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榜上无名》

第04节

作者:赤川次郎

“刚才带我来的那位老师——”

“你说室田老师?相当不错的人。不过,小心。他对女孩子出手很快的。”佐久间笑说:“说明会吗?该去了。”

她把医疗保健室的门一下子打开,一名恰好经过的男生给吓了一跳,立刻停步。

“噢,抱歉。”佐久间恭子正经地说。

那名戴眼镜、有点神经质的男生瞪了女医生一眼,急急步走开了。

“这个不适合k大。”佐久间恭子目送那男生,盘起胳膊说:“不过他会合格的。”

“是考生?”

“对。他哥哥是这里的学生。我常见到他的。”

“你怎知道他会考上……”

“不晓得,但他必须考上的。”她耸耸肩,“他父亲当过教育部长,是有实力的政治家。考私立大学多多少少占了便宜就是了。”

“哦……”小百合点点头。

成人的世界就有这种事。小百合已不是小孩子,她明白一点点。

不过,明白归明白,跟谅解不同。她希望自己永远不谅解这种事。

不然的话,她不知道该如何向自己的下一代交代所谓的“公平”或“平等精神”。

“但是——”佐久间恭子侧侧头,“他在这个地方干什么?”

这时候,传来一把熟悉的声音。

“咪噢。”

咦?小百合惊讶地回头,见到福尔摩斯带着(它走在前头)片山和石津走过来,吓了一跳。

“石津先生!”禁不住先喊出石津的名字。

“嗨,听说今天有入学试说明会?”片山说。

“噢,是刑警先生呀。”佐久间恭子好象已经见过他们,“你们认识她?”

“我就是在这位片山先生的府上暂住的。”小百合说:“还有,这位石津先生曾经救我脱险。”

“呵。真巧呀。”

“你——怎么啦?折到脚?”石津问。

“不,没什么——我必须走了。”

“好。我们为了今板教授的命案,正在到处查访中。”片山说:“福尔摩斯——你衔住什么?”

仔细一瞧,福尔摩斯衔着一张折成两半的纸回来。

“咦?会不会是刚才那人掉的?”小百合说:“我交给他去。他好象是来参加说明会的。”

片山捡起那张纸。

“是张便条哪。“明晚,十二时,阿特籣号。’——是约好碰头的地点吧。”

“不能熬夜的。”石津严肃地说。

“那我保管了。”小百合说:“石津先生……今晚也会来吃晚餐吗?”

“看工作情形而定。”

“我等你。”说着,小百合有点脸红,“再见了。”

她“哒哒哒”地急急跑开了。

“不要跑!”佐久间恭子喊,“——真好哇,年轻人。”

“你也很年轻呀。”片山说。

“唷,是吗?”佐久间恭子稍微用手摸摸头发,“今晚可以陪我吗?”

“嘎?”

片山不由焦急了。佐久间恭子笑起来,十分豪爽又舒坦的笑声。

恭子年约三十五六。一张脂粉不施的脸,和蔼可亲,是那种任谁都有好感的类型。

“对了,你掌握到什么?”片山问石津。

“加油吧!”她拍拍片山的肩膀。

“走吧,石津。”

“呃……”石津好象在想东西。

“怎么啦?”

“不……她一提到晚饭的事,突然就饿起来了。”

片山叹息。

“喵。”福尔摩斯的叫法,不知是同情,还是嘲笑他。

说明会的会场,是个大得令小百合目瞪口呆的大讲堂。

这样一来,要找刚才那个“代议士的儿子”就不可能了。还有,也不可能找到那个可能坐在某处的“水田智子”了。大部分位子已经给坐满,小百合在后头的空位子坐下。

“嗨。”过来喊她的是刚才帮她的室田助教,“已经没事了?”

“是的。谢谢。”她道谢一番,“噢,对了——”

“嗯?”

“有个代议士的儿子——戴眼镜的、有点神经质的人,你知道吗?”

