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愤怒之拳

作者:赤川次郎

“课长。”

一名年轻的刑警来到栗原面前,“滨野先生他们来了。”

“是吗?”

“请他们去会客室吧!”

栗原操作着还不很顺手的轮椅,撞东撞西地转往会客室。有人问道:“课长,需不需要我帮忙?”

“你们啊!会故意把我推下楼去!要帮我开门就好了。”

他断然拒绝了其他人的帮助,因为那样会让他觉得自己老了好几岁。

门开了,栗原进了会客室。

“你好,我是课长栗原。”

栗原点点头说,“请原谅我这个样子,发生了一点意外。”

“我是滨野牧子的父亲,滨野吉郎。”

头发有些灰白,生意人打扮的男子点个头又说,“这是我太太,百合。”

坐在旁边的是一位体型高大,皮肤白皙的妇人。

——给人的感觉相当醒目。

然而,现在两个人的眼睛下方都出现眼袋,似乎已经体力透支了。

“在这种时侯退请你们过来,真是不好意思。”

栗原说道。

“不……。牧子的事,还劳你们费那么多心神。”

“哪里。那是我们的工作。这可能很难过,但你们要看一下尸体吗?如果还可以的话,最好是看一下……。当然,我们已经确认过了。”

“当然。我一定要亲眼看见才相信。”

妻子百合提起身子,“我没有亲眼看见,我绝不相信!”

依据栗原多年来的经验,这种时候最好别说些同情的话,因为不管说什么都没有用的。

“我去派车子。”

栗原说道。

此时,门打开来,年轻的刑警探头进来说:“还有一个人来了。”

滨野香香进来了。

栗原了开会客室,命令部下准备车子。

“妈妈——。”

“香香……。你近好吗?”

百合说道。

“我还好。——您没睡吗?”

“睡不着啊,爸爸也是。”

“发生了这种事……。”

滨野吉郎像是自言自语的说:“你——看见了吗?”

“姊姊吗?嗯!可是——。”

香香说不下去了。

因为她实在不愿想起看见姊姊尸体时的情景。

“——久等了。”

栗原又出现了,“车子准备好了,请吧。”

滨野夫妇站起来。

身体好像很沈重……

“真伤脑筋?”

院长奈良绕着自己的桌子转了好几圈,边说:“这关乎本校的存亡问题。”

“是。”

片山说。

“中山先生也这么认为吗?”

片山以为院长室里还有其他人,便四处张望着。

“是片山先生,院长。”

川口素子纠正他.

“啊!对不起。片山先生。真是个好名字呢。”

“噢……。”

“这个我们说到哪里了?”

“关于存亡问题……。”

“对。私立学校,尤其是女校,安全最重要。这所大学里,连续发生了杀人事件,将会影害我们的存亡——。”

老是用同样的字眼,会减少它的冲击性,所以奈良想了一下,说:“总之,是有关生存下去或是死亡的问题。”

没差多少嘛!

片山听了觉得有点烦。

“所以我刚才也说了,我们必须要尽快把那张告示带回去调查。”

“那当然,但还有其他的事。”

奈良说道。

“什么事?”

“若山先生,请务必在下一次的事件发生之前,将犯人绝之以法。”

“是片山先生。”

川口素子说道。

“啊,对不起,突然想到学生的名字。”

片山看见川口素子嘴里嘟嚷着。

看她的chún形,好像是在说。

“只有可爱的学生吧。”

“当然,我们会尽全力逮捕人犯。不久——。”

“不久,是一种非常暧昧的表达方式。”

奈良说,“这是日语的一大缺点,从不清楚地说明。照这样下去,日语不久就会从这世界上消失。”

川口素子憋着笑。

“对了,片冈先生。”

奈良说,“有件事想嘛顷你。不,请你一定要帮我们。”

“什么事?”

“请你搬进那幢女生会馆吧!”

片山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您刚才说什么?”

“请你住进女生会馆里。有刑警在!凶手就不敢作怪了。”

片山目瞪口呆地问道:“可是——那怎么行!搜查一课有自己的办案方式。”

“我知道。可是,你的上司大概也不会放任女学生的生死不管吧?”

“话是这么说……。但你可以增加巡逻人员,或是采取其他的方法啊?”

奈良坐回椅子里,问道:“如果,凶手就在里面怎么办?”

“在里面;你的意思是——同样是学生!”

“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当然,我也希望能够信任自己的学生,但不能否定这种可能性。”

“这个……。”

“如果真是如此,光在公寓外面巡逻是不够的。必须有人在里面张罗。”

这实在太过分了!

但奈良似乎没有放弃的意思.

