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搜查会议

作者:赤川次郎

“失神?”

栗原看了报告后说,“这是什么鬼名词?”

“这是什么?课长。”

片山又打了个大哈欠,边问道。

不管怎睡,就是睡不饱。

“一种新毒品。这上面说mdm“,通称为失神。”

“那是——”“那个叫篁井的大学生用的,就是这个。”

“确定吗?”

“还不确定,不过这种葯物能够持续七,八小时的效力。”

“七,八个小时……。”

片山吓了一跳。

就连在美国流行的古柯碱也不过只有三十分钟的效力。

“所以,篁井还没清醒吧。”

“也该清醒了。片山,你去一趟医院吧。”

“是。”

星期天。

但搜查一课是没有假日的。

栗原偷快地听着下午过来的片山报告……

“那个叫宫越友美的美少女也真是胡来。”

栗原说,“她会不会有自杀倾向?”

“不会的。”

片山摇摇头,“虽然她尽做些讨人厌的事,但她却不是那种随便的人。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骨子里却是个真诫的人。”

“原来如此。真是伤脑筋。”

“是啊。”

栗原舒服地坐在轮椅上,两手抱胸。

“我们来复习一下。——事情是从我们被请去f大演讲才发生的。”

“喵——”福尔摩斯在片山脚边抗议着。

“啊,你什么时候来的?”

片山吃了一惊。

“刚来的。”

福尔摩斯,——不,是晴美回答的。

“哦!那加入我们的”搜查会议“吧。”

粟原高兴的说。

“要不要顺便开个”午餐会“呢?”

晴美的提案会被接受,大概是因为石津不在的关系吧,“对了。”

由于成天坐在轮椅上,“运动量不足”所以栗原吃了不少饭。

“——在前不久还有个大学生死了。”

“叫春日贞幸。”

晴美说道,“从女生会馆掉下来,摔死。”

“是自己掉下来的,还是被推下来的,我们没有证据。课长,那名大学生用的是哪种毒品?”

“还不清楚,但确实是用了。”

“如果是杀人事件凶手会不会就是女生会馆里的学生呢?”

晴美问。

“可能性很大。也有可能是他喝醉了,某扇窗子里掉下来的。”

片山说,“这个泡菜好吃。”

“福尔摩斯,来,吃鱼。”

晴美把鱼肉弄碎,拿给桌子底下的福尔摩斯。

对了。

片山想起来。

“春日被杀了。”

那通电话是这么说的。

就在片山等人去f大演讲的前一天晚上。

——“春日”指的当然是摔死了的春日,但为什么要打给片山呢?

那时,片山还没去f大。

“接下来是滨野牧子被杀。”

晴美一说,栗原马上否认。

“不对?”

他大声的说,“在那之前还有件大事!就是我骨折了。”

“那不是犯罪事件。”

“找知道,开玩笑的。”

让栗原一讲,玩笑也不像玩笑了。

“接下来是宫越友美的登场。”

“那不算什么事件。倒是滨野牧子的事,有几点很可疑,像是濑川知代提到的。前一天晚上和某人通电话时说,没关系。”

“不管是什么事。”

“她的室友说的。”

“嗯。”

“牧子拿着一本书,可是那本书不见了。”

“那可能一点关系也没有。”

晴美说,“可能碰巧被人借走了。”

“总之,滨野牧子被杀了。”

“——喂!给我一杯咖啡。”

栗原招来服务生。由于他的声音目很大,又一直说着“被杀”呀,“凶手”什么的,使得周遭的客人都以怀疑的眼光看着片山一行人。

“问题之一,为什么要刻意地用铁链吊着尸体?”

片山说,“而且是杀了之后才吊起来的。”

“那要费相当的力气,一个人是做不来的。”

“还有。”

栗原说,“她的姨丈,堀口康夫,也是个问题。”

“他和牧子关系暧昧。”

“那个男人可能为了保密而杀人。”

“妻子久美子除了恨丈夫外,大概也恨牧子吧?”

“还有奈良院长?”

晴美说,“他和滨野牧子也有暧昧关系。”

“和牧子通电话的,搞不好就是奈良。”

“可是,奈良被杀了啊。”

“不一定是同一个凶手干的。”

“但是你看他当时震惊的样子,实在不像……”

“可能只是在演戏,这可能也早在他的计画之内。”

“有可能……”

栗原喝了一口咖啡,吐了口气说:“再来是恐吓宫越友美的字条。”

“真的差点被杀了。”

片山说,“本来还以为只是吓吓她而已。”

“那张纸并没有留下多大的线索。啊,还有一件事。”

“是什么?”

“有个男学生被刺杀了。虽然和那所学校有段距杂,不一定有什么门连。但我们也知道他是被杀后,才移到那里的。”

“会不会是——”“在f大被杀的,这也有可能,最好查清楚。”

“是的。”

片山在笔记簿上做下纪录。

“再来是什么?”

晴美说,“实在发生太多事了……。”

“车子冲进女生会馆。”

“对,差点忘了。”

“当时村濑明香和大月由美子在场。但似乎不是对着她们来的。”

“接下来——”栗原顿了一下,“就是这个周末了。”

片山还有个鲜明的记忆。

也许和事件本身没有关连……

但……

“喵——”福尔摩斯仰头望着片山,像是在催他说出来。

“好吧。”

片山点头。

“什么事?”

“在滨野牧子的追悼会上,宫越友美哭了。这件事我怎么也忘不了。”

“女孩子啼,感情是很脆弱的。哭是家常便饭。”

晴美说。

“你觉得她是那种人吗?”

