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榜上无名》

第07节

作者:赤川次郎

“她怎样?”

“没事了,已经重新振作了。她说要好好用功,考上k大。”

“是吗?好极了。我以为她会在意的。”

“凶手的狙击目标是井口良子吧。”吃完后,晴美摇身变为“名探”。

“我猜是的。找不到要杀温水小百合的动机嘛。”

“有没有和她的家属谈过?”

“井口良子的家属?大致上谈过了,目前还不是谈这个的时候。”

“说的也是。”晴美点点头,“假如这件事果真牵连k大的内部问题……”

“今板教授命案也应该调查这方面的动机才是。当然,今板夫人和室田之间的关系也有关。”

“纵然她想偷情,也不会杀夫的。现在不是这种报复的时代了。”

从外表来看,今板京子不是那种会杀夫的类型。她的性格既自我中心又爱慕虚荣,但不会插手危险的事。

“以后怎么做?”

“唔。在k大里头,很难收集情报。”片山发牢騒,“万一是事实,就变成k大的大丑闻了。”

“与这事有关的人大概噤口不语吧。”

“刚才,我接到了温水小百合所见到的女孩——水田智子的消息了。”

“这也是不可思议的故事呀。”

“唔。当然,不晓得她和这次的事件有无关系,总是谜团重重的。”

“跟室田助教有些什么吧!”

“帮我找到那女孩的资料卡的是井口良子哦。”片山拿出条子,“根据她的父母说,她预定是到东京的远房亲戚家受照应的。”

“‘预定’是什么意思?.”

“听说后来接到她本人的明信片,说是‘搬去朋友的公寓’了。理由不太清楚,她家人好象很担心。”

“不过——水田智子不是放弃不考k大么?”

“她父母大概不知道吧。听口气是不知道,我也没说什么。”

“呵……毕竟有查一查的价值哪。”晴美作出“保证”。

“喵。”福尔摩斯叫。

片山边看条子边喝着随午餐附上的咖啡说:

“她预定是到阿部宅留宿的,但怎么打电话去也没人接。我待会去看看。”

“是吗?石津呢?”

“唔,他预定到这来的……”

一说曹操,曹橾就到。石津那把大嗓门在店中回响:

“片山兄!你好狡猾!一个人先吃了!”

“你也吃就是了。”片山有点难为清,“不过,赶快吃完哦。”

“是!有晴美小姐在身边,胃口更开!”

他“咚”地坐下,对前来点菜的女侍应说:

“午餐一份。汤、主菜、甜品、咖啡、沙津、面包,全部一次拿来给我!”

“嘎?”女侍应翻白眼。

确实,这肯定是“赶快吃完”的方法之一。晴美憋住笑意,忍俊不禁。

“她没事吧?”

“嗯。在公寓里可以放心的。我吩咐她,任谁来了都绝不开门。”

“对的。她是个相当坚强的女子。”

“是不是很适合你?”

片山的话叫石津鼓气,他强调着说:“适合我的是晴美小姐!”……

傻瓜。

对。任谁听了都会这样说吧。

这种事,不管它就能忘记。

你的丈夫偷情,你也偷情就是了嘛,适当地做该做的最好。夫妇就是这么回事。

对。算了吧,离什么婚。很累的。

——朋友的“忠告”,每一句都充满真实感。

可是——不行。

也许那是初枝的性格使然。不光如此,毕竟初枝是爱阿部聪士的。

如果爱情冷却下来了,丈夫和十七八岁的女孩上床的话,也许不会怎么在乎。可是,.初枝的感觉太过摆在丈夫身上……

结果,阿部选择了和那女孩——水田智子在一起。

怎么都轮不到初枝离开。应该叫做丈夫那个离开才是。

可这样子……初枝回到自己的家。

白天的关系,丈夫和那女的都不在。

重要的东西大致上都带走了,也有遗忘了的东西,所以回来拿——这是她“回来”的借口。

客厅、厨房,还有卧室……

丈夫和那女孩在使用我们的床——想到这个,她的心像烙印一般痛。

“已经挽回不了,何必想不开!”她喃喃地说给自己听。走进洗手间,开始把自己用到一半的化妆品收进塑料袋内。

还有……什么呢?

