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女王蜂

作者:赤川次郎

大月由美子站在挂着“院长室”的牌子前,稍微清一下喉咙。

普通的学生被单独叫进院长室,大概都没什么好事。

大月由美子虽然没做过什么亏心事,但由于是第一次进院长室,纫会有点紧张……

咬着牙,她举手敲门。

——没有反应。

不在吗?

由美子看看手表。

没错啊,他是要她这个时候来的。

又敲了一次门——由美子发现里面有种“不寻常的声音”。

建筑物本身很老旧,加上门板很厚,里面的声音很难得传到外回来,但她确实听到了类似呻吟的声音。

是什么呢?

由美子毫无概念。

如果……

里面有人正在忍受痛苦的话,那就槽了。

由美子不假思索地打开了门。

“——喂,你要干什么?”

慌忙地说这句话的是院长奈良。

由美子呆立在那里现在该怎么办?

她烦恼得很。

奈良用手帕呜着脸,眼睛红肿。

他刚刚在哭。

由美子无法想像像奈良这样的中年男子,会大声地哭,哭到声音传到外面去,所以她整个人都吓呆了。

奈良吸吸鼻子,又用手帕擦眼睛,问道:“你……你来做什么?”

“噢——我是二年级的大月由美子。是您叫我这个时候来的。”

由美子说,“噢……要不要改天再来呢?”

“噢,是吗?”

奈良假咳了几声,“我找你来做什么?”

“大概……是为了在女生会馆死掉的那个男孩子吧。”

“死掉……。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没错。啊,把门关上!”

“是。——”有点迟疑地,由美子把门关上,再走到院长桌子前的椅子坐下。

“真不好意思,你吓了一跳吧?”

说着,他把揉得乱七八糟的手帕塞到口袋里,“真是的……。这么一大把年纪了……。”

“噢——发生了什么事呢?”

“没什么,和你没关系。”

奈良摇摇头,“算了……。你认识从女生会馆的安全梯上掉下来,摔死了的学生吗?”

“不……。听说他是k大的学生。”

“有消息传来,好像是了解他的身分了。”

奈良翻弄桌上,想找出他的便条纸,“跑到哪里去了……。啊,在这里。——”春日真幸“,这是那个学生的名字,有印象吗?”

“没有。”

“他可能是到女生会馆来找人我们学校的学生。你听说过这种事吗?或者你看到有什么人因此而受到打击吗?”

由美子不想马上回答,她想了一下,说:“没有。”

同时又摇摇头,“没能帮上忙,真是抱歉。”

“哪里,没关系的。”

奈良耸耸肩,“——听老师们说,你很认真,又很听话。”

“那里那里……。”

“是真的。近来,像你这样的学生不多了。当然,还是有很多不错的孩子。”

奈良似乎又在想其他的事了,“真不好意思,特地让你跑一趟。”

“哪里。已经没事了吗?”

“嗯。如果……关于k大学生的事,你听到了什么,请告诉我。”

“是。”

由美子站了起来。

“啊,等一下。这是我家里的电话。”

说着,在名片上写下电话号码,“晚上打来也可以。不管你想到什么,都请打电话给我。”

“是。”

由美子接过名片。

“你……发生那件事的时候,是和男朋友一起的吗?”

突然被问道,由美子脸立刻红起来了。

“碰巧……的。”

“是你的男朋友吗?”

“噢——是的。”

“原来如此。”

奈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你要好好把握。恋爱,是上天赋予年轻人的特权。”

“不——我不认为它仅限于年轻人。”

奈良似乎觉得很不可思议,一直盯着由美子看!

“你这么想吗?真的吗?”

“是。”

“像我这样不起眼的中年男子,也可以……也可以和年轻的女孩子……。”

他的声音哽咽,像是要哭出来了。

由美子想起一件事。

是谁说的——大概是村濑明香吧。

她说,滨野牧子和奈良院长“怪怪的”。

“滨野小姐……?”

由美子一问,奈良便苦笑着说:“唉。你也听说了?像我这样的中年人,和一个可以当自己女儿的学生……。但是,我们是真的相爱,就像中学时的初恋一样……。”

奈良叹了口气,“唉,觉得人生已经没有意义了,才哭起来的。让你见笑了。”

由美子微笑地说:“哪里。”

她摇摇头,“会哭才是应该的。如果你们是真的相爱的话。我觉得那很了不起。”

“谢谢。”

奈良点点头,又说了一次“谢谢”。

“我走了。”

行个礼,由美子转身走了出去。

门,关上,奈良稍微想了一下,拿起桌上的面纸,擤擤鼻子,再伸手拿起电话。

“——喂,事务室吗?还有谁在那里?——我是奈良,你把二年级的”大月由美子“的档案拿过来。对,就是有家庭及个人调查表的档案。马上拿来。”

奈良放下话筒,然后将椅子往后移,让两脚搁在桌上,吹起口哨来……

“哇!真便宜!”