“唔……。”

晴美陷入沈思。

“再来。”

栗原说道,“星期六的晚上,那家旅馆好像很热闹呢。”

“是啊。宫越友美,奈良,大月由美子,篁井,川口素子,滨野香香都在。”

“还有中西。”

“啊,对。”

“是石津的朋友嘛?”

栗原说。

“他对宫越友美十分着迷,有点走火入魔了。”

“不这样,就不叫做恋爱了。”

栗原突然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吓了片山等人一跳。

“为了扰乱大月由美子和篁井的夜娩,密告有毒品的,大概是宫越友美吧?”

“八成是。”

片山点头道,“但带大月由美子回来的是川口素子。”

“你是说!”

“也就是说,她预料到会有事情发生。”

“喵——”福尔摩斯叫道。

“嗯,也许该说是她希望有事情发生。”

片山肯定的说。

“杀死奈良的,是大月由美子吗?”

“我是不大相信,但那是有可能的。”

“那篁井……。”

“问题是,奈良被杀了之后,他才去杀宫越友美的……。总之,这是一连串毫无条理的案件。”

片山叹了口气。

“喵——”福尔摩斯说。

“它说什么?”

栗原问。

“一向都是如此…。”

片山为他们翻译。

宫越友美走进总务处。

“对不起,听说有我的电话……”

“宫越吗?”

“那支电话。”

“谢谢。”

友美拿起放在一旁的话筒。

“喂。”

电话是挂断的。

“——怎么了?”

“对方挂掉了。”

“咦?奇怪。”

“没留下名字吗?”

友美放回话筒。

“没有。”

“那算了,谢谢。”

友美走出总务处巳由于现在是上课时间,整个走廊静悄悄的,不见半个人影。友美快步走着,突然有个人从角落跑出来。

“呀!”

她不由得叫出声——“吓我一跳!”

是中西。

“中西先生……刚才的电话是你——”“是的。”

中西点点头。“我在上课耶。”

“——有急事吗?”

“对你来说是的。”

“什么意思?”

中西绷着一张脸:“你还一副没事的模样,居然放我□子!”

“生气了?”

友美微笑着,“要揍我吗。”

“我才不要。”

“你只是和我闹着玩的吗。”

“那又怎样。”

“我对你——”中西低下头,“是真心喜欢的。”

“所以。”

“”所以你的话我都听。

“连搬尸体的事我也做了。”

“我很感激你的。”

“哦?”

中西挤出一个笑容。

“你只是利用我?”

“你要这么想,是你的事。”

友美看着中西,“我要走了,还有别的事吗?”

“有。但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中西说,“我明天要去警察局,一五一十的全部说出来。”

“全部?”

“你要我做的事情。”

“这样的话——我也有罪,这我也知道,但还是得做。”

“为什么?”

“这本来就是该做的,是晚了一些。”

中西说,“如果,你答应今晚和我一起过,我会重新考虑的。”

友美盯着中西。

“——再等一会儿。”

“不等了。”

中西立刻回答道,“因为等也没用的。”

“二选一,要或是不要?”

友美严肃地看着中西。

“好吧。”

她说,“今晚吗?”

“九点,我在女生会馆后面等你。”

“——九点哦。”

中西快步离去。而友美似乎在想着什么,缓缓地走回教室……。等待中的男人怎么搞的?

像是在守灵似的。

晴美说这话绝不夸张,毕竟奈良院长被杀了。女生会馆里的学生很少人外出,而此时都正在这个餐厅里吃晚饭。但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静默着,到处充斥着一股沈重的空气。片山和晴美,带着福尔摩斯在此进餐。——女生会馆里的餐听比起外面的餐馆,不但味道不错,价格也很便宜!比学校里的餐厅价格要贵一点点,但从它的味道可比美外面的餐厅来看,还是值得的。

这里很少这么热闹的。

在餐厅工作的女孩子瞪大眼睛。只有今晚,宫越友美不是大家注意的对象,大家注意的是大月由美子。因为每个女孩子都知道发生在旅馆里的每一件事。也许是因为同情,大家都不丢打扰她。由美子好像突然增长了几岁,——等到男友篁井情况稳定,由美子就回到这里了……。但是——似乎要发生事情了。片山有这种预感。吃完饭,片山和晴美休息一下,宫越友美便站了起来,朝片山等人走来。

“辛苦你们了。”

友美还是一如往常的笑着说,“有什么进展吗?”

“目前什么也没有。”

片山说。

“哦。”

友美从旁拉来一张空椅子,坐在片山旁边,“有甘山先生住在这里,我们都很安心。”

“在这里面没事的。”

片山说的,连自己也不太相信。

“篁井承认要杀我了吗?”

片山看到大月由美子抬起头,朝着友美看。

“没有,他没有这方面的记忆。”

“会有这种事吗?”

“也不是没有。”

“好像有一种新的毒品。”

“效力可持续几个小时,而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不记得。”

“哦。”

友美点点头,“真可怕。”

“但是——就算他不记得,也该知道必须负责吸毒的责任吧。”

“我是这么想的。不然,就会染上瘾的。”

由美子一直瞪着友美。坐在由美子对面的村濑明香不知道低声说些什么。

“别在意啊。”

“大概是说这个吧。——”“总之,他只不过是个意志薄弱的人。”

友美以全餐厅都听得到的声音说。

似乎是故意要说给由美子听的。

由美子突然站起来,无视想要阻挡的村濑明香,走了过来。

“宫越。”

“什么事?”

“给你个忠告。”

“忠告?”

“不准你再勾引篁井。”

友美平静的说,“我是看篁井一个人很寂寞,才请他一起去参加宴会的。如果他不想去,可以拒绝的啊,”“我不想听这些?”

由美子激动的说,“如果他再发生什么事的话……我会杀了你的。”

她气得脸色发白,身体颤抖。

友美的脸色倒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搜查会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