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如微风》

第十一章

作者:赤川次郎

楼梯很窄,而且暗得伸手难见五指,所以朱子、夏美、克彦排成一列,依序往四楼走去。

最后一个上来的克彦忽然觉得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停下脚步回头一看──三楼办公室的大门,隔着一层厚厚的不透明玻璃,看起来格外明亮。

那是什么声音?──似乎是从门里头传出来的呢。

大概是我多心吧……。

朱子和夏美都已经上去了。克彦想道:我可不要一个人被留在这儿哇,连忙追了上去。

“真的好暗呢。”

朱子说道。“──我马上开门,等一下哦。”

喀嚓喀嚓,传出金属相触的声音。

“这钥匙孔好难找哇。──啊,有了。──咦?”

“怎么啦?”

“奇怪了。──门没上锁呢。”

“不可能吧?”

“真的哇。本来想要开的,结果却锁上了。再转一次──看,就是这样。”

门开了。

“真的哪。──怎么搞的,一定是谁忘了锁门就走啦。”

“总之先进去再说吧。我来开灯。”

“等一等。”

夏美阻止道:“这样会被外面的人看见的。摘不好会被误认成小偷呢。”

“本来就很像嘛。”

听克彦这么说,夏美忍不住噗哧一笑。

克彦这话当然不是刻意说的,不过却意外地把凝重的气氛一扫而尽。

“手电筒应该装在门边吧?──啊,就是那个白白的、在发光的东西,对不对?”

“这个吗?──里头有电池吧?”

朱子取来按下开关;手电筒看来虽然不大坚固,灯光还是流泄了出来。

“记得不要朝窗子照。──永原先生的办公桌在哪里?”

“呃──我想想看……”

朱子蹙起眉头想了想。

“没有特别注意过,所以记不大起来。──应该是在墙边。可能就在对面……大概是靠中间一点的地方吧?”

“嗯,好像是哟。”

朱子一边照着脚下的路一边向前走去。

“小心喔。──东西堆得乱七八糟,电话线拖得到处都是,可别绊倒了。”

在克彦的想像里,演艺传播公司就是一个乌烟瘴气的肮脏地方。感觉上,娱乐事业发达的话,办公室应该也很现代化,──像美国吧──,娱乐事业十足现代,但是在日本却不是那样。

而且──这里正是跟克彦想像中一模一样的地方。

墙上七零八落地贴着旗下明星的海报与照片,其中有的还因为时日过久,开始发黄褪色。

如果是全家福照片,就算稍微有点发黄,还可以增添些怀旧的韵味;但是变色的如果是偶像明星的海报,只会让人觉得凄惨而已。

“就是这张桌子啦。──咦?”

朱子不由得抬高了声音。

“怎么了?”

也不用等回答了。

手电筒的灯光照射下的桌子──所有的抽屉都被拉开,里头被翻得一塌糊涂。

包括克彦在内,三人一时都看呆了……。

“有人先来过了。”

夏美小声地说。

“──这里有什么吗?”朱子问道。

“待会儿我再说明。虽然可能是白费工夫,我们还是再搜一遍好了。”

“可是,这样不太好吧?”

克彦说道,“明天来上班的人一看到这副乱状,一定会去报警,万一被采出指纹,那不是误会更大了吗?”

“说的也是……”

“搜一搜,然后再整理一下也许比较好也说不──”

克彦说着说着突然打住了。

“怎么啦?”

“嘘,听!──是不是警笛声?”

三人屏气凝神仔细听着。

是真的。警笛的响声正朝着这里靠近。

“快走!要是被他们瞧见了,就会以为是我们干的了!”

“可是,为什么警察会知道……”

“一定是先一步来搜这里的家伙看见了我们,就打了一一0想嫁祸给我们!──先别说这个,快走!”

三人连忙慌慌张张地往外跑;一路又碰桌角、又撞椅子地出了公司。

“手电筒也拿着吧,”

夏美说道:“如果下楼时不想跌倒的话。”

──真是千钧一发。

三人才刚跑出大楼,一头钻进附近的小巷里,警车就到达公司的大楼前了。

“──这是怎么回事?”