“啊,你是说门协吧。他弟弟今年应考。他在那边。”

出乎意外地靠近自己,反而完全没发现。

“你好。”小百合走过去,站在他旁边,“你是门协先生?”

对方的暗淡眼神从眼镜背后抬眼看她。

“什么事?”

“刚才,你是不是掉了这个?”小百合把那张便条递过去——

门协的脸唰地变色,快得叫小百合大吃一惊。

“在哪儿找到的!?”

他像抢夺似地接过那张便条。

“捡到的——仅此。”小百合生气了,快步回到自己刚才的位子。

什么意思嘛,这种态度!气人!

她生着气回座时,说明会刚好开始。

说明会在紧张的气氛下进行。只有把详细的指示、教室的分配法之类的说明记下来的原子笔声音,在寂静的空间作响。

怎么说?在这里出现的全是试场的敌手。当然,几乎彼此都不相识,也没交谈。

说明会结束后,小百合舒一口气。居然紧张到这个地步。

由于大家同一时候回去的缘故,出入口非常拥挤。小百合想待会儿再走,所以继续坐在位子上。

“喂,你。”

有人喊,她抬起头来看,是刚才那个议员的儿子门协。

“什么事?”

“不——刚才对不起。”他垂下眼睛,“我禁不住精神紧张,做了失礼的事……”

小百合堆起笑容,说:

“的确是叫人气忿的态度。不过,算了,我忘啦。”

门协松了一口气。

“谢谢。我叫门协升二。你呢?”

“温水小百合。”

“温水?哦。我们都能够考上就好了。”

“是呀。”

“那么……谢了。”

“不客气。”

小百合目送门协升二快步混入其它人中间跑开了。

他不是太坏的人嘛,她想。

“叫我冯?”

明石布子站在客厅入口,两手交叉在围裙前面,望着把身体沉在沙发上的今板

京子。

“嗯,进来吧。”今板京子——现在是未亡人的她说:“坐——丧礼方面,辛苦

你了。”

“哪里哪里。”明石布子木无表情地说。

“家里也终于平静下来了,必须为以后的事考虑考虑啦。”京子说。

“呃。”

“因此,这个家对我一个人来说太大了些,但要卖掉也不容易。除非有必要搬

走则另当别论。”

“呃。”

“因此……”京子看着涂上指甲油的手指甲说:“我想首先把你辞掉。”

布子并没有表示困惑的样子,说:

“是吗?那么,每天的家务由太太做吗?打扫啦、洗衣之类。”

京子瞥了布子一眼。

“不是的。我很忙,我有许多应酬。当然,我会雇用其它人的。”

“若是这样,不如继续雇我的好。”布子用有恃无恐的语调说:“我想训练新人?

是很麻烦的。”

“不过”京子慾言又止,“好吧,就说清楚好了。听说你告诉刑警先生,在

外子被杀之前的晚上,见到我的车子回来过。”

“我没这样说。我只说见到一部相似的车。”

“可是,警方在怀疑我。真是飞来的麻烦。”京子第一次用眼睛瞪视明石布子,

“我不想你留在这里,当然,我会好好付你的退职金,虽然我不想给你,但我又

不希望你说我吝啬。”

“可是,太太”

“什么?”

“我不想辞职。”

布子的话叫京子大感震惊。

“你——”京子终于开口,“你知道自己的立场吗?”

“知道。”

“你是被雇的哦。”

“雇用我的是男主人。”

“外子死了。”京子用严峻的语调说:“现在我是雇主,是我叫你辞职的,这样

够了吧!”

“承你所言。”布子泰然自若,“站在我的立场,我也不想让太太难堪。”

“难堪?我为什么难堪?”

布子的嘴角上,首次浮现有点嘲弄的笑意。

“这个太太心知肚明吧。”

“什么意思?你说!”

京子马上歇斯底里起来。

因她做梦也想不到布子会表现这种态度。

“太太和室田老师的事。”布子坦率地说:“我想没必要再说下去了吧。”

血色从京子的脸唰地褪去。

“你……”

“主人也知道的,虽然他并没有为这件事生什么气。”

京子尽量维持“雇主”的立场。

“那么,你要多少?”她问:“你想要堵口费吧,是不是?”

