智子没叫醒自己,径自走开呢?

列车进入东京车站的月台了。

小百合依依地望了望隔邻的座位。列车停了,车门趾溜趾溜地打开,客人陆续开始下车。小百合后面也有人跟着,她不可能忘记下车。

有没有遗忘了什么?到达月台时,其它搭客渐渐越过小百合往楼梯赶去。其中也有人的大衣衣襬招展着跑着走的。

好匆忙呀,小百合想。

但——叫“片山”的人在哪儿?

“懂吗?月台空掉时,对方会来找你的。你站在下车的地方别动就是了。”母亲这样告诉她。

可是,东京车站的月台好象没有“空”的时候。人们川流不息地熙来攘往。

好惊人的人数。小百合被压倒了。

而且,到底有多少个月台?光是触目所见的月台就挤满了人,叫人眼花缭乱。

然后——传来某种令人怀念的叫声。

喵……

猫?好象是猫叫声。可是,这种地方不可能有猫……

“喵。”清清楚楚地从脚畔传来。俯头一看,一只漂亮的三色猫一直仰头看着她。

“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小百合不禁笑逐颜开,“是吗?是你跑来接我的吗?”

“咪噢。”它叫得好象是答复,小百合笑了。

“温水小百合小姐?”女人的声音。

“嗄?”

一个长相可爱的女孩在看着她。

“我是片山晴美。”

“啊……我是温水小百合。”

“好极啦。你的照片收到了,但我哥哥临时来不了,而照片他拿着,我又不认得你的脸。正在想着要怎样找你。是不是害怕了?对不起啊。”

这人说话爽直流利,叫人感觉爽朗。小百合不由松一口气。

“喵。”

“知道啦。你想说是你找到的对不对?”片山晴美说。

“片山小姐和这只猫住在一起?”

“对。它叫福尔摩斯。是和我同居的,请多多指教。”

“咪噢。”

“好聪明的猫咪。”小百合笑了。

“还可以啦。它和普通猫有点不同。行李只有这些?”

“嗯。”

“那就走吧。”晴美催小百合迈步——

“噢,等一下。”

小百合在人潮中发现了水田智子那件枯叶色的夹克。她从后面赶上前去,拍拍智子的肩膀。

“水田!你到哪儿去了?”

回过头来的女孩——不是智子。但她有点地方和智子相似。发型、夹克、长裤,看上去完全一样。

但——肯定是另外一个人。

“对不起。”小百合道歉,那女孩只是冷冷地看了小百合一眼,就走开了。

跟她走在一起的,是个二十岁左右、西装笔挺、像是上班族的男性。

两人的姿影很快混入人潮中看不见了。

“怎么了?”片山晴美来到她身边。

“对不起。她很像我在火车上认识的女孩——搞错了。”

“哦。同年代的女孩,个个看起来都很像的。走吧!想吃什么?我哥哥用电话联络过,若是方便,找个地方吃了晚饭才回去。”

但——这样的巧合吗?

一模一样的夹克、长裤。而且,那女孩所提的手提袋,跟水田智子的完全一样。

如此巧合的事重叠发生?

水田智子以那种不合理的方式消失的事,以及和她打扮如此相似的女孩从火车下来的事——

小百合十分在意。当然,也许没啥大不了……

“哎,你想吃什么?”

被晴美一问,小百合顿时振奋心情。

对,一定没啥大不了的事。

“什么都可以。而且我也不太饿。”

话一说完,肚子“咕”的一声响,小百合脸都红了……

“多谢。那么,陪我喝杯茶总可以吧。”

于是,不晓得什么原因,小百合就这样答应了。当这个叫关谷久高的学生说“我告诉你这一带最好喝的咖啡在哪里”时,她不由自主地跟着走。

可能因为母亲爱喝咖啡的关系,小百合很小就开始喝咖啡。以小百合的味觉来说,这一带快餐店的咖啡糟透了。几乎一点味道也没有,仅仅接近开水的程度而已。

只要用心煮的话,即使是薄咖啡也有薄咖啡的味道。

于是想到,假如关谷告诉她哪里有好咖啡的话,不妨试一试。

走出补习学校后,关谷一直在复杂的后街兜来兜去,小百合压根儿不知道怎么走。

风变冷,小百合开始不耐烦,说:

“到底在什么地方?”

“奇怪。”关谷侧侧头,“明明是在这一带的。”

“你不是认得路才去的吗?”小百合生气,“我回去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榜上无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