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榜上无名》

第09节

作者:赤川次郎

小百合回头一看,倒抽一口凉气。

车子开动了。

然后,车子出到大马路,很快就混进车水马龙之中。

“有事吗?”

门开了,出来一个不把人当人看待的大男人。

“我是警视厅搜查第一科片山。”片山代表说话,“我想见的是升二先生。”

“是吗?”门协议员歪歪chún而笑,“升二是考生。见刑警会使他神经紧张的。”

“这是凶杀案的搜查。务必让我见见他。”片山说。

客厅里,片山、石津、晴美,还有福尔摩斯,一字排开而坐。

“好奇怪的成员。”门协说:“你带了什么正式的证件来?”

“什么证件?”

“你有什么权利盘问我儿子?”

“不能请他合作?”

“你叫什么名字?片山?”门协有点作弄似地说:“你想强行见他是不可能的。他因病在躺着。”

“病?什么病?”

“没有必要说明。总之,回去吧。”门协严肃地说。

“我必须见到他。”片山不让步,“为了逮捕杀人犯。”

“你也很啰唆啊。”门协苦笑,“我不能为你这样做。”

“刑警的任务是逮捕凶手。为了这个,只能请你让我见见令郎。”

这种时候,片山也固执起来了。

他本来是个提了辞职信的刑警,一点也不怕被革职,怕的反而是尸体和女人多一点。

“我拒绝。”门协死死盯着片山,“你回去!”

“哥哥……”晴美捅捅片山的手臂。

片山飞快地望了晴美一眼——终于点点头。

“好吧。”他转向门协,“改天再拜访,我一定要和令郎谈一谈。”

“我不保证他几时病好哦。”

“我等他。”

“在这之前,你若没被革职就好了。”门协打开客厅的门,喊,“客人要回去啦。”

片山等人走向玄关。

就这时候,福尔摩斯迅速穿过门协背后,躲到走廊的摆设物后面去了。

“那么,多谢。”

片山的话还没说完,门已“碰”地关上了。

“何等无礼的家伙。”石津勃然大怒,“让我砸破这道门好吗?”

“算了——福尔摩斯不要紧吧?”片山出到门外说。

“谁也没想到会留下一只猫的。”晴美说:“这里交给福尔摩斯吧。我留下来监视。”

“怎么可以?”石津瞠目,“万一晴美小姐遇到不测——我留下来好了。”

“唷,石津,你真好人。”

“这个过奖了……”石津羞红了脸。

“不要婆婆妈妈的,快作决定!”片山埋怨。

“你自己不受欢迎,才说这些话。”晴美说。

“真是的。”

“什么?”

“啊——没什么。”

晴美噗哧一笑。

“石津,我没事的,你走吧。要担心的反而是我哥哥呀。”

“但……”

晴美把迟疑不定的石津推上车,结果只她一个留下来。

当然,福尔摩斯还在里面。首先不必担心它。无论如何,晴美留下来,是想亲眼看到有什么事发生。

片山等人的车离开后,晴美找到一个小公园,在一张可以望见大门位置的板凳坐下。

“理想位置哪。”

虽然离开大门稍远,但能看到出入情况,而且前面有矮篱笆,从对面反而看不见自己。

对了——福尔摩斯在那大宅中找什么?

大门突然开启。

凝目一看,一部大型涂黑的外国车慢慢驶出来,笨重的车身向前滑动着。

车内的人影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肯定是刚才的门协议员,好象正在车上打电话。

他出去吗?那么,他儿子还在家里了。当然,家中还有好些佣人在,晴美即使去了也会被赶出来。

大门又关上了。说是监视,呆呆地坐在这儿也甚没趣。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进去?

不由自主地胡思乱想,乃是晴美的“缺点”。

然后——另一部对照的小型车从公园前面经过,晴美的眼睛反射地追踪那部车……

“那是——”她不由起身。

只是一瞬的事,她看到坐在小型车前座的,好象是温水小百合。

“不可能……”

她喃语、她对自己的眼睛有自信。

在门协的大宅附近,跟小百合相似的女孩坐在车上——可能是巧合。

晴美冲出马路。那部车穿过门协宅的门前走了。毕竟是“认错人”吗?

