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如微风》

第十三章

作者:赤川次郎

“讨厌!真是的……”

朱子往钱包捶了一拳。

一旦急躁起来,反而更容易出错。朱子叹了一口气,把电话拖了回来。

“好惨哇!”

经过这一撞,话筒整个断掉了。虽说原本就是分离式的,可是这……。

“还能用吗?”

摸了一会,一个四角形的黑色小盒子从上面落了下来。──这是啥?

朱子把它捡起来端详着。要说是零件的话,跟话筒似乎又没有连接的地方。

“难道……”

看了半天,朱子不禁白言自语道。

记得曾经看过类似的东西。虽然长得不是完全一样,可是……。

这个,该不会是窃听器吧?

有人在窃听打到这里的电话。──为什么?

这倒没什么好疑惑的。为了要截取来自夏美的联络嘛。

但是,谁会做这种事呢?来过这间屋子的人,比如说安中或松江社长,应该都不会认为如果夏美来了联络,朱子会瞒着他们吧。

那么……原来如此!

“是板东!”

板东装出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跑来这里,同朱子说了一堆花言巧语……。

那时,若是有意的话,要装这种东西简直是易如反掌。接下来只要待在自己的屋里等着受信就好了。

朱子忽然想起夏美曾经说过一句奇怪的话。

夏美当时问朱子:约定见面的事有没有告诉过其他人;也就是说,这件事有没有其他人知道的意思。

虽然夏美没有进一步说明,不过一定发生了什么;要不然不会这么问的。

“那家伙……”

朱子对板东陡然产生了一股猛烈的怒气。──没错,板东可能正把夏美关在不知什么地方呢!

朱子下定了决心,走出屋子。

板东住在六楼。当然门口绝不会挂着“板东”的名牌,不过要找还是找得到。

因为跟六楼的住户们大抵都碰过面,所以最少有人出入的那一间,一定就是板东的住所!

朱子从太平梯往下走到六楼。

可以看见电梯了。──朱子突地打住了脚步;板东正好从走廊走了过来。

板东的后面,还跟着一个不起眼的中年男人。

板东按了电梯的按钮,说道:“知道了吧,赶快问出那个女孩的住处。──不给她点苦头吃是不会招的。这事就让你处理了。”

“是。”

“要是留下伤痕以后就麻烦了。虽然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毕竟还是个小孩;只要吓一吓就什么都会招的。”

电梯来了。板东又叮咛了一次:“小心点。这次要是再出了差错,就有你好看的。”

说着瞪了男人一眼,这才走进电梯。

电梯的门合上之后,男人一脸为难地叹了口气,然后走了回去。

板东说的“那个女孩”是谁呢?

从板东的话判断,似乎不是夏美的样子。但是也不能这么肯定,还是查一下比较好。

话说回来,什么“给她点苦头吃”、“留下伤痕就麻烦了”?简直就是流氓作风嘛!朱子气得脸都红了。

那个男的,似乎是受雇于板东的样子。

朱子悄悄地恨在后头;男人果然走进了料想中的那一间屋子。

要怎样才能进去一探究竟呢?

朱子想了想。

“──这样行得通吗?”

可是也只有试试看才知道了!干吧!

这一边的房子都附有阳台。如果顺利的话……。

朱子按下板东隔壁住户的电铃。这家有个年轻的太太,朱于常常跟她寒暄。

“──来啦。”

门打开了。“啊,是你……”

“你好,我是八楼的住户。”

“我知道哇。有什么事吗?”

“刚刚我不小心把晾的衣服弄掉了,好像落到你象的阳台上面啦。可不可以帮我拿一下?”朱子说道。

“啊,真的吗?我没注意呢。──好哇,我去看看。”

“对不起,麻烦你了。”

朱子道了歉,走进屋里。

两人来到阳台;当然地上什么都没有。朱子探出身子看了看隔壁。

大白天的,却拉起窗帘,遮得密不透风。

“──怎样,找到了吗?”

“没有呢,好像在隔壁的样子。”

“啊,是吗?──隔壁有一个怪人喔,我每次拿传阅板去的时候都觉得好可怕。还是算了吧?”

“那我从这边攀过去好了,反正只是拿个东西而已嘛。”

“咦?这样太危险啦!万一掉下去可不是玩的呢。──那,这样好了,我帮你去问问看;走吧。”

好脾气的太太带着朱子走到隔壁板东的门前,按下电铃。

“谁啊?”

