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男人的脸

作者:赤川次郎

车子撞上路灯灯杆时,烟火般的玻璃碎片四处飞散,甚至掉到蹲在中西旁边的晴美身上。

对发生了什么事全然不知的晴美而言,当然是吓了一大跳。

“石津兄?”

她叫道,却没有回答,“——石津兄!你还好吧?”

虽然石津很少有“不好”的时候,晴美还是放心不下,但又不能把中西丢在这里。

刚才去报警的滨野香香又跑回来了。

“我连络过了?”

她跑来说,“他现在怎么了?”

“帮我按着这个伤口好吗?”

“好。这样可以吗?”

这孩子真是坚强。

晴美想。

一般人看到有人被杀流血,一定会吓得脸色发白的。

哥哥娶这样的女孩也不错。

这种时候,晴美还可以想到这种事。

“那嘛烦你了。”

“好。刚才是什么声音?”

“好像是车子撞到了东西。不知道石津兄怎么了,我去看看。”

晴美跑了过去。

还有,哥哥在做什么?

这么重要的时候。

车子撞上了路灯。

窗户全碎了,前面还凹了一大块。

门是开着的,里面没有人。

逃走了吗?

“石津兄!你在哪里?”

晴美大叫着。

“喵——”是福尔摩斯的声音。

“福尔摩斯!你在哪里?”

朝向声音的来源跑去,跑着跑着,晴美又突然停下脚步。

有个人上半身栽在路旁的树丛里。

虽然从马路上只看得到脚,但还是很容易判斯那是谁。

福尔摩斯坐在旁边。

很哀伤似的叫道。

“瞄……”

“石津兄……,死了吗?”

看到这种情形,晴美自然认为石津是被车撞了。

“唉……,真可怜?”

晴美悲伤地说,“车子被撞——不,是被车子撞了?”

在这个时候,还是会搞混了。

“这一点也不像石津兄!应该说是你把车子撞开的呀?”

她把他当成金刚了。

“福尔摩斯,你舔他一下吧,看他会不会活过来。”

“喵——”对了,他的上半身在树丛里。

晴美蹲了下来——脱掉石津的鞋子,搔着他的脚底。

“哇!”

石津尖叫,“会,会痒的!”

“什么嘛!还活着。”

晴美说,“石津兄,有没有受伤?”

“噢……”

石津从树丛里慢慢地爬出来,一点点,我的脸好痛。?路灯照着石津的脸,让晴美吓了一跳。为了要躲开车子,他不知道是怎么跳的。由于整张脸栽在树丛里,他的额头,鼻子,下巴,到处都是伤口。

“很严重吗?”

石津不安的问。

“嗯……”

“可是不是什么大伤,不需要动手术的。”

这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安慰……。

“开车的家伙呢?”

石津终于站了起来。

“不在车子里,会不会也碎掉了?”

“怎么——”石津正要说话时。

“呀!”

尖叫的声音传到他们三人的耳里。

“是滨野香香?”

三个人赶到时,正看见香香用手撑着地要站起来。

“怎么了?”

“刚才——有个男人进去了。”

香香说。

“什么?”

晴美瞪大眼睛,“他逃进去了?”

“嗯。”

“槽糕!石津兄,快把学生疏散出来。”

“还要连络片山兄!”

“对,哥哥在做什么呀?”

“快去。”

“好!”

忘了自己脸上的伤,石津跑进女生会馆。晴美重新绑好中西的伤口……。

“刚才那个人——”香香说。

“嗯?”

“刚才跑进去的男人……他额头在流血……”

“开车想逃的时候撞到的,你看到他的脸了吗?”

“嗯。”

“认得吗?”

香香自己也不敢相信似的点点头。

“刚才那个人——好像是——”

另一方面,片山正在……。他不敢相信,宫越友美就站在他面前,身上仅穿着内衣“你”他终于开口说,“不冷吗?”

友美笑了出来。

“——你真好玩!”

“如果我说会冷,你会给我温暖吗?”

“不……”

“我想,你最好是穿上衣服。”

“破了。”

“破了?”

“是啊,是你扯破的,我……?”

片山目瞪口呆,“我才不会那样做!”

“太浪费了?”

