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成人时间

作者:赤川次郎

“我真不懂。”

大月由美子喃喃说道。

“噢?”

车子停在红灯前面。

川口素子转头看着坐在旁边的由美子。

“你说什么?”

她问。

“没什么……。”

由美子似乎清醒过来了,“我实在不懂,为什么有人这么恨我?我究竟做过什么事?”

川口素子将视线移开由美子身上,等着灯号转换。

由美子又继续说:“我实在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事让人家这么憎恨我。但是……为什么要做这么过分的事?”

她的声音颤抖着。

由于绿灯亮了,川口素子发动引擎,但脸上表情僵硬,态度也严肃起来。

“我真不懂……。”

由美子又一次喃喃说道。

此时——川口素子把车开到路旁,停了下来。

由美子困惑地望着川口素子。

虽然夜已深了,路上的车子还是不少。

反方向来车的车灯,照在川口素子苍白的脸上。

“老师……。”

由美子有点不安地问道,“怎么了?”

“你不知道吗?”

川口素子反问。

“噢?”

“你真的不知道是谁让你今晚如此悲惨的吗?”

“我不知道。——老师,您知道吗?”

川口素子看着由美子。

她的双眼似乎在燃烧。

“你今晚在旅馆里,没遇见什么人吗?”

“你是说……?我确实遇见了——”由美子瞬时脸上失去面色。

“是……宫越友美?”

“果然。”

川口素子点点头,“当然,只是有可能而已。”

“在大厅里……。他看到宫越那件大胆的洋装,眼睛睁得好大。我们也因此起了点争执。”

“争执?”

“他一真说宫越”好可爱“,”好美“,我就生气了……。后来还是和好了。”

“也就是说……你看到了宫越友美。”

“嗯。”

“他也看到了?”

“是啊,还打过招呼……。”

川口素子一直看着黑暗的街道。

似乎,一直在忍受着内心深处的苦痛。

“宫越会做这种事吗?”

由美子说道,“但是,为什么呢?我从来没和她争过什么。”

“她才不菅那些呢,她只是不许自己以外的人过得幸福。”

川口素子说道,“他还在旅馆里吧?”

“噢……。大概是吧。”

“宫越友美一定也在旅馆里。”

突然有阵子沈默了下来。

“老师——会不会——?”

川口素子看着由美子。

“要回旅馆吗?”

由美子毫不犹豫地点顽。

“走吧?”

车子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弩。

同时加快速度,奔驰在深夜的道路上“怎么办?”

片山叹了口气。

“我可不知道哦?”

晴美耸耸肩。

“可是。喂,福尔摩斯,拜托你好不好?”

大厅里的客人都讶异地注视着片山蹲着“哀求”福尔摩斯。

才要走出旅馆,福尔摩斯却反而往回走到大厅。

然后静静地坐在柜台前面不动。

“他可能是要我们住这里吧?”

晴美说。

“喵——”“看吧。”

“别开玩笑!住在这种旅馆里,一晚要花多少钱,知道吗?”

“跟我抱怨没用的。”

晴美冷淡地说,“不要的话,就丢福尔摩斯在这里,我们自已回去好了。可是,如果因此而不能阻止杀人案件的发生,怎么办?”

“片山兄,你会一辈子受良心谴责的。”

石津多嘴道。

“你闭嘴?”

片山瞪了石津一眼。

当然片山绝不是小气,只要他有钱,一定不会吝于出借“当然也不是很高兴的”。

可是要住下来的话,怎么可能只让福尔摩斯独自留在这里呢?

“怎么样呢?哥哥。”

“怎么样呢?片山兄。”

“喵——”片山吃了秤坨铁了心,大步迈向柜台。

“两间双人房?”

“很抱歉。”

柜台的服务生很客气地说道,“今天已经客满了。”

“哦。”

片山松了口气。

没办法罗!

那可不是我的错?

“哥哥,再问一次看看。”

晴美在一旁说,“顺便把证件亮给他看,告诉他这是公务——。”

柜台的服务生脸色大变,“对不起!我立刻为各位准备两闲双人房。”

手指也同时敲起电脑链盘。

这就叫作“客满”吗?

片山绝望地想着,希望我的户头里,还有剩下的钱……

五分钟之后,片山等人分别进入两间相邻的双人房。

当然,片山和石津一间,晴美和福尔摩斯一间。

“接下来该做什么?”

没多久,所有人都在片山等人的房里集合,面面相觑。

“去洗澡,然后睡觉?”

石津提议,却只得到片山的一对白眼。

“福尔摩斯担心的,一定是那宫越友美的事,对不对?”

晴美问。

“喵——”“这个中西看起来性情很急躁。”

片山也点点头,“如果——他看到她和其他的男人在一起……。”

“中西是不会做傻事的?”