是刚刚那个男人的声音。

“我是您的邻居。楼上晾着的衣服掉到您家阳台上了──”

话还没说完,门就开了。

“这关我什么事!”

男人凶巴巴地说。

“请不要这样说嘛。同住一间公寓,应该要守望相助才对哇──”

“噜苏!反正跟我无关!别再来烦我!”

门碰的一声关上了。

“──什么嘛,真是不像话。”

年轻太太也动气了的样子。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朱子道着歉。

“没关系啦,这人也太过分了。”

“──恐怕还是得试试刚才的法子啦。”

朱子说。“我看看能不能从阳台爬过去。”

“哦?那,小心啰。”

“好的,没问题。”

朱子对自己的运动神经很有信心。

回到隔壁,朱子说道:“呃──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

“假如我一直都没有回来的话,可不可以麻烦你叫管理员土来看看?”

“好哇。不过你这么一说,简直就像要去闯什么坏蛋的大本营嘛。”

其实也差不多啦,朱子在心里嘀咕道……。

某个夜晚,在海的深处……朱子悄悄地跨过外侧的间壁,往隔邻的阳台溜了过去。

过去阳台倒是很简单。──问题是接下来的事。

要怎样才能潜入室内,而不让那个男的发现呢?

朱子暂时蹲在阳台上,窥探着室内的动静。

就算有窗帘掩着,外面这么亮,一定会把朱子的影子映在窗帘上吧。

朱子屏气凝神地倾听了好一会儿,仍然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总不能这样一直待在外头呀。

朱子试着推了推玻璃门。──原本没指望它会开的,但是“事与愿违”,门咻地一声动了。

那个男的未免太疏忽了吧。

朱子走了进去。

是起居室。的确很像是板东的住所──应该是吧──装潢相当地低级趣味。

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好像曾经看过这个房间似的。

为什么呢?

先别管这么多,现在可没有时间慢慢看。朱子非常小心地悄悄惟开了一扇门。

同一栋公寓大楼,每间公寓的大小虽然有差,但是室内的格局基本上都相同,因此哪一间的用途是什么,可以猜得到。

这里应该是卧室吧。──一阵“咕呜呜……”的声音,突然传进朱子耳里。

哇!这房间里有怪兽──才怪。

──那个男的倒成一个大字形,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呢。好吵人的鼾声。

他鼻子有毛病吗?朱子一时想着无关紧要的问题。

既然睡成这副德行,大概也不必担心会被发现了。

房间的间数有限,即使要一一搜一遍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打开第二扇门,朱子不禁吃了一惊,一瞬间还以为夏美在这里呢。

这是一个没有窗子的小寝室。

有个人正睡在床上。

朱子打开灯一看──。

“唔……”

传来一个模模糊糊的声音。

一个少女躺在那里。手脚被绑着,缚在床的四个角落;嘴也被塞了东西,所以发不出清楚的声音。

居然做得出这种事!真是太可恶了!

朱子跑到少女身边,先除去堵在少女口里的东西。

“你还好吗?”

“谢谢你。──那个男人呢?”

“睡着啦。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朱子一边忙着解绳子一边问道。

“他把我跟星泽夏美搞错了……”

“跟夏美搞错?”

“啊──你是不是那位叫大内朱子的小姐?”

“对啊,你怎么知道?”

“夏美跟我们提过。我叫本堂千绘。”

“本堂……。啊,这么说,你是……。这些话等下再说好了,先离开这里比较重要。”

“等一下……我手脚不太听使唤啦──”

千绘皱着眉,试着动了动已经自由的四肢。

“没关系,我背你。”朱子说道。

“不用费这个力气了。”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隔壁的太太站在那里。

“太太……”

朱子一脸困惑:“你怎么进来的?”

“她是这家主人的情妇哇!”千绘说道。

朱子不禁愕然──那个男人拿着刀出现了。

“瞧你,差一点又让人给逃啦!”

“对不起。”

“这下又多了一位客人,小心看着点啊。”

“板东的情妇”说道。

原来如此。──难怪觉得这里客厅的摆设似曾相识,原来是跟隔壁一模一样的缘故。

朱子心想:冲过去把那个男人推倒,就可以逃掉了。

“可别轻举妄动唷。”

女人说:“假如你敢逃的话,这个女孩的脸就要破相一辈子啰。”

朱子脸色苍白,若着逐渐逼近的刀子……。

“奇怪了。”

克彦整个房子里找了一遍,不禁歪着脑袋大惑不解。

夏美不在家,到哪里去了呢?要出去的话,应该会说一声才对呀……。

真令人担心,总不成连夏美也被绑架了吧。

“──怎么了?”

