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榜上无名》

第05节

作者:赤川次郎

“我好开心……其实我一直顾忌着,觉得对不起你太太。”

“我们已经分手了。忘掉她的事吧!”

“那……房子之类的,一定被你太大拿去啰。”

阿部并没想到这一层。

的确,万一闹上法庭时,阿部这一方将是坏人。

“从零开始吧!”他叹息,“你……会不会跟我?”

智子想了一下,说:

“唔——我不要过穷日子。”

“我不会让你吃苦的。”

“不过……对了。哎,我听说了。有一个很好的赚钱方法。”智子抬起头来。

“赚钱方法?”

“嗯,补习学校听到的,当然是高度机密。”

“是不是……大麻之类?”

“不是这些。”智子摇头,“是卖东西,贾某种东西。”

“卖东西?”

“可以卖很贵哦。从几十万起,有时卖到几千万。”

阿部想了一下,说:

“看来不是合法差事哪。”

“这个当然,不可能一下子得到一大笔钱。不过,绝对不会伤天害理就是。”智子吻吻阿部,“试试好吗?”

她已知道答案。

“可以吗?”石津说。

“为什么?”小百合反问。

“你不是要念书吗?”

“我可能被杀哦。石津先生,我死了也无妨吗?”

“不,这种事当然不许!”

“但我读书时,你总不能一直跟在我身边吧?所以,我来跟着石津先生。”

有点不成理由的理由,不过石津并不在意,小百合也同样不在意。

“万一感冒就麻烦了。”

“不要紧。我穿了很多衣服。”

的确,小百合穿得一身臃肿。

现在,石津和小百合走在夜的酒店的街上。

“室田老师真是这些地方的常客?”小百合说:“叫人好失望。”

“上次我跟踪他,在路上跟丢了。就在这附近。他大概走进这间酒店去了。”

一间外型相当时髦漂亮的酒店。

“已经过了两个钟头啦。”小百合说:“哎,通常需要多少时间?”

“这……不太清楚。”石津脸都红了。

夜风不强,竖起大衣的衣领就不冷了。尤其待在石津身边,小百合感到十分幸福……

“一直站看,不累吗?”石津在意地说。

“你肯背我吗?”

石津决定不说什么。

“哎,出来啦。”小百合说。

确实是室田。进去时是一个人,大概在里头约好碰头吧,出来时是两个人……

“女的。”小百合低声说。

室田走到马路,留心地环视左右,但完全没察觉小百合等人。

他往后示意一下,女的身影出现了。

“果然……”石津喃喃地说。

“她是谁?”

“今板教授的未亡人。”

今板京子和室田手挽着手,往大马路走去。

“怎没开自己的车来?”小百合问。

“多半在里头喝了酒的关系。”

“是吗?”

“这两个人……有动机。”石津记在簿子上,“再跟踪看看。你也来吗?”

“别忘了,我差点被杀哦。”

“知道啦。”石津笑了。

小百合就像这个未亡人一样,紧紧捉住石津的手臂,在夜道上迈步……

“他们个别回去哪。”小百合说。

出到大马路,室田截了一部出租车,只让今板京子独自上车,他挥手目送。

“怎办?”小百合问。

“再跟在室田后面看看。”石津说:“你——”

“我被杀也无妨么?”

“知道啦。”石津苦笑…k

室田看看腕表,急急步往前走。

“看样子他另外约了人。”

“女人?男人可以这样子连续和几个女人在一起么?”

“不……我不知道。”石津又脸红了,“约的可能是男人。”

“说的也是。”

室田走进一间有点陈旧的小酒廊去了。

“糟糕?这种店一进去就暴露身份了。又必须站在外面啦,你可以吗?”

