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如微风》

第三章

作者:赤川次郎

自杀未遂!千绘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时,近子又张开了嘴巴:“对了,那个呀──”

千绘忍不住不顾朋友的话头,转向两个大学生问道:“对不起,请问你们说星泽夏美怎么了?”

大学生们吃了一惊似地望着千绘:“──嗯,她用剃刀割腕自杀;刚刚新闻才报出来的。”

“割腕……”

千绘小声复诵着。“──那么,情况怎么样呢?”

“还不知道哪。不过照刚刚新闻的说法,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

“是吗?”

千绘松了一口气。“真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没关系。你也是夏美迷吗?”

“我哥哥是她的忠实歌迷。”

千绘说着又道了一次歉。

“──千绘,怎么搞的哇?”

近子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没什么啦,只是有点在意而已。”

千绘说着,转头看着窗外的风景。

星泽夏美割腕自杀。──现在各种传播媒体一定都为抢新闻而挤破头吧。

──老哥昨天晚上才偷偷潜入她的公寓阳台上,录下了那卷奇怪的歌声,然后第二天她就自杀了。──这只是偶然吗?

可是──如果不是偶然的话……。

“那,你是说因为我的关系啰!”

克彦哇哇叫道。

“我有那么说吗?”

“不然你是什么意思?我什么都没做哟!”

克彦呕气地往床上一倒。──千绘坐到椅子上,说道:“瞧你发这么大脾气,果然是作贼心虚嘛。”

克彦狠狠地瞪了妹妹一会儿,然后耸了耸肩膀,眼睛看着天花板。

“可是……我录音的事情,她又不晓得。”

“哦?”

“当然呀!被发现的那时,我马上就把随身听塞入口袋里头。手里拿着那玩意的话,就不能从阳台跳到安全梯嘛。”

“是吗?──可是,她不也看到老哥你了吗?”

“拜托好不好。”

克彦笑了笑:“我那时才没那么悠闲哪。”

──从阳台飞跳到安全梯的那一刹那,阳台的落地窗打开了。克彦回头一看,夏美背对着室内的灯光站在那里。

两人的眼光接触。──夏美应该也看见克彦的身影了。两人暂时就这么对望着。

克彦无法忘怀她那一瞬间的表情。那并不是平常熟悉的“偶像星泽夏美”。

同样的脸孔,肴起来却像是另一个人。

那副表情应该如何形容呢?──不止是单纯的惊吓而已;看着克彦的那双眼睛之中只有短暂的讶异,随即变成了难以形容的表情。

因此,克彦迷惑了……。

“总而言之,老哥也很担心她吧?”千绘问道。

“当然了。”

“那么,咱们就去探病吧。”

“见不到的啦。”

“咦,去探她的病才算忠实歌迷啊,不是吗?”

“医院周围一定被记者挤得水泄不通,你要怎么进去?”

那奇怪的表情……。

一般而言,对擅自侵入自家阳台的“无聊男子”,一定会怒目相向吧!

但是,夏美的表情却没有半点怒意。而且,还像是松了一口气似地──克彦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那种样子说是因为获得解脱,而表示感谢也不为过。

当然,这也许只是出于克彦想像。少做这种一厢情愿的解释!──搞不好会这样被骂吧。

但是,夏美的那种反应,确实不正常,所以这里头必定大有文章──这一点是跑不了的。

“──喂,千绘。”

“干嘛?”

“她在哪一家医院?”

“要去吗?”

千绘两眼立刻发亮。

“假如,我真有怎样──就是说,假如我做的事真的对她造成了什么影响的话,那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管!”

“可是你能帮上什么忙?又不是医生。”

“不是你一直煽火叫我要去的吗?”

“当然,非去不可!”

千绘点了点头,“我也一起去!”

坐在椅子上的大内朱子,头猛然往前一倾,便一下子醒了过来。──坐着坐着就睡着啦。

不过,大概也只睡了十分钟吧。

朱子站起来,探身看着床上的夏美。

夏美闭着双眼,平静地呼吸着。──似乎已经稳定下来了。

朱子不禁松了一口气。

当然,刚送到这里的时候,就知道投有生命危险了;不过还是无法令人放心。

输血之后,好像还发了一点烧。

搁在病床上的那只左手,裹在一圈又一圈的白色绷带里,看在眼里实在令人心疼。

“可怜的孩子……”

朱子自言自语着;这已经不知是第几遍了。

夏美到现在还没有恢复意识──当然也是由于注射了镇静剂的缘故,所以一直没办法问她自杀的动机。

不论如何,日复一日累积下来的过度疲累必定是原因之一,朱子这么认为。

正好趁这个机会,一定要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突然有人敲了病房的门,把朱子吓得几乎跳了起来。──怎么有这么没神经的人!

如果是哪个不识相的记者,轨一脚把他踢出去!朱子义愤填膺地想道。

打开门一看,安中常务站在那里。

“啊,您终于来了呀。”

朱子半讽刺半责备地说道。打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安中这还是第一次来医院。

“我很忙!”

