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客人

作者:赤川次郎

宴会在这里举行……

由美子走进蜜月套房,便楞在那里。

原以为宴会应该是租用宴会厅或是高级餐厅的。

可是,时间这么晚了,没有其他地方还在举行宴会。

问旅馆服务生时,他是这么回答的。

“会不会是在房里举行的私人宴会?如果是的话,蜜月套房里有一场。”

于是,由美子来到这家旅馆最高级的蜜月套房。

可是——她不应该会在这里的。

这里是成人的宴会,不可能招待大学生的。

管他的……

先找再说。

“那不是大月吗?”

突然有人叫她,吓了她一跳。

一时之闲,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人。

“啊奈良老师。”

由美子总算看清楚了。

“你也是这里的客人啊?我怎么都不知道。”

奈良好像有点醉了。

“老师,噢……。”

“你是——来找他的吗?”

由美子有些困惑。

“噢……,嗯,是的。老师怎么知道呢?”

“是叫篁……,篁什么的男孩子吧?”

“嗯,是篁井。”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

奈良点点头,“你要喝点什么吗?”

“不,我。”

“喝嘛,反正又不要钱。喂,等一下。”

他叫住手拿托盘的服务生,“要喝雪莉呢,还是喝威士忌?”

“噢……,雪莉好了。”

由美子拿过酒杯,可是实在没有心情喝。

“老师,您怎么知道篁井……。”

“他十分钟前还在这里。”

“一个人吗?”

“不是,和她在一起,就是那个美少女……宫越友美。”

由美子霎时脸色苍白,站都站不稳。

“小心?”

奈良赶忙扶住由美子向时将她手上的酒杯拿开,“放在这里。——你头昏吗?坐在这里好了。”

“谢谢……,我……。”

坐在墙边的椅子上,由美子努力地想沈住气。

篁井和宫越友美?

——不会吧!

我一直析求着不要发生这种事。

“你还好吧?”

“嗯……。老师,篁井去哪里了?”

“唔。他们两个一起出去了。可能是……在哪个房间里吧。”

“两个人……。”

由美子的声音颤抖着,“您是指篁井和宫越友美吗?”

“嗯。——你和他吵架了吗?”

“没有呀?”

由美子摇摇头,“——没有。”

“哦……。唉,男人嘛,有时候也是身不由己的,你别把它看得太严重。”

奈良说道,“来,把它喝完吧?”

说着,又把酒杯交给由美子。

由美子喝得一滴不剩。

“很好。——来,一起跳舞吧?”

奈良拉着由美子的手。

由美子丝毫没有抗拒的迹象。

“要跳舞吗?”

“嗯……。”

由美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或是在说什么。

现在,在她做这些事的时候,篁井可能正抱着宫越友美。

——想到这里,由美子浑身难受,觉得就要发狂了似的。

“这样的宴会,你第一次参加吗?”

慢步起舞时,奈良问道。

“恐……。”

“真奇怪。每隔一段时间,就陆续有客人进来,然后又两个两个地不见踪影。所以,这里的人数一直没有多大的变化。”

奈良说着,若有所指地笑了起来,“你懂吧?——要找到好的伴侣,两个人就偕手回房去了。”

由美子什么也没说。

奈良所说的,她都听到了,也都了解,可是那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他走了。

和她一起。

——为什么?

“唉,年轻女孩的身体……,”奈良跳着向时也紧紧地抱着由美子,“弹性就是不一样。柔软又……。”

由美子就这样任由奈良抱着。

不,或许应该说是她自己贴上去的。

现在——谁都可以。

只想找个强壮的胸口依偎。

“你好漂亮。”

奈良低声地说,“好可爱,在学校看到你时,我都这么想。——你知道吗?”

由美子把脸埋在奈良肩上。

——奈良认为这是赞同的意思。

“如何?——要和我走吗?”

奈良装作不经意地问。

这样的台词是不能太过强硬,或是流露出太多慾望的。

“好吗?”

由美子只想着,篁井现在大概和由美子上床了吧。

原本是我躺着的床。

却让她……

啊,他们怎么能做这种事?

真搞不懂。

——不懂?

“如何?”

奈良又问了一次。

由美子缓缓地点头。

“是吗?——那我们就走吧?”

奈良说道,“我订了个房间。虽然没有这里豪华。”

由美子任由奈良挽着手,半机械似地杂开了这间蜜月套房。

同时,进来的是一位行色慌忙的男子。

“真是的,怎么那么性急呢?”

奈良摇摇头,按下电梯的按键。

门很快地打开了。

奈良和由美子搭上电梯,开始往下降时,隅壁的一部电梯里,走出来福尔摩斯等人。

“——是这间蜜月套房吧?”

片山说道。

“住一晚要几十万耶。”

晴美说,“真吓人。”

“门是开着的。”

石津说,“真是不小心。”

“是要引人进去的吧?”

“喵——”“应该是这里没错。——还听得到音乐声,进去看看吧。”

片山等人正要进去时。

“在哪里?”

一阵大声叫嚷传了过来,“人跑到哪里去了?”

音乐声停止了。

石津目瞪口呆地。

“是中西!”

抛下一句话,就跑到里面去了。

片山等人也慌慌张张地跟了过去。

“哪个人告诉我?”

中西还在房里大叫,“可恶!不准瞒我?”

客人们都离他远远的。

中西胀红着脸,激动地喘着气,又大声地叫嚷着。

“告诉我!拜托你们?”

石津走到他身边,将手搭在他肩上。

“冷静点。”

他说,“这一点也不像平常的你。”

“不知道……她跑到哪里去了……。”

就像突然抽光了身上所有的气力似的,中西跌坐在场子中央。

石津看看片山,片山默默地耸耸肩。

一位客人问道:“你说的她,是那个年轻的小美人吗?”

