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榜上无名》

第06节

作者:赤川次郎

女人从手袋拿出一个信封。她把它摆在两人的正中央一带,然后门协也拿出一个信封。

两个信封并排而放,女人倏地伸手拿走门协的,而门协也倏地拿走女人的信封。

“走吧!”片山瞄准时机站起来。

就这时候——店内的灯光“啪”地熄掉。

假如外面有灯光照进来,或者至少有一个窗的话,事情就会完全不同。

可是,像“阿特籣号”之类的咖啡吧,普通情形是完全没有窗户的。原本就是暗沉沉的店,客人却很喜欢走进来。

灯光就在那时候突然熄了。

“怎么一回事?”片山剎时间停止动作,继续站在那里。

“灯光——”说话的多半是k大的女职员井口良子。

“有人关掉的。”晴美说。

“但——”

店内完全黑暗,这样无法采取行动。

听见客人騒动的嘈杂声。

“搞什么的?”

“好暗哪。”

有人说些不说也知道的话。

“赶快想点办法呀。”

开始有人埋怨。

传来“咯咯哒哒”的声音,柜抬方面。多半是店里的人在找着手电筒吧,片山想。

接着——突然有人喊:

“火烛啊!”

黑暗中,所有人都沉默静待着,那声音出奇地响彻四周。一瞬间,困惑和怀疑的空气在黑暗中传开。

“危险!”片山说。

“喵!”福尔摩斯尖叫。

“趴下来!到桌底下!”片山快口说。

不过两秒之间的事。福尔摩斯的叫声让片山记起,他们的位子是在店的里头。

“趴下来!”晴美接着喊。

椅子倒了。同时传来叫喊声,“逃命呀!”

“哗!”尖叫声四起。接着传来一齐奔向出口的暴风雪似的脚步声。

“趴下!不要动!”片山蹲在地上,弯起背部。

“石津先生!”小百合的声音。

“我在这儿!到我下面来!”

石津把小百合搂到身边。

“蹬蹬蹬蹬”……脚步声很凌乱,在店内回响。

“不要推我!”

“痛死我了!”

喊叫声此起彼落。桌子倒了,椅子被踢倒。当然,也有人被桌椅绊倒的。

盛了饮品的杯子摔在地上,瓶子破裂。玻璃杯的破裂声四起。

“哎哟!”

悲鸣声此起彼落。

已经阻止不了。大家根本不肯定出口在哪个方向,豁命似地拼命跑。

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浇在片山头上。

畜牲!

有些人往这边跑。这里和出口反方向,但在黑暗中,方向感觉没有了。

“好痛!”井口良子喊。

“怎么啦?”

“有人——踢我!”

“不要动!忍耐一下!”

邻座的桌子翻倒了,玻璃杯掉地粉碎,冰块打中片山的脸。

“你一动就会被玻璃割伤。静土不动!”

店内一片大混乱。

哭声、惊叫声和怒喊声——

“不要!好痛!”

“救命!”

女孩的声音交错着。

突然——从店门入口方面有光照进来。外面的门打开了。

大家一齐往光的方向奔去——男孩。

“走开!王八!”

“你干什么?”

互骂声和呻吟声——终于,店内稍微安诤下来。

“哥哥。”

“唔……好象没事了。”片山轻轻移动身体,“大家没有受伤吧?”

“我淋湿了。”石津说:“这是可乐——你没事吧?”

“嗯。”小百合的声音,“发生什么事?”

“有人把灯关掉了。”片山慢慢站起来。他的衣领一带又湿又冷。

“轻轻站起来。玻璃碎片乱飞,手不要动……”

就这时候,灯亮了。

“怎会这样?”石津环视店内说。

简直就像被龙卷风吹袭过的状态。桌子、椅子几乎全部翻倒了。

淌流的饮品把地面弄成一片海;七八名女孩坐在地上饮泣。

“石津。救护车。”片山说:“受伤的人不少哦。”

“是。先把她们送出外面去?”

