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没有回去的女孩

作者:赤川次郎

真是的……

坐在前往f大的计程车中。

接受着阳光送来的暖意,片山深思着。

借人家的电话免费打到警视厅搜查一课——而且,谈的还是“相亲”这种事,能做出这种事的,全东京也找不到几个。

儿岛光枝是片山兄妹的姨妈,目前最关心的就是帮片山娶媳妇。

但是现在,别说片山还不想结婚,。

甚至连个对象也懒得找。

然而,胆怯的片山最不会的就是拒绝别人。

尤其面对最不接受别人拒绝的儿岛光枝那种人,他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

“噢,姨妈,我现在有事,非出去不可了。”

片山这么推拖着,可是他姨妈好像听不懂似的。

“我知道,小美告诉我了。”

很偷快地又说,“她说你是去f大支援什么来着?”

“噢?”

晴美在另一头,说道:“不是啦,姨妈,是演讲。演讲耶,在好多人面前!”

“啊,是吗?不过,也差不多啦。”

怎么会是差不多呢?

“——所以啦,我想,正好,就打个电话给你。”

“什么事正好?”

“我有个朋友的女儿就念f大。她拜托我,如果有好对象,一定要帮她介绍。我想你今天正好要去,当场见个面,喜欢的话,就订下来。”

片山的眼睛瞪得好大。

开玩笑!

演讲还顺便相亲,天底下哪有这种乱七八糟的事!

“好啦,只是去看一下,有什么关系?有很多人都是看一眼就决定不要的!如果是这样,不是省了再找机会见面的麻烦吗?”

像儿岛光枝这种人难缠的地方,就在于深信只要自已觉得合理,就一定没有人和她唱反调。

她十分肯定,即使还有其他几百种的理由,也比不过自己的。

她顽固的程度,也许可以用“惊人”来形容……!

当计程车停下来等绿灯时,片山张开了眼睛。

看看窗外,很快地就要到f大了。

伸个懒腰,拿起记事本,拿出夹在里面的便条纸。

真是开玩笑!

——儿岛光枝唠叨个没完,结果就把对方的名字也抄下来了……

对方才二十岁耶!

万一片山喜欢……

“这么一个老头子,我才不要?”

对方也许会这么回绝呢?

片山看着便条纸。

“滨野牧子,二十岁”。

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女孩……

如果有机会的话,问问那位川口素子老师吧。

今天也是好天气。

片山一想到还要站在讲台上一个小时,还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心情不由得沈重起来。

但事到如今,只能这样喃哺自语地:“顺其自然吧。”

“辛苦了?”

川口素子站在大门口,对着片山一鞠躬。

“哪里。”

片山也急怠忙忙回个礼。

本来想今天比约定的时间早到,可以先逛个校园的,没想到,川口素子好像还更早来,就等在那里。

“我来带路,请跟我来。”

“是。”

坐上昨天那辆小型车,片山伸手调整一下领带……

车子从正门出去,沿着学校围墙开。

“——真不好意思。”

川口素子边开车边说,“因为时间还早,所以我们先去女生会馆。”

“女生会馆——啊!就是上回提到的大学女生专用公寓,是吧?”

“是的。”

片山并没有忘记今天早上栗原对他说的话——从这憧公寓上坠落下来的k大学生,曾服用*醉剂或兴奋剂之类的葯物。

这件事,也许川口素子也听说了。

“那栋公寓里有什么吗?”

片山问道。

“我曾说过,前天晚上,有个且大的学生死在那里。”

“哦。”

“是这样的……不知道这两件事之间有没有关连,总之,本校一名学生失踪了。”

“失踪?——是女孩子吧?”

废话!

女子大学嘛!

“这孩子是个很老实的女孩,平常也没引起什么特别的问题。可是,都大学生了,总有自已的私生活,我们也不能事事过问……。”

确实如此,当了大学生,就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我想,既然您在这里,就请您务必帮我们这个忙。”

“啊……。这个——如果能帮得上忙,当然义不容辞啊!可是,如果是要出具搜索票,就得找当地的警察了。”

“那当然。只是有时候,学生可能是打算外宿到早上才回来,但睡过头了……。这次也有可能是这样……。啊,就是这里。”

这是栋很宏伟的公寓。

大厅广大,明亮,豪华今片山瞪大了眼睛。

为什么和我的公寓差这么多?

川口素子正和柜台里的女士说话。

“——请往这边走。”

川口素子走回来,自动门便打开来。

“请别上这个。”

就在片山胸前别上一个“进入许可证”的牌子。

“连学生的父亲也只能在大厅外面等。因为这里禁止男人进入。”

那就算了吧,片山很想这么说。

因为他又想起了昨天的“集体暴力事件”“?”

万一领带又不见了,怎么办?

“啊!有男人!”

不知道是谁这样叫着。

“哇!”

地一声,数十个女孩子跑了过来。

片山本能地想往外逃。

“安静!”

川口素子提高声调,“各位,请安静?”

“——啊,是昨天那位警察。”

“真的耶!”

“近看更可爱呢。”

大家叽哩呱啦地说。

“请进。”

电梯门开了。

片山慌张得差点和从里面出来的女孩子撞在一块。

“啊?”

那名少女说,“是你!”

是宫越友美,那名美少女。

“啊,你好。”

“真可惜!”

宫越友美笑着说,“如果我们都不躲开的话,就可以亲到了。”

片山则脸红得像颗苹果。

“快走开。”

川口素子冷冷地说。

“是。那么,片山兄,再见了。”

宫越友美一走,原本挤在一起的女孩子们,便突然地退到左右两边,让出中间的路来。

这种情景,真今人有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

片山他们在三楼停了下来。

“——是三0六室的女孩子。”

川口素子说,“请住这边。”

走廊很安静。

由于地上还铺着地毯,所以连脚步声都听不到。

偶尔从并排的门扉里,流露出一点音乐声。

“就是这里。”

川口素子轻敲三0六室的房门,“濑川小姐。我是川口。——濑川同学。”

门打开了。

“还没有消息吗?”

