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如微风》

第十章

作者:赤川次郎

“那么──换句话说,永原先生有了女朋友,是吗?”

“我想是吧。前些时候他还带着一身香水味回来呢。当然也可能只是普通的交际应酬而已,可是,当我半开玩笑地说:“你是不是交了女朋友啦?”的时候,他居然神色慌张得不得了,还百说“哪有这种事!”……。那副慾盖弥彰的样子,怎么想都令人怀疑哪。”

夏美点点头:“那么,您知道对象是谁吗?”

“这我就不晓得了,我也没兴趣知道。”

滨子耸了耸肩。

“这样子吗……”

夏美想了一下:“──那么,永原先生原来的恋人是哪一位?”

“你说男的吗?这我也不晓得哇。”

“是怎样的男人,或是做什么事的……任何事都好,您知道些什么?”

“我们两个都尊重对方的隐私,所以找从不过问。”

“说的也是……”

夏美一副泄气的样子。

“啊,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了。你是说,因为永原交了女朋友,原来的恋人就吃醋了,是吗?”

“我想是这样。”

“这也是有可能的;特别是在这个圈子里头,独占慾和嫉妒心都比寻常恋爱的男女来得更重。”

“有没有在遗物里找到什么呢?”

“我整理过了……”

滨子想了想:“可是没有发现有关这方面的东西。何况,这里一向都是拜托欧巴桑来打扫的不是吗?当然不能留下什么让人发现便会引起困扰的东西嘛。”

“那么,可能在公司啰。”

“嗯,是有这个可能。我还没去公司看过。”

过了一会儿,夏美说道:“──我明白了。真是谢谢您。”

说着低头行了个礼。

“不用客气。不过,接下来你要怎么办呢?处境这么困难……”

“总是要想办法搜寻线索,然后把凶手找出来……”

“要小心哪,没人可以代替你哟。”

“谢谢。”

夏美微笑着。

克彦不禁轻叹一声。在萤光幕上的熟悉笑容,这时又出现在眼前了。

“──不在呢。”

来到约定的地点,夏美四下张望着。

“那小鬼,该不会跑错地方了吧?”克彦说道。

如果这话给千绘听见了,少不得又是一阵娇嗔吧。

其实,身为兄长的克彦才是不折不扣的路痴;千绘每次都拿这一点来嘲笑他呢。

“可是,朱子也没有在这里。──嗳,你可以先在这里等一下吗?我去打个电话看看。”

“嗯,好哇。”

像这么简单的事,当然是恭敬不如从命。

夏美走了好一会儿,总算找到了公共电话。

按下公寓的电话号码,马上就接通了。

“朱子吗?是我!”

“夏美!真是对不起!我一出门就被记者逮到了,要是赴约的话一定会被跟踪的,所以只好随便去买了个东西就回来啦。”

“没关系,我了解的。”

“那么──要等晚上再约别的地方吗?”

“嗯。其实我要说的事跟这有关;你手边有没有公司的钥匙?”

“啊?有呀。”

朱子惊奇地问道:“问这个干嘛?”

“今晚来公司一趟,我想要调查一些事情。”

“可以是可以……可是,你打算怎么做?”

“到时我再说明。今晚,十二点见。”

“半夜吗?”

“只有那时才没有人在哇。”

“知道了;我会想办法赶过去的。”

“拜托啦。你要保重。”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的哟。”

朱子说着笑了笑。

──夏美回到克彦等待的地方。

“什么嘛!原来这样。”

克彦听过夏美的说明,说道:“千绘那小鬼一定是等得不耐烦,就先跑掉啦。”

“真不好意思。”

“没关系啦。那,要先回我家啰?”

“嗯。等到晚上再出来。”

“我跟你去。”

“不行啦!要等到半夜呢。”

“为了你的事,我随时都能奉陪!”

克彦还真是服务到家。

“──怎么搞的?”