安中粗声粗气地说。“人怎样了?”

“您去问医生比较清楚吧。”

安中一听,怒火往上冒:“我在问你!”

“这里是医院哟。请您安静一点可以吗?”

朱子毫不示弱。

就算被炒鱿鱼泡在所不惜;面对气势凌人的安中,朱子毫无惧色。

“好吧。──医生在哪?”

“请去问那边的护士小姐。”

“不能马上出院吗?”

“怎么可能这么快──”

“你怎么不看好她呢?为了这件事,搞不好她的演艺生命就要完蛋啦!”

朱子一边按捺着冒上来的怒气,一边展开反击:“为什么她会这么做才是问题吧。谁也不可能全天候二十四小时都一直跟着她呀!”

朱子本来以为安中会跳起来大吼大叫,出乎意料地,安中却逃避似地别开了眼光。

按着,安中看着病房的门,问:“她说了什么吗?”

“啊?”

“关于自杀的原因,她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因为打了镇静剂的关系,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是吗?”

安中叹了一口气:“那么,我去找医生谈谈。”

说着举步就要走开,忽然又止住了脚步,转头对朱子说:“夏美就拜托你了。”

朱子听见这话不禁楞了一下。

安中的态度怎么忽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呢?最后那句话,听起来好像是“真的”在关心夏美的样子。

夏美有如公司的摇钱树,安中平常当然就很在意她。可是,那是出自切身利害的关心。可是方才安中的那句话,却似乎怀着超乎于此的意味……。

朱子想着想着,又轻轻地打开病房门,想回到病房里。

正在朱子尽量不出声地合上门的当儿──。

“朱子……”

忽然传来的声音,又让朱子吓了一跳。

“──哇,吓死我了。你醒啦?”

“嗯。”

“觉得怎么样?”

“好像──还昏昏的。”

病房里没有开灯,因此是一片昏暗。

“再睡一下吧,现在还是半夜呢。”

“哦……”

夏美轻轻地呼了一口气;正以为她又睡着了的时候──。

“对不起。”

夏美轻轻地说。“现在一定很乱吧?”

“我本来还以为我会吓到昏倒呢。”

朱子开朗地说着,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想要什么吗?”

“我想喝水。”

朱子把装了水的杯子递了过去;夏美稍稍抬起身子,慢慢地喝着。

“要不要吃东西?”

“现在不想,谢谢。”

夏美把还剩一半水的杯子又送了回去,开口问道:“电视跟杂志的记者有来吗?”

“满坑满谷的。”

朱子点了点头:“现在大概走了一大半吧?不过每家都留了一、两个人;反正就是要死缠到底的样子。”

“哦。”

夏美微微笑了一下。“变成新闻焦点了。”

“是啊,这下那些杂志可不愁没得写啦。”

“──刚才的声音是安中先生吗?”

“是啊。居然挑这种时间来,真伤脑筋!”

“他说了什么吗?”

“就是问你怎么样啦,这一类的……。”

朱子说着往夏美靠了过去:“说太多话会累的哟。明天再说,好不好?”

“哦……”

夏美轻轻地吐了一口气。“──朱子。”

“什么事?”

“真对不起。”

“别在意了。总之,现在先好好睡一觉吧。”

“嗯……”

──过了一会儿,夏美似乎又睡着了,发出丁规律的寝息声。

朱子打了个呵欠。

也许是安心了的缘故吧,忽然觉得睡虫上身了。要不要在沙发上躺一会儿呢?想着想着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朱子走到窗边,往下看。

还是老样子,有好几部车子停在那里。──不外是电视公司、周刊杂志、报社之类的车吧。

为了一个小女孩,在这种三更半夜,还守在外头……。这些大人也未免太拚了吧。

辛苦你们啦,朱子心里暗笑。

远处,传来了救护车的警笛声,声音好像逐渐靠近这家医院。

这家医院本来就是急诊的专门医院,专门处理各种紧急伤患。

已经看见救护车了;果然是朝这里来的。──一闪一闪的警示灯把路面照得一片通红。

等到车子开进了医院,从各媒体的车阵里,有人跑出来打听是怎么回事。

总不会又有偶像明星要住院吧。

朱子离开窗口,轻声慢步地走出病房,来到走廊。

大概因为有急诊的关系,走廊的尽头喧攘了起来;护士们也快步往楼下冲去。

安中匆匆忙忙地走了过来。

“怎么了吗?”

被朱子一问,安中的眉皱了皱。

“正跟医生讲到一半,说有急诊就又跑掉了。──不过,医生说夏美大概没什么要紧的。”

“请让她好好休息几夭吧。”

朱子说:“这是个机会。要是不趁着这次让她恢复精神的话,同样的事情一定会再度发生的。”

“这可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决定的哪。”

安中说着耸了耸肩。

看来,安中又回到原来“铁算盘”的样子了。

“那么,要如何跟媒体说明呢?”