川口素子问道。

“没有。”

摇头的是一个看起来全身无力,没有精神的女孩子,片山知道她叫濑川知代。

“——这是双人房。”

川口素子带着片山进去。

“这孩子的室友从昨天晚上就没有回来了。”

“原来如此。”

他只能这么说。

毕竟他不是名侦采福尔摩斯。

不能看着烟蒂或泥印“尤其,现在也没这些东西”,就说:“这孩子最近去过隅田川里游泳。”

之类的话。

“噢,这孩子叫什么呢?”

片山问道。

“真不好意思,居然忘了提起。”

川口素子很难得地脸红了一下,“她叫做滨野牧子。”

“滨野……。”

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片山这么想。

对了!

不就是……

片山拿出记事本,看着便条纸。

“滨野牧子,二十岁。”

没错!

她正是儿岛光枝要他来看的对象!

“——你昨晚还见到滨野牧子,是吗?”

“是的。”

濑川知代很肯定的点个头。

“最后看到她是什么时候?”

“唔——晚钣是在餐厅吃的。那时候还在一起,然后,我看电视……的。”

“那位滨野牧子呢?”

“离开餐厅,我们一起到这里。牧子说要看些书,就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出去了。”

“那是几点的事?”

“开始看电规的时候大概是还差几分九点吧,所以应该是九点十分左右。”

“你认为,她是在哪里看书的呢?”

“在图书室里吧?”

川口素子补充说,“一楼有间图书室。”

“从此就没有回来了?”

“不……。我看电视看到十一点,就先去洗澡。对了,门是锁起来的,因为牧子自己也有钥匙。”

“唔。”

“洗完操之后,看到牧子的桌上有一本书。”

“是她拿出去的那本书吗?”

“大概是吧,我也没很仔细看。”

“然后呢?”

“我想,大概是我洗澡的时候,牧子固来过又出去了吧。所以没很在意地躺在床上继续看电规。”

直看到一点左右……

后来很想睡觉,就关掉电视,睡了。

“那样会睡眠不足的。”

川口素子脱口而出。

“她经常那么晚还不回来吗?”

“有时候……”

“可是,她出去的话,都会在门禁十一点以前回来。不过也有可能是在别人房间里待到那么晚。”

“唔。”

“所以,她到早上还没回来,你才开始担心的,是吗?”

“是的,但也不完全如此。”

知代说,“半夜我醒来一次。觉得好像有人在似的。可是,并没有其他人……只是……”

“只是什么?”

“那本书——牧子桌上的那本书,不见了?”

濑川知代这么说。

噢……

昨天说到,当一个事件发生时,初期的调查包括那些事项……

今天呢——“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片山想这么说。可惜不能这么说,站在这里的时间只过了一分钟。接下来的五十九分,就好像永远一样。和昨天一样,挤满礼堂的女孩子的目光全部没注在片山身上。坐在最前排向样位子上的宫越友美,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今天想和各位谈的,是有关一般刑警所做的调查工作……

“突然有种尖锐的声音响起。喀啦,喀啦地……。是什么呢?声音是从片山的正上方传来的。片山停止说话,抬头向上望。从天花板的幽暗处,有个东西慢慢地降落下来。——是什么呢?片山稍微退后一点,又抬头向上望。喀啦,喀啦……。好像是铁链转动的声音。然后,那东西降到比较亮的地方。惨叫声在女孩子之间响起。看到了一双脚。然后是飘飘展开的裙子……。片山哑然失声,一直看着颈部被铁链绞住的女孩子——当然,指的是尸体——缓缓地降下来妹妹当人碰到出乎意料的事情时,反而很奇妙地镇定下来。不,正确地说,不应该说是镇定,而是表现得”得体“。大概面对突发的异常事件,本能地会采取一些行动,以使它均衡的缘故吧!在讲演当中,有个尸体被铁链吊着,从天花板上降下来,实在是极不寻常的事件。每个人都吓住了只能呆呆地看着它。——接着,尸体在片山头上两公尺处停了下来,开始缓缓地回转。”

牧子!

“有个人叫道,”那是牧子?

“片山这时也发现,这声音是刚才在”女生会馆“碰过面的濑川知代所发出的。这么说,这个吊着的死者,就是失踪了的滨野牧子?”

这是怎么……

“很快来到片山身边的川口素子喃喃地这么说道。然后,礼堂里面开始嘈杂起来,一旦有人开始说话,马上就开始了一场混乱。川口素子就像反射动作似的,一把抓住片山面前的麦克风:“安静!”

她以极尖锐的声音喊道,“大家坐好!”

老实说,这实在不是寻常的老师所做的。

在川口素子的一声令下,大家依然我行我素,吵闹不休。

“——片山先生,怎么办才好呢?”

被川口素子这么一问,片山才回过神来。

是啊,现在正是身为刑警必须做正确判斯的时候了。

“这个嘛……。首先,我们要连络警察当局。然后,不许其他人接近这个地方。——至于学生们。”

片山有点迟疑。

这人数实在是个问题。

但是也不能一直要她们留在这里。

“让她们安静地,依序离开。”

片山说道。

“是的。”

“然后还需要得到在校内搜查的许可。”

“我马上和院长连络。各位!”

川口素子再次面对麦克风,“照往常一样,按照顺序耜开礼堂。很好,各位老师,也请你们帮忙一下。”

片山想了一下,接过麦克风说:“噢……,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没有回去的女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