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如微风》

第二章

作者:赤川次郎

因此,克彦曾经被朋友取笑:“要是你穿上女生的衣服,就可以冒充姐姐啦。”

虽说如此,千绘却从不“公开承认”自己跟老哥长得像。遇到朋友说:“哇,你跟你哥好像哦。”的时候,千绘总是矢口否认:“哪有!一点都不像!”

话说回来,这个千绘虽然有点圆圆脸,长相倒是可爱得很──简直到了可以去当明星也不过分的程度。

所以说,克彦当然也有一张俊俏的脸。

这个家里除了兄妹俩,就是母亲雅子了。──父亲两年前因为突发心脏病过世。

事先什么征兆也没有,那样活力充沛、春秋鼎盛的父亲,某个早晨觉得有点不舒服,说要回房间休息休息。

过了三十分钟之后。

“再不出门会迟到啰──”

雅子去叫它的时候,人已经僵冷了。

父亲在某大企业担任课长,那时正谣传他将以最年轻的岁数升任部长;新家刚买了不到半年,也正是摩拳擦掌,打算大有作为的时候……。

──幸好,因为父亲生前有保险的关系,死后房子的贷款并不成问题;再加上原有的存款,也足够应付三个人的生活开销了。

而雅子是个大而化之的人,从来也不会终日愁眉不展;现在早已恢复了精神,天天泡在妈妈教室里学自己喜欢的东西。

不过,对于那时分别是十六、十四岁约克彦和千绘而言,父亲的猝逝还是起了很大的影响。

造化弄人,实在太也无常啦……。

十六岁的克彦已经如此深切地觉悟。

千绘呢,则下了这样的决心:一到十六岁就要结婚,然后过着愉快的人生──。说是这么说,现在虽然已经到了年纪,倒也还没真要急征乘龙快婿的意思。

总之变成了以下这种情况──克彦想:没有了爸爸,这个家就剩我一个男人了,得好好振作啦……。而千绘想的则是:老哥这副德行,我不自立自强可不行哪……。

──好了,言归正传。这会儿千绘一身红衣加裤裙的打扮,在老哥的房间里四下张望。

“──昨天晚上,你去干嘛啦?”

“啊,对了!”

克彦撑起身子。“把那个随身听拿给我。”

“里头有什么?”

“她的歌,我录的哦。”

“咦,星泽夏美的吗?”

千绘捧着随身听猛瞧,好像用看的就可以知道卡带的内容一样:“录了哪些歌?”

“我不知道。”

“差劲!她的专辑你不是每一张都有吗?”

“哎呀你不知道啦,给我一下!”

克彦一把抢过妹妹手里的随身听。

“好粗鲁呀,这样子不会受女生欢迎哟。”

“真是奇怪。──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实在一点也搞不懂。”

“你在说什么啊?”

克彦的视线往天花板瞥了瞥:“就是很奇怪。”

“什么嘛,我看你才奇怪呢。”千绘说着耸耸肩。

克彦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

“你听我说。──昨天我偷偷跟在他们后面,结果一路跟到了她住的公寓。”

“真的?”

“当然是真的。她住在八楼──最高的一层。”

“你还跟到八楼吗?”

“我在下面看到的啦。只要看哪一家的灯突然亮起来不就知道了吗?”

“然后呢?”

“然后,我打算要上去呀,可是门口有警卫在,我进不去。”

“这倒也是。”

“所以找只好走安全梯啦;安全梯正好靠近每家阳台的旁边。”

“这样子爬了八层楼吗?”

“那还用说!不过中间有休息就是了;万一脚步声太大不就糟了吗?”

“然后呢然后呢?”千绘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就从安全梯一跳,跳到了她家的阳台上!怎样,够刺激吧?”

“骗鬼!”

千绘两眼瞪得大大的。“那样的话,哥哥就是疯子!”

“你敢这样说我!”

克彦敲了敲千绘的脑袋瓜:“不过,安全梯离她家阳台只有五十公分不到啦。”

“什么嘛。──可是,这不就变小偷了吗?”

