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背景音乐

作者:赤川次郎

“喂,甜点要吃什么?”

突然被叫了一声,吓得濑川知代正在吃的肉卷差点卡在喉咙?

“——讨厌!不要突然讲话吓人嘛!”

匆匆忙忙地喝口水后,这么抱怨着。

“你想害死我啊?”

说了之后,自己也吓了一跳。

——有个人,不是昨天才死的吗?

即使是开玩笑,也不可以用“害死”这类字眼。

濑川知代很认真地想着这一点,可是发出声音的女孩子却丝毫不在意的样子。

“知代不会这么容易就死的。”

她开玩笑说,“喂,点心要什么?”

“我不要。”

知代说,“我正在减肥。”

“别傻了!和找一样,也来块蛋糕吧?”

“那……来个咖啡果冻好了。”

“好!我去帮你买。”

说着,就兴冲冲地跑走了。

想吃的话,自已去买来吃不就好了吗?

为什么一定要找人陪着吃呢?

唉,算了。

知代把饭吃得干干净净,再把餐盘推向一旁,心想,等一下咖啡果冻里不要加糖浆和奶精就好了。

濑川知代,二十岁。

目前是二年级学生。

家住在九州,所以一上大学,就住进这间“女生会馆”里。

事实上,刚住进来时,还很不敢相信。

没想到,电视节目上出现的东京大学女生生活,这里竟也看得到。

真是十分感动。

而——当父母知道一个月要付多少房租时,脸色发青——。

但是——

“东京太危险了,可是你看看这里,这里门禁森严,男孩子是不能进来的。想想看,如果住外面交了什么不三不四的朋友,怎么办?你只要付四年的生活费……。”

还是抗拒不了业者的这番话。

托他的福——知代得以享受f大学女生“的生活。就像电视节目里的大学女生一样,不过她是在现实生活中的。只是,和男孩子无缘……。其实,这一点和住不住在这栋公寓里无关。知代本身就很胆小,即使是你求她去,她还是觉得和男孩子单独在一起很可怕。她也想过,自己大概不行吧!……可是太有个性,不愿改变。而且,知代自已也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大美人。虽然同属这所大学,但和高中部直升上来的同学相比,总觉得她们比较适合学校的环境气氛,也比较优雅。唉,就是觉得自已和这里的感觉不大搭调。可是,算了。这种事情实在也……。”

来了,你的咖啡果冻。

“朋友带着她的点心回来了。滨野牧子和知代不同,她是由高中部升上来的。但是,她为人朴实,待人亲切,很容易和别人相处,所以她和知代成了好朋友。”

牧子吃什么呢?

“”奶油草莓冻。

“”你老是吃那个。

“知代皱着眉。但,牧子吃那种东西不要紧。她个子小,身体瘦,常常吃得比如代多,却总是胖不起来。由于她个子小,长得又可爱,乍看之下,就像是高中一,二年级学生。”

——好苦。

“吃了一口后,知代皱起眉头。”

你没加糖嘛?

“”嗯……

我怕会胖。

可是,不加还是不行。

“”那当然。

——知代啊,其实,你并没有你想像的那么胖耶。

“”在讽刺我吗?

“”我像是那种人吗?

“牧子笑着说道。这个餐厅除了是开设在大学女生公寓里之外,和一般的餐厅并没什么不同。它的餐点很便宜,份量又多,更了不起的是,它有几十种菜色。尤其甜点,更是各式各样俱备。由于现在已经过了八点,餐厅里的人没有刚才那么多了。到现在还没来吃的人,大概都出去外面吃了?”

今天来的刑警实在很可爱!

“牧子说道。”

是吗?

我原以为会是个更强壮的人呢?

“”他看起来很温和,这样不好吗?

“”刑警嘛,目光应该炯恫有神才是,可是你看他睡眼惺忪的。

“”是啊,他吓坏了。

看起来好可怜哦!

“不知道这个时候,片山的耳朵是不是很痒?”

今天晚上要看什么呢?

“知代问道。现在该的是电规节目。因为濑川知代和滨野牧子一起住双人房。原因在于知代的父母实在付不起单人房的租金。还好,到目前为止,两个人之间还没什么大问题。女孩子在一起,因意见不合而大打出手的,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今天晚上……

我想看一本书。

“牧子说,”知代,你就自己挑着看吧!

“”那你呢?

“”我去图书室看书,那里比较安静?

“说着,牧子又补上一旬,”要看的话,记得在门上挂上“使用中”的牌子。

“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一年级的时候,两个人到图书室看杂志,门一开,就看到一位三年级的女生正和她的男朋友展开一段”热情的镜头“,吓得她们两个慌慌张张地冲出去。”

昨天死掉的人,据说是k大的学生。

“知代说。”

好像是:“牧子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让知代感到困惑。两个人一直生活在一起,对彼此的事情多少都了解。刚才牧子的反应,总觉得有点不自然,有点奇怪。”

——滨野小姐。

“负责餐厅会计的一位太太走过来叫她,”你的电话。

“”谢谢。

“牧子赶紧站了起来。两个人都已经吃饱了,知代把咖啡果冻的盒子放在餐盘上。”

牧子也吃完了吧?