回到家,克彦不禁疑惑了起来。“千绘那小鬼,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千绘和母亲雅子都不在家里。

“没关系嘛。一定是半路上绕到哪儿去逛啦。”

夏美说道。“十六岁──啊,年轻真好。”

“这么说太奇怪了吧。”

克彦笑道:“她只比你小一岁呢。”

“我已经老啦。”

夏美坐在沙发上,说:“人一旦有了工作,一年里就会老好几岁了。”

“是这样吗?”

“等到你出社会的时候就明白啦。”

克彦苦笑着:“被比我年纪小的女孩这样说教,还真奇怪哇。──啊,对不起,我没有埋怨你的意思。”

“我了解的。”

夏美微笑着说:“小孩总有一天要长成大人。在那之间,每个人都要过一段艰苦的适应期。”

“可是,我觉得你比我要成熟多了。”

克彦认真地说。

“我想,成熟与否,与年龄的增长关系不大,反而受经验的影响比较大。假如从这个观点来看的话,我曾经穷过、也赚了钱、有自己的工作、看遍了成人世界的种种冷暖。──这些经验已经足够让我变成大人啦。”

她是多么辛苦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呢?克彦想着。

在萤光幕上的她,感觉上和实际年龄相当符合;但是这么接近的时候,那张洗尽铅华的脸看起来就十分成熟了。

现在想来,有关夏美的过去──当然是属于个人隐私的部分──克彦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双亲是何许人物?有没有兄弟姐妹?本来住在哪里……这些都没人知道。一般都认为,这是公司为了营造神秘感而刻意隐瞒的。

但是,她之所以会有这份与十七岁毫不相称的世故,恐怕就是因为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辛酸吧!克彦想。

“呃──你想不想喝咖啡?”

“好哇,谢谢。”

“那,等一下哦。”

克彦兴冲冲地走到厨房煮开水。

咖啡一滴滴地透过滤纸落下来时,克彦忽然听见了旋律声。

那是夏美。──她正在哼着的,正是那时克彦在阳台上录下来的那首曲子。

那是什么歌呢?克彦一直想问,但是,夏美已经事先要求过不要问了。

被她那么一说,反而变得无论如何都想知道。

对了──用不着问她为什么要故意装出糟糕的歌喉,只间她唱的是什么总可以吧。

克彦把咖啡杯放在夏美面前,故作试探地说道:“那首歌,满好听的。”

“咦?”

夏美一脸困惑。

“刚刚你在哼的那个旋律啊。是什么歌呢?”

夏美慢慢地啜了一口咖啡,然后说:“那是一首悲伤的歌;是歌剧里的咏叹调。”

“果然不错!我就在想会不会是那样的歌──”

“啊,你知道这首曲子吗?”

“不──倒也不是啦。”

“我从小就很喜欢这首歌。”

夏美的视线移向远方:“只是很少有机会能听到歌剧,所以……”

“可是──”

话才讲到一半,电话却在这时候响了起来;克彦不禁在心里暗骂一声。

一定是千绘。那小鬼,晃到哪儿去了……。

“喂,本堂家。”

克彦拿起话筒说道。

“喂。”

跟千绘的声音天差地远,是个男的。

“唔?”

“克彦是哪一个?”

“我就是──请问您是哪位?”

“这你就甭管了。”

“啊?”

这是在干嘛?克彦心想,该不会是恶作剧电话吧?

“她,暂时在这儿,由我们替你保管了。”

“她?──你说的“她”是谁?”

“少装蒜,你心里有数。”

“我听不懂,你到底在说什么呀?”

“算了,你给我等着。换人讲。”

──对方暂时安静了下来。按着似乎有什么在沙沙作响的样子。

“喂。”

是千绘的声音。

“怎么是你──”

克彦的话马上被打断了:“克彦兄吗?我是星泽夏美。”千绘说道。

“喂,千绘你──”

“我被人绑架了。”

“你说什么?”

克彦瞪圆了眼睛。

“不过还好,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克彦兄,听明白了吗?”

“喂,假如这是在开玩笑的话,回来就有你好看的!”

