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女祸日

作者:赤川次郎

“累死了?”

片山连注意到自己礼貌的力气也没有,就整个人埋进了院长室的沙发里。

“喵”福尔摩斯也在一旁,慰问似地叫了一声。

当然,栗原已被送去医院,没看到他这副德行,只是片山实在没精神想这些。

“——真是辛苦您了。”

进来的是川口素子。

片山赶忙地坐正。

不管怎么说,毕竟不是在自己家里。

“啊,您请随便坐。”

川口素子又说道,“要喝杯茶吗?还是要来杯咖啡?”

像片山那样戒慎小心的个性,也说不出“不用嘛烦了”五个字。

“咖啡好了。”

“好的,马上就送来。”

川口素子正要走出去时,又说,“过一会儿,院长也会过来。”

一等到只剩下福尔摩斯和自己两个人时,片山立刻松了一口气。

“真可怕呀!对不对。福尔摩斯。”

“瞄!”

“这种日子还得挨两天吗?别开玩笑!我实在不知道还能盖些什么?”

学校要求三天的“密集课程”。

可是,临时换老师,应该可以打个“折扣”吧?

事实上,到现在片山还不敢相信自己曾站在几百个女学生面前,说了一个小时话。

他想,也许再睁开眼,就会发现一切不过是梦……

“对了,明天可以换其他人来呀?”

片山想到这个方法,点点头说,“反正都是代理课长。只要是第一课的人来,不管是谁,应该都可以吧?”

拿起手帕,擦擦额头上的汗……

口袋里有什么呢?

——是演讲稿吗;拿出来一看,片山才想起来。

在舞台一侧等栗原时,一个女学生递给他的信。

“一定要看哦?”

那女孩这么叮咛着。

是什么呢?

虽然想打开来看看,但现在正处于无法思考的状况下,还是回家后再慢慢看吧。

片山又把那封信放回口袋里!

叩叩叩,有人在敲门:可是这里并不是片山的房间,所以不能说“请进”或是“别进来”。

就在沈默之中门打开了。

“——你果然在这里。”

少女说道,“我就猜你一定在这里。”

片山吓了一跳。

“找我……有事吗?”

“有一句话想告诉你。”

是那位迟到的少女。

坐在最前排的空位上,在演讲途中,一直瞧着片山的少女。

这是片山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而她的声音不像目前的大学女生那样口齿不清,而像是成熟女人一样清晰的发音。

“你今天说得实在太乏味了。”

少女说道。

片山听了有点生气,可是别人要这么说,你也拿他没办法。

“那是因为——噢,临时替代的缘故。”

片山解释道。

“别误会我的意思。”

“噢?”

“我不是来抱怨的,只是觉得有点浪费。”

“什么东西浪费了?”

“堂堂搜查一课的刑警大人,居然被请来在讲台上演讲!这就好像是看一位舞蹈家参加百米赛跑一样。”

“喵——。”

福尔摩斯似乎很赞成这位少女的比喻!

“好可爱的三毛猫!”

少女微笑着,“叫什么名字?”

“福尔摩斯,夏洛克,福尔摩斯的福尔摩斯。”

“哦?”

少女好像觉得很有趣,“那你就是助手华生罗?”

她可能还不知道对人应该客套些。

“对了。”

少女再回到话题上,“好容易请一位刑警来,却要你站得直挺挺地演讲,不是很浪费吗?”

“我可不会跳芭蕾舞哦。”

片山说道!

少女笑得很开心。

说是少女,可是她是个大学生,该有十八岁了吧?

可是还是会不自觉的称她为“少女”。

从旁观看,她有一张令人惊艳的面孔,只是稍嫌冷冷的。

但从她爽朗的笑声听来,又会讶异于她的纯真。

“我是代表大家来的。”

少女说,“希望你能调查真实的事件。”

“调查?”

片山反问道,“可是,我们搜查一课负责的是杀人事件。”

“我知道。”

少女点点头,“所以,才要请你调查呀?”

片山不如该如何问答,只好问道:“这里发生过杀人事件吗?”

“嗯。”

少女毫不迟疑的点头。

“是——”片山正想追问下去时,门打开来,川口素子端着咖啡走进来。

“啊,你在这里仿什么?”

川口素子以一种非常挑剔的口吻说,“你应该有课的吧?”

“是。”

少女大模大样地说,“那么,刑警先生,后会有期了。”

说着说着,露出了笑容,边朝门口走去。

正要离开院长室时,又突然回头说道:“我是宫越友美。朋友的“友”加上美丽的“美”。”

“请慢用。”

川口素子把咖啡放在片山面前,“没想到这女孩子是这样自我推销的。”

川口素子说话的方式,明显透露出她对那名少女——宫越友美的厌恶。

然后,川口素子好像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

“真是对不起,我差点忘了。”

面红耳赤地又说,“院长突然有访客,不能到这里来了!他要我告诉你,他实在很抱歉,请您多多包涵。”

“哦!”