仁科站在门口问道。

“啊,我真是的,都给忘了!请进请进。”

“喂──”

仁科一边笑,一边走了进来。“你说有重要的事要跟我商量,该不会也忘了吧?”

克彦认为应该可以把夏美的事向仁科说明。仁科一定会帮忙的。

基于这么想才把仁科带来,但是现在夏美不见了,话也不好讲了。

“我想她应该马上就会回来的,请您先坐一会儿。”

“你说谁?你老妹吗?”

“千绘被绑架了。”

“什么?”

仁科瞪圆了眼。

“有人把她跟星泽夏美搞错了。”

“跟你老妹吗?”

“嗯。星泽夏美目前住在我家里。”

大概克彦的说词太拙了,仁科好像一时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这时电话突然响了,克彦吓得跳了起来。

“──喂,本堂家。──夏美!你在哪里啊?──咦?你说什么?”

克彦向仁科招了招手。

“──对不起,没跟你说一声就出来。”

夏美的声音非常冷静。“可是,我不希望再给你添麻烦了。”

“你等一下。呃,我想把事情向上次跟你提过的仁科先生说明清楚,或许他可以习得上忙。他现在已经来啦。──拜托你,先回来吧。”

仁科凑过耳朵来听着。

“──这件事,还是只能我自己来解决;因为这都是我个人的问题。”

“个人的问题?这是什么意思呢?”

一阵沉默。──仁科接过了话筒:“喂,夏美小姐吗?我是仁科,你也许不记得了──”

“我记得您。”

夏美打断道:“您是我出道之前,永原先生帮我介绍的那位记者。”

“你还记得呀?”

仁科吃了一惊。

“是的。您是个值得倍任的好人。──爸爸以前常常这么说。”

──仁科和克彦面面相觑。

“夏美──”

克彦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夏美静静地说:“永原先生是我的父亲。”

“──什么?”

仁科楞住了。当然克彦也是一样。

“可是……他不是不跟女性在一起吗?”

“那是后来才那样的。我母亲去世之后,永原先生还一直送钱济助我。”

“可真想不到哇!那么,你就是被自己的父亲拜托──”

“是的。我后来进了音乐高中,专攻声乐。──在他告诉我之前,我一百都不知道他经济状况困难。”

“为了帮助他度过难关,你才出来当歌手的吗?”

“嗯。──不过并不是原先就计画好的事。我是偶尔到东京看父亲的时候,正好公司已经快不行了,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于是,你自愿来当歌手……”

“原先也不认为会成功,只是想:有那么一点可能就好了。──那一阵子,我试着将本来学过的发声法、音准先忘掉,把自己的声音练得像一般偶像歌星那样可爱而差劲。可是,没想到却真的一炮而红……”

“于是,就没办法抽身了。”

“是的。──为了这件事,父亲一直对我非常过意不去;我也希望等到公司稳定下来以后,就可以退出歌坛。可是……”

夏美沉默了下来。

“怎么了吗?”

“关于这个──我想,以后有机会再说好了。总而言之,我一定要找出杀害父亲的凶手。”

“你只有一个人,太危险啦。”

“因为这是我“个人”的问题。──仁科先生。”

“什么“个人”?”

“假如事情解决之后我还平安无事的话,请尽管把这件事报导出来。”

“为什么愿意让我──”

“因为父亲信任您。这是个好题材吧?”

“说的也是。不过──”

“就算是报答您对我们的照顾。”

“喂,夏美。”

克彦说道:“现在先说找凶手的事吧。只要有我跟仁科先生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谢谢你们。可是,我还有别的事要办。”夏美说。

“别的事?什么事?”

“假如我的想法正确的话,只要明白父亲为何被杀,就可以知道凶手是谁了。”

“你不要做出危险的事呀!”

“请别担心。无论发生什么──自己的事,还是要靠自己解决。”

“夏美……”

“我一定会想办法让千绘平安回来的。谢谢你们帮了我那么多忙。”

“等等!喂──”

电话挂断了。

克彦和仁科两人一时都哑口无言。

“──真叫人吃惊哪。”

仁科自言自语似地说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能不能从头跟我说明一下呢?”