对对,保险证书之类的东西也要带走。

初枝准备打开客厅角落上的橱柜。

哦,对了。锁住了。

她拿出钱包里的钥匙——这个是了。

打开柜门,突然困惑了。

里面有一个从未见过的信封。褐色的大型信,相当厚。

初枝把它拿出来,窥探了一下。

是什么文件?随便瞄一瞄,看不懂,是英文的?

起码自己完全没印象,多半是丈夫放进来的吧。

初枝迟疑了一下,把信件连信封一起塞进自己带来的大手提袋里。

一方面是想让丈夫困扰一下,同时也想藉此让他知道自己来过这里。对,让橱柜的门开着。这样子即使不愿意也知道……

“其它还有什么?”初枝想。

一个人影,从走廊窥望客厅内部。

初枝完全没察觉。她以为屋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该走哦……”

初枝正要离开客厅时。那人影紧紧靠在客厅外面的门边,屏住呼吸。

初枝拿起手提袋往前走。

那人影手中的刃物一闪。

叮——当——

玄关的门铃作响,初枝停步。

在外面等着的人物霍然收起刃物。

初枝把手提袋摆在沙发上,走进隔壁的饭厅兼厨房房,拿起室内对讲机。

“我是警方的人。”对方说。

警察?初枝怀疑地皱皱眉。

“请等一等。”她终于说。

外出到玄关,开门,走廊上已不见人影。

听了阿部初枝的叙述,片山大吃一惊。

“那么,水田智子和你先生?”

“她是她,而外子……三十岁人了。我是来拿自己的东西的。”初枝说。

“原来如此。难怪怎么打电话都没人听。”片山点头,“那你先生——”

“大概去了公司。”初枝说。

“明白了。”片山记下公司的名称和地点,“那么,我过去看看。关于水田智子,你发现她有些什么吗?”

“没有……总之,从她来我们家以后,就有某种奇妙的气氛,好象她从一开始就瞄准外子似的……”

“原来如此。”片山点点头。

很奇妙的故事。那个水田智子放弃投考k大了。

“那女孩有些什么事?”初枝说。

“不……她和别的案子有点关连,我想找她谈谈话。”

片山收起记事簿,站起来。

“刑警先生。”初枝突然说:“你……怎样看我?”

“嘎?”

“我是个没有魅力的女人吗?请老实告诉我。”

片山最怕的问题。

“这是……呃……主观的问题。”他含糊地说。

“你的主观也可以——请说。”

“不,可是……”在初枝倾诉的视线下,片山又坐下来。鸣呼!他说:“我想你是非常有魅力的。”

“怎会呢——不要恭维,尽管说好了。”

“不,真的。我……我对女性不太坚强的,这样子面对面而坐,很累的。”

不太认识片山的人听见这些话,很容易误解。

“你很老实。”初枝说

“嗯,老实。所以我说你很有魅力……”

“那么,抱我,好吗?”初枝探前身子。

“呃……这不是拍电影或电视。”片山欠身。

初枝笑了一下。

“对不起!”她对片山微笑,“吓了你一跳吧。”

已经习惯啦。片山在心中低喃。

“但——我知道的。你是个很好的人。”

“哦。是吗?”

“外子——是个意志薄弱的人,人是蛮好的。假如那个水田智子真心爱他的话,我没话说。可是——我有预感,她会拖外子去做什么荒唐的事。”

“太太……”

“在外子做了这些事之前,把他拉回来——即使他不回到我身边,我也希望阻止他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

“我明白的。”片山点点头,“待会我就去看他。”

“拜托了。”初枝鞠躬。

片山出到玄关。

福尔摩斯端正地坐在那里等他。

“咦,这猫……”

“是我的伙伴。”片山说:“喂,走吧,福尔摩斯。”

“喵。”福尔摩斯不动。

“喂,怎么啦?”