“不。”布子摇摇头,“我只希望在这里继续做下去。”

“但——”

“我的性格生来无慾无求。”布子说:“今晚吃些什么?”

一阵短暂的沉默。

终于,京子叹一口气,说:

“不用了。我要出去。”

“遵命。”京子鞠躬,离开客厅。

京子从皮包掏出香烟,企图点火,但她的手发抖,一直点不着。

最后气起来,把香烟用力在烟灰盅里拧烂。湮丝飞溅四周。?

是不是晴美的替身?片山觉得好笑。

实际上,温水小百合并没有晴美那么英勇(绝对不能对当事人说),但她有些地

方很像晴美。

入学试说明会结束后,她还继续跟着片山他们,多半是想待在石津身边的关

系。石津在大学食堂刚刚吃着咖喱饭——加大碗的——终于心满意足了。对于小百

合紧黏在身边,大概也不会觉得不好吧。

不过,即使已单方面地对晴美发过“爱的誓言”,石津只把小百合当“妹妹”之类

看待而已。

当然,这样没什么。只要进了大学,小百合会遇到许多同年纪的男孩。这是自

然的事。

“对呀。有时刑警必须当一般人的替身去死的。”石津边喝纸杯咖啡边和小百合

谈天,“没法子。这是任务。”

“但——石津先生不要死。绝对不要!”小百合既惹人怜爱又认真地,捉住石津

的手腕说。

稍微离远而坐的片山悄悄地对福尔摩斯说:

“看来这次轮到我没事啦。”

“喵。”

“这种事你不懂?不要这样嘛。”片山皱眉头。

“来,片山兄。”石津把咖喱饭完全扫空后,站起来,“努力工作吧!”

片山啼笑皆非,“早已努力着啦。”他转对小百合说:“你要回去公寓吧?小百

合,怎么啦?”

不一会,小百合才恍然说:“噢,对不起。”

“怎么啦?”

“那女孩……”小百合看看从大学生食堂的另一个入口走进来的少女——水田智

子。

“那女孩怎么啦?”

“g然是,是她。”小百合喃语,“出去吧。”

她急急忙忙地从食堂走了出去。片山和石津面面相觑。

出到走廊时,小百合说:

“有件事想告诉你们。但我无意干扰你们的工作。”

“说说看。”片山催促。

小百合将她从来东京的火车上,和一名叫水田智子的少女交上朋友开始,到在

东京车站的月台遇见一名和她同样打扮的少女,然后见到那少女和一个像是前来接

她的男人从酒店出来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好奇妙的故事。”片山说:“你不知道那女孩是不是叫水田智子吧?”

“是的。不仅如此。我脚踝的伤也是……”

“也是她弄到的?”

“我差一点被杀也说不定。”

片山觉得小百合愈来愈像晴美了。

小百合把今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当时只看到她的背影,不肯定是不是她,刚才见到她进来,我就知道了。从

她的服装知悉,我跟在后面的女孩就是她。”

“放下红色笔记簿,故意让你去捡,然后从上面掉落的盆栽……”片山颔首。

“是室田老师救了我的。否则一定……”小百合全身打颤。

“室田?”片山问:“那位老师救了你呀。”

“片山兄。”石津说:“你嗅到什么了吧。”

“除了咖喱以外的味道。”

“喵。”

不是可以悠闲地玩相声的时候。

“应该向她问问话的,不是吗?她还在食堂吧。”

片山等人回到学生食堂。可是,到处不见那个“水田智子”的影子。

去问卖食券的婶婶,她耸耸肩说:

“那女孩很快就走了。我也在想她怎么了。”

片山等人从那个出口出去,找了一会,到处不见女孩的踪影。

“可以吗?那么,石津先生,一起走吧!”小百合兴奋得跳起,勾往石津的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榜上无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