“也好。”留意地面,很滑哦。

“哥哥,我去打电话。”

“好,拜托了。电话在那边柜台吧。”

“嗯。”

晴美把倒下的椅子推到一边,往柜台方向走去。

片山问小百合和井口良子:“有没有受伤?若是没事,你们先出外面等好了。”

“是。”小百合点头,“请小心。”

“我没事的。你们小心一点。”

井口良子先站起来,和小百合手牵着手,小心翼翼地避开桌椅走了出去。

片山和石津把哭泣的女孩一个一个扶起身来,把擦伤的带到出口方面。

“救护车马上来。”晴美说:“有伤者吗?”

倒地的女孩当中,有三个被瓶子的碎片刺到脚,在流血。其中一个割得相当深,苍白着脸不能动。

石津把受伤的女孩抱起运到外面去。

“什么情况?”晴美气忿地说:“男孩全都自顾自逃命去了。”

“以后才算他们的帐——问题是谁故意熄了灯喊‘火烛”。”f

“难道是为了让门协和那女人逃走?”

“多半是。不是偶然吧。”片山打量四周,“福尔摩斯呢?”

“喵。”

不知何时,福尔摩斯坐到柜台上面去了。

“地面变成水池,猫最怕了。来,我来抱你。”晴美过去抱起福尔摩斯。

片山扶着一名割伤手的女孩走到店外。她的伤势很轻,却因恐惧和冲击而呆然。

店外挤满人群,吵吵嚷嚷的。到处有女孩的声音在生气,“什么意思嘛﹛s忙一个人跑掉!”

“看来有好多情侣今晚要散掉啦。”晴美说。

“可不是。救护车快来了,你等等。我去找店里的人。”

“好吧。”

片山回到店内去了。

愣然呆立在柜台后面的,好象是店子的经理。

片山出示警察证问明灯的开关位置。

“在入口旁边。那里有电表的关系。”

在出入口旁边?这么一来,谁都可以接近了。

不过,起码可以肯定,不是门协升二和那个女人做的。是第三者把灯熄掉的。是否为了引起这种騒动而做则是另一回事……

片山对店经理说:

“我想拿指纹,请不要碰电表。”

说完,他借用电话。

在联络第一科期间,石津走过来。

“救护车来啦。”

“是吗?你先把受伤的人送上车。事情待会再谈。”

“好。”石津走了几步,“她在哪儿?”

“她?”

“温水小百合。”

“她先出去的,大概在外面吧。她和井口良子在一起。”

“外面全是人头……啊,来了来了。”

警笛声在店前停下。石津急急走了出去。

片山走去刚才门协升二和女人所在的柜台附近。那里离店的入口很近。

他们大概事先知道灯会熄,一暗下来后,在发生混乱前马上出去外面了。无论如何,都有必要和门协升二谈一谈了。

那个神秘女子和门协升二交换信封。信封的内容是什么?

可以作出某程度的猜测,最好是从门协口中问出所以然。

片山窥望了柜台底下。

“咦?”

有一只鞋跟滚跌在那里,恰好在女人刚才所在的一带。

片山把它捡起来。由于它泡在可乐的水池中,黏糊糊的。是那女子的吗?当他们还在柜时,灯熄了,她急着跑,掉了一只鞋跟也不奇怪。

片山认为应该交给鉴证员,所以把它摆在柜面上。

“哥。”晴美在门口喊。

“什么?”

“巡逻车赶到了。叫你去说明。”

“好的。”

片山小心不让自己的脚被足下的水池绊往,提心吊胆地迈步。

外面逐渐聚拢了看热闹的人群。虽是夜半时分,这一带路人很多。

“在店里待过的人,请别离开。”石津大声喊,“留下来协助调查!”

可是,这样却造成反效果。在旁观的客人中,有人喃喃地说:“我可不愿意和警察打交道。”

也有几对情侣穿过人墙回去了。

有些男的因自己丢下伴侣独自逃命而感内疚,对女友说:

“你想吃什么?我请!”

“那么,这件衣服弄脏了,你买过新的赔我!”女的趁机撒野。

“好。”男的很慷慨,“分期付款行吗?”