“闭嘴听我说!然后,我透过窗帘往屋里看。──正好就是它的房间,里头摆了一架录放音机,还有钢琴。”

克彦继续说着:“──没一会儿,她走过去放带子。因为上面的气窗是开的,所以可以听到传过来的音乐,我就连忙用我的随身听把它录了下来。你听听看!”

克彦帮千绘套上耳机,按下放音键。──虽然杂音很大,还是可以听见木管的旋律。

“──这是什么曲子哇?”

“不晓得。可是,怎么听都不像是她自己的歌。”

钢琴的声音出现了。

学钢琴的千绘马上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这个钢琴是谁弹的?听起来不像是录音带的音乐嘛。”

“嗯,这是现场演奏──星泽夏美亲自弹的。”

“乱讲:怎么可能──”

“的确是地弹的没错。这就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

“听说她不会乐器呀──”

“是啊。她虽然在演唱会里弹过钢琴,不过是“一指神功”,用食指敲几个单音而已。”

确实如此,谁都晓得星泽夏美不会禅钢琴。不过,光是那样生涩地弹个几下,已经足够让歌迷们为之疯狂了。

“──可是,听起来相当熟练的样子哇。”

千绘说道。“而且只用一只右手弹吧?很厉害呢。”

“对吧?还不只是这样而已。”

“啊,停了。反面还有吗?”

“你听听看。”

克彦说着又往床上一倒。

“还是刚刚那个音乐嘛。”

千绘闭上眼睛倾听着。

木管乐器吹奏着哀伤的旋律,然后钢琴加入……不,跟刚刚的不一样!

是歌声!──方才用钢琴弹奏的旋律,现在以歌声唱出来了。

千绘聆听着那歌声,过了好一会儿才除下耳机,按下停止键。

“──谁唱的?”

“就是她啊。”

“怎么可能!”

“是真的。我亲眼看到她在唱歌。”

“──太不可思议啦。”千绘说。

“那个盘式磁带里可没有歌声喔。”

“一定是所谓的mmo磁带啦。”

“啊?什么?”

“就是musicminusone……去掉独唱或独奏,只有伴奏的音乐带。”

“那不就是卡拉ok带嘛。”

“是啊。不过因为是古典音乐的关系,用卡拉ok这个字眼恐怕不太恰当。”

“也有专门给钢琴用的吗?”

“当然啰。”

千绘点点头:“大一点的唱片行就买得到。比如像抽掉了钢琴部分的钢琴协奏曲……。──可是,那个歌……”

“你知道是什么曲子吗?”

“好像唱的是义大利文嘛。应该是哪出歌剧里头的咏叹调。”

“咏叹调?”

“就是像“善变的女人”(译注:出自威尔第的“弄臣”)、“斗牛士之歌”(译注:出自比才的“卡门”)那种,在歌剧里唱的曲子嘛。”

“那,她唱的是哪一首呢?”

“我对歌剧不熟。不过,如果这真是星泽夏美的声音的话……”

“这可是名副其实的“现场实况录音”哟。”

“那她就是很棒的女高音啦!音准掌握得很好,音域也拉得够高。”

“而且还很大声哪!我在旁边听的时候都吓了一跳。”

“那么──这是怎么回事呢?”

克彦摇了摇头。

“真不明白,这个跟那些烂歌居然是同一个人唱出来的。──够诡异吧?”

千绘点点头。

星泽夏美是“典型”的偶像歌手;也就是说,在电视媒体还不发达的时代,它是肯定当不成歌星的。

总之,她非常可爱,不仅是年轻一代为她疯狂,连成年人也不由自主地被她吸引。

已经拍了五、六个电视广告了吧。不过──她唱的歌实在是不敢恭维。

直截了当地说,夏美的成功,是现代录音技术“加工”之下的产物。

她的音程变换毫无准头,中气不足,音域也乍得可以:作曲家为了编写出能够配合她的曲子,真是伤透脑筋──流行杂志上面当然不会漏过这样的报导。

不过为了捧红这颗巨星,某些专以奉承艺人为能事的杂志,就会写:“虽然歌唱得不算顶尖,可是唱得很有感情!”