“石津先生,你抱着我给我温暖吧?”小百合把身子靠偎过来。

石津绝对没有女性恐惧症,但一方面有晴美的事,却又不能把小百合拋开不理,使他变得左右为难的哈姆雷特——不,夹在中间的火腿蛋。

“我没关系哦。”小百合噗哧一笑,“因我一直住在乡下,乡下的冬天不是这样的,东京好温暖咧。”

“唔,也许是的。”

“我很苦恼。想着初到东京,会不会有好事。并不一定非要进k大不可,……好

像为虚荣而应考似的。又想到万一落榜了,回去应该说什么……不过,现在已经不苦恼了。我会好好努力,进k大给你们看。”

“有这种气慨就对了。”石津点头。

“因为,这里有石津先生在嘛。”

石津呛住了。

“你没事吧?”

“嗯……没事。”石津的手贴住胸口。

“放心。我晓得的,石津先生喜欢的是晴美小姐。”小百合说:“晴美小姐是个非常出色的人,我根本比她不上。不过,做做梦总可以吧。”

小百合把头靠在石津肩上。

“我想起父亲,高高大大、很温和的人……”

石津满脸怪不好意思的表情,且让小百合保持这个姿态……

“出来啦。”小百合抬起头来。

室田从酒廊走了出来。

似乎有点心烦气躁。从他后面走出一个个子高瘦的长发青年。

“懂吗?替我赶一赶。”室田在埋怨着,“一旦错过时机就什么都做不了。”

“嗯,我知道。”青年“咚”地鞠个躬,“给我一点订金吧。”

“又要?这是最后了,下不为例。”

室田掏出钱包,交了一点钱给他。

“多谢。”

“跟我联络。别忘了。”室田用严峻的语调说。

“知道。”

“知道就好好干吧。”室田说:“对了,明天”””

“嗯,去‘阿特籣号’,没问题。”

“就这样啦。”

两人分手。室田截出租车,年轻人缩起脖子迈步。

“好象回家啦去。”石津说。

“何谓‘阿特籣特’……”

小百合想起来了。对。在k大的走廊上捡到,再交给那个门协二的字条,上面写着“明晚,十二时,阿特籣号”。

可是,小百合想起的不光是这些。

“刚才那个人””对了。”

“你认识那个瘦子?”

“嗯。他是和我上同一间补习学校的重考生。有一次,他想带我上酒店……叫什么来着?“休讲”。对,关谷久高。没错了。”

尽管如此,关谷久高又不是k大学生,为何他和室田在一起?

小百合有不祥的预感。当然,她不觉得危险。一些将要临及她本身的危险,她完全没有预惑。

“没有?”片山说:“肯定?”

“嗯,查过了。”女职员一副心不在焉的表情,“不然请你自己查阅好了。”

“不,我不是怀疑你……多谢。”片山慌忙说道,走出k大的校务室。

不,正确地说,是“入学试准备室”。

平时好象是会议室,这个时候为了入学试而改为临时的事务室。

“她没参加考试。”片山摇摇头,“你怎么想?”

“喵。”

“说的也是。”

旁人看来,这是一个奇妙的情景。

因为片山一人带着三色猫在路上走。

石津带着小百合,四处去查访今板教授周围的人和事物。

一个带猫,一个带女孩。他们的拍档都与众不同。

“不过,很奇怪呀。”片山在走廊上边走边喃喃自语。

他没理由怀疑小百合的话。这么一来,那个叫“水田智子”的女孩说她报考k大的事是搞错了。

然而,那名少女在火车上消失了。然后,到入学试准备室调查的结果,名叫“水田智子”的考生并不存在。

“看来另有蹊跷。”片山说。

就在这时候——

“咦,你不是带猫的刑警吗?”

回头一看,但见那名女医生佐久间恭子正向他走过来。

依旧一身白袍打扮。难以想象她作别的装扮的样子。

“是片山先生吧?猫咪好吗?”

“喵。”福尔摩斯响应一声。

“谢谢。呃,我想去大崎老师的研究室。和他约好了的。”

“和大崎老师?那就别期望太高的好。”佐久间笑着说:“我给你带路。这边。”

“谢谢。”

片山松一口气。他不想在大学内迷路。

“大崎老师是个脱离现实的人哪。”佐久间边走边说:“杀今板老师的凶手有了眉目了吗?”

