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掉下来的男人

作者:赤川次郎

“它好像要说些什么。”

友美看着福尔摩斯说。

“嗯。——你也这么想吗?”

片山也蹲了下来,“喂,什么事?你想到什么了吗?”

“喵——”友美笑起来。

“它好像在说,你怎么那么迟钝啊?”

“嗯,它就是这么说的。”

片山摇摇头,“等一下,我一定得想办法抓到堀口那家伙。”

“你还是和我一起吧。”

友美对福尔摩斯说,“和他一起去,太危险了。”

“喵——”“你知道它说什么吗?”

“不知道,你知道吗?”

“嗯。它说,我不跟去的话,这家伙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

“真的?”

“喵——”福尔摩斯清楚说道,友美开心的笑了起来。

“你呀——”片山看着她的笑容,“我第一次看你这样笑,这和你的年龄比较配。”

“是吗……?大概吧。”

友美有点脸红,“我一和片山先生在一起,就会变个样子。”

片山咳了一下。

变得太乖,就会害片山贫血。

“噢,我对你来说,年龄稍微大了点。”

友美微笑着。

“对恋爱中的人来说,这不是问题。”

“噢……大概吧。”

“不过……你不必担心。”

友美用手指轻轻地摸着福尔摩斯的鼻子。

福尔摩斯很舒服似的闭上眼睛……

“要我再相信男人,还需要一段时间的。”

“你刚才就是想说这件事吗?讲到川口素子老师的末婚夫时。”

“嗯。”

友美平静的说。

“我和他之间,什么也没有。后来,他侵占了公款的事曝光了……。”

“怎么回事?”

“这件事没有公开。学校干部并不知道。因为高中部的总务处怕造成失职问题,就将它掩盖下来了。”

“所以他辞职是因为——”“嗯,真正的原因是这个。总务处要老师辞职,奈良老师也应该知道这件事的。”

“奈良院长?被杀了的奈良?”

“嗯。他们说,他辞职之后,就算被查出有侵占公款,也不能以教师的身分处置。所以友美最后的话含糊带过,片山不敢相信地又问:“你是说他们就拿你们之间的事当藉口?”

“嗯。”

友美依然看着福尔摩斯,点点头。

“因为和学生的问题而辞职,就不会有人追究了。所以才把和我之闲的关系渲染开来,这样他就不得不辞职了。没有人会认为这是谎言的。”

而他确实是以这个理由辞职的。

不只是表面如此,每个人也都如此深信着。

“太过分了?”

片山怒道,“即使是真的,身为老师,也该保护你的。”

“这种要求也太过分了。”

友美笑着说,“老师也是人啊。所以我不恨他。只是再也不相信男人了。”

“男人……”

“所以我要证明给那些被恋爱冲昏了头的女孩子们看,男人是靠不住的。因为我很可爱,只要一招手,大多故的男孩子都会过来的……。”

“停止吧!”

片山说,“你已经浑身是伤了。”

“只要不再有人受伤就好了。”

友美开心地笑着说。

然后又站起来,扑在片山胸前,放声大哭……

“——对不起。”

她抬起沾满泪水的脸庞,“你的衬衫……”

“没关系。反正等一下也会弄脏的。”

片山摸着友美的头发,“你还好吗?”

“嗯……。刚才说的,别告诉川口老师。”

“好。”

“老师一直相信他。我不想伤害老师。”

说完,友美倒抽了口气。

片山回头,看见川口素子正站在他的后面,赶紧放开友美。

“老师。”

“你不用说了。”

川口素子摇摇头,“你只是个学生,却担心老师,反而伤害到自己,老师,我……”

“我没有资格,居然让你那么担心。”

“别再做傻事了。”

“对不起……”

川口素子走向友美。

“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不,是我太骄纵了。太死心眼。”

“我也是。”

川口素子微笑着,“死心眼地去找个好男人,一定找得到的。”

友美也笑了,抬起手擦掉脸颊上的泪珠。有脚步声,是石津。

“片山兄。”

“什么事?”

