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两烦上的泪水

作者:赤川次郎

“堀口康夫吗?”

片山说道。

“没错。”

粟原点点头,“似乎和被杀的滨野牧子有暧昧关系。有可能因发生龃龋而杀人。——但是他有当天的不在场证明……。”

“可是,他和她不是姨丈和甥女的关系吗?”

“是她母亲的妹妹的丈夫,没有血缘关系的。”

“这……还是不像话啊?”

听到这种事,片山非常气愤。

没错,有些人会不由自主的爱上某人。

但如果彼此之间有种不允许如此的关系的话,年长的一方就应该断然阻止才是。

这就是所谓的理性。

一个成年人不懂得运用“理性”而伤害了年轻的女孩。

这点片山一想就生气。

但是,办案绝不能有偏见。

“课长,如果堀口是凶手,他有必要把死者那样吊起来吗?”

“没错。但只要有一点可疑,我们就得追查下去。”

粟原依然坐在轮椅里,而且同样有干劲。

有一种人,遇到逆境不小心摔下来骨折了,算不算是逆境呢?

反而更为坚强,更加努力。

栗原正是这种人。

“课长。”

片山又说,“滨野牧子据说和学校里的奈良院长也……。”

“现在的女学生,和两,三个人同时谈恋爱的,并不稀奇。”

栗原好像清楚得很。

“是吗?看她的妹妹,实在不敢相信她的姊姊会是随便和男人玩玩的女孩。”

“姊姊和妹妹又不是同一个人。”

粟原理所当然地说,“喂,片山。”

他锐利的目光中,似乎隐藏了什么。

“是。——”“你喜欢那个妹妹吗?”

“开玩笑?”

片山生气的说,“那女孩才高二耶。是谁开这么恶劣的玩笑……。”

“你姨妈说的。”

真是个多嘴婆!

片山叹了一口气。

“那个妹妹——叫滨野香香是吧,就要搬进女生会馆了吗?”

“好像是。”

“今天下年要举行滨野牧子的追悼会。”

“我打算去看看。堀口康夫应该也会去吧,我要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去吧。——唉,这就叫周末吗?”

今天是星期六。

当然啦,刑警是没有周末的,也没有连休假日的。

“你准备得怎样了?”

栗原问道。

“噢——准备什么?”

片山吃了一惊。

真要找去那里吗?

“搬到”女人馆“去的准备啊?”

片山眼睛瞪得好大。

“我不知道有这回事?”

“是吗?——奇怪。我记得我说过的啊……。”

绕了我吧!

“课长,这实在不太好。如果让新闻界知道了——。”

“啊,对了!果然是做梦。”

栗原笑了起来,“我梦到你被女孩子们捉起来绑住,还哭了呢,真好玩。”

一点也不好玩!

“课长。”

“我们已经获得特别的许可了。本来我是打算自己去的。可是我这个样子,必要时也派不上用场,只好让你了。”

“可是。”

“好啦,今晚你就睡那里吧。——对了,如果有必要,你可以带个助手去。”

助手?……

片山光想到这会是谁,头就又痛了起来——。

“原来你知道了。”

片山说,“居然瞒着我,和课长两人联手起来欺负我……。”

“闭嘴。”

晴美戳戳片山,“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我是搜查一课的刑警耶。不是负责女学生安全的守卫……。”

“喵——”“看吧,连福尔摩斯也在叫你安静呢!”

追悼会本来就应该安安静静,庄严肃穆的。

这也是常识。

有很多女学生来参加滨野牧子的追悼会。

也有不少女孩子哭了出来。

女子大学的合唱团以低沈的声音,清唱一首片山没听过的合唱曲。

片山和晴美站在会场的一角,旁观着告别式的进行。

“那就是堀口康夫。”

片山轻声地说。

“是那个低着头的人?——想不到,居然会向自己的外甥女出手。”

“嘘!别讲这么大声。”

滨野香香穿着学校的制服,静静地坐着。

她的父母则茫然伫立,两肩无力的垂落着,但又不想让香香看到自己在流眼泪,就挺直了身,眼睛直视前方。

“那是院长。”

片山说道。

奈良穿着黑色的上衣,系着黑色领带,走了过来。

他以僵硬的表情上了香,再和滨野牧子的双亲行个礼就走了。

“真是冷酷。”

晴美说道:“大概也知道谣言的事吧?”

片山说道。

川口素子穿着黑色套装,感觉很合身。

上完香,她向牧子的双亲和香香打个招呼,香香则露出浅浅的笑容,点头致谢。

川口素子要离开时,看儿了片山他们,又和他们点了头。

“——她被哥哥吸引了!”

晴美说道。

“我怎么会到处留情?”

片山回了她一句。

“——时间也差不多了。”

晴美看着表的时候,宫越友美进来了。

穿着黑色套装的宫越友美在这个时候,还是美得今人屏息。

直接走到滨野牧子?