“有了眉目就不会在这个地方团团转了。”

“言之有理。”

“不过,团团转和线索是相连的。因为凶手总是隐瞒着什么,终日紧张兮兮的。人不能永远紧张兮兮,总有一天露出狐狸的尾巴。我们正在等待这个。”

听了片山的话,佐久间点点头。

“这也是道理——大崎老师就在这上面一搂。”

“谢谢——咦?福尔摩斯,你在干什么?”

不知何时,福尔摩斯在途中“停车”。

走回去一看,福尔摩斯在仰视学生的社团布告栏。

“这个怎么啦?”

“喵。”

片山逐一浏览那些贴在布告栏上的海报和联络条子……

“这个吗?”片山的眼睛停留在其中一张条子上。

用可爱的圆型字体书写的“欢迎新生联谊会通知”,吸引片山注意的是“会场:阿特兰号”的地方。

“什么呢?”佐久间恭子问。

“这个——‘阿特籣号’,是指什么?”

“我不大清楚……问问年轻人比较——”

就这时候。

“刑警先生!”奔过来的是刚才的女职员,“好极啦!,你还没走。”

“什么事?”

“刚才你要的“水田智子’,找到啦。”

“是吗?”

“只是……她申请过,其后就通知说不考了。”

“不考了?”

“嗯。多半是报考其它学校了吧!”

“原来如此,难怪找不到她的资料。”

“考试费当然不退还的,这种学生不稀奇。我是想到她可能在抽出的卡片中,果然找到了。”

“谢谢。是这张卡?”

“嗯,这张。”

上面记着“水田智子”的家乡地址。

从这里就能知悉那个“水田智子”在什么地方了。

“谢谢。你帮了很大的忙。”片山微笑。

“不客气,帮得上忙就好。”女职员嫣然一笑。

令人心情愉快的笑容。片山不由得想,只要有这种年轻的女孩在,这个世界就没什么好担心的。这样说大恭维了吧!

“那么,再见。”

女孩正要走开时,片山喊住她。

“哎,等一等。”

“什么?”女孩回遇头来。

“这里写的‘阿特兰号’是指什么,你知不知道?”女孩眨眨眼。“你不知道‘阿特籣号”?难以置信。”

“那——你知道啰。”

“嗯。这是现在最受年轻人欢迎的咖啡吧。这是一艘船的名字。”“船?”

“店内做成像船的样子……应该是在六本木道的。”

“是吗?谢谢你。”片山记在簿子上,“你有去过吗?”

“没有!我想去一次。嘿,你带我去?好开心哪!”

他什么也没说呀……片山哑然望着那个蹦蹦跳的女孩。

“你知道冯——”

“今晚是可以的。以后就会很忙了。不顾一切地玩一个晚上吧!人呀,转换心情是很重要的。”女孩嘻嘻地说。

“对对对。”佐久间恭子插嘴,“刑警先生,这样一来,你不带她去也不行啦。”

怎么搞的?片山可怜兮兮地望看福尔摩斯。

福尔摩斯觉得有趣似地袖手旁观……

“噢,非常抱歉。”大崎走进研究室说:“我根本忘掉了——总之,为了入学试的事,忙得晕头转向的。”

“百忙中打搅你,对不起。”

片山等累了。他在这间窄窄的研究室坐了一小时了。

说这地方小,是因这里堆满了书籍,想到万一地震的话,这些书可能会倒塌下来,不由担心得坐立不安。

“其后发生过什么吗?”片山问。

“什么叫发生过什么?”大崎在自己的椅子坐下后,十分惬意地说。

“即是……有没有感觉到自身有危险的事?”

“哦,没有……其后我没再被人推下月台了。”大崎一本正经地答。

“是吗?”片山翻记事簿,“其实是想向你请教有关今板教授的事。”

“今板?好哇。不过,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是的。”

我就是来查访那件事的!这教授真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榜上无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