“克彦兄,对方似乎是为了让我没办法出席那场演唱会,才把我关起来的。只要过了时候,就会放我回去──他们是这么跟我约定的;所以不用担心。”

“喂……”

看来不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克彦不禁脸色发育。“你是说,他们把你跟夏美搞错了──”

“是的。那,你都听懂了吗?绝对不要来找我。”

“喂,你──”

一阵呻啦咚隆的声音,又轮到男人讲话了。

“听明白了吧。你的她出我们暂时保管了,你就不用太担心啦。”

这能教人不担心吗!

“喂!等一下!你们到底要把那小鬼──不,夏美──怎么样?──喂!”

电话已经挂断了。

克彦整个人都呆住了。──刚刚的电话是真的吗?不是听错了吧?

“怎么啦?”

夏美关心地走过来问道。

“呃──这──”

“刚刚不是说把谁跟我摘错了吗?谁?──是千绘吗?”

克彦点了点头,说:“她被人绑架了。”

夏美闻言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要怎么办呢?一定是知道了我恨朱子约定的地点,才误把她当成我──”

“这年头居然还有人不认得你长什么样子。”

“这种事就先别管了!”

夏美在客厅里不停地兜着圈子。

“奇怪。──为什么那个人知道我跟朱子约在那里见面?”

“说的也是。”

克彦说道:“那位叫朱子的,可以信任吗?”

“绝对可以!”

夏美马上回答:“何况,不是刚刚才跟她通过电话的吗?假如她有参与绑架的事,不会没发觉绑错人的。”

“哦,说得也是啊。”

“不要这么轻松好不好,你妹妹有危险呢!”夏美严厉地说。

“那小鬼没问题的啦。她一定会照顾自己的──”

“对不起。”

夏美吸了一口气。“──因为我的缘故,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我还对你那么凶……。可是,究竟应该怎么办呢?”

“嗯……这还真伤脑筋哇。”

克彦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绑匪说,过了演唱会的日子就放人,是吗?”

“好像是吧。”

“那么──还有一个礼拜。可是在这之间,也许他们会发觉绑错人了……”

“是啊。”

“假如这样的话……那他们会把千绘怎么样呢?”

“应该会放回来吧?”

克彦还真是处变不惊得有点过头。

“怎么可能!──可是,就算说是弄错了,对方也没有要求赎金的理由……”

“要是他们发觉绑销人了,一定会再来打你的主意。”

“先别管我!你妹妹的安全比较重要!”

“那可不行!”

克彦斩钉截铁地说。

跟寻常的态度不同──个性里毕竟也有顽固的地方。

“那小鬼没有透露自己的身分,自愿当了你的替身;所以──我当然很担心她,可是要是我让你去找她的话,那小鬼一定会宰了我的。”

夏美直直地盯着克彦看。那对眼神里,饱合著严厉但温柔的热烈情感。

按着,夏美突然紧紧拥住了克彦。克彦一时不禁面红耳赤,整个人好像要化掉了。

虽然这种场面不知在梦里出现过多少次,可是一旦变成了现实,还是无法立即适应。而且──这不是基于爱情的拥抱,而是出自感谢,克彦也很明白。

“──谢谢。”

夏美缓缓地放开克彦:“你跟千绘对我真好。”

“当好人也不吃亏哇。”克彦笑着说。

“现在不是笑的时候吧。”

“啊,对对。”

“──总之,千绘的事他们大概也没有再查;可是──为了让我没办法开演唱会,居然连这种事也做得出来……”

夏美陷入了沉思。

“呃,还有一件事──”

克彦诚惶诚恐地问道:“今天晚上要怎么办?”

夜里的办公室十二点二十分,朱子好不容易才到达目的地。

“谢谢!”

付了钱跳下计程车,她才舒了一口气。

为了谨慎起见,她先在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下车,再往公司的大楼走去。夏美大概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吧?