遗像前的友美慢慢地上了香,双手合掌,头低了下去。

片山有点困惑。

有好长的一段时间,友美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

然后——友美抬起头来,再一次盯着结着黑丝带的相片,才向遗族行个礼……

片山在友美的脸上发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现象——一条双儿的泪痕——不禁吃了一惊。

离出殡有一小段时间。

女学生们纷纷走出来,三五成群地围在一起说话。

“村濑同学。”

被叫到名字,村濑明香赶紧回头。

“啊,是友美。”

“打扰一下。”

明香跟在友美后面。

“听说大月由美子今天要外宿,是真的吗?”

她问道。

“噢?”

明香有点迷惑,“大概是吧……。那是她的事,我不清楚。”

一走到离其他学生有段距离的地方,友美就回过头来。

“但你总该知道她要和男朋友一起吧?”

“嗯……。但这有什么关系?”

“他们住哪里?”

“这我就不知道了。”

“是周末。那一定有预约了。她嘛,应该是找最棒的旅馆吧?”

“大概……是吧。”

“知道是哪家旅馆吗?”

“不知道。”

明香摇摇头。

“那,你负责去问出来。”

“旅馆吗?可是——”“抑是要说这和你无关,是吗?”

“嗯……。”

“反正,你去问就是了。”

友美说。

“你是要我在事前问好吗?”

“当然!”

友美点点头,“可以吗?傍晚以前告诉我。”

楞了一下,明香回答道:“好。”

可是友美不等她回答就已先走了。

明香不安地目送着友美的背影。

“要出殡罗!”

一听见这宣布声,明香便急忙地加入她的朋友。

“请进。”

川口素子把门打开,“就是这里了。这公寓里的房间都很大。”

“好棒哦!”

晴美走进来,环顾四周,“真想就住下来。”

“喵——”福尔摩斯好像也很喜欢“?”

唯一心情不好的就是片山。

“这太可爱了。”

他看看粉红色的窗帘,又叹了口气。

“的确。是为女孩子准备的房间嘛?”

“真是不好意思。”

川口素子似乎不知所措,“可是有刑警先生住在这里向学们也会比较安心。”

“真是这样就好了。”

片山嘟嚷着。

“——那,你们休息一下。用餐请到下面的餐厅。”

说完,川口素子便走了出去。

“简直像旅馆。”

片山摇摇头,“和从前的学生宿舍完全不一样。”

“时代不同了嘛?”

晴美说,“——好了,我来整理行李。哥哥,你要不要观察一下这幢公寓的地理环境?万一出事时迷了路就很伤脑筋哦?”

“嗯。——福尔摩斯,你也一起来吧。”

“喵——”“他叫你自己去。”

“冷血动物?”

看片山啾着嘴,晴美忍不住笑了,说:“福尔摩斯,你还是和哥哥去吧,当他的保镖。”

福尔摩斯一脸无可奈何地,慢吞吞地朝门口走去。

然而,就算是弄不清楚东南西北的片山,也不至于会在会馆里迷路吧。

“——,养小孩实在很辛苦。”

片山边走着边对福尔摩斯说,“要让女儿住在这么贵的公寓里,做父母的得努力工作……。”

“喵——”福尔摩斯警告似地叫道。

门突然开了,一个冲出来的女孩子差点和片山撞在一起。

“啊?”

“啊,对不起。”

片山的心脏也吓得差点停了。

“啊,是刑警先生?”

大月由美子说,“来巡逻的吗?”

“是来参观的。”

片山说,“要出去吗?”

“嗯,今天是周末。”

大月由美子眉开眼笑地,“很少人还留在这里的。”

“年轻哪?”

片山说道……

“那我先走了。”

可能是和人家约好了,大月由美子一溜烟地就跑走了。

“——真快活啊,是约会吗?”

“喵——”“真羡慕哪?”

片山说道。

和福尔摩斯一起走到一楼,正要往客厅走去时,福尔摩斯突然停下脚步。

客厅里传来了一些声音。

“——没错吗?”

这是宫越友美的声音。

“嗯。她高兴得很,才问一声,就立刻告诉我了。”

“哦。是k旅馆吗?找知道了。”

“这样就好了吗?”

“嗯,谢谢。”

“噢……,友美,你要出去吗?”

“可能。”

友美说道,“但是,和你无关。”

“噢,我没别的意思……。”

这声音听起来像是村濑明香的。

片山和福尔摩斯稍微退了几步,再迈开大步向前走。

“——你们好!”

他看看客厅里,“今天晚上开始,我要加入你们。”

“欢迎,片山先生。”

宫越友美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微笑着。

——片山则看着急忙奔出去的村濑明香,心想,她们说的“k旅馆”是怎么一回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