不过,片山也有自巳的手段。

“我知道了。”

他站起来说,“我回去和上司商量看看,再答覆你。”

当务之急,就是要赶快逃离这里。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片腹先生。”

奈良紧紧的握着片山的手,说道。

天哪。

走出院长室,片山终于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真抱歉。”

川口素子也跟着走出来,“我们这位院长一向自称是‘点子大王’,他总览得把自己的想法灌输给别人,对其他人是一种莫大的恩惠。你别太在意。”

听了川口素子的话,片山多少放心了一点,要我住在全是女生的公寓里?

开玩笑!

片山光想到这件事,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掀起布条,滨野百合惊喘了一下。

“——是您女儿吧?”

栗原说道。

“没错?”

滨野吉郎的声音紧绷,“牧子!”

“可怜哪!”

栗原换成果决的声音说,“我们目前正倾全力在搜查凶手!定会把他捉起来的。”

“凡事拜托你们了。”

滨野垂下头。

“噢……。”

百合的声音颤抖着,“什么时候……可以带牧子回家?”

“抱歉,验尸的手续是很麻烦的。不过我们会尽快办好。”

“谢谢?”

滨野紧紧地拥住百合。

好像这样做,他就能忍住眼泪,不让眼泪掉出来。

香香站在离父母一步远的地方。

她还在看着姊姊的容颜。

听到脚步声,香香回过头。

“啊,姨丈。”

堀口康夫和妻子久美子一起来的。

“我听说你们在这里。”

堀口说,“姊夫,找真的很难过。”

但滨野却不说话。

看到父亲铁青着脸,似乎在努力抑制怒气的样子,香香戚到十分困惑。

“姊姊。”

久美子说,“今晚要住我家吗?”

百合看看丈夫。

“不必了。”

殡野以强烈的口吻说,“香香,你也别再住在堀口家了。”

“爸爸……。”

香香吃了一惊,“为什么?”

“没什么,你搬出来就是了。——再也不需要你照顾了。”

“等一下。”

堀口还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姊夫,为什么——。”

“不要叫我姊夫?”

滨野怒吼着。

“亲爱的——。”

百合抓着丈夫的手,滨野却把她甩开。

“你为什么生气?”

堀口问道。

“你问问自己的良心就知道了。”

“什么事嘛?”

堀口看着香香,“你爸爸好像对我有什么误会。”

“少装了?”

滨野的声音大得吓人。

“爸爸!”

香香大声说道,“住手!”

但也阻止不了。

滨野握紧拳头,往堀口的下巴用力挥去。

掘口被打得倒退了两,三公尺。

“你怎么可以在牧子前面这么做?”

百合紧紧地抓着丈夫的手。

“我就是要这样?这个玩弄女人的人!”

滨野气得声音都发抖了。

胀红了脸,目光燃烧似地瞪着堀口。

玩弄女人……

那是说,姊姊和姨丈?

香香吓得站不住脚。

她随手抓住一样东西来稳住自己。

——那是姊姊的肩膀。

她又赶紧松开手。

好像姊姊会因此而睁开眼睛似的。

“你误会了。”

堀口终于站了起来,“没有这回事,一定是有人故意造谣……。”

“造谣?”

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我就知道得一清二楚。”

“久美子……。”

香香终于知道久美子为什么老是那样冷淡了。

可是——可是,这是真的吗?

“久美子,我——。”

“你以为我不知道?”

久美子大喊,边擦着眼泪,边跑了出去。

“久美子!——等等我!”

堀口揉揉被揍的下巴,追在妻子后面。

——剩下的三个人只是默默地站着。

三个人?

不对——还有栗原也一直旁观着。

此外,也许牧子也看到了呢。

“香香……。”

“爸爸,是真的吗?”

“唉。——牧子信上写的,就在她被杀前不久。”

“姨丈他……。”

“牧子好可怜。我们也吓着了,正打算回日本。没想到就接到——。”

滨野朝牧子看了一眼,“如果她不是在学校里被杀的,就一定是堀口那家伙干的。”

栗原什么也没说。

——“有时候,线索会自己跑出来的。”

“香香。”

百合说道,“反正,你要离开堀口家知道吗?”

“嗯。”

香香点点头,“可是要住那里呢?”

由于长期在海外工作,滨野家的房子现在已经租给别人了。

“爸爸妈妈可以住旅馆,可是你呢?……”

滨野陷入沈思。

“爸爸,我……”

香香说,“我想搬去女生会馆,住姊姊的房间。”

“香香……”

“可是,那里住的都是大学生……。”

“拜托看看。”

香香说道。

她的眼神,似乎告诉了人,她有其他目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