石津说。

“但是,石津兄,恋爱是可以使人发狂的。”

晴美说。

“这个……。”

片山想了一下说:“喂,那个宫越友美是来参加宴会的吧?”

“篁井是信么说的。”

“应该是在这家旅馆里吧?我们去查查是在哪里举行的。”

“喵——”福尔摩斯说,你总算做对了一件事。

“谢啦?”

片山绷着脸说。

篁井吓住了,只能躲在宴会的角落里呆呆地站着。

他从来没想过会是这么——正式的宴会。

他一直以为是大学生玩的那种舞会——。

看看四周。

这里是这家旅馆最贵的蜜月套房,人数不到二十人。

移开宽广的起居室里的沙发和桌子。

就成为一个很大的舞池。

有的人跳舞,有的人则众在一起闲聊。

这里多半是四十岁左右的绅士,和他们带来的女伴。

他们的女伴比较年轻,看起来都在二十七,八岁左右。

其中,年方十八岁的宫越友美颢得特别引人注目。

友美把篁井带来这里,才说:“好好玩吧?”

就和一位年近五十的男士跳起舞来了。

于是,篁井手上拿着一杯鸡尾酒,呆呆地站在一旁,成了男性的“壁花”。

有个人进房里来了。

看来似乎是喝了点酒,红着眼,睡眼惺忪的。

看着他的背影,篁井总览得似曾相识。

正在跳舞的友美,眼光突然在那个人的身上停住。

然后,停止跳舞,和舞伴说些话,走了过来。

“院长,您来啦?”

友美说道。

“你?好像在哪里见过……。”

“请您想想您的学生,就可以知道了。”

友美恶作剧似地笑了起来。

“——他叫做篁井,是大月由美子的男朋友。”

篁井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介绍给那个人。

“这位是我们文学院院长奈良先生。”

友美也介绍了那位男士。

文学院院长。

原来如此。

在由美子给他看的学校简介上就有他的照片。

“大月同学的?哦……。”

奈良若有所思的笑了起来。

“她真是个好孩子呢?”

“是……。”

“宫越,看不出来——你真有魅力呀?”

“是吗?”

友美噗哧的笑了出来,“院长先生这么说,还让我很不好意思呢。”

“怎么会?怎样,要不要跳舞?”

“要排队的。”

说着,友美突然拉起篁井的手。

“你。”

“会跳吗?”

“不……。没学过这么正式的。”

“只要动一动就好了,像这样,”友美靠近篁井,“把手放在我背上。再紧一点。”

篁井的脸突然躁热起来。

这与其说是跳舞,不如说是在走动而已。

两具身躯紧紧地贴在一起,连彼此的心跳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你,有男朋友吗?”

“男朋友?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

“什么意思?”

“有人爱我,可是,我却没有陷入其中。”

友美说道,“很寂寞的。我想自己大概有什么问题吧?”

“你有问题;怎么可能?”

篁井说道。

突然房间的灯光暗了下来,就连彼此的脸也看不清楚。

“十二点了。”

友美说,“一到这个时候,就会这样的。”

“为什么?”

“从现在开始,就是”成人时间“……。”

友美在篁井耳旁轻声的说。

篁井可以感觉到血气直往头上冲。

由美子的事,他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篁井冲动地抱住友美纤细的身体,吻了她。

友美也没有任何抗拒的举动。

不,她还回吻了过来。

“我不要离开你。”

篁井喘口气说道。

“你会后悔的,如果你爱上我。”

“没关系。”

“好吧。不过,别期望我的爱。”

“嗯。即使你不爱我,也没有开系。”

篁井说,“我们要进房间吗?”

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

我是真心的爱着由美子的,今晚,原本打算和由美子一起过的。

没想到,居然会对一个初次见面的少女做这样的要求。

“怎么样?”

篁井问。

“好啊。”

篁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的?”

“嗯。可是,有房间吗?”

“没问题。”

篁井停下舞步,“——那,我们走吧。”

“现在?”

“不要吗?你在等人吗?”

“没有。”

友美摇摇头,“那走吧。我去拿皮包。”

她才走到放着皮包的桌子边,奈良走了过来。

“宫越君,要回去啦?”

“我出去一下。”

“和那个年轻人一起?”

“嗯。老师慢慢玩。”

微笑着,友美催着篁井出去。

“哼!”

奈良耸耸肩,“这么快就跑了……。”

宴会上备有简单的三明治之类的点心,奈良拿起来,大口大口的吃。

十分钟之后,奈良看见走进来的年轻女孩,不禁蹙起眉头。

那是……

对了,不就是大月由美子吗?

奈良拉直领带,朝着来回审视宴会里的人们的由美子走去。 内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