福尔摩斯慢吞吞地走向楼梯方面,抬头望望上面,然后回头看片山。

片山皱一皱眉……

“那么,告辞了。”他鞠躬,打开玄关的门,并没有出去外面,又关上门。

初枝瞪大了眼。片山把指头贴在chún上表示“嘘”字,轻轻脱了鞋,接着回到客厅中,贴身紧靠在入口旁边。

“有人……”初枝低声说,望望天花板。

片山点点头。初枝又打开橱柜,“咯哒咯哒”地在里头挠来挠去。

楼梯“吱”的声响,若不留意就听不出来的轻微响声。

片山屏息等候。

终于,客厅前头传来人的动静,向背着门口在橱柜找东西的初枝走去……

那人蹑手蹑脚地走进去。长发的年轻男子。片山没有直接见过他,但肯定是他。他的形象和小百合及石津说的符合。

“你是关谷吧!”片山从后面喊他,那人吓得跳起来“哗”的一声。

“咚”地一屁股跌坐下来。

“好痛……吓死人啦!”

“是谁在吓谁?”

片山的鎗口对准那年轻人的脖子。对方拿着刀。

“放开……我什么也不做的……”年轻人把刀“碰”地扔掉。

“你拿着这种东西,怎会什么也不做呢?”片山提醒一句“不要动”,迅速扣上手铐。

“喂……饶我一次吧!”年轻人发出可怜的声音。

“你是关谷久高吧!”

“是的……我只是受人委托的。真的啊!”

“总之,慢慢听你的。”片山转向初枝,“太太,借个电话。”

“请……”

“请别碰那把刀。可能是凶器。”

“怎会……我什么也没做啊!”

“待会慢慢讲好了。”

片山打电话叫巡逻车转过来一趟。

片山没察觉到——坐在沙发上的初枝,眼睛发亮,用充满憧憬的视线一直注视着他。

“承蒙关照了。”阿部聪士鞠躬。

“唔。”科长连正眼也没看阿部一眼,“喂,上次的议事纪录摆到哪儿去了?”他问旁边的女孩。

阿部带着僵硬的表情回去自己的位子。

自己的位子?这已不是自己的位子了。从他接到“解雇”通知那一刻起,他已不是这里的职员了。

他把留在抽屉里的东西放进纸袋。周围的视线令他觉得刺痛。

笨家伙。为了一个女人,什么都白白断送掉。

初枝是经由总经理的介绍结婚的。他必须知道会有这种后果。

工作时间里,为了见女人而丢开一切冲出去……被革职也是没法子。

哎,算了。事到如今已挽回不了。

“阿部先生,你的汤碗。”邻座的女孩说:“要带回去吧?”

“啊……是的。”

“我帮你用纸包起来。”

“对不起!”

这种关怀令他铭感于心。

跟智子拥抱在一起时,他觉得拋弃一切也不言悔,但在如此冷漠的空气中,一旦要离开这间公司,屈辱感迎面扑来。若说自食其果,正是这么一回事。

收拾完毕,环视周围,大家立刻把目光移开——好冷酷啊。

阿部唯有苦涩地笑一笑。

走出办公室,进去壁橱室。他还有私人用品留在壁橱里。

正要打开壁橱室的门时。

“阿部先生,这个。”邻座的女孩把仔细地用纸包好的汤碗拿来给他。

“谢谢!”阿部微笑。

“呃……提起精神来。好好珍惜她!”

一名土里土气、毫不起眼的女孩,阿部平时总提不起劲去跟她说话。可是,现在肯对他说点温暖话的,就只有她而已。

阿部由衷地说:“谢谢。你也好好保重。”

“嗯。”她蓦地红了脸,“那么,再见。”

“再见。”

女孩“哒哒哒”地穿著拖鞋走开后,阿部凄惨的心情轻松了不少。

“好好珍惜她”……

对。我必须好好想一想,在自己的人生中,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

他缓缓地摇摇头,走进壁橱室。

当然是男女个别房间。现在谁也不在。

见到名牌已从自己的壁橱抽掉,阿部不由苦笑。

何等快速的效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榜上无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