我帮你拿去丢。

“”麻烦你了!

“说完了,牧子就往结帐的柜台走去。知代把牧子吃的草莓果冻盒子放在自己的盘子上,站了起来。飨盘放在狭长的台子上就可以了。对了,等一下要记得拿咖啡果冻的钱给牧子。知代差点忘了这件事。不过,牧子什么也没说……。正要走出餐厅而经过牧子身旁时,听见牧子对着话筒说:“——嗯,没关系。不管是什么事。”

她是和谁在讲电话呢?

知代很纳闷。

如果是她父母打来的,应该不会说这样的话。

那么——是男朋友罗?

从来没听说牧子交了男朋友。

如果有的话,不可能不知道的啊!

“——唉,算了。”

知代喃喃地说,耸耸肩,不再想了。

走到大厅,知代拿起晚报,坐在沙发上。

大厅的门是自动门,里面有二十四小时开放的服务台。

其豪华可比美高级公寓。

过了一会儿,牧子走过来。

两颊赤红,不像是她平日的模样。

没错,牧子一定是在恋爱了。

知代这么想……

早上,片山走进搜查一课一看,不禁怀疑自已的眼睛有没有毛病。

栗原不是好端端地坐在课长的位子上吗;?

片山突然有个念头,心想,昨天的事如果不是一场梦,就是栗原有个孪生兄弟。

如果他们真是兄弟,那他画的画一定也很槽。

“片山。”

栗原向他招手。

“来了……。”

走到旁边一看,片山吓了一跳。

栗原是坐在轮椅上的。

“这样可以吗?我是说到这里来。”

“你以为我能好好的休息吗?”

栗原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你今天要讲什么?”

“噢……”

片山咳了一下,“关于这件事——”正想说,换个人去吧,但是却说:“噢,什么都可以,但是要找合适的题材。”

栗原就插嘴说,“还有,你还记得吗?那所大学的后面,有个女生公寓。”

“嗯。课长,这件事——”“前天晚上,有个男学生从安全梯上掉下来,死了。”

“是这件事啊,可是——”“据说是k大的学生,二十岁。名字叫做春日贞幸。”

春日?

片山心里一震。

春日被杀了!……

那通电话,就是那一天晚上打来的。

“课长,”片山振奋起精神,“关于今天要讲的——”“一骰认为这是一件失足跌落的事件?”

栗原根本没注意片山说了什么,又说:“验尸结果,却有意外的发现。”

“是什么呢……?”

“他喝了含酒精的饮料。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里面好像还加了某种葯品。”

“葯……。”

“*醉剂,兴奋剂之类的。目前正在做进一步的分析。”

“那——”“可能是葯物让他粗心大意,或是让他踩空了……。总而言之,这不是一件单纯的意外。”

“也就是说,可能是杀人——”“这又言之过早了。不过,是有这个可能。”

“唔。”

“还有,这件事就交由你负责。”

“可是……。”

“反正你也得跑一趟:再说,又没有其他人手。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杀人案件,也没办法办……。”

“这个……。”

“那,你好好地干吧?”

栗原笑着说,“别忘了也要为我努力哦。”

别开玩笑了。

片山回到座位上。

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怨恨自己真没用,电话铃响。

叹了一口气,片山拿起电话筒。

“请问片山先生在吗?”

是个相当清晰的女性的声音。

“我是。”

“我是f大的川口素子。”

“啊,您好。”

“昨天真是非常谢谢你,今天还要再麻烦您了。噢,栗原课长的情况还好吧?”

“嗯,还不错……。”

“请他要多多保重。”

“是的。”

“我会在正门等你,和昨天同样的时间。”

“好的。”

“事实上,我还要先讨论一件事。”

“好的。”

“那我就等您来。”

“好的。”

电话挂了。

——和情人讲电话,大概也就是如此吧?

片山这么想。

电话又响了。

——片山想,这次一定也是女生打来的。

可是,总觉得它响的方式不大一样“哪有这种事!”

“喂。”

“啊,哥哥?”

是晴美,从一个非常嘈杂的地方打来的。

“听得到吗?”

“嗯。你在哪里啊?好吵哦!”

“在保龄球馆。”

原来如此,原来听到的是球的声音,还有那些木瓶被撞到后,倒下来的声音。

“你不是要工作吗?”

“对啊。”

“可以打保龄球吗?”

“谁在打保龄球啊!我现在在车站月台上呢。”

“咦?”

没错,确实是有月台上嘈杂的声音,还有播音员的声音。

——这是怎么一回事?

“喂,你……。”

“啊,我现在在百货公司里,你懂了吗?”

这次听到的是音乐和一些女性的声音。

“哈哈?”

晴美笑着说,“吓了一跳吧?我是来这里办事的。它还有其他节目,而这个频道播放的是”不在场证明专用的背景音乐“,所以你从电话中可以听到各种不同场所的声音。”

片山叹了一口气。

“你是去玩的吗?”

“也办事呀!——等一下,有个人要和你说话。”

“是谁?”

好像没听见他的问话。

“喂,小义吗?”

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是姨妈儿岛光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