儿岛光枝感动的叫道,“如果每天晚上都来这里吃,就可以省下一笔饭钱。”

“别胡说了?”

片山嘟着嘴说,“这里可是大学的餐厅呢。”

光枝哀叹着昔日好友的女儿之死,一经过这座学校餐厅,便说她想吃面。

“因为这三个月来,我还没吃过一次面?”

就为了这么一个不成为理由的理由,片山等人也只能奉陪到底了。

还好石津那家伙不在,片山心想。

虽然在这里,就算你吃得再多,也是花不了多少钱的。

现在才傍晚而已,餐厅还很空。

这里面也有人在吃“中餐”的。

“味道也不错。”

晴美说道。

“是呵,从它的味道和份量来看,都很便宜!”

光枝强调说,“小义,你觉得那个妹妹怎样?”

“你说什么啊?”

“滨野家的小孩呀,刚才那个妹妹。叫香香的!”

“她很可怜哪。我一直想不通,那通电话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在问你这个。我是说,那女孩子喜欢你哦,小义。”

片山差点被刚送进嘴里的那口面噎着。

“——噢,姨妈。”

“感觉嘛。她透露出女人的心思了,你懂吗?我想你可能不懂——。”

“我没必要懂嘛?”

片山皱着眉,“她只是高中生耶!”

“可是,她看着哥哥的时候,真的脸红了呢。”

晴美多嘴又补上一句。

“是吗?看吧,果然没错?”

“喂,喂,小声一点。”

片山慌慌张张的说,“这里坐的都是这里的学生哪。”

“我们都知道呀?”

“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她会脸红是因为……。”

没办法,片山只得把昨天在保健室看到滨野香香的上衣前襟开了的事说出来。

“哇!哥哥,亏你还是个刑警?”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是不小心的。何况——她只是个小孩子嘛?”

“我看她不像小孩啊。”

光枝说道。

“姨妈,你这是什么意思?”

晴美问道。

“她不是孩子了,她了解男人。”

“是吗?”

片山和晴美面面相觑,然后片山问躲在桌底下,觉得很无聊的福尔摩斯:“你觉得呢?”

“哥哥。”

晴美戳着他,“你看。——那个女孩子!”

回头一看,宫越友美和四,五个女孩子一起走了进来。

“很引人注目。”

“嗯……。总觉得她是带头的。”

没错,好像是友美带领着其他的女孩子,坐到餐厅最里面!

也是友美第一个坐下来的。

接着,其他的女孩子才围着她坐下来。

餐厅里采自助式的。

她们把课本和袋子放在桌上,站起来走向柜台,拿着餐盘,排队等候。

但是——宫越友美却坐着不动。

“是留下来看守东西的吗?”

片山可不这么认为。

排在最前面的女孩子端着餐盘走回来,放在友美面前。

友美没说什么道谢的话,就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拿盘子过来的女孩子又走回柜台,回到队伍里。

“是帮她拿菜的。”

片山说道。

“简直就是女王蜂。”

晴美的话一直停留在片山耳边。

“喵————。”

福尔摩斯叫了起来。

猫的叫声让友美注意到片山等人。

她笑着朝片山挥挥手。

“她是谁?”

儿岛光枝怀疑的问道?

“是哥哥的仰慕者之一!”

“小义的?”

光枝完全不相信的样子。

“喂,福尔摩斯,你要去哪里?”

片山看见福尔摩斯朝友美走去,不禁慌张地叫它。

而福尔摩斯却装作股听儿“?”

,一直走到友美的脚边,一屁股就坐了下来。

“片山兄。”

友美叫道,“你来呀,你是主人嘛。”

晴美低声的说:“女王在召唤了。”

“算了吧!”

片山说道:没办法。

也许有关这件案子的事她有什么要说吧……

已经吃完了的片山便站起来,走向宫越友美。

“坐这里。”

友美拍拍旁边的椅子。

“可是,这是你朋友的位子。”

“她们会去那边的,没关系。”

说着,友美推开桌上其他人的袋子。

她对端餐盘回来的女孩说:“我要和片山兄一起吃,你们到别的地方去!”

“嗯,知道了。”

女孩子把餐盘放到远一点的桌子上,又赶忙走到其他人的身边,传达友美的话。

大家都随着第一位女孩,到另一张桌子前放下餐盘,再回来拿东西。

“这样不大好吧?”

片山说道。

“没关系的。——喂,哪一个去帮片山先生端杯咖啡来。”

“不用了。”

虽然他马上就拒绝了,但已经有个女孩跑到柜台边,端了杯咖啡过来。

“谢谢……。”

片山道谢着,再转向友美,“你和她们是同年级的吗?”

“不一定。有的是一年级,有的是二年级。”

“二年级的,不是你的学姊吗?”

“是啊?”

“这样好吗?要她们做这些事。”

“没关系的。”

友美微笑着。

那种微笑是会让片山暂时贫血的微笑。

“因为,我是女王!”

友美说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毛猫犯罪学讲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