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如微风》

第十六章

作者:赤川次郎

夏美抽回自己的身子,打开门,走出病房。

一个像是侦夜班的护士走了过来。

“怎么了吗?”

“那间病房好像有人受伤啦。”

“啊,受伤?”

护士连忙跑了进去。

夏美快步往楼梯走去。

“──快来人哇!有人被刀刺了!快来人!”

护士的喊声,在夏美的身后回响着……。

舞台灯光下“真不得了哇。”

克彦张望着整个会场。

一万人──用说的似乎没什么感觉,但是一万人挤进这个音乐厅之后,光是上升的热度就很可观了。

“再十五分钟就开演啰。”

千绘说。“你想,她会来吗?”

“不知道哪。”

两人站在舞台的侧墙边。

演唱会的准备工作,就在主角缺席的情况下继续进行着。

vtr摄影机也来了好几部。

演唱会的内容当然有现场转播;然而其他的电视台为了要抢夏美究竟会不会出现的新闻,也都挤在这里等着。

“要是没来的话,后果就严重啦。”千绘说道。

“搞不好会变成暴动哟。”

一个声音传来。

“啊,仁科先生。──后台的情况如何?”

“好像在开守灵诵经会哪;松江社长一副快要死掉的样子。”

“当然啦,因为安中常务居然就是凶手……。”

“而且安中太太还杀了护士跟自己的老公。──这下板东也好,松江也好,全都吃不完兜着走啦。”仁科说道。

“杀伤永原滨子的,也是贵代对吗?”

“嗯。在你们到场之前,滨子到公司去了一趟。然后正好看见了从里头出来的贵代。”

“那么,把桌子翻得乱七八糟的也是贵代啰。”

“因为担心永原可能会把夏美的情人就是安中的证据放在公司吧。然后,滨子就把贵代约到录音间去。”

“通知警方到公司的,还是贵代吧。滨子一定是问贵代去公司做什么。”

“大概是这样吧。”

克彦点点头,跟着问道:“让夏美怀孕的是安中吗?”

“嗯,好像是这样子。不过,安中贵代现在还在情绪激动状态,得过一阵子才能把话讲清楚了……”

“因为害怕夏美会退出歌坛,安中才引诱夏美吗……”

“搞不好这是出自松江的授意。不过现在当事人安中死了,已经死无对证啦。”

“真是太可怕了。”

千绘说道:“我决定不干明星这一行啦。”

“就算想干也干不成的,你尽管放心好了。”

“咦!有好多人对我有兴趣哟。有人看到电视上的访问,还写信来求婚呢。”

“这种事不妨晚点再考虑吧?”仁科笑着说。

“可是,仁科先生。”

“什么?”

“您──不会把夏美的身世,还有这次事件的背景写成报导吧?”

“想到永原,我就写不下去了。──当然,媒体绝对不会放过炒作这件新闻的机会的。不过我可不想当苍蝇的一份子,要写的话,就要以夏美的“梦想”当主题。”

“那么……”

“所谓的偶像明星,只是一种不存在的虚象;就像是小说的主角、或者电影里的英雄美女们一样,影像消失之后就湮灭无踪了。所以呢,偶像明星还是维持原来“幸福的少女”的形象就好了。”

克彦笑了笑:“就是这样,你才出不了头的哇。”

“少损我了!”

仁科也笑了起来。“──哟,剩五分钟而已了。电视台的播报员们要开始忙啦。”

“开始倒数读秒啰。”千绘说。

朱子走了过来。

“啊,你们在这儿哇?为了避免等下被观众踩成肉饼,我劝你们还是赶快逃掉比较好。”

“朱子小姐你呢?”

“我是夏美的助理哇,总得待在这里伺机而动嘛。”

“你想她会来吗?”

“不知道。”

朱子摇着头。“也许觉得已经受够了这个圈子里的乌烟樟气而决定不来了。不过,如果这样的话也很合理就是了。”

“可是,还有歌迷在等她呢。”

克彦说道。“而且是这么多的歌迷!”

“要是一直被这种使命感所束缚,就太可怜啦。”

千绘说:“偶像明星也是凡人呢!”

“──谢谢。”

一个声音传来。

大家都一副无法置信的样子回头看。──夏美就站在那里。

“──你是怎么进来的?”

朱子好不容易回过神来问道。

“跟观众们一起进来的哇。这个打扮再戴上眼镜,谁也不会注意我的。”

夏美身上还穿着千绘的衣服。

“你打算怎么办?夏美?”朱子问。

“在来这里的路上,我还在迷惑着。”

夏美说。“我也有想要向演艺界复仇的念头,因为它夺去了我原来的歌声,害死了我的父亲,然后──又取走了另一条性命。”

“对了,这个。”

克彦从口袋掏出了录音带。

夏美注视着克彦。

“这是你的歌;在阳台上录下来的。”

“那时的吗?”

“嗯。──我想,如果今天能见面的话,一定要把这个还给你。”

“为什么?你不想留着它吗?”

“这是属于你真实那一面的歌。我嘛,还是听听音准抖来抖去的歌就好了。”

夏美接过录音带,定定地看着它,然后问道:“──知道这首曲子的含义吗?”

“嗯。是不是叫做“某个夜晚,在海的深处”?它的故事我听过了。”

朱子恍然大悟。──夏美割腕自杀的时候,曾经说过的“海的深处”,就是这个嘛。

夏美注视着克彦的双眼。

“即使这样──也愿意当我的歌迷吗?”

“当然。”

夏美轻轻地抱住克彦,两人双chún交触。

“──以前已经有过一次了,记得吗?”

“嗯。俗话不是说有一必有二吗?我一直在期待呢。”克彦说。

夏美开怀地笑了。按着,转过头问朱子:“还有多久?”

“还剩一分钟。”

“那──再亲你一次。”

千绘斜眼看着夏美和克彦相拥的情景。──这未免也太嚣张了嘛!

“你,以后再也不会做那种傻事了吧。”

“嗯。──我一直希望有人能够听到那首歌。在阳台上跟你相对而视的时候,我心里想:这样就好了;已经有人听见那首歌,我身上的重担也可以放下了……”

“我了解。”

会场传来了喧哗声。

“时间到啦。”朱子说道。

夏美离开克彦身边。──脸上已经恢复偶像明星的表情了。

“麦克风呢?”

“控制中心有。”

嘈杂的声浪一波波地扩散开来了。──夏美转向千绘:“这件衣服,暂时再借我一下好吗?”

“送给你吧。”

千绘点点头。“就当作这次的纪念。”

“谢谢。”

夏美微笑着。

接着,她朝着舞台的方向作了个深呼吸,挺直腰走了出去。

──巨大的欢声震撼了整座音乐厅。

然后是鼓掌、口哨和高喊“夏美”的声音。

夏美来到舞台正中央,深深地一鞠躬;观众的狂热达到了最gāo cháo。

克彦正在热烈鼓掌的时候,忽然被仁科轻轻地碰了一下。

顺着仁科手指的方向看去──在最前排,有一张似普相识的脸孔正发出着震耳慾聋的欢呼声。

原来如此。克彦总算明白,为什么夏美一直没有被通缉了。

“夏──美──!”

这副压倒一切的大嗓门,正是来自那个脱线的门仓刑警。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杀人如微风》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赤川次郎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赤川次郎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