他说,“如果你是指她,她刚才回来过,然后又走了。”

“去哪里?”

片山问。

“会是哪里?”

那男的笑了,“和一个男人一起,应该就在这间旅馆的某个地方吧,”中西的脸色苍白。

“和男……?”

他站了起来,“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唔……。很年轻。和这里不相称的,像是个大学生。”

片山和晴美不由得对望了一下。

“会不会是——”“篁井?”

“去了哪间房间?”

中西问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而且,一旦找到中意的人,我们就不会去打扰的。这是我们的原则。”

“我去柜台问——。”

“没用的。”

片山说道,“他们不可能用真名去登记的。”

中西泄了气地垂下肩。

那个模样,像极了一头丧家之犬。

“——中西,走吧。”

石津抱着中西的肩膀,催促着说,“还会有其他约会的。”

片山等人走出蜜月套房,走向电梯时——

“片山先生?”

有人叫他。

——片山瞪大眼睛,“你在这里做什么?”

川口素子一副不安的模样。

“事实上……,我是带大月由美子回来的。”

她说。

“你带她回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说,这可能是……”

“宫越友美做的好事……”

“我知道不应该说,可是还是说出来了。”

“因为篁井还留在这里,让她很不放心,所以我们就回来了。”

“然后听说这一楼的蜜月套房里有宴会——。”

“等一下?”

片山说,“你是说,大月由美子也在那里面?”

“没有吗?”

“没看到啊。”

“奇怪。”

“会跑到哪里去呢?”

晴美不安地说。

“会不会做什么傻事?”

“唔。”

“可是……假如篁井是和宫越友美在一起,大月由美子也不知道是哪个房间啊?”

“那大月由美子会去哪里呢?”

片山叹了口气。这是一个多么复杂的夜晚啊!总之,还是得去柜台,查查看宫越友美等人是住在哪个房间的。只是,人那么多,又不是用本名登记,查起来是很费事的。

“——怎么办?”

在大厅里,片山已经打算投降了。

实在没什么法子。

“总不能一间间的敲每一间房间吧!”

晴美说。

“那就这样办吧。”

中西认真的说道。

“别乱来?”

片山摇摇头,“不如算了——“喵——”福尔摩斯高声叫道。

“啊,小义?”

“在这种地方也——!”片山张大眼睛,看着儿岛光枝走过来。

“姨妈,你在这里做什么?”

“今天有个花展。”

儿岛光枝穿着一套十分华丽的和服。

“到现在?”

“后来去吃个饭,才聊一会儿,就这么晚了。”

光枝精神十足的样子。

“你们这么多人,又是在这里做什么?”

“呵,对了。”

光枝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我刚才看到了哦,在想,是不是和小义一起来的。”

“你说你看到谁了?”

“哎呀,就是那个姊姊被杀的……”

“滨野香香吗?”

“是啊,就在二十分钟前。”

“后来我去上厕所,出来就没看到人了。”

“没看错吗?”

“不会错的。”

“我只要看过一次,就绝不会忘记。”

光枝肯定的说。可是,连滨野香香也来了?有种不详的预感似的。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喂,福尔摩斯,怎么办呢?”

被片山一问,福尔摩斯闭上眼睛,陷入沈思之中。

“小义。”

光枝好像觉得很不可思议,“你们跑到旅馆来闲扯淡,”这真是个很奇妙的情景。在豪华旅馆的大厅里,片山,石津,晴美,中西,还有儿岛光枝和川口素子,再加上福尔摩斯,全都陷入一片沈思中。不对,只有不知事情原委的儿岛光枝,来回看着片山和晴美。突然有人在一旁说道:“那不是片山兄吗?”

走过来的,正是刚才光枝看到的滨野香香。

“看吧,我说过了。”

光枝朝片山点个头。

“好啦?——你来做什么?”

“来玩的。”

香香说,“本来是要和父母一起吃饭的,可是妈妈为了姊姊的事,伤心地睡着了。我就自己出来了。”

“自己一个人?”

“当然我还很难过……。可是一直哀叹着也不是办法。我才想说要回女生会馆去了。啊,儿岛太太。”

说着,向光枝行个礼。

“怎么可以自己回去?那太危险了。小义,送这孩子回去吧。”

“等一下,姨妈。”

片山赶紧阻拦。

光枝有种癖好,就是不管对方方不方便,只自顾自的决定。

如有异议,不趁早说是没用的。

“我现在很忙的。”

“是真的。”

晴美插个嘴说,“我们还不知道宫越友美和大月由美子到哪里去了。也许她们发生了什么事。”

“大月小姐?”

滨野香香问道,“你是指女生会馆里的大月小姐吗?”

“是啊。”

“我刚才看到她了。”

片山和晴美顿时对望了一眼。

“在哪里?”

片山问。

“我看到他们搭上电梯……”

“好像是要住在这里。”

“住在这里?”

“嗯,”奈良老师拿着房间钥匙。

听了滨野香香的话,川口素子瞪大眼睛。

“奈良老师院长吗?”

“是啊,他们两人在一起。他手还搭在大月同学的肩上。”

“——我还吓了一跳,不知道他们有这种关系。”

“怎么搞的?”

片山叹了口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明显嘛?”

晴美说道,“大月小姐去了那个宴会,发现自己的男朋友和宫越友美走了。绝望的她,就被奈良院长。”

“一定是这样的?”

川口素子肯定的说,“这是院长做得出来的事。听说那个院长和姊姊也有一段,是真的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客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