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人质

作者:赤川次郎

“堀口康夫”石津楞住了,“可是,堀口为什么要杀中西呢?”

“那就不得而知了。”

说话的是栗原,“可能是中西知道了什么,或是——”“黑暗中,错认了人。”

晴美接着说,“总之,一定有问题。他还打算撞倒石津之后逃走呢?”

“堀口和毒品买卖有关。”

栗原的话让片山吃了一驽。

“课长!你怎么知道?”

“今天才接到消息的。”

栗原强调说,“——是卫生署的毒品搜查员提供的消息。”

“那——一直在监视堀口罗。”

“嗯。”

栗原点点头,看着滨野香香,“对你来说,可能会受不了。你的姊姊受堀口之托,在这所学校里贩卖毒品。”

香香脸色有些苍白。

“我一直在猜想,这里一定有问题。”

她说,“爸爸妈妈给我们的零用钱,根本买不起那么贵重的皮包……。我问她哪里来的,她总是笑着说,好朋友买来送我的。”

“兼差赚来的。”

“我以为她认识了有钱的老先生。还问她:这样好吗?……。没想到她是做这个。”

“喵——”福尔摩斯出声安慰她,片山抱起福尔摩斯。

“你姊姊之所以会被杀,一定是因为她想洗手不干了。对不对?她想退出却——”“堀口杀了自己的外甥女!太可恶了!”

晴美气得满脸通红。

“总之,杀死滨野牧子的凶手曝光了。”

栗原点点头。

“是啊!这样,我们也知道凶手为什么要费心的把牧子的尸体吊在那里了。”

晴美说。

“是警告。”

片山说道,“当时在场的学生里,一定有人向她买过毒品。凶手要她们知道,如果不闭嘴,下场就是如此。他一定得到什么人的帮助,把尸体抬上去的。”

“一定是这样。”

听了片山等人的对话,川口素子突然蹲了下来。

“川口老师!你怎么了?”

滨野香香惊叫道。

“——本校的学生和——毒品!我真的——我实在没有资格再待在这里当老师了。”

川口素子两手遮着脸。

“没这回事。”

粟原平静的说,“学生嘛,谁没做过荒唐事?”

“可是……”

“根据毒品搜查员说,在这里交易的主要毒品是大麻,滨野牧子可能只帮他卖这个而已。”

“可是堀口想要她帮忙卖更有利润的古柯碱之类的是吗?课长。”

“可能吧?滨野牧子拒绝了堀口,而堀口一直以为和她有过关系,她应该会乖乖听话的。”

“被拒绝后,堀口为求自保,就不让牧子活着……。”

片山喃喃着说。

又看看怀里的福尔摩斯。

“福尔摩斯?”

“喵——”“等一下看到堀口那家伙,不要客气,尽量去抓他。”

“喵——”福尔摩斯很高兴的样子“?”

“石津!走了!”

“好!”

石津又卯起劲来,“我一定要好好的折磨折磨他。”

“别做得太过分。”

栗原说,“适可而止。”

“——我们先去村濑明香的房间。”

片山说完,就开步向前走。

片山觉得应该先搜查村濑明香的房间。

当然,堀口也不是傻瓜,抓了村濑明香当人质不应该还留在那间屋里他把门推开了一点点缝隙。

“小心点。”

片山说。

“我先进去。”

石津跃跃慾试的。

“好。突然把门打开”正要动作时,里面传来声音。

“请进,门是开着的,刑警先生。”

片山和石津面面相觑。

“别客气,开门进来吧。”

片山打开门。

正前方坐着的是堀口康夫。

“那位勇敢的刑警,样子真是狼狈啊。”

堀口看着石津笑道,“和我一样。”

他的额头上包着绷带,还渗出血来。

“不知道有没有脑震荡。”

他动动头,“——会痛耶,你真是坏了事。”

“喂——”片山向前逼近。

“你站好。”

堀口说,“除非你要她死。”

堀口从沙发后面拉出双手被反绑的村濑明香。

“别碰她?”

“我没有啊。”

堀口理所当然的说,“我不是流氓,也没混帮派。只是个商人而已,最喜欢女孩子了。”

“像滨野牧子那样的女孩子?”

“是啊……。牧子是个好孩子。”

堀口点点头,“我的买卖是从她开始的。那是我的第一次。——真的。”

堀口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刀子,刀锋紧紧地抵住村濑明香的脖子。

“牧子很寂寞。她的父母比较疼爱香香,不太关心牧子。是牧子自己来找我的。”

“所以你要她帮忙卖毒品?”