“车来了,堀口那家伙要的车子。”

“知道了。”

“福尔摩斯,我们走吧!”

福尔摩斯跟在片山后面。走到一半,还回头看了友美一眼,像是在说“太好了”似的“喵”地叫了一声,又快步跟了上去……。片山轻轻敲门。

“进来!”

堀口说。片山打开门,看见堀口坐在床上。

“喂,你对她做了什么?”

村濑明香的手还是反绑在后面,趴在床上。

“别生气。”

堀口笑了一下,“只是开玩笑罢了,这种时候我哪有心情玩哪!”

“车子在下面。”

“谢谢。”

“钥匙也在上面吗?”

“好,请你撤掉这周围的警力。”

“我再说一次。”

片山说,“别做傻事,把刀子丢掉!”

“看到你这么担心,真让我受宠若惊。”

堀口扬起眉毛,“我有我的打算。”

“反正,你不准伤她一根汗毛。”

“我对女孩子是很温柔的,我没说过吗?”

片山打开门。

“那么,我就下楼去了。”

“好。”

“记得,别耍花样。”

“知道了。”

片山走了。堀口让村濑明香站在他前面,推她到门口,往外张望。没有半个人影。

“——不可粗心大意。”

堀口说着,用刀子对着村濑明香的喉咙,“——走吧!”

说完,慢慢地向前移动……。才走了几步,就听到后面好像有声音,他慌忙转过头来。

“谁?谁在那里?”他怒声道,“滚出来!”

“喵——”

尖锐的声音来自头上。堀口抬头看,福尔摩斯便从他头顶上的检查孔跳下来,锐利的爪子抓向堀口的手。

“哇!”

他大叫一声,刀子从他手上落下。

“石津!”

片山叫着冲过来。石津也推开安全门,跑了过来。

“可恶!”

堀口抓着村濑明香的手——又跑回原来的房里。但他连关门的时间也没有。石津一脚就把门踢开,直奔到房间里面。

“——不要过来!”

堀口拿村濑明香当挡箭牌站在窗边。

“我会把她——”同时还用左手打开窗子。

“我会把她推下去的!”

“住手!”

片山往前进一步,“你逃不掉的。”

“我——我不会被抓到的?”

“我要把她——”堀口就站在窗边,而村濑明香在他的前面。突然,村濑明香撞了堀口一下。这突如其来的撞击让堀口的上半身从窗口探出去,摇摇慾坠——

“危险!”

村濑明香甩开堀口的手。这份力量,使得堀口冲向外面——消失了。窗下引起了一阵騒动。片山走到窗边。正下方,堀口呈大字型躺着,警察们走上前,从附近叫来的救护车也开了过来。

“——片山!她还好吗?”

栗原在下面大声叫道。

“她没事,堀口呢?”

“死了。”

栗原说,“下来吧?”

片山离开窗口时,已是全身大汗。

“你有没有受伤?”

片山开口问——却只见村濑明香昏倒在地上……。担架抬着村濑明香出来时,她的朋友们都围了过来。

“——你还好吗?”

“好险没事!”

“太好了!”

“面对这些鼓励”?

村濑明香虚弱地笑了一下。

“还是要去检查一下的,让她上救护车。”

片山拨开人群,开出一条路来。

“——请等一下。”

村濑明香说,“友美呢?”

“——友美还好吗?”

“嗯。”

“我在这里。”

友美和大月由美子走了过来,站在担架旁。

“对不起?”

友美握起村濑明香的手,“找老是做错事……”

“没这回事……”

“我可以一起去吗?”

由美子问。

“来吧!”

“嗯。”

大月由美子也坐上救护车。警笛声划破夜晚的静寂。

“好了。”

栗原推着片椅过来,“总算人质没事了。”

“嗯,这确实值得庆幸,只是……”

“堀口一死,线索就斯了,是吗?”

“我实在搞不懂。”

片山看着女生会馆的大门,“比方说,撞进这里的车子是为了什么?还有,奈良的死?又是谁要篁井去杀宫越友美的呢……?”

“嗯。光凭堀口和毒品间的关连,是无法解释的。”

“您也这么想吗?”

“没错,这也许是案中案。”

栗原点点头。

“片山先生,真是太谢谢你了。”

川口素子走了过来。

“暂时可以平静了。”

“嗯……”

“学校本来就是人群的组合,一定会有各种现象发生的。”

“只是身在其中,反而忽略了这一点。”

川口素子说完就离开了。学生们也兴奋地交谈着,走回会馆。

“——那我回去了。”

栗原打了个哈欠,“你呢?”

“找——今晚打算留在这里。”

“好吧。”

“有事的话,随时和我连络。”

片山往坏了的门口走去。

“哥哥,你要回房里去吗?”

晴美走过来。

“嗯,我要想一下。”

“哦,真稀奇。”

不假思索地说出内心话,正是晴美的个性。“喵——”福尔摩斯叫了,一声,只是不知道是站在哪一边的……。夜深了,天快要亮了罪状现形。

“早安。”

片山站在女生会馆的餐厅门口,怯怯地向里面望。

“片山先生。现在才起来?”

说话的是坐在桌边吃三明治的宫越友美。

“你没课吗?”

片山走过来。

“大家都去了,我还在这里磨菇。”

友美笑道,“长久以来的恶习。不过,从现在开始,我会自己起床,自己占位子的。”

“不过,还好只有你在。”

片山说。“整个餐厅里只有片山和友美两个人。想当然耳,已经十一点半了嘛,午餐时间都要到了。”

“现在只剩三明治和咖啡了。”

“没关系。”

片山走到柜台,把三明治和咖啡放在盘子里端过来。同时又打了个哈欠。

“都是晴美,也不叫我一声!”

“本来打算好好想一下整个事件的,但因为前一天晚上的紧张和疲劳,一下子就睡着了。眼睛再睁开时,已经过了十一点。”

“晴美小姐呢?”

“去上班了吧,总不能常常跷班呀!”

“居然还有人雇用她?”

“可是,她还把好朋友留下来了呀。”

友美愉快的说。

“好朋友?”

片山脚边传来一声:“喵——”“哇!福尔摩斯!你吓死我了!”

福尔摩斯正在吃友美给它的火腿片,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

“刚才医院打电话来。”

友美说,“是大月打来的,她说村濑睡得很好。”

“那就好。”

“大月还要顺路去看看篁井。”

友美喝完咖啡,“——唉,大月一定很想见他。”

村濑明香和篁井住在同一家医院里。

“是啊……。可是,昨天的一场騒动,只知道滨野牧子是掘口康夫杀的。至于是谁杀了奈良院长,还有谁让篁井服了葯,再叫他来杀你,我们都不知道。还是不能放松警戒的。”

片山一口吞下三明治,却卡在喉咙里,害得他直翻白眼。

福尔摩斯也呆呆地看着他。

“要不要喝一口咖啡?加糖吗?”

片山点点头。

友美把袋装的砂糖倒入杯中,拿起吸管搅拌,片山急忙喝完咖啡,终于能喘一口气。

“好痛苦?”

“真好玩。和片山兄结婚一定很有趣。”

片山惊魂还未定,又呛了一次。

友美一面摺着原本装砂糖的袋子,一面说:“听说,大月由美子袋子里的砂糖是装在塑胶袋里的!”

“噢?”

“还被疑作毒品……。川口老师说的。”

片山困惑的说:“可是——那不是你做的吗?”

“我?我才不会为了诱惑篁井而那么做。那太不聪明了。”

“真的不是你?”

友美噘起嘴生气:“你不相信我……。好,片山兄既然不相信,我就自杀!”

“别闹了!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掉下来的男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