“好的。”

克彦点了点头。

于是话题就要追溯到本书开始的地方──克彦跟踩夏美之后,潜入了她家公寓的阳台,录下了她的歌声,接着,从医院里逃出来的她,突然闯进克彦和千绘搭上的计程车;后来又发生了永原滨子的事……。

仁科听呆了。

“你简直太乱来了。”

“对不起。”

“甭道歉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妹妹的安全,还有夏美会到哪里去。”

“夏美实在是个不可思议的人……”

克彦说道:“那时,听到她的歌声,我就吓了一跳。──回想起来,那就像是为一切揭开序幕的歌声……”

“可是……”

“啊?”

“唔,她一直说“这是我个人的问题”。我很在意这句话。看来,似乎不只是为了父亲的事呢。”

“您的意思是?”

“就算父亲的事是秘密好了,这也算不上是她“个人”的问题哇。总觉得还有其他更严重的事……”

仁科想了想之后,才说“该不会是──”

“您想到了什么?”

仁科又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蓦然抬起头来,说:“──你录下来的那首曲子还在不在?”

“嗯,在呀。”

克彦把随身听拿了过来。“不过,那好像是什么歌剧的咏叹调喔。”

“你大概不知道,我是歌剧迷哪。”

仁科一边戴上耳机一边说道。

“咦!”

克彦不禁吃了一惊,好像眼前出现了稀有动物似的。

“可以放了。──录得还真不错嘛。”

“您晓得这是什么曲子吗?”

仁科闭着眼出神地听着。

“──倒回去,我想再听一次。”仁科说。

克彦又放了一次。──仁科缓缓地点着头。

“果然是这样。”

“您知道了什么吗?”

仁科把耳机取下。

“这是包益多(译注:arrigoboito,十九世纪义大利作曲及剧作家)的歌剧“梅菲斯特法雷(mefistofele)”里的咏叹调。”

“梅菲……?”

“你应该知道浮士德的故事吧?”

“嗯,就是那个把灵魂出卖给恶魔的学者,对不对?”

“那个恶魔叫做梅菲斯特法瑞斯。“梅菲斯特法雷”就是由这个故事改编成的歌剧。”

“哦,那有什么意思吗?”

“也许吧……”

仁科皱起了眉头:“半年前,曾经有个谣言。──当然是跟夏美有关的。虽然大家都拚了命去挖新闻,但是一来没有确实的证据,二来松江社长又用了点手段,最后谣言被压了下去,没有被报导出来。”

“是什么事呢?”

“嗯……”

仁科顿了一会儿才说:“──传说,夏美流产了。”

“怎么可能!”

克彦反射地脱口而出。

“不过,在我们这批采访记者的圈子里,大家私下都认为可能是事实。”

“可是──那会是谁的孩子?”

“搞不清楚。猜不出那人是谁。”

“那么──跟这首曲子有什么关系呢?”

“这首咏叹调啊,在剧中是山一个叫做玛格丽特的女人所唱的。”

“玛格丽特……”

“嗯。曲名是“某个夜晚,在海的深处”。──玛格丽特怀了浮士德的孩子,为了要隐瞒这件事,她杀了自己的母亲,然后发了疯,连生下来的孩子也给杀了。这首歌就是被囚禁在牢中的玛格丽特,为了哀悼死去的母亲和孩子,所唱出的悲痛的咏叹调。”

“死去的孩子……”

克彦喃喃自语。

“究竟是流产还是堕胎并不清楚,但是对她而言,那一定是来自一段真正刻骨铭心的恋情吧。──毕竟她不是那种随便玩玩的女孩。”

“是的。”

“也许在她心里,对那个夭折的孩子还怀着一份罪恶感吧。夏美这歌不只是唱得好而已,里头充满了真感情哪。”

“嗯,我也感觉到了。”

“她之所以会自杀,可能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恐怕,她说的“个人问题”……”

“那么这一定跟她父亲被杀害有关啰!”

“永原是她的父亲这件事,大概没有人晓得。──毕竟他实在太不起眼,太老实了。”

“这么说,永原先生晓得夏美流产的事──”

“不会不知道吧。而且他可能会逼问夏美,究竟孩子的父亲是谁。一般的父亲都会这样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如微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