“可是,如果有人问,我就是这么回答的。”

友美说,“所以,乖乖地来抱我。”

片山——有一阵子,张大眼睛瞪着友美……。然后,他有种奇妙的感觉。其实,无论是谁,看到那么一位美少女仅穿着内衣站在面前,又要他“抱”,多少都会有种奇妙感的。但片山的情形不同。原本应该会贫血的人,居然没有贫血。就是这点让他觉得奇妙的。

“怎么了?”

友美问道,“不想吗?我没有魅力吗?”

“不是的。”

片山说,“可是你没有必要这样勉强自己。”

“勉强?”

“你还不了解男人吧?”

片山的话让友美动摇了一下。

“你说什么?”

“我从其他的女孩子那里,抢了那么多男孩子过来,怎么还不了解男人?”

“但那不是真的。”

片山摇摇头,“你只是个女孩子,而不是女人。对不对?别太勉强自己了。为什么,你要穿成这样?”

“友美不可思议的望着片山。”

“我想……。”友美说,“这样你就会毫不犹豫的抱我了。”

“友美似乎突然全身无力地跌坐在沙发里。片山问:“你不冷吗?”

迟疑了一下,友美默默地点点头。

“那你拿这条毛巾盖一下吧……。”

片山把毛巾围在友美肩头,自己则坐在床上。“你为什么会讨厌男人呢?”

对片山的问题,友美似乎不想回答。片山也不打算再问。

“要回房去——”片山说到一半,友美就说:“我是真的喜欢他,真的……。”

“他?——是指川口素子的末婚夫吗?”

“嗯,你怎么知道?”

“听你的口气,可是川口老师说——”“被我搅和不得不辞职……,大家都这么认为。”

“不是吗?”

“事实上”“片山兄!”

石津的声音传来,“不好了!有个男人——”门开了。

石津张大眼睛看着只里着毛巾的友美,片山和友美也呆呆的望着满头伤痕的石津。

一时之间,没有人说一句话……

“太过分了!”

晴美咬牙切齿的说,“我们在搏命演出时,你却和一个只穿着内衣的女孩子在玩?”

“喂,你误会我了。”

片山抗议道,“是她自己进来的。”

“我知道。”

晴美生气的说,“所以才愈想愈气。”

片山还是不懂。

“——片山先生。”

川口素子走过来,“听说凶手跑进来了,是真的吗?”

“是不是凶手还不确定。总之,是个很可疑的人。”

“喵——”福尔摩斯催促着。

“好啦?已经在疏散学生了。”

片山站在被车撞坏的正门。

“片山兄。”

石津跑来,“这栋建筑物,全在我们的包围之下。”

石津脸上贴满白色胶布。

川口素子忍了好久,才没有笑出来。

“好。有些人本来就出去了,所以我们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学生都出来了。”

片山说,“如果有人被留下来当作人质,那就糟了。”

“请保护我的学生们。”

川口素子向片山行个礼,“我愿意交换去当人质。”

“不,您请放心。”

片山慌忙的说,“这里的安全最重要,绝不会马虎的。”

“哥哥。”

晴美走过来。

“怎么样?”

“不在的学生,好像都出去玩了。只有一个人——。”

“一个人?”

“找不到。”

“是谁呢?”

川口素子问。

“是村濑明香。”

片山想了一下。

“为什么广播了半天却不出来呢……。”

“也打过电话去她房间。”

“糟了!会不会是被凶手制住了?”

“怎么办?”

石津问。

“喵——”福尔摩斯坚决的说。

“好,走吧?”

“知道了?”

石津卯足了劲……

但他贴满胶布的脸,恕缺少了那么一点魄力……

“喂,片山!”

一个很熟悉的声音。

“课长!”

一个年轻的刑警推着栗原的轮椅过来。

“捉到凶手了吗?”

“还没,才要开始。”

“哦,那你们安心的去吧。就算你被打败了,我们也绝不会议他跑走的。”

这可不是什么值得欣喜的保证。

“还有一个人——”片山正要说明,滨野香香就插了进来。

“噢……”

“你最好也在外面等,这里太危险了。”

“嗯,可是……”

香香有点迟疑的说,“我看到他的脸了。”

“你认得他吗?”

香香点点头。

然后说:“虽然只看了一眼……。我想没看错吧。那是我姨丈。”

“姨丈……,你是说堀口康夫?”

“嗯。——就是他。”

香香肯定的点点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