可是,看着看着,车于沿着围墙在前面拐弯,看不见了。换句话说……

“从后门进去了!”晴美确信。

也许推测错误,不过,大致上跟随直觉不会有错——偶尔是有的,这个情况没什么大损失就是了。

走!

晴美对自己发号施令,以猛速冲向前。

跑去那个转弯要几秒钟?车子一旦进去里头就完蛋了。

足下的地面在跳跃,就像自己“腾空飞起”的感觉。

拐了弯,前面那部车子转进门协宅后院的影子惊鸿一瞥(因门协宅太大了),果然是转去后院了。

晴美并不知道这栋大宅有个可容车子进入的后门,这里总不能半途而废。

她再用力吸一口气,奔向车子看不见了的转弯。跑呀,跑……

呼吸也上气不接下气起来——已经老啦!

速度愈走愈慢,毕竟不可能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了。想着想着,总算来到这个转弯,“哈哈”声喘着气,窥探另一边。

那部车就停在前面十米左右的地方。是有后门,但似乎不能容纳车子开进去的样子。

从车上下来的,是个高高瘦瘦的长发男子,一定是关谷久高。

还有一个。后面的车门打开,出来一个年轻女子。那女子去开后院的门,在这期间,关谷打开前座的车门。

果然!是温水小百合。

关谷捉住小百合的手臂,强拉着她走向后院,很快就消失了.年轻女孩则上了车。大概去把车子停去什么地方吧。

关谷把小百合带进去了。那女孩停好车,又会到回来吧。那期间的后门……

小车跑远了,转去跟刚才相反方向的转弯。大概那边可以把车停好吧。

晴美的心脏还在猛跳,心口辛苦得差点死掉,尽管如此,她仍然快步走向那道后门。

那是道拉门。轻轻打开,窥望里头时——

“进去!别吵!”

恰好关谷紧推着小百合的肩膀,把她推进大宅里头去了。

那道门是什么?当然不是玄关,又好象不是便门。晴美迅速进到后院,关起后距离那道门仅有数米。若是在片山家的公寓,从玄关大门往前走数米,就进到房子中央了。

传来踏沙石的响声,晴美躲到一边,藏身在装配大的简单储物室后面。

现在汗水从全身毛孔喷出。轻度的减肥运动哪!晴美悠闲地想着时,后院的门又“咯勒”一声打开,那女孩走了进来。

关上门后“卡”的一声上锁。乍看是陈旧的木门,锁头却是现代式的。

那女孩从那道门进去了。晴美终于想到了。

她就是小百合所说的“水田智子”吧。

在火车上遇到的女孩,还是入住阿部家,分裂人家夫妻感情那个?恐怕是后者吧。

“水田智子”和关谷久高在一起,无理地把小百合带来这个地方。这是好机会。

但……自己这边只有一个人。怎么办?

晴美毕竟有点踌躇。

发生凶杀案。那个关谷是凶手的可能性极高。

把哥哥或石津叫来是最妥当的。但不晓得要花多久时间——

小百合可能遇到不幸。在这几分钟内,关谷想把小百合怎么样?

这时必须冷静思考。万一自己也受了伤,就不能帮助小百合了。对,这里对小百合不起了,先决条件是求救再说。

如此这般——经常就是这样——晴美一个人单鎗匹马地接近那道门——

片山和石津的车子驶进k大的校园内时,总觉得气氛点古怪。

穿工作服的男子抱着工具箱之类的东西在跑,好象是要去一幢稍微古老的建筑物似的。那一带聚集了好些学生。

“发生什么事吗?”石津说。

“不晓得。过去看看。”

把车驶进停车场后,两人快步走向那幢建筑物。

“咦,你们这么快就来啦。”有声音说。

依旧穿看一袭白袍的佐久间恭子,正大踏步向他们走来。

“准备功夫很够嘛。”她又说。

片山莫名其妙。

“什么事?”