一个像是刚从酒吧里出来的醉汉,和朱子错身而过。

公司所在的大楼算不上气派,只是一栋八层的杂居楼房罢了。

这一带尽是一些挤成一团的低层建筑。因为已经是半夜了,四下安静无声。

朱子稍微加快了脚步。

虽然已经尽量算准了能赶上的时间才出门,还是被一部不知躲在哪里的机车盯上了,结果连换了三次计程车,绕了老大一圈才到达这里。

“真是的,那些人实在太闲了!”

朱子不禁口出怨言。

看见大楼了。──当然,每一层都是黑漆滚地没半点光。

制作公司在这栋大楼的三楼和四楼,足足占了两层。

但是,最初的公司只是占据三楼一角的一个小房间,随着夏美的走红,公司的面积也跟着愈来愈大。

前一阵子公司还传出要另觅新址的消息;不过由于财务困难的关系,这话已经没人提了。

当然,假如一周后──不,六天后夏美的演唱会圆满成功,现场专辑和录影带能够大卖的话,公司要搬家自然不成问题。但是──要是演唱会被迫取消,这个办公室将会不保──换句话说,就是公司非倒不可的意思。

总之,这是个“难以预测”的世界。其中自有乐趣,一旦踏入这个世界,就难以自拔……。

朱子走到大楼前,四下张望了一会儿。──没有半个人影。

会到哪里去了呢?虽然迟了二十分钟,依夏美的个性不可能就这样回去了呀。

何况夏美并没有公司的钥匙,要等地只能在外头等。

朱子想,再等一下看看好了。

话说回来,夏美到底来公司干什么呢?

因为隶属这家公司,夏美不会没来过这里。但是,一个月顶多来个两三次,坐一坐就走了。

这里毕竟是洽公的地方,本来就没有艺人的事。因此,夏美究竟要来这里做什么,朱子完全不能理解。

十二点四十分了。──正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传来了脚步声。

回头一看,是个年轻的男孩──怎么看也不像是夏美。

朱子又望了望手表。

“──你是大内小姐吧。”年轻人说。

“是的,你是……?”

“你一个人吗?没有被跟踪吧?”

“放心啦。可是,夏美小姐──”

年轻人把手举了举,从对面大楼与大楼间的小巷里,冒出了一个人影来。

“原来在那里呀!吓我一跳!”

朱子舒了一口气。

“对不起,因为你一直没来,所以我们就跑到附近去喝咖啡啦。”

“真是认不出来呢。”

朱子打量一下夏美的样子,笑着说。

“这些衣物都是借来的。”

“嗯,比起那些只会戴墨镜的,这个打扮要有品得多了。”

克彦心想,千绘假如听到这句话,不知会多么得意哇。

夏美把克彦介绍给朱子。当然,没有提千绘的事。

“──我跟你约在那里见的事,还有谁知道吗?”夏美问道。

“没有哇,家里就我一个人而已……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钥匙在吗?那我们走吧。”

克彦想道:看来朱子并没有参与绑架千绘的事,如果知情的话,不可能否定得这么爽快的。

三个人走上漆黑一片的楼梯。

“──这里没有灯吗?”克彦问道。

“这栋大楼的管理员小气得很;他说,白天够亮就不用灯了,晚上则就着霓虹灯的光也可以看清楚脚下,所以……”

朱子说明着。

“可是,如果霓虹灯也熄了的话呢?”

“他大概想自己来带路吧。”

“啊?”

“那个人啊,头秃得有两百烛光那么亮喔。”

几句话下来,克彦立刻对朱子产生了好感。

比起夏美,朱子看起来就像护法金刚一样又高又壮;虽然看起来有点凶,不过却是个好脾气的女孩。为何夏美对她那么有信心,此刻克彦完全理解了。

“要到三楼去吗?”朱子问道。

“四楼。永原先生的办公室在四楼吧?”

“是啊。──夏美,你到底来这里有什么事呢?”

“找东西。”

“找什么?”

“我也不晓得是什么。”

“那我恐怕帮不上忙啰。”

朱子不禁苦笑。

已经到了三楼。还要再爬一层一样乌漆抹黑的阶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如微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