“哦,你知道得不少嘛?”

堀口满不在乎的说,“在床上吸大嘛烟时,她说:有朋友也想试,可以给她们吗?我灵机一动,就开始做起生意来了。”

“那也叫生意?”

“随你怎么说。但贩卖大嘛其实也不算是什么罪过。”

“杀了人还说没罪?”

“哈哈,别生气……。如果能轻松赚到钱,还有谁要去辛苦的工作?”

“辛苦工作不比杀人好吗?”

“谁又愿意杀人?——只是你陷得愈深,就愈难抽身。”

堀口耸耸肩,“上头的人问我要不要,我就承包下来了。有些人也要求我提供些像样的商品,不要老是大麻那种小朋友玩意。所以我去找她。但是——她坚持不肯。”

堀口摇摇头。

“她说不要。我说你不帮我,我就有危险,她却说:“那你杀了我好了!”

“我也会这么说。”

“请你站在我的立场想想。”

堀口皱着眉,“我买了那么多好东西送给她。——我们做人不是应该知恩图报吗?”

“那也得看情形。”

片山说,“——那些话等一下再说,先放开她。”

“别想!”

“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当然。”

“就算你逃得了这一时,你的伙伴是不会沈默的。他们会杀了你的。”

“在替我担心吗?”

堀口苦笑着,“既然如此,就帮我准备一辆车吧。记得,要好车但不能太显眼,加满油,但是不可以偷装无线电讯号器。”

“你打算用它逃到海外吗?”

“以后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给你们三十分钟,准备好了叫我一声。堀口没拿刀的左手伸进村濑明香的上衣里,”我要和她玩一玩。

“”求求你们……

照他的话做……

“村濑明香哽咽地说,”求求你们……

快去!

“”畜生?

“石津用力地捶着墙壁。”

——片山先生。

“川口素子青着脸说道,”请照凶手的话去做。

不然村濑就——“”那当然。

“片山点点头,”我们不会让她有危险的,不要担心。

“川口素子低下头。”

如果——有必要的话,我愿意代替她。

“片山摇摇头。”

请让我们处理。

如果有需要您帮忙的地方,我们会说的。

“川口素子喘了口气说:“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你的心情我了解。”

片山拍拍川口素子的肩膀。

片山走进管理员办公室时,栗原正好挂上电话。

“他要的车子已经上路了。”

栗原把轮椅转个方向,“他到底想干什么?”

“只知道他有点沮丧。”

片山说,“但是……”

“但是什么?”

“我觉得他似乎以为自己真的逃得掉。”

“唔……。也就是说,有人在帮他罗?”

“滨野牧子拒绝帮堀口卖葯,他怎么做?”

“杀死牧子啊。”

“这我知道,我是指毒品呢?”

“唔……,毒品是非卖不可的。”

“也就是说,他找到人代替了。代替牧子卖毒品。”

“那是”“和这所学校有关系的人。堀口一定是得到了那个人的帮助。”

“是谁呢?”

“不知道。本人也许也吸食大嘛之类的,但没用更强的毒品。检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

栗原想了一下说:“那个美少女呢?”

“宫越友美?”

“嗯。她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支配着所有的人,会不会是她用毒品……。”

“不会的。她只是表面如此,事实上她是个好孩子。”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这么觉得。”

“听说,她只穿着内衣,偷偷地跑去你房里?”

“是谁说——”“当然是你妹妹。”

真是个多嘴婆!

片山说:“我去等车来。”

说完,就走出管理员办公室。

走到外面,片山才松了口气。

村濑明香被押作人质,让我们无法动弹。

要捉堀口,以后还可以捉。

目前最重要的是人质的安全。

“片山先生。”

友美站在他面前。

穿戴整齐的。

“是你,这里很危险的。”

“我知道……可是我很担心。”

友美稍微低下头,“村濑没事吧?”

“嗯……。没事的。如果她出事,堀口就逃不了了。”

“我……我做了很可怕的事。”

友美低声的说,“我问她大月等人要住的旅馆……。我还把这件事告诉大月小姐。”

“喵——”福尔摩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友美脚边。

“你别放在心上。”

片山轻轻地把手放在友美肩上,“等一下,你自己去向她们道歉就是了。”

“嗯……。”

“你以后也得乖一点。”

“乖……。”

友美蹲在福尔摩斯旁边。

“我希望能变成猫。”

她说,“那就能让片山先生养了。”

“喵——”福尔摩斯一直仰头看着片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