夏美喘着气说。

“嗳──”

克彦开口说道:“会不会是永原太太跟我们谈过话之后,自己先跑来找了呢?”

“永原太太?”

不知情的朱子听见这话不禁吃了一惊。

“也有可能。谈过那些事以后,这里马上被翻得乱七八糟──”

“如果说是偶然就太牵强啦。”

“我们去永原先生家里一趟好了。我会在路上向你说明状况的。”

说着夏美拍了一下朱子的肩膀。

“夏美,发生过什么事吗?”

走着走着,朱子忽然问道。

“什么事?你指的是──”

“你看起来好有活力哇。我头一次看见你这样。”

“哦?”

“虽然才十七岁,但你看起来总像是二十几岁的样子;只有现在才真的是十七岁的样子喔。”

“你是说,我平常都没有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十七成吗?”

夏美笑着说,“我们先赶路吧,如果永烦太太当真找到了什么的话……”

“会怎样呢?”

“不知道哇。”

夏美说着一耸肩。“现在这种时候,恐怕只有搭计程车去啦。”

──因为是这种时间,等到好不容易叫列车,开始往永原家的路上前进时,已经是三十分钟以后了。

“──还是有点奇怪。”夏美说。

“什么事?”

“假如那是滨子小姐做的事,那么报警的人也是她吗?”

“对哦……。她应该不会那样做的。”

“虽然知人知面不知心,可是,滨子小姐不像是那么坏的人。”

三人下了计程车,往永原家走去。跟方才一样,为了谨慎起见,在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就先下车。

“就在前面转角吧。”朱子说。

“嗯。可是,如果不是滨子小姐做的,那就太不好意思啦;这么晚还把人家吵醒。”夏美说。

三人正要越过转角,一道车头的灯光从对面射来。

“来这边!”克彦说道。

三人停下脚步。一部计程车转过弯开了过来。

“啊,那不就是──”克彦说着。

“是滨子小姐!”

夏美轻喊出声。

坐在后座的正是永原滨子。计程车转过弯之后,轨加快速度跑远了。

“她没注意到我们的样子。”克彦说。

“可是,太奇怪啦。这种时候她要去哪里?”

夏美望着逐渐变小的车灯歪了歪脑袋。

“等一下!”

克彦叫着跑到对街。

路旁刚好停着一部迷你机车。

“钥匙还在上面!上车吧,我们追!”

克彦发动引擎,马上开了出去。

“等我!”

夏美也跑了出去。在离机车还有两三步的地方,便飞身一跃地上了车。

“夏美!”

朱子可吃了一惊。“不要乱来哇!”

“我会打电话给你!请先回公寓去!”

夏美从机车上转头叫道。车子已经渐去渐远……。

“──真是的!在干什么嘛!”

朱子张口结舌地瞧着这一幕,然后叹了一口气……。

──另一方面,用迷你机车进行著有些勉强的追逐战的克彦和夏美,虽然频频被计程车拉大距离,但是多亏红灯和单行道的帮忙,一直没有跟丢。

“──这辆机车,好像只限一人骑的样子呢。”

一面奔驰着,克彦一面说道。

“现在还讲这种话!还有,这样我们不是变成小偷了吗?”

“只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借用一下嘛。”

“还不是一样!”

夏美笑着说:“不过,我要对你刮目相看啦;想不到你这么有行动力。”

““想不到”?这样说,太毒了吧?”

“嗳!往右转啰!”

“我知道啦,全交给我吧。别忘了我凭着这种车也没跟丢你呀。”

“总之就是一流的跟屁虫,是吗?”

“啊,这话真令人伤心……”

“好啦好啦,算我说错了嘛。──这里是哪里呢?”

“我也不知道。一直在小巷子里钻来钻去的。”

也因为是小巷子,所以才一直没跟丢。

如果这里是大马路的话,凭机车的速度是绝对赶不上计程车的。

“啊,这里是──”夏美开口说。

“你来过的地方吗?”