“咦,你们不是到图书馆来的么?”

“图书馆?不。我们是来见室田老师的。”片山说:“图书馆发生什么事?”

“那毕竟是来图书馆的。”佐久间恭子点点头。

片山和石津面面相觑。

因佐久间恭子快步走向图书馆的关系,片山等人也慌忙跟着走。

像是大学职员的男性,抱着担架气喘喘地跑过来。

“佐久间小姐——是不是这个?”

“担架之类,一看就知道啦?”

“呃……不过,相当重咧。”那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片山示意一下,石津从那人手里把缩成圆形的担架飒起拿来,扛在肩上。

“怎么啦?”片山问。

“室田老师嘛,他在图书馆。”

“光是这样就要准备担架?”

“怕书是吗?”石津说:“我可以了解的。”

“他被关在里头了。”

“关在里头?”

“嗯。总之进去再说。我来带路。”

一行人穿过学生群走进去时,见到石津扛着担架,竟然有人问:

“室田老师是不是死了?”

“但他是个倔脾气的人呀。”

“对呀。还没当教授,不会死的。”有人说,引起哄然。

“口没遮拦。”佐久间恭子苦笑,走进图书馆里面去了。

接待处的女孩奔上前来。

“佐久间小姐!”

“怎么样?”

“现在正要撬开……不过,很麻烦。门本身也生锈得很厉害。”

“哦——里头的反应呢?”

“没有。怎么搞的?室田老师。”

“不晓得……那地方不是太小,又有通风装置,应该不会窒息的。”

片山在旁听着,不禁问道:

“他被关……在哪儿?”

“在最深入的地方,有个称作“闭室”的书库,摆放不大使用的文献。刚才室田老师进去了——走吧。”佐久间恭子说。

他们下去地库。

“是道铁门。”刚才那个穿工作服的男子在冒汗,“要撬开很不容易。若不用烧焊器之类烧断它,恐怕很费时哦。”

“这里面吗?”片山用手叩叩门。

响起“锵”的一声。佐久间隔着门大声喊:“室田老师——室田老师!在的话,请回答!”

里头什么声响也没有。

“尽管是我,也无法毁掉这东西的。”石津说。

“怎样的情形?”片山问接待处的女孩。

“他说他想进去里面……我把钥匙交给他。然后,过了一小时左右,传来“碰”的一声巨响——”

“是声音吗?”

“嗯,我猜一定是书掉了下来,于是我下来看,见门紧闭,而且上了锁。”

“好怪的事。”佐久间说:“怎会从里头上了锁呢?”

“不晓得。我叩了几次门,喊了好几声,但都没回音。”女孩叹息,“我不知道怎办才好,于是通知佐久间小姐……”

“算了。不是你的错。”佐久间安慰她。

“可是——钥匙呢?”

“一把被室田老师拿进去了。其实应该还有一把才是……”

女孩说到这里,传来脚步声。

“发生什么事?”

大崎教授走过来。

剎那间,片山以为大崎是另外一个人。

就如书本吸收尘埃一样,以前的大崎也予人吸了尘埃的感觉,现在的大崎好象年轻了好几岁似的。

头发梳理整齐;西装是刚从洗衣店拿回来的那么新;领带不再是以前“纯粹是挂在脖子上的布”,而是图案时髦的款式。

到底么回事?片山目瞪口呆。

当接待的女孩向大崎解释时,佐久间悄悄向片山招招手,小声说:

“大崎老师呀,目前在恋爱中。”

“呵……”

片山重新觉得爱情力量的伟大!

“室田先生在里头啊!那真糟糕。”见到在设法弄坏锁头的工作服男人,大崎问女孩,“为何不用钥匙来开?”

“室田老师拿进去啦。”

“不是有两把的吗?我记得。”大崎说。

佐久间夸张地喊,“了不起!大崎老师记得钥匙的数目!”

“喂喂。”大崎苦笑,“总之,应该还有一把才对。”

“有过的。”这种时候了,女孩彷佛还在憋住校意的样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9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榜上无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