“我正在为这个头痛哪。”

安中叹了一口气:“总而言之,自杀未遂这种事还不至于损害夏美的形象;但是,公司的形象恐怕会大大地下降。”

这也是你们自找的啊,有什么办法。朱子在心中暗道。

“为了这件事,原来预定上的电规节目全完了;还有最最要紧的演唱会恐怕也会受影响。”

“不能拿这种事怪她呀。”

“我知道啦。”

安中苦笑道:“你好像夏美的守护神。”

“我自己也这么认为。”

“反正──任何人问你任何事,你都不要表示意见。明白吗?一律拒绝回答喔。”

“好的。”

“公司会选择适当的时机发表正式声明。人家问起的话,只要这么说就成了。”

“我明白了。”

“永原呢?他人在哪?”

对了,倒是一直没看到永原的人影。

朱子已经把永原给忘了。

“那家伙!这种时候怎么可以不在夏美身边呢?”

安中一脸不快地说。

“也许是看到了血,觉得不舒服吧?”

“打电话到他家看看。”

“现在是半夜呢。”

“没关系。能让他悠闲地休息列明天吗?要商量的事可多着哪。拜托你,叫他马上过来。”

你自己不会去打电话吗?朱子实在很想这么说。但是转念一想,这样未免太孩子气了。于是走到一楼去打电话。

大门口边上,轮值的医生和护士正在为了方才送到的急诊病患忙成一团。

朱子不情愿地走到公共电话边,拨了永原家的号码。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之后,传来一个爱困的女声。

“喂……”

“啊,永烦太太吗?我是负责照顾夏美的大内。”

“哦,你好──。”

“您先生在吗?麻烦请他听一下。”

“咦?”

对方似乎很困惑的样子:“他不在呀。几个钟头以前才打电话回来,说今晚要一直待在夏美小姐住的医院……”

“说要一直待在医院?”

朱子吃了一惊。

夏美入院的时候,永原的确是跟着一起来的。不过后来为了要应付蜂拥而来的媒体记者,就一直没回病房。

“那么我去问问看好了。对不起,这么晚还打扰您。”

朱子挂掉电话。

这可怪了。──永原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呢?

挤进车内的偶像明星“出去!出去!”

好大的力气,这真的是女人吗?克彦和千绘被护士从医院的大门推了出来。

“真是的!”

千绘瞪着克彦:“都是老哥你啦!居然在这种时候乱叫一通。”

“喂,你知道她要给我打的是什么针吗?”

克彦苦着一张脸回头看了看:“那个护士小姐约力气还真大哪;该不会是女子摔角选手出身的吧?”

“别说蠢话好不好。”

千绘伸了个懒腰:“人家好不容易想出来的妙计,都被你糟蹦了!”

当然,开门见山地走到医院的服务台问:“请问星泽夏美的病房在哪里?”的话,人家是不会告诉你的。

于是依照千绘出的主意由克彦扮成紧急病患,打一一九叫救护车,要求送到目标的医院。

计画顺利进行,两人就这么混进了医院里。但是一看到护士拿着不知是啥葯剂的针筒走过来的时候,克彦便慌慌张张地叫道:“没事了!我已经好了!”

这一下引来了人家的怀疑,不一会儿真相大白之后,两人便理所当然地被赶出来啦。

“哎,还好只被骂了一顿而已。”

千绘说道:“万一报到学校,可是会被退学的呢。”

“这个主意是你出的吧。”

“咦,不是因为老哥你说无论如何都想见她一面的吗?”

“可是,我──”

两个人正吵得不可开交的当儿,忽然──。

“你不是本堂君吗?”

一个男人说。

克彦吃惊地回头一看。──一辆破兮兮的小型车里,有个挂着眼镜的瘦男人正摇下车窗看着他。

“啊,仁科先生。”

“为了夏美的事跑来的吗?”

一个二十七、八岁,带着几分疲惫的青年人,从车里走出来。他看起来有点纤细而神经质,并且散发着一股满不在乎的神气;另外,还有一双焦点似乎不在这个世界的眼睛……。

简单说的话,这个人给人的印象,就是那种因为生活而没有当成诗人的文艺青年。

“呃──这是我妹妹,千绘。”克彦说道。

“你好,我是c时报的仁科。”

“啊,哥哥提过你的名字,你是负贵采访星泽夏美的记者吧。”

“是啊。昼夜不舍,风雨无阻,每天都追着一个十七岁的女孩跑。”

仁科的语调里透着几分苦涩。

“又要守通宵吗?”克彦问。

“嗯。等天亮就有人来换班了。──怎样,要不要一起去喝杯咖啡?”

“你可以走开吗?”

“反正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什么状况,走吧走吧。”

给仁科这么一说,克彦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三个人把车子停在一边,走进了附近的家常餐厅。

大概因为处在干道旁边的关系,这家餐厅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现在虽然是半夜,里头却有不少客人。

三个人细细地咀嚼着点来的三明治。

“知道她为什么要自杀吗?”克彦问道。

“不知道。──看她那种忙法,恐怕也没有失恋的机会吧。一定是累过头,就精神崩溃啦。”

仁科丝毫不盛兴趣地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杀人如微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