“好像有点印象……”

──克彦虽然两眼死盯着前面计程车的尾灯不放,但是,一想到心仪的明星正紧紧环抱着自己的身子,而且背上还微微感觉到对方胸前的某种凸起物。──这种像梦一样的事实,让克彦不禁神魂俱醉,浑慾登仙矣。

“──计程车停下来啦!”

克彦连忙靠边停下机车。

计程车停在离这儿大约有二十公尺左右的地方,永原滨子正好付完钱下了车。

“果然不错。”

夏美跳下机车,说道。“那里是录音室。”

“录音室?”

“就是出租给人家录歌用的地方嘛。我最早的两三首单曲就是在这里录的,所以记得很清楚。”

“这种时间录音室还开着吗?”

“视情况而定。不过现在里头一片暗,应该没人在才对。”

计程车开走了。永原滨子往录音室里走了进去。

“门是开的呢。”

“好像有谁在里头的样子;一定是约好在这边见面的。”

“──怎么办?”

克彦和夏美对看着。

“要是跟进去的话,那么小的地方,没两下就被发现啦。还是在外面看看情况吧。”

“好。”

两人走到录音室前,在一旁找了个地方等着。

“看,那扇窗──”

夏美指着二楼的窗口。

从布帘的一角露出了灯光。

“那里是什么房间?”

“唔──我也不记得,大概是放了一堆机器的地方吧。”

“会跟谁约在那里呢?”

“不晓得……。假如去翻永原先生桌子,发现了某些证据的人真的是滨子小姐,或许马上就把当事人叫出来也说不定。”

“你说的当事人,是指……”

“永原先生的恋人哇。可能怀有杀机的人之一。”

“那样吗?──那,在这种没什么人往来的地方──。唔,这么做好危险啊。”

“的确。”

夏美点头同意。

──总觉得到目前为止发生的事都不是真的。克彦默默地望着夏美的侧面想道。

永原被杀,夏美也差一点送命,然后千绘又被绑架。

要是一般状况下,随便哪一件都是天大的事了。

可是不知为什么,克彦却没有真实的感觉,好像在演电视的悬疑推理剧似的。

话说回来,也许是对现在这样能够跟夏美在一起的状况,一直不敢相信的缘故吧。

“真对不起。”

夏美低声说道。

“啊?”

“我给你带来了这么多麻烦。”

“这,也没有啦……”

“现在千绘不知道怎么样了。──总之,等到找出杀害永原先生的凶手,我就会去报警;到时候一定能把千绘救回来的。”

“嗯,用不着太担心她啦。”

这未免不太像做哥哥的该说的话,不过克彦只是诚实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而已。如果给千绘听到了,一定会踢老哥一脚吧。

“啊,有兄弟姐妹真好。”夏美说道。

“你是独生女吗?”

克彦自然地问道,并没有要刺探夏美隐私的意思。那种口气像是若无其事地向亲近的──不,向刚刚才认识的女孩随口问问的感觉。

夏美轻轻地叹了口气。

“嗯。──所以总是一个人,寂寞极了。”

要是继续问下去,一定可以问出些什么吧。但是,克彦却没有这么做。

夏美露出了笑容。

“怎么啦?”

“──你呀,真是一个奇怪的歌迷。”

“是吗?”

“看见你的时候──也真奇怪啊,在那种地方。”

“是啊,那时你站在阳台──”

“你却在安全梯上。真是奇怪的邂逅。”

“不过,这不是有点像罗蜜欧和茱丽叶的场面吗?”克彦说道。

“说得也是啦。”

夏美微笑着:“可是──那是悲剧哦。”

夏美稍稍踮起脚尖,轻轻地在克彦的嘴chún上印了一下。

──周围没有车声扰攘,也没有人声喧哗。

一片寂静。克彦的心脏在中断跳动了好一会儿之后,仿佛晨钟般地响彻了云霄(至少他自己这么觉得)突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如微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