片山自己也吃了一惊,“那,我也该告辞了。”

“对了,那您明天什么时侯来呢?”

“啊?”

突然间,心情又沈重起来。

——就在此时……

“喵——。”

福尔摩斯朝着门叫了一声。

不,即使福尔摩斯不叫,片山也听到外而在吵些什么。

“什么事啊?”

川口素子站了起来,走到门边把门打开。

外面是一道人墙。

十几个女孩子站在门口,门一开就高声叫道:“刑警先生?”

然后蜂拥而入。

“不可以进——。”

川口素子又说了什么就听不到了。

片山本能地要站起身来,但已经来不及了。

才一眨眼,就被一群女生团团围住。

“帮我签名!”

“请到学校来教书!”

“我可以写情书给你吗?”

“逮捕我吧!”

其他人还说了些什么,片山简直来不及听。

结果,片山被较大胆的女孩子抱住,又是被亲脸颊,又是头发被弄得乱糟糟的……!

福尔摩斯呢?

说是位名侦探,也无法将片山从这场“灾难”中解救出来。

要是不小心给踩死或是被掐死了,那可就糟了,所以它跑到院长的桌上“避难”去了。

“各位!马上出去!”

川口素子死命地大叫!

“我拿到手帕了!”

有一个人把手伸进片山的口袋里,掏出一条绉巴巴的手帕,“有刑警先生的味道?”

“赖皮!”

于是大家又对手帕展开争夺战。

拿到手帕的学生,飞快地逃出院长室。

“别跑?”

f大家平分?

“一窝蜂的全都追着那名逃走的学生,才一眨眼的时间,女学生们都不见了,留下一片震惊。“真是的……。太不像话了!”川口素子气得声音都在颤抖,“真不好意思让您看到这么……。”说着,朝片山一看——。片山的领带已被扯下来,衬衫扣子也掉了,模样很凄惨。福尔摩斯看着片山。“喵——。”地叹了一声……!“粟原先生从楼梯上跌下来,骨折了?”晴美问道。“嗯……。”“那,哥哥被女学生团团围住时,又贫血昏倒丁吗?”“嗯……可以这么说啦。”片山承认道,“她们实在太厉害了。”“真丢脸!”晴美无奈地看着天花板,“这就是我的哥哥吗?”“没办法啊!又不是我喜欢贫血。”片山生闷气,“再来一碗。”“好。福尔摩斯也说它不要再跟你去了。”“你又知道了?”——这是片山家的晚餐实况。片山义太郎和妹妹晴美坐在桌边吃钣。还有福尔摩斯和今晚多出来的一名食客。不,应该说是三个人加入这个阵营当中。至今,就食量来看。“可是,片山兄很受欢迎啊!”趁着两口饭间的空隙,石津说了这一句话。石津是目黑警局的刑警,体型高大,但性情温和的大力士……心这位纯情的刑警对晴美的爱慕,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吧?“受欢迎的人会贫血?算了吧?”晴美叹了口气,“石津兄,还要一碗吗?”“噢……。可是,我最近在节食。”“你吃三碗了吗?片山问。”不,四碗。“这哪叫节食?——片山摇摇头.”领带,手帕都被拿走了。“晴美皱着眉,”还有,西装也绉得乱七八糟。不拿去干洗店不行。口袋里还有东西吗?“”刚才都拿出来了。“正埋首在盘子里享受美食的福尔摩斯突然抬起头来:“喵——。”

地叫了一声。

“啊,对了。信?”

片山想起了放在内侧口袋里的信,“刚才没拿出来吧?”

“赶快拿出来,不然会一起洗掉的。”

片山放下筷子,伸手探入挂在衣架上的外套口袋里……

“——奇怪哪。”

片山纳闷着。

“怎么了?”

“没什么……。明明放进去了。怎么不见了呢?”

“找仔细点。”

“找过了,可是每个口袋里都没有。”

片山又到放刚才掏出来的钱包钥匙的地方找。

也没看到信。

“奇怪,跑到哪里去了呢?”

“片山兄,再不来吃,菜就没了哦!”

石津这么报告着。

“只要你注意一点,别吃太多就好了。——不应该掉的啊……。很小心地放在里面的口袋里的。”

“什么样的信啊?”

晴美问道?

“还没看,本来想回来之后才看的。”

片山不死心,又翻了一次口袋。

福尔摩斯走到片出面前,抬起顽,叫了一声。

“喵。”

“咦,难道……?”

片山直眨眼,“在那一阵慌乱中,有谁拿去了吗?”

“怎么回事啊?”

晴美问。

“噢——大概是某个人,反正是那群女学生之一,在那个时候,从我口袋里拿走了信。”

“可是,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也许,那是一封很重要的信也说不定……。”

片山喃喃自语,还抓抓自己的头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