“什么都可以。今晚我要住酒店。不是爱情酒店,我要一个人住五星级酒店!”女的坚持立场。

“——搞得一塌糊涂的。”井口良子说:“你给弄湿了哦。”

小百合和井口良子两人绕到人墙后面,靠着电灯柱站着。

“不要紧。我趴在地上嘛,裙子湿啦。洗一洗就好了。”

“冷不冷?你冷吧。”井口良子脱下套装的上衣,披在小百合身上。

“我没关系。井口小姐,你会冷的——”

“我不怕。虽然是有点冷。”她笑说,“不过,你是考生嘛。万一感冒就麻烦了。”

“对不起!”

这名素昧生平的女职员对自己如此亲切,小百合会觉得心头一热。

“造成好大的騒动。”井口良子摇摇头,“可以每晚在这种地方夜夜笙歌的,是怎样的人?”

“每晚来玩就没意思啦。偶尔来玩才好玩的。”

“对对——像你这样的学生增加的话,大学的出席率也会提高。”

救伤车载着伤者开动了,朝她们所站的方向驶来。

“到后面来——危险!”

两人绕到电灯柱背后。那地方微暗。

看热闹的人继续有增无减。“阿特兰号”前面挤满人群,巡逻车和救护车的红灯在反照,有如的士高一般喧闹。

“希望没有人重伤就好了。”小百合的眼睛望看那边说:“石津先生没事吧……”

突然……她觉得肩膀有靠过来的重量。

“井口小姐……怎么啦?”

小百合回头去看——

井口良子的身体趾溜趾溜地滑下去,然后整个人崩跌在地上。

“井口小姐!”小百合脸都白了,“振作些!什么人——来呀!”

小百合大声叫。可是,谁也没听见。附近有几个人听见她的声音,但只是怀疑地望了小百合一眼而已。

“石津先生!片山先生!”

小百合放下井口良子冲出去,身体忘我地东碰西碰穿过人墙跑去。

当她企图抱住井口良子时,自己的手沾到的是血,而她完全没察觉。

气喘喘地跑进来的女性是谁?片山起初认不出来。

“井口小姐怎么样?”

听了这个声音才知道,来者是k大的女医生佐久间恭子。

“是的。”片山叹息,“当时场面大混乱了……”

病房里只有沉默。井口良子躺在床上,旁边没有氧气筒,也无示波器。

已经没有这个需要了。

“死了?真的?”佐久间恭子走近床边。

“用刃物一刀刺中心脏的。一瞬间的事。”片山摇摇头,“我猜凶手的目标是温水小百合。”

“哦,那女孩呀。”佐久间点点头,几乎无意识地伸手贴住井口良子的手腕,“怪可怜的。”

片山脸色凝重地说:

“k大的背后有‘东西’,一些严重到要人死的东西。”

“哦。”

“今板老师被杀了。而他过着单靠薪水是不可能遇到的富裕生活。然后是井口良子。即使是认错人也弄死两个人了。这事不寻常。”

他们离开病房。

石津和晴美陪同小百合回去公寓了。小百合受到的冲击很大。

现在,和片山在一起的只有蹲在脚畔的福尔摩斯。

“是否知道什么?”片山说。

“有各种传闻。”

“传闻也可以。请告诉我。”

佐久间恭子好象很累似地坐在走廊的长椅子上。

“你猜得到的。”

“买学位?”

“这个也是。”

“还有入学试题……”

“k大的入学试题——当然可以卖得很贵了。”

“今板老师做的?”

佐久间恭子摇摇头。

“详情我不知道。做的人应该明白,万一揭发的话,不是单单革职就了事的,因此做得极其慎重。”

“大丑闻哪。”

“对。你也务必慎重才好。”佐久间恭子看着片山,“这会使k大的名誉受到极大伤害的。”

“我明白的。”片山点点头,“不过,这也不能抵偿死去的人命。”

“当然。”女医生用力地说:“到时——让我狠狠地把凶手痛打一顿!”

“喵。”

不知何时,福尔摩斯来到女医生的脚畔叫了一声。

“你也在呀。”女医生微笑,“好啦,我要回去了。”

“刚才我和井口良子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榜上无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