星泽夏美总是拿着加强迥音效果的麦克风,咬字不清她跟后面的伴奏唱和着。

因此,歌词到底是什么,几乎听不清楚。不过,歌迷只要知道那是夏美本人在唱,就很满足了。

“对了,昨天晚上的个人演唱会呢?”千绘问道。

“嗯……。我只听了前半场而已:跟平时没什么差别,并没有唱得比较好。”

千绘又把带子放进去听;从耳机里传来了清丽、细致而绵长的高音pianissimo(极弱音)。

“我不大懂声乐,可是,这个应该算是唱得很好吧?”

“我也这么想。──你认识的人里头,有没有对这方面比较热的?”

“这个嘛……”

千绘想了想,“啊,问音乐老师一定知道。老师是歌剧迷哟。”

“啧,居然还真有人迷那种不知在唱什么的玩意哇?”克彦非常直率地说出感想。

“那就请老师听一次──哇,这个带子是怎么回事?”

千绘慌慌张张地扯下耳机甩了甩头:“怎么突然喔的一声啊?”

“被发现了嘛。”

“阿?”

“阳台上不是会有盆景吗?不小心碰到了嘛。”

“笨蛋!然后呢?”

“赶紧沿着原来的路逃之夭夭哇。”

“从安全梯吗?”

“嗯。她虽然有走到阳台上来看,可是没有追过来。”

“要是被逮到,不就成了小偷吗?真是的,做这么危险的事!给妈咪知道的话,你就惨啦。”

“喂,别打小报告啊。”

“还用你担心吗?不过呢──”

“干嘛?”

“你再不下去吃饭的话,恐怕马上就要有得好看啰。”

千绘话才出口,楼下就传来了雅子的叫声:“克彦:你要磨菇到什么时候!”

流出的血虽然好不容易可以放一天假,大内朱子也只是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而已。

过惯了行程表排得满满的生活,一旦空闲下来,还页不知道可以去哪里。

事实上,大内朱子是属于那种喜欢待在家里的人。但是因为考虑到可能会打扰夏美休息,所以朱子还是出来了。

不过──老实说,朱子有点不大放心。

昨晚,夏美突然异常地歇斯底里起来。虽然朱子一再问它是否发生了什么事,夏美只是一味地否认。

跟夏美一起生活了这么久,朱子早把它的个性摸得出家人还清楚。

人在疲倦或急躁的时候,往往会流露出内心真正的情绪;像夏美这样的年轻女孩当然也不例外。

因为如此,才需要朱子在她身边。负责安抚神经紧张以及任性等等的情绪也是朱子的工作之一。

但是,昨晚似乎不同于平常。──明明有事情发生,却隐瞒着不说,而且也没有使小脾气任性一番。

这种情况很少有;不,也许是头一回也说不定。──所以朱子才会如此在意。

在六本木的街上闲逛的时候,朱子好几次想打电话回公寓看看,又怕把夏美吵醒,结果还是没打。

一直到下午四点,朱子才开始往回走。

坐计程车回到公寓之后,朱子走进大厅里一看──。

“咦?”

大厅原本就摆着用来让住户临时接待来客用的座椅;这会儿,经纪人永原正坐在那里。

永原虽然外头穿着西装,底下却是一袭运动衫。好不容易碰到夏美没工作的日子,永原一定也想好好放松一下吧。

话说回来,这时他跑来干嘛呢?──而且还坐在那里睡着了呢。

朱子走过去,轻轻拍了一下永原的肩膀。

“嗯……?啊,唔……”

永原睁开眼睛,瞧见是朱子,吐了一大口气,然后甩了甩头。

“您怎么在这里呢?”朱子问道。

“总不会是来睡午觉的嘛。当然是要来探望探望我们的小公主怎么样啦。”

永原很少这样开玩笑。虽然不是什么幽默到令人笑破肚皮的话,但是看来他的心情不错。朱子想。

“今天不是应该休息的吗?”

“是呀。只是──突然有媒体想要作个访问……”

“怎么……”

朱子皱了皱眉。“延到明天不行吗?”

“对方说会来不及。而且还是透过社长拜托的,实在没办法推掉。”

“拒绝这种无理的要求,是永原先生您的工作吧?”

“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如微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