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作者:赤川次郎

村濑明香走进病房。

“门可以关上吗?”

“对不起,不能。不过你可以留一点点缝隙就好了。”

“好。”

明香微笑着,“你真是个忠于职守的人,片山先生。”

说着,她走回自已床边。

“片山先生。”

友美走过来。

“我刚才打过电话了,好险啊!”

“是啊,幸好我们想到了。”

“为什么连篁井也要杀?”

“大概是怕篁井想起是谁对他下葯的吧?”

友美有点迟疑。

“片山先生……,有件事,我没告诉你……。”

“什么事?”

“中西的事。——是我请他移开尸体的。”

“什么?”

片山瞪大眼睛。

“有个在舞会上认识的男孩要我在女生会馆外面见他……。我才晚了几分钟出去,他已经被杀死了。”

“哦?”

片山想起来,“对了,课长也提到过。”

“正好中西在场,我不想卷入没有必要的纷争,就请他帮忙。”

“你看见凶手了吗?”

“没有,太暗了。等我发现时,他经倒在地上了。”

“原来如此……真奇妙啊?”

在那个女生会馆外面,就出了这么多事——从春日之死开始,还有这名友美的朋友被杀,堀口刺伤中西。

堀口为什么要杀中西呢?

等中西清醒后,大概就可以知道吧……

“喵——”福尔摩斯突然高声一叫,片山了一跳。

“怎么了?”

打开门,福尔摩斯冲进病房里。

村濑明香趴在病床上。

“糟了!叫医生!”

片山叫道。

明香的左手臂上留有针孔。

针筒则掉在脚边。

“她还有一支!真可恶!”

片山咬牙切齿的。

医生跑了过来,急忙将村濑明香抬走……

“哥哥。”

有人说话,片山抬起头来。

“晴美。你不用上班吗?”

“我提早下班了。”

“你迟早会被开除的。”

“说这种话……,是怎么回事?”

片山就在走廊上向晴美说明原委。

“我不应该因为她说要穿衣服就在外面等的。”

片山摇摇头。

“那也没办法啊。——有救吗?”

“不知道。葯力让她心脏哀竭,都是我太没用了。”

“又不是今天才如此的。”

晴美的“安慰”还真是时候。

“——福尔摩斯呢?”

“唔……。不知道为什么,它就坐在村濑明香的床房口,一动也不动。”

晴美在走廊的中央看到面向病房坐着的福尔摩斯。

“你在做什么?也在反省吗?”

福尔摩斯没有回答。

也不是睡着了。

它眼睛睁得大大的,动也不动一下,就像个玩偶一样。

“你是怎么了?”

晴美纳闷着。

“喂,我去问一下医生。”

片山对晴美说。

晴美看看福尔摩斯,若有所思地悄悄打开村濑明香的病房门。

已经是傍晚了,病房里有些昏暗。

村濑明香原本的床上现在是空的,而另一张床上的中年妇人还在睡。

病房里。

——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啊!……

晴美走出病房,轻轻地关上门。

可是……

有点不对劲。

晴美又转过身。

——窗户。

再打开门,福尔摩斯跳了起来,跑进病房里。

“福尔摩斯!”

晴美追着福尔摩斯来到病房最里面的窗户边。

这里是三楼。

窗户开着,窗帘随风摇曳。

平常,窗户不应该是开着的。

晴美探头出去。

“川口老师?”

川口素子就站在窗口下只有十公分宽的窗檐上,紧靠着墙。

“你在做什么,”晴美惊呼道——。

就在几公尺远的安全梯上传来。

“你能到这里来吗?”

“哥哥……!”

“福尔摩斯一直守在门口,你只好从这里离开!如果你贸然行动,又有一位病人有危险。我一直在等着你采取行动。”

川口素子脸色发青,手脚僵硬。

虽然只是三楼,掉下去恐怕也会没命的。

“是川口老师要害村濑明香的?”

“是的。因为人质騒动,马上就送来医院的明香,不可能会有针筒的,除非有人给她。”

片山靠在安全梯的扶手上。

“还有,我们去学校演讲的前一天晚上,有个人打电话来说”春日被杀了“……。只有你,可以事先知道我及课长的名字和连络电话。被杀的滨野牧子拿的厚书,大概是有关学校毒品交易的帐簿吧?牧子把它放回房间,又有人把它拿走了。而能够随便拿女生会馆房间钥匙的,也只有你。”

“哥哥……。先让她上来吧……。”

“不行!”

片山严正地拒绝,“除非她认罪,我不准她移动一下。我不希望再有其他的女孩子死掉!”

事实上,片山也是脸色苍白,因为他患有非比常人的“惧高症”。

但他死命的忍住。

“川口老师。”

晴美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川口素子摇晃了一下,闭上眼睛。

“我……在他辞职后就知道了。原来他和学校里的毒品交易也有关连……。”

“就是为了宫越友美而辞职的老师吗?”

晴美问。

“嗯。可是,我一直以为是友美的缘故……所以,我想保护他……。结果,愈陷愈深,不能自拔。”

“你是和奈良老师合作的吗?”

晴美问。

“不是,你才是主角,对不对?”

片山说,“奈良没有这个能耐,村濑明香又只是个学生,待不了多久的。如果没有你,早就被检举了。”

“打电话给你的是村濑。”

川口素子说。

“她向我问你的电话号码。那一天,也拿了一封信给你。”

“你趁一片慌乱中,又把它拿走了。”

“她很害怕。知道你要来……。被我拿回来之后,她也死心了……。”

“宫越友美也有关系吗?”

“没有。”

川口素子摇摇头,“和她无关……。只是,她太显眼了。大家都喜欢她。也都很怕她。要让人家误会她是。王谋,实在太简单了。所以,我贴了那张字条。再加上——我的误会,我一直恨她——”“为什么堀口要刺伤中西?”

“堀口是——村濑明香应该说了吧?他害怕经由其他管道引进毒品。被滨野牧子拒绝让他很困扰,如果由其他集团介入,堀口就会没戏唱了。春日和来见宫越友美的男孩子之所以死,都是因为他认为他们是其他贩毒集团的人。”

“中西也是?”

“嗯!他以为中西是来杀他的,他有点不正常了。”

“村濑明香又为什么要篁井去杀宫越友美呢?”

“她……喜欢大月由美子,把她当作是她最要好的朋友。而大月的男朋友被宫越友美抢了……。杀奈良是她原本的目的,可是大月由美子也在场。村濑大概是想说,如果杀了宫越友美,人们就会把奈良事件想在一起。所以,她就拿新到手的”失神“给篁井用……。”

“我懂了。”

片山的额头直冒汗。

“好了,慢慢走过来吧!”

“片山先生。”

川口素子说。

“什么事?”

“村濑……有救吗?”

“有的。”

片山点点头,“刚才医生说没问题的。”

“是吗……?”

川口素子僵直的身体似乎放松了点,“那太好了……”

“川口老师!”

晴美